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堂般初夜的真相(中)小仙女的第一次,慎入!
2021/03/24 02:10
瀏覽2,30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初夜的真相(中)小仙女的第一次

能睡給愛情,真好!

真的,第一次的運氣沒得選,賈仙只能被動躺在命運的操弄之下,想要把「初夜」送給多金帥小開,讓第一次的鮮血染紅純白色的床單,那可是「多麼痛的領悟」!

而現在,她躺在了急診室的白色床舖上,讓滿下體的鮮血染汙了好幾雙陌生人的手。

滿臉驚恐的護士在初步止血之後,賈仙躺在床上被推著從急診室到CT拍攝完,再轉移回急診室,讓剛淨完手的值班醫師找到專業的婦產科醫師診療。

陳醫師審視患者,觸診後進行簡單處理還上了藥,然後望著病歷表填寫了幾句醫囑,顯得正經而專業。

他神情寡淡地說:「出血量有點多,裂傷比較嚴重,因為重建手術沒過幾天就發生性行為,所以要住院兩天。」

女孩怔忡點了點頭,似乎有些尷尬。

陳醫師繼續道:「外陰撕裂傷口比較大,這幾日不能碰水,我開了內服和外敷藥,等一下辦(住院)手續、轉移(病房)後吊兩瓶葡萄糖,我已用內視鏡手術縫合傷口,雷射術後情況還要再看看,半身麻醉要幾個小時纔退,如果傷口痛得厲害,就讓護士幫妳多上上藥。」

女孩悶不吭聲地又點點頭。

「陰部撕裂的情形有些不尋常,看內視鏡幾個出血點是奇怪了些。」陳醫師忍不住追問:「患者是否近期還動了別的手術?」

女孩繼續保持緘默。

陳醫師見她在講述病況時明顯不安,察覺出不對勁,又道:「如果妳不說明白,我在判別上可能會有些許疑慮,或者還會有可能導致不孕的後果。」

「……不孕?」

「是的,患者要講清楚,不然醫生要怎麼專業判斷呢?」

賈仙緊張地思索再三,想到這可能的嚴重性,還是決定吐露真相,告訴醫師自己曾動過處女膜形成手術。

至於為何要大費周章動這款手術?

她苦澀地笑了:處女若只如初見,處女從不再初見。

在斑斕的世界裡穿行,女人把衣服脫好了,全世界都甘願成為她的新衣;人人都愛處女,但她只希望自己:只討好該付出的男人。

肉體是能反映女性力量的一部分——這種力量如此明顯,彷彿男人用手揉搓它,就能感受到女人內心猶如鋼鐵般的高亢、鏗鏘。

肉體帶著力量,那為什麼不展示一下呢?

讓自己更性感,使自己閃閃發光,女人往往會發現自己的盔甲是脆弱的,許多靈感來源的細節,其實是外表的點綴和各式各樣的胡思亂想。

例如「高級感」,名牌衣裙或高級訂製品,在設計上增添了奢侈的架構,恍惚聯想到華麗的妝容、價昂的品味、炫耀的學經歷,亦或高人一等的出身階級,衣飾僅僅包裹著身體,底下凹凸有致的身材、妝點的精緻美貌,那纔是驚了世人的眼,髮絲飛舞、容貌絕世、時尚潮流,如同女神降臨於男人眼前,那般顯示著獨特的魅力絕豔。

穿著盔甲走在人世間,女人和同性、異性之間的戰鬥,總能感到她們所愛的人,近在咫尺卻往往無法觸及;女性總是有所畏懼,在婚戀的旗幟前想要先戰勝不確定性,需要種種身心俱疲的準備,希望就像冉冉升起的太陽,用每次的計畫照亮黑暗的地平線,但陽光並不能治癒一切,就像衣服、首飾、美貌都不能解決所有女人的問題一樣,但也許,能讓女人更有勇氣。

賈仙雖說有勇氣,卻永遠不敢低估別的女人的力量,因為力量中有美,欣賞美女的人很多,點亮奇夢人生的永遠是出身階級比較好的男人,所有美好浪漫的期待,在高富帥面前纔能成真。

在她的故事裡,賈仙明白:自己愛上的多金小開可謂獨樹一幟。

美貌、智慧與勇氣,那些集於一身的女孩們各有特色、自成一道道風景;然而,有的人多了身份,有的人增添了有趣的靈魂,每個女人擁有一些男人喜愛的特質,閃耀的那一面是個人魅力,卻無法創造更新的期待,曾經她也迷茫、失望過,可因為不忘熱愛,她敢於嘗試每一種可能性,勇敢、堅韌、不甘平凡地去追尋值得愛的男人。

但是,女人更高的價值,是努力生活的能量,是權力、誘惑、野心,以及每個男人眼裡情人最初該有的樣子,那個不可複製、不可定義的少女。

處女。

賈仙認為,關於愛情的記憶是親吻、歡笑和肉體的融合。

少女散發的氣質總是能和美好的事物聯想在一起,貨真價實得像一塊完整的香甜蛋糕、純粹的白、無瑕疵的寶石珠玉,散發著恒定的魅惑能量。

男人對美女在表達仰慕之餘,還透露出渴望被救贖的願望,尤其是純潔的少女,目睹之後就覺得一切可期,生澀點沒關係,純潔的想像就是這樣神奇的存在。

處女提供了男性巨大的情緒價值,而與其本身除了被神化之外,還巧妙降低了其餘參數,她從觀察別人或回想自己的少女時期就知道,稚氣未脫的純淨姑娘,魅力遠勝於無所忌憚、瘋玩恣情的妖豔賤貨。

從前,總有人嘲笑她高調登台,黯淡離場,可有人從高處落下,又怎知那曾是低谷,而非平地?

不是所有的戀愛開高走低,像是崩盤的股市那樣值得嘆息;畢竟,既定劇本的人生逐漸淡去,而她的人生方剛剛開始。

曾經賈仙全力奮戰,她在演戲時哭的次數比以往哭的次數加起來還要多,真正的流淚幾乎毫無章法,全是情緒使然;這些淚水是最真情實感的淚水,不必在意掉落的顆數和角度,但這些眼淚不展示在男人眼前,就太浪費了。

她與前任男友相逢於高中,相守於純真年代,以為是彼此支持,互相成就,但這樣的神仙愛情就是作夢,上過了床、讀了不同的大專院校,就突然「被分手」了。

回顧她默默奮鬥的幾年人生路,正印證了沒有繁華的路人甲時代,若不是細膩挑選、成就自我,如何能認命走過籍籍無名?

賈仙想從戀愛中收藏每一次脆弱,鑄成守護自己的强大盔甲。

其實她一直都夢想成為一名演員,大學時輾轉於男人的追求中,卻一直都沒有遇到一個讓自己滿足的際會;同班同學穿名牌、拿名包、晋昇為名媛的時候,她還在找機會;遇不到知己、找不著真情、發不了大財、成不了大器,那幾年之中,她頂著「校花」的光環,卻不幸拿著「傻瓜」的劇本。

這樣的境遇,不是不絕望,只是她還沒法死心:為了夢想,她願意等一個機會;沒想到,這個機會還真就叫她等到了。

在人生最絕望的時候,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高富帥的多金小開。

也正是因為小開伸以援手,讓她走出了困境,兩人的緣分也就此拉開了序幕:在初遇時,各種上流人士聚會中,他們是互有好感和默契的陌生人;跑趴逛夜店時,她目睹他有許多親密無間的辣妹追捧,人人渾身奢侈品,只有她平價普通得可憐,還在為每日溫飽當打工仔。

可是在小開男友眼中,賈仙是表面樂觀堅強,執著於夢想,值得被人寵愛的少女。

然而,女孩們的現實境遇卻截然不同,甚至是天差地別。

為了尋求機遇,賈仙鼓足勇氣去參加多種面試,卻不幸碰到了各式各樣的困境;有的人沒有把她放在眼裡,有的甚至想潛規則,急得賈仙忍不住哭了好幾次。

最終,賈仙毫無疑問地被一再淘汰了,這讓她離夢想似乎又落了大一步。

而在這一任男友的接觸中,賈仙還免不了被昔日同窗擠兌。

早已玩遍富二代圈的女孩,如今有人包養,看輕賈仙裝清高,公然跟那群高富帥吐槽她出身低、能力差;事後,她為自己澄清,但人微言輕的她換來的卻是別人的多次嘲諷。

刀光劍影、踩高捧低的富二代圈裏,賈仙註定是無人問津的小角色。

好在,她還有一個真正願意為她鼓掌、陪她談心的男友。

從半身麻醉的迷糊中睜開眼,賈仙身子微顫,憶起在男友家的這一夜。

昏暗的視線裡,男人的唇落在她的耳側,她聽得到他微重的呼吸,還有短裙底下的撫弄,輕柔卻又充滿了暗示。

意識到什麽後,她害臊得臉一下就熱了,連忙抓住他的手臂,绯紅的容顔上幾分難堪,她囁嚅:「……別這樣。」

內褲不知何時已濕,唯有春色宜人。

帥哥擡眸和她相視,深邃的眼眸是炙熱的,這樣的眼神,她見過不止一次,在曾經沉淪過的夜裡。

賈仙怔怔看著他,清純的臉上滿懷羞赧。

男友那帶有薄繭的指尖,轉而緊扣她的腰肢,指尖帶著濕意和熾熱,他的嗓音低啞沉緩,卻充滿了慾火,緩緩道:「我會慢慢來。」

賈仙似是還沒來得及思考此話何意,登時她粉嫩的身子一抖,眼眸浸上水氣,嬌羞得難以言語:「不行,我不想有婚前性行為……」她仍在斷續地哽咽著:「不,不要……」

這樣的聲線在男人的耳中沒有絲毫阻力,他順手剝落著她的衣裙,未停下來,卻哄着她:「我要,妳也要的。」

一旁的真皮沙發上還放著男友的襯衫,他的西裝褲落下,翻倒了那杯高級紅酒,滴答沾濕了純白的灘羊毛地毯,四周還有那微醺的氣息。

賈仙抑不住的嬌氣扛拒,是質問也是輕泣:「我幾時允許你如此了……」

她的指尖緊攥著男人淩亂的内衫,聞見荷爾蒙的熱意,別人說多金小開愛玩女人,只有他潔身自好、不可觸碰,誰人知他一向冷靜自持的面龐,也能滿是熊熊的灼烈情熱。

他低著眉眼,掩蓋深眸裡的情緒,緩下動作輕吻她柔嫩的臉龐,低語道:「妳知道我想怎樣的。」

她的耳畔被男人的話語擾得發麻,腦子恍若一片迷離,喉間微哽:「不行的,你......」

從點頭之交走到親密無間,她此時纔瞭解他清正的外表下需求旺盛,不然他們從前只需心靈的契合,怎會用這種方式誘她和他在一起。

賈仙雙手抵著他的雙肩推拒了下,男人俯首與她鼻尖相蹭,輕柔卻熱烈的吮吸唇舌想討好她,拉她躺下。

熱吻的迷朦中她扭扭捏捏服了軟,怕羞低語道:「你輕一點……」

男人言語不多,只有微粗的喘息,抱著她明顯輕了幾分力氣。

寬敞的皮沙發開始「吱呀」輕搖,皮肉撞擊著摩擦,窗邊簾幔因動靜滑落盪漾,掩蓋了兩人本來在觀賞的夜景,以及接下來肆意的荒唐和疼痛。

那痛,疼得讓她驚呼,然後是隱忍的哽咽。

那節奏就像是在做處女膜重建手術的時候,她耳邊似乎縈繞著的那首老歌:「啊,多麼痛的領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回憶很多,就在今夜,她再度失去了那塊重新縫補上的薄膜。

但她的付出怎麼能跟小開男友說,在這種專家審問下,撒謊又何足道哉?

婦產科陳醫師忍不住進行專業評論:「妳這個處女膜重建手術是造成大出血的主因之一。」

在和醫師坦白部分後,她含淚演繹無奈的模樣:「拜託您,千萬別告訴我的男朋友……我怕他知道了會跟我分手……」

陳醫師忍不住問:「除了外陰部縫合,您還做過陰道緊縮術吧?」

賈仙囁嚅道:「我以前做過幾次,雖然縫合了,我擔心男朋友會覺得那個……太鬆,發現我不是雛……」

婦產科陳醫師愣了愣,然後說:「通常廿幾歲的女性不太會有鬆弛的問題,您想太多了,那種多餘的縮陰手術根本沒有必要,這可讓您這次吃了不少苦頭。」

賈仙覺認為不得不簡單透露幾句,解釋自己的男友是出身上流的富二代,很害怕對方有「處女情節」,所以想在最完美的狀態下獻身給男友,但在恢復期的時候,因為不好意思拒絕男友求歡,所以在雙方發生關係後,自己不只下體出血,傷口甚至還嚴重裂開……

假使沒有如此這般,醫生要是多嘴亂講了該怎麼辦?

下面的開口可以縫合,上邊的碎嘴可得釘死吶!

見她哭得不能自已,一時急診室內的氣氛很是凝重。

陳醫師終於嘆了口氣:「妳們女生啊,真的不需要想太多,身體健康纔是最重要的事。以後不要再亂動這種手術了!」

賈仙點點頭,然後啜泣著囑託:「謝謝您啊,醫生,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您要遵守醫德,絕對不能告訴別人啊!」

這個「別人」,除了她的多金小開,當然還包括所有相關人士,只有閉緊他們的嘴,她還是可以獲得高富帥男友的憐惜,嫁入豪門的可能性大增。

婦產科醫師的神情有些複雜,但還是頷首同意了。

哭要哭得有價值,睡要睡得有回憶。

失戀需要痊癒,愛情更得呵護著療傷。

是啊,她微笑著低哼《領悟》的最後那句歌詞:「別再為愛受苦……」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