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華府的「戒酒水泉(Temperance Fountain)」
2023/06/01 00:08
瀏覽885
迴響1
推薦45
引用0

華府的「戒酒水泉(Temperance Fountain)」

      客居華府期間,搭乘地鐵到中國城吃中餐,是常做的事。吃過飯,不急著回家,最好的選擇是到國家廣場,逛逛博物館了。

      通常我們是用最方便和最熱鬧的笫七街,從中國城穿過四條小街到國家廣場。第七街兩旁的各式餐廳商店對長居小鎮的「阿慶」説,是充滿著好奇和讃嘆。

      在第七街和印第安那大道的交點,有一座名叫「印第安那」的小廣場。廣場的兩邊各有一楝美麗而古典的大型建築,非常的引人注目。廣埸靠街角的地方,有座方型高高的石亭,頂端有個高歌式的鶴鳥銅像,若不是近觀欣賞,常常會被遊客所怱略。



      仔細看,那方型古希臘神廟似的石亭中,兩條卷在一起的海豚口中應該會有泠水噴出。 擺放噴泉海豚的是一個圓形基座,基座的側面大大的刻著「由加州舊金山的「亨利 考格斯威爾醫師所捐贈 Presented by Dr. Henry D Cogswell  CAL.)  這幾個大字。石亭靠項蓋的四面分別刻有 faith(信仰),hope (希望),charity(慈善),和temperance (戒慾)這四個字。在這希臘神廟似的方亭上方,有隻蒼鷺銅塑,那有著長頸和長腳的蒼鷺,通常是長年生活在水邊的。從這些描述,我們可以猜測那就是早年「考格斯威爾」醫生在美國到處捐贈的戒酒飲水設施之一,這種設施也被稱為戒酒水泉(Temperance fountain)。



      想知道這戒酒水泉的故事,得從那基座上所寫的——-「考格斯威爾」醫生說起。逭位「考格斯威爾(Cogswell1820-1900 」醫生曾是舊金山的一位牙醫,有著很奇特的人生旅程。新英格蘭出生的「考格斯威爾」先生,有著很槽的童年,他八歲的時候,母親過世。由於家庭負擔過重,他在十歲的時候交由那失明的祖父照顧,可是不久他的祖父也過世,於是他只好外出謀生,到棉紡織廠工作。奮進的他,換道成了一名教師,進一步成為一位牙醫。


      1849年,他隨著淘金潮去了加州,在加州,他發現對他説,金子不在土地中,而是在人們的口中,他先到淘金埸當牙醫,然後在舊金山開了診所,掛在他診所外面的招牌,就是一個巨大的金色臼齒。

     「考格斯威爾」把他行醫所賺的錢,投資在舊金山的房地產上,不久之後,他成了百萬富翁。像許多富豪一樣,有了財富希望也能有社會名望,成為引起人們關注的富豪。他做到了,然而卻是按照他那獨特的方式做到的。


      許多百萬富豪,有了財富就想當個慈善家。「考格斯威爾」強調自我,在捐贈上,如果達不到他的嚴格要求,他會撤消承諾。比如說,加卅大學沒有如他所願地成立掛了他名字的牙醫學院,他撒消了一些捐贈給加州大學的房地產。自私而小氣的「考格斯威爾」,在他的律師替他蠃回那些房地產之後,據說他還在律師費用上做了手腳。

      1919年,美國禁酒法案通過,次年開始實施。禁酒期間,「考格斯威爾」在戒酒運動上不遺餘力,想到以氷冷的飲水,能解除人們對酒精飲料的慾望。於是他致力於推動設立用於戒酒的飲水設施。他的目標是在全美,每一百間的酒吧中,能設置一座「戒酒水泉」。

     「考格斯威爾」的戒酒水泉有著不同的設計,他原想其他地方都能像舊金山一樣,以真人大小自身銅像加到亭的上方。這種高舉個人的設計,遭到一些.城市的反彈,認為是為是過份宣掦個人。雖然有些城市如他所願,可是那些亭子很快地受到反對者所破壞以致柝除。

      說是捐贈,然而他卻要求申請的都市要提供基座,連接水電及照明管道以及維護管理。有意思的是,儘管條件如此苛刻,還是有四十多個城市提出申請,其中包括了紐約,波士頓,舊金山等大城市。

      在華府,通過那1882年捐贈在1884年使用的那座精緻的飲水噴泉,人們被迫知道了「考格斯威爾」這個名字。歷史學家認為那是顯著的社會改革.的紀念碑,所謂社會改革是指消除醉酒的運動。一般説來,這座飲泉在華府人士的心中,只是一位富豪捐贈的一件都會藝術品,當然,那不是當初「考格斯威爾」的願望。

      華府的戒酒泉可說是歷畫倉桑,首先是在設計上,為了不採用銅像的原案,改成了蒼鷺的造型,花了將迎一年的時間拆衝。本來,為了提供氷冷的泉水,在基座得填充碎氷.然而這個冷卻系統只用了幾個月就失效了,引發許多嘲弄的聲音。


      早期,頭六十年左右,華府的戒酒湧泉是座落在面對著當時販售各式酒類的Apex店家的正對面,對店家是極不友善的。1945年,它被描述成全華府最難看的巨大藝術作品,兩年後它被搬移兩次才到現在的位置。華府的人們本來想移除它,所幸發生了二次大戰而把行動遺忘。雖然在2013年,華府郵報再度宣稱那是華府最難看記念碑,可是為時已晚,因為在2007年秋天,它在一群支持者的努力下,得到了國家註冊古跡的名份,得到了保護。


       1885年,「康乃迪克州」「洛克維爾」城的人們,把他們的戒酒噴泉丟到湖中之後,華府的人們以為他們的戒酒噴泉是世上唯一剩下的了。可是人們的好奇心是難以想像的,總想推翻那唯一的名號,因為不久之後,有人發現「紐約Tompkas Square  Park 」的那一座,竟然還在。


       旅途中,無意的發現,竟然可以找出這麼一段故事,真是奇妙。下次,您若有機會經過它,再不起眼,不妨多看兩眼,想想當年的「考克斯維爾」先生,和禁酒法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其他
自訂分類:旅遊
上一則: 「阿靈頓」的藝術節
下一則: 台北的市定古蹟「紀州庵」
迴響(1) :
1樓. 亓官先生
2023/06/03 20:20
真是有趣的介紹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