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旅館早餐夜未眠
2008/12/20 14:00
瀏覽2,542
迴響1
推薦22
引用0


在這座旅館中Long stay,實在是個難得的經驗。
半年多來,出入在這棟五星級旅館的前後角落,精神飽滿與滿臉疲憊的出入;
無論是飯店的前台人員、經理、警衛,乃至每天來打掃房間的小弟,以及他們投來的明亮笑容,都已經熟悉到足以不時進入自己的夢中場景嘎一角的地步。
小時候看的美國情境喜劇「大飯店」,那般情節只是換個膚色對象,在身邊演出著!

印象中,「大飯店」的演出場景,最多的是大堂,最少的是餐廳。
應該是食物準備比較耗製作費吧!而明星們滿嘴沙拉醬的模樣,也不甚好看呢!
而我這裡的早餐,一如所有五星級飯店,是一個豐盛的自助餐。
據說是凱悅飯店的管理團隊,當然就是一種十分標準的「豐盛」狀態。從沙拉水果起司、西式熱食、各類麵包,乃至日本迷你壽司都有。


我的早餐已經有一個SOP。
我習慣先拿一整盤以西瓜、木瓜領銜的綜合水果,有時更不要臉的把裝飾用的新鮮草莓一併取走(OS:反正我又沒吃其他的食材,這樣打平);一大碗公沙拉;主食是白飯、清炒蔬菜、炸薯餅、甜甜圈或藍莓麵包;再走去點以蘑菇、紅青椒、起司混煎的蛋包;最後並順道拿一杯鮮搾柳丁汁,以及藍莓、草莓優酪乳各一盒和養樂多。

當然,對於我這種吃素的VG來說,由於能吃的就簡單這幾樣,因此也並沒有太在意,也沒太抱怨。
因為真正有意思的向來不是每天吃一樣的食物,而是在這整座供應早餐的旅館餐廳之中,也供應著一些讓我會心一笑的吃食物的客人,以及他們的故事情節,妝點我異鄉有時略顯寂寥無趣的歲月。


週末假日,寬容到十點半才結束的早餐時間,已經足以讓一心賴床到底的熬夜客,幽幽起身盥洗,去赴一趟由豐盛美食啟幕的美好時光。
但結果看來,從床上起身的,不只是旅館登記名單上的「當事人」而已。

發胖的中年老澳,與一位胸部豐滿但略顯瘦黑的本地年輕女孩一起走進來了。女孩已經梳理打扮,但頭髮髮尾還有微濕痕跡。
老澳是每天早餐遇到,平日都要擦身相會的傢伙。向來至少襯衫筆挺的他,是外商派駐在此地的CFO。
年輕女孩是新面孔,與上週六我看到的那位不同。

看一對老少配,生疏又客氣的在這座旅館的餐廳角落,彼此張羅著對方早餐的模樣,有一些看法國黑色喜劇電影的味道。
不用多花想像力,就可以推知週五晚上夜生活的PUB中,兩人如何從喧嘩及扭動的茫茫人海中彼此看對眼;然後瀟灑或尷尬的暗示。最後,沿著一路的夜街微醺,任憑慾望的影子在回程的車燈前,領路奔跑;並且頻頻回望車上的兩人,有沒有在自動排檔的寬大手背上,疊上另一隻纖纖玉手....。


一般來說,這個旅館週末的早餐,平均有五桌,分別訴說著異國浪漫邂逅或激情纏綿的未眠之夜。
五位當事者,是一個連餐廳領檯經理都習慣的數字。
除非是比較誇張的例子!比如夜未眠的女主角,難得出現「美到爆」絕色,會讓人有一點美女與野獸的噓嘆,也會留下一些「紅顏薄運」的情海浮沈的故事聯想。
或者,男女兩人現身時完全是蓬頭垢面!無視餐廳裡假日心情與其他人審美觀瞻的傢伙,多多少少會換來各方衛生眼的注視。
乃至偶爾,甚至會出現女孩兒們手拉手的「一男雙女」的搭配,然後見到餐廳經理上前欠身表示「抱歉!您的房間早餐,是兩人份的。」

多年媒體觀察,眼尖如初的我,難免還是很快發現角落裡也有「莉莉與小鄭」。
年輕男子在陌生地方的羞澀,造這個貧富差距不小的國度,是很容易當場辨識出一種身份階層與所在環境的落差,以及背後的原因。

當然,週末夜的陌生探索不限男女之間。
剛剛意外看見一位平日氣質非常自律出眾的老美,也是個外派的高階主管,每天總是一人獨自吃早點看報的他,座位前有一位黝黑精壯的當地男子,正小心翼翼的打量著自助餐檯取拿食物的動線。

相形之下,這種假日早餐的「組合」,在穆斯林身上比較少出現。
印象中都是一整個家庭男女老幼包坐在合併的桌椅上,孩子們喧鬧的大快朵頤。
要不就是蒙面黑紗的女子們各自成群,或者滿臉黑鬍渣的男人們三兩共桌,拿著幾盤食物慢慢邊聊邊吃。
至於這種中東異國的女女或男男組合,倘若背後還有哪些不為人知的延伸,基本上那就超出我閱歷的資料庫甚多,而就無從判斷了!


對於許多離鄉背井的打工仔來說,週末夜出遊與其說是一段身心放蕩,倒不如說是一種「顛倒卻無奈的」,「透過情慾的探索,反觀自我存在」的過程。
在每一座城市的窗影中,燈火明亮、笑語時傳(即使是從電視中傳出來)的家庭,對於所有的異鄉客,都是耳邊眼前一道道殘酷如鬼魅的幸福勾招。
過去我在深圳的週末夜街,經常可以看到這般在街頭夾著煙,凝望華燈、遙想老家的打工仔的發呆模樣。
陌生人的溫柔鄉,於是成為入夜之後,流浪讀水手們各自一時靠岸的棲息所在。

這讓我想起來,特別是很多中年男人,以及他們的情慾流轉的法則。
男人之所以經常習慣會在某些不為人知的陌生角落,以及面對陌生的情慾對象中卸下衣衫;真正的內在的原因,其實是很直覺的想把心中的壓力與角色,連同情慾一起卸下並釋放。
就算再怎麼熟悉的城市也枉然,因為人真正的流浪,不是空間異國的差異,而是「在每一個角色的轉換之間,片刻的流浪」。


這經常是兩性之間,對於情慾的一種本質看待的差距。
但因為既然是「本質」,那就是一個無解之題;遠遠不是任何透過推論、演繹、分析所能得到的答案。

有時,只有當情慾的鼓動,激起內在的熾熱能量,進而旋繞著某些禁錮難脫的日常角色,責任壓力與道德價值在此之際,因為震動而鬆解。
情慾的震盪,是一種身心的背叛奔逃;那如同自我炰烙的酷刑,特別是會讓許多狀似忠誠老實的男人,打從內在的自我,開始皮開肉綻。

即使只是在短短瞬間,毀掉那個日以繼夜、如影隨形的角色與責任,也都足以令許多男人身心脫落,並鬆口氣。
然後,像掩埋草叢沙堆一般,從情慾的荒蔓中起身打理恢復,再重新裝模作樣的,回到自己日常的軌跡與路徑之中。

當然,這是對於相對壓抑的東方男性而言。
對於西方男性,許多甚至以享受人生去看待豔遇,以「行為安全」而非「道德尺度」作為最高標竿,甚至還能不避諱眼光、不裝模作樣的大方邀請這一夜情對象共赴豐盛早餐的,又是另外一類的了。


這就是為何,即使是旅館週末不變的豐盛早餐,依然讓我興味盎然,並開心咀嚼其中的原因。
因為人生的旅行與工作,對我來說始終是一場對人世間的片面窺視。
每天醒了又睡、食物吃了又拉,只有閉上眼之後會心一笑的領悟,才有真正活著彷彿「捻花一笑」的清新動人。
特別是在我即將因為耶誕假期啟程回返之際,我在這座城市,以及這座旅館,還有這座餐廳中所有閱讀的溫柔棲息,也要暫時告一段落。

剛剛上電梯時,和兩位飯店的女經理,談到了耶誕假期的安排。
對於我一副開心卻又同情的問著她們本身的假期如何?兩人竟然毫不遮掩的哀怨嚷嚷起來。
想起我之前,因為種種對於服務的批評,打電話去抱怨或嚴詞要求改善的模樣;就算是必然身為旅館人員的「奧客」名單中,嘻嘻,時間久了,彼此也都鬆坦許多。
兩位女經理都是曾經被我無情K過的,如今看來,也毫無衿持客氣了!

臨從電梯出來前,她們問我,Mr. TOM. What do you want for Xmas?
「少三斤(磅)肉,」我轉身笑笑,拍拍肚子說,「每天早餐吃太多了!還有,週末上午不小心遇見像你們這樣的美女,太多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江如浩
2008/12/23 14:20
龜毛依舊
 
善哉善哉 王尚智2009/05/31 13:3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