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偉大》/終局與結語
2022/02/17 12:35
瀏覽3,104
迴響9
推薦117
引用0

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D944,有個副題"偉大",是為了與規模較小的第六號交響曲作區別,兩首同樣都是C大調,曾說要完成一首大交響曲的舒伯特,到此真的完成了他的願望,長期以來,因為手稿上的日期,大家以為這首曲子創作於他生命最後的1828年,經過研究,推測應該在1826年已完成,並題獻給維也納音樂之友會,希望能進行首演,但未被接受,只獲得一些報酬,1828年修改後又提了一次,可能有試演過,還是沒成功,就此被擱置,直到1839年舒曼拜訪了舒伯特的哥哥費迪南,才挖掘到這曲子的手稿,費迪南曾試圖請樂團演奏第四樂章,後由孟德爾頌在1839年,指揮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首演全曲。舒曼曾讚賞:"不知道此曲,就不明白真正的舒伯特" "天堂一般的長度" "四個樂章如同四卷長篇小說" "每個樂器像是解語花,可開口講話""貝多芬以後,讓人印象最深的交響曲"

這其實是我最早熟悉的舒伯特交響曲,二十年前就聽過沙瓦利希(Sawallisch)指揮Dresden State Orchestra的演奏,而且一聽就喜歡,雖然是先聽"未完成交響曲",但對其中的黑暗,內省有些害怕,反觀這首第九號的特質明朗外向,完全是為公開演出而寫的大交響曲,這兩者的差別猶如巴哈的聖馬太受難曲與b小調彌撒曲,一者偏主觀一者偏客觀,我都是喜歡客觀的那一個。舒伯特尊敬貝多芬,但也相當畏懼他,這首交響曲就是他克服恐懼,向貝多芬比肩看齊的作品,長度也遠超他過去交響曲最多演奏時間不超過四十分的規模,而到了一小時左右,而他連綿不絕的旋律,以及旋律由各個樂器呼應模仿的方式,讓聽者覺得特別漫長,且看擅長寫作短小歌曲的舒伯特,如何進入完全不同的大交響曲領域,並達至最後的理想與成就。

樂器編制為長笛,雙簧管,豎笛,低音管,法國號,小號各兩支,加上三支長號,以及弦樂五部,這些都與未完成交響曲相同,唯一的差別是定音鼓多了一個。



第一樂章 Andante - Allegro ma non troppo C大調

2/2拍子,序奏長達77小節,比第七號還要長,為他的交響曲之最。序奏主題由兩支法國號開始,總共八小節,特色是由主音C音回到C音,有很多附點節奏,而且在每小節第一個音都加重音記號,又是法國號,所以多少給人號角,甚至可說是起床號的感覺,而其前三個音C-D-E,其"先全音再全音"的性格與未完成交響曲陰暗的"先全音再半音"不同,也成為第一樂章最重要的動機(並非之後的第一主題),舒伯特想用這樣比較動機性而非如歌性的旋律開始他的交響曲剛開始就獲得了成功,與未完成交響曲都有著名的三音動機,很有意思。

主題最後以弱音奏出(0:24),好像漸弱遠去消失,然後弦樂就進來了,管樂也模仿著此序奏主題(0:30),好像萬物漸漸甦醒,這主題逐漸開展,弦樂五部層次分明,尤其大提琴與低音提琴各奏出不同的旋律,是相當綿密的多聲部技巧,主題再由齊奏宣示一次喚醒(1:41),木管與之應和。

這三個音的動機與附點節奏得到開展,並且幻化成各種形式,到了降A音暗示要去較遠的調性(2:48),但結果只是更有力的回到C大調(3:24),又是由雙簧管演奏主題(3:31),做序奏最後的開展,一方面旋律拉得更長,但與之配合的弦樂卻用了很多三連音,音樂漸強,定音鼓以弱起的節奏助陣到強拍(4:19),更增刺激性,同為C大調,也帶有附點節奏,弦樂的第一主題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了(4:21)...

管樂與之應和(4:24),就像是其回音,但又是三連音,結尾也都是回到C音,算是序奏的某種變奏,或是說由其衍生出來的,他在第七號最後樂章的第二主題已經呈現過該技巧。附點節奏展現其能屈能伸的推進能力,帶著華麗與威嚴,猶如吹號後的軍隊進行,隨著主題與三連音融合在一起,開展也就結束,突然第二主題開始(5:16),瞬間轉為e小調,是屬調G大調的關係調,不用說又是他三度轉調法的傑作之一,其實這有啥難的?C大調與e小調主和弦根本就有兩個共同音~E與G,這樣還不夠親近嗎?但這主題卻是有點像是酒吧,或是小家碧玉的小調,與前面的第一主題大不相同,足可令人震驚,後來馬勒說他常在偉大的意念後會出現庸俗的東西,這沒什麼了不起,舒伯特早在這裡就實現了...

只是,我們也不能看輕這以管樂為主奏的曲調,因為也含有那個三音動機C-D-E(5:18),只是包裹在小調和弦裡掩飾其威嚴,在轉回關係調G大調後,氣勢又爆發了(5:38),莫札特式的音階流麗而出,讓人大呼過癮,三音動機由長號接續(6:22),給予引導,音樂不斷模進,在G大調又達到高潮(6:49),長號的聲部吹出第三主題,注意與序奏主題的相似性,更增圓滿,高音的弦樂氣勢凌厲但其實已近尾聲,附點音符再現,進入發展部(7:10),先是第一主題好像變個臉一樣,第二主題緊接在後(7:16),只是轉成大調,兩個主題漸漸融合,但性格的差異造成火花,終於造成三音動機在長號上激烈的出現(8:02),管樂也出現激烈的三連音,把樂章的主要因素融合,極為巧妙,即使又用三度轉調法到降A大調漸漸停滯(8:14),安靜下來,也是一樣的架構不變,三音動機不斷在各聲部出現(8:29),隨著把降A還原到G,保留主和弦的C音,就這樣回到了C大調。

第一主題幾乎不著痕跡的開始(8:56),與呈示部差距極大,但還是想用附點節奏的推進能力,但無奈剛開始的氣勢不足,轉到G大調後力盡,再用共同音G,以及從G-C的進行,竟然轉到奇怪的c小調(10:15),展開第二主題,這幾乎是一種失敗投降的感覺,但只是短暫的,因為從c小調到C大調,是很簡單的,果然就直接來了(10:49),呈示部的威嚴也跟著回來,就算又頓挫也沒關係,第三主題不偏差的以C大調大放光芒(11:59),再現部隨之結束。

尾聲立刻開始(12:23),先是弦樂附點音符的推進,管樂又以聒噪的三連音應和,一轉折出現了如第五號交響曲穿雲箭那樣的分解和弦上行(12:40),音樂開始穿雲飛翔,弦樂出現許多急迫的半音上行,長號卻是向下沉保持穩定,再吹出接力的第三主題(12:57),終於上升至燦爛的高潮,在其頂點朗朗奏出時值兩倍的序奏主題(13:44),這手法與第一號交響曲第一樂章類似,還加上烙印般的弦樂,是否為他回顧其青年時候?回首過往,一切滋味在心頭,他成功了,但也因為身染疾病而時日不多,最後的偉大宣示不但與其曲名相符,也告訴大眾(而不只是他自己):"無論怎樣,我將不朽",這絕對是西方交響樂中最感人的尾聲之一。



第二樂章 Andante con moto a小調

2/4拍子,是他交響曲中,規模最大的第二樂章,但與他大部分的第二樂章一樣,都是兩個主題交替的形式(A-B-A-B-A-尾聲),而所使用的a小調,是上個樂章C大調的關係調,反而是比較傳統的方式,那有些規律的節奏好像進行曲,上個樂章整然的軍隊好像到了晚上,成為遊蕩的士兵,讓我不禁想起舒伯特說的話:"不管在哪裡,我都是一位流浪者",這或許才是他的本質。

在短小的序奏後,雙簧管吹出了第一主題,要特別注意的是兩個重音(14:43)~或許比起旋律和聲轉調這些東西來說,這才是主要要素,也是造成比較僵硬的進行曲節奏的原因,流浪者,多半是身不由己...

另外這主題也有上個樂章滿重要的附點音符及上升音階,這如前所述是一種推進感,在這裡的進行曲也很適當,也伴隨流洩的第二小提琴音形,相當美麗,但大提琴與低音提琴的三十二分音符的連打音形(15:23),讓人想起第一樂章的定音鼓節奏,這裡好像隱身到暗處,並幫助曲子從a小調到A大調,並突然轉向下屬調E大調(15:32),帶著總奏的強音,一樣有附點音符,像是月光乍現,卻一直在大小調間掙扎,充滿明暗對比的效果(讓人想到馬勒第七號的第二樂章),兩個重音阻止了這些(16:03),在管樂的回聲應和後,第一主題又開始了,由長笛與豎笛互相呼應,又有回聲的感覺,像是夜晚的山谷,又轉到平行的A大調後,一切慢慢進入寂靜...

沒想到,卻出來一個更優美F大調的第二主題(18:15),這又是舒伯特三度轉調的傑作(轉調法前面已說很多,在此不贅述了),我們將深入的不是更幽暗的山谷,而是舒伯特更幽深的內心,這主題與第一樂章的序奏主題有許多相似點...小提琴與大提琴與低音大提琴精美的的三度和聲,又升了主音F(18:26),這是舒伯特慣用的手法,可將音樂的進行擴展到更廣的地方,可是,熟悉的感覺又來了,為什麼呢?因為像是兩個重音的節奏又出現(18:44),也一樣有管樂的回聲,並且在反覆後更加大力度(19:43),附點音符還加了花(顫音),遊蕩已然停止,該要呼應召喚的號聲了(20:44 這方式又讓人想起後來的馬勒),也是舒曼極力稱讚之處,說實在,這些手法都是能把第一主題及第二主題群擴展規模的方式,當然也可能有人覺得這些主題一再重複,似乎有點煩,但舒伯特在每次反覆時所做的變化是細微且有意義的。

回到第一主題(21:23),小號又吹出弱起拍的連打節奏,提醒我們第一樂章的整然與光明,弦樂後來又用此節奏加花裝飾,相當有趣,之後就大致與之前差不多,這其實是個陷阱...在兩個重音又截斷樂流時(24:04),我們以為應該會平靜下來,慢慢再接到第二主題,但這樣重複過多並非舒伯特的作風,他一定要來點不一樣的...沒想到這次管樂回應竟然變的激烈,實在始料未及,這可看作是對號聲的排拒,也是心靈自由的反抗吧...在不諧和的減七和弦背景下(24:19),代表推進或流浪意志的弦樂附點音符掙扎,加花的號聲則與之混戰,兩個重音與回應依然繼續,激烈擴張到更不和諧的九和弦,雙方都堅持了很久,最後升G,B,D,F全部都升半音到A,C,升D,升F,到達強烈刺耳的高潮,長號以升D與C呼應(24:57 ),這大概是舒伯特使用過的最不和諧的聲音:



.....在強調兩個音的撥奏後,升F還原,大提琴溫柔奏出第一主題的變體(25:13),是利用升D與C,與F做成的,幾乎不可思議的降B大調,好像在瓦礫堆中的存活者一樣,孤獨站立,連和聲也不支援,在F降半音到E,升D也還原到D後(25:49),E竟然直接被作為屬音,就來到A大調,雙簧管為了支援直接以B音進來,一下將原來的降B大調掩沒,讓我以為是雙調性,真的可用奇蹟來形容...第二主題開始(26:01),這首曲子,不,應該是舒伯特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段落就來了,這是如此深遠,優美到我不忍去分析,只能由心感受,多麼希望這樂章就這樣無窮無盡發展下去,不要再有別的了...但這怎麼可能,現實是殘酷的,隨著號聲又來召喚(28:20),第一主題又回來了(28:39),我不得不說這是十分煞風景的,但這就是現實,樂章最後還是以兩聲重音與其空虛的回應,拉長音遺憾的結束。

第三樂章 Scherzo. Allegro vivace C大調

3/4拍子,他詼諧曲典型的三段式結構。主部剛開始的音樂像是齒輪轉動,雖是C大調,但由G音開始E音結束,所以只是過渡的,注意又回復到第一樂章那樣的三音動機(31:12),而且每段旋律幾乎都是整然的四小節,轉到屬調G大調則出現三拍子的舞曲(31:36),將剛剛樂章的氣氛倒過來,用動感加以化解,經過重複後,直接升半音轉到降A大調(32:46),這大概是他最唐突,甚至是粗魯的表現了,然後又往上一直轉調,直到三個強音G(34:06),還意猶未盡,繼續玩耍,又回去降A大調(34:36),再用三度轉調法,將第三音C置換成C大調,好了我們又回到樂章剛開始的調性了(34:42),然後順理成章的結束,這種C-G-降A-C的進行,無疑是完全舒伯特的。

中段不好意思,還是要用四小節為單位,先是四小節法國號吹奏的同音E(35:22),再來其他樂器也加入吹奏同音E(35:25),才開始中段的主旋律(35:29),簡單卻帶有很多切分音,有些拖大家下來玩的感覺,形成盛大的舞會。又是三度轉調法轉到A大調,別忘了這是上個樂章最深邃的調性,這裡加添了歡樂,就像第六號交響曲最後樂章的第二主題一樣。這旋律更加興高采烈,定音鼓又打出弱起的拍子(37:16)~這就是告訴你,與我第一樂章還是相關的啦。但一不慎掉入小調,那同音E又跑來想要取代(37:30),卻被拒絕,又反覆一次後,才覺得膩了,才交給同音E(39:52),只靠著往上升三個半音到G,就又神奇地回到主部(39:59),音樂與前面一樣只是反覆減少,活潑律動的氣氛彌補了上個樂章的遺憾,最後乾脆的結束。

第四樂章  Finale. Allegro vivace C大調

2/4拍子,雖然長達1155小節,對終樂章通常比較短小的舒伯特來說是一大創舉,但由於演奏的速度快,氣氛也歡樂,所以不太會感到冗長。第一主題剛開始也有與第一樂章一樣的三音動機~但這次不是級進的C-D-E,而是跳進的C-C-E(43:26),再加上後面的G,形成C-E-G,不過與第一樂章一樣都會回到主音C,這就形成整個樂章的主要架構,也有第一樂章那一堆三連音,展開有些複雜,但最後還是歸於C音(44:01),這讓我們有回到第一樂章的感覺:

也有他所喜歡把主音C升半音的方式(44:22),隨後把剛開始的三音動機(也就是第一主題)與三連音的次序對調(44:25),並再結束於主音C。

有趣的是第一樂章的三音動機(44:44),以及附點音符節奏也回歸了(44:46),音符輕快跳躍著,並在最後轉往屬調G大調,第二主題在兩小節半的休止符後開始,木管吹出幾個同音(45:18),還是G大調,這樣的手法已是他的作品中相當傳統的,出現與第一主題一樣跳級的旋律,弦樂部分也繼續第一主題的三連音進行,以維持從開頭的動能,但舒伯特不可能停留在傳統那麼久,你看~一個和弦變換(保留B,升D,降G),直接就從G大調轉B大調(45:39),又通過b小調故意示弱,以此橋接G大調盛大的回歸(45:55),這都是亮點。不要忘了,這個主題與第一主題剛開始都是跳進,最後又都會回到主音收束。
小結尾剛開始就是附點音符往上推進(46:16),比第一樂章更加強力,又加以小調作為對比(46:24),這樣的先蹲後跳產生出幾乎是飛躍的附點音符節奏(46:29),主旋律則是第二主題的最後一句,之後高音樂器都拉長音,讓低音樂器往下走,把空間整個拉開(47:05),又聽到管樂奏出一堆的三音動機,待一切平靜後,豎笛吹出第二主題的最後一句(47:38),開始發展部,有人說與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快樂頌主題很像,我倒覺得還好,搭配的也同樣是附點節奏,終於進入高潮,第二主題一樣是G大調(48:31),但與呈示部的歡樂不同,反而顯得威武,與三音動機巧妙結合(48:34),法國號與小號,長號強力吹奏,真的與後來的布魯克納或是馬勒都很相像,然後就慢慢轉弱,雖然三音動機還是很銳利,但附點音符的節奏改為向下(49:13),在谷底G音才又往上跳躍(49:30),又把G音最為降E大調的第三音,第一主題以降E大調開始再現部(49:54)。

注意銅管演奏像是鐘聲一樣的音響,這其實就是第二主題開始的那幾個同音啦,至此與第一主題已經結合了,隨後與呈示部有極大差別,開始了所謂天旋地轉的音階與轉調,先到了F大調(50:43),又到E大調(51:14),均是與降E大調相差甚大,乾坤倒轉,急轉直下結束後,立刻把第三音升G還原(51:39),這幾乎是有點頹廢了,開頭的嚴肅到此完全瓦解...聽說這個第二主題在倫敦排練時曾讓樂手嘲笑,不願演出,但這難道不是二十世紀音樂的某種先聲嗎?...

好了,E大調就這樣轉C大調的屬和弦G(51:40),注意沒有B音,所以有點空虛頹廢,但我們還是回到了主調C大調,符合奏鳴曲式的原理,當然中間還是一樣有轉到別的地方,但都只是波瀾罷了,大致與呈示部的進行差不多,在先蹲後跳後,附點音符的飛躍音形又在弦樂出現(52:50),與第二主題結合。尾聲也是從跳進的三音主題,也就是第一主題開始(54:00),第二主題又與飛躍的附點節奏結合,這次更高了(前次到G,這次到降B),終於到主音C(54:23),但又飛到D音(54:36),又到更高的G音(54:49),曲子也到了絕頂之境,在數次回到低音強調主音C,來交代第二主題的同音,其巧妙讓人嘆為觀止,就此盛大的結束。

舒伯特已能用節奏,或是短小的動機以開展整首交響曲,而不是只一再重複歌曲式的旋律,第四樂章就是最好的證明,常常是無窮動的,活潑到甚至有點趾高氣揚,這是克服困難後的無拘無束,樂曲雖長,但聽起來一點都不會無聊,加上旋律的優美與動感,個人喜歡的程度超過貝多芬任何一首交響曲,也可以與後來的布魯克納與馬勒做比較。

布魯克納與他的相似處是兩人的九首交響曲大致都是同一個模式,其中第二樂章與第三樂章,兩人的布局方式幾乎是差不多的,但舒伯特喜歡的第一樂章序奏,布魯克納除了第五與第九交響曲外,皆未使用,而通常把重點放在第一樂章的舒伯特,也與愛放在最後樂章的布魯克納顯然不同,其實,我以為馬勒更可以說是舒伯特在交響曲方面的繼承人,第一,兩人都是藝術歌曲專家,也愛把歌曲放入交響曲式中。第二,馬勒的孤獨感與舒伯特的孤獨感有某些相似之處,兩人都認為自己是在世上的流浪者,若看看舒伯特未完成的第十號交響曲第二樂章草稿,算是馬勒的先聲。第三,舒伯特喜歡的光影變化,大小調唐突轉換,馬勒也很擅長。最後,馬勒重點放在第一樂章交響曲不少,就拿第七號來說,其中的不少手法都與舒伯特的"偉大"有呼應之處,德布西曾稱馬勒的復活交響曲"有舒伯特的臭味",當時是貶抑,如今看來是讚辭,舒伯特雖三十一歲就告別人世,但他所達的成就斐然,也有後人將之傳承,延續不同於貝多芬風格的新奏鳴曲式,也昭示浪漫樂派的開始。


把舒伯特九首交響曲的文章都寫完了,這陣子都聽他的音樂,也到了要暫時告別他的時刻,是開心也滿感傷,期待與他再會的一天,在此謝謝各位來訪的朋友。

文/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四妹
2022/03/10 16:52
如此這般連載,小的立馬下午也把舒伯特聽起來
我寫完後的幾天也都在聽舒伯特,直到俄烏戰爭打響...還是聽蕭士塔高維契了奸笑 夏爾克2022/03/15 11:38回覆
8樓. 好希望
2022/03/10 04:05

太佩服了,舒伯特九首交響樂都被你拆解了,尤其是未完成跟偉大!重頭到尾我又聽了一次舒氏第九!

若再遇見舒伯特,一定要寫寫管弦五重奏 Quintet,鋼琴鳴奏曲 B Flat Major D960....

好希望弟好久不見,我這幾天也忙碌沒有上來,好吧,下次再寫舒伯特,一定要寫這兩首曲子的文章,都是最讓人感慨不已的晚期作品, 夏爾克2022/03/15 11:37回覆
7樓. 巴拿巴
2022/02/26 12:06
奇妙的巧合!
夏兄平安,

舒伯特第九的第一樂章的序奏有77小節真是有趣
耶穌基督也教導我們饒恕別人要77次(有的版本做七十個七次)
毋寧是奇妙的巧合😊

敬祝平安健康
連假愉快
福杯滿溢!

主內巴拿巴敬筆+_+
這個七七小節經由巴兄的解釋,讓我更有感了,真如天啟一樣,太感謝了,幾天沒上來了,問安。 夏爾克2022/03/05 20:50回覆
6樓. Sir Norton 鑽心蟲
2022/02/25 22:40
Schubert常是我實驗室裏播放的背景音樂,可見老中靑都能欣賞他的曲子,我喜歡他的多產和能量,三十一年的生命即創產六佰多首的各類佳作。🦚🦜🦩
舒伯特的音樂發乎自然,行進美妙,但又有身為人的快樂與憂慮,算是很獨特,又普遍的。 夏爾克2022/03/05 20:49回覆
5樓. 芊汩【親一個】
2022/02/24 20:37
最近發文動作好快, 年終奬金一定領得不少齁
那叫悠哉^^
漠漠晚安,是因為要去聽音樂會所以趕快把舒伯特交響曲的文章寫完啦,最近忙碌,較少上來,問候喔。 夏爾克2022/03/05 20:47回覆
4樓. 夏爾克
2022/02/21 10:29

感想一

剛在衛武營音樂廳,聽完了NSO早場的舒伯特未完成與第七號交響曲,第七號絕對是我聽過最好的演奏,而且還用了溫加納的版本,氣勢凌厲,音色絢麗,雖有人說溫加納把這首也“沒完成”的交響曲補寫的像布拉姆斯,但這有什麽不好嗎?精彩才是最重要吧。經過這場,我變成指揮張尹芳的粉絲了,第七號或許是比未完成交響曲更偉大的作品,可惜舒伯特沒寫完,唉。(但這場上半的“未完成交響曲”第一樂章呈示部沒反覆,聽了不太習慣,速度又太快,樂章變的好短,悲劇感不夠啦)

剛在衛武營音樂廳,聽完了NSO早場的舒伯特未完成與第七號交響曲,第七號絕對是我聽過最好的演奏,而且還用了溫加納的版本,氣勢凌厲,音色絢麗,雖有人說溫加納把這首也“沒完成”的交響曲補寫的像布拉姆斯,但這有什麽不好嗎?精彩才是最重要吧。經過這場,我變成指揮張尹芳的粉絲了,第七號或許是比未完成交響曲更偉大的作品,可惜舒伯特沒寫完,唉。(但這場上半的“未完成交響曲”第一樂章呈示部沒反覆,聽了不太習慣,速度又太快,樂章變的好短,悲劇感不夠啦)剛在衛武營音樂廳,聽完了NSO早場的舒伯特未完成與第七號交響曲,第七號絕對是我聽過最好的演奏,而且還用了溫加納的版本,氣勢凌厲,音色絢麗,雖有人說溫加納把這首也“沒完成”的交響曲補寫的像布拉姆斯,但這有什麽不好嗎?精彩才是最重要吧。經過這場,我變成指揮張尹芳的粉絲了,第七號或許是比未完成交響曲更偉大的作品,可惜舒伯特沒寫完,唉。

3樓. 龍公主 周末觀賞卡門 Carmen
2022/02/20 03:16

愈來愈愛聽交享樂了

可以看出您對舒伯特的喜愛

能把這九部 一一寫來 真要對它有很深的喜愛

再次謝謝你的介紹

其實這是為要參加衛武營的舒伯特圈子活動而寫的,這次寫完了九首交響曲的文章也聽完了九首交響曲,超開心。 夏爾克2022/02/21 10:24回覆
2樓. 夏爾克
2022/02/18 10:15

1樓. lillian
2022/02/17 14:55
真巧.....
最近也在聽舒伯特呢....
謝謝分享~
日安!
其實我剛開始是為了聽衛武營的24小時瘋迷舒伯特才寫此系列文章的,但後來越聽越入迷,也越寫越起勁,經過此次後,我已從對舒伯特沒有很喜歡,變成他的粉絲了,也祝妳聽舒伯特開心喔。 夏爾克2022/02/18 10:0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