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4書群:小說讀書會
2024/05/07 00:00
瀏覽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其實這次介紹的《孽子》《荒人手記》都有在前年的讀書會分享過,只是這次參予的夥伴沒有

一個重複的,所以再把同志文學經典拿出來聊聊吧!

總覺得一直沒把《孽子》完整讀完,這次在讀發現書中腳色「外省」比例佔了有八成吧,且來買青春鳥的大哥大伯幾乎都是外省籍,書中青春鳥主角李青與龍子的父親也是外省退役軍官,這讓我好奇,本省的gay在書中顯得相對稀少,維尼回應說白老師的《台北人》也都是寫外省人,國中時候學校的課外指定閱讀就是《台北人》,裡面有幾篇就有寫到同志,我想就是白老師在寫他時代的故事。 

另外我注意到的是《孽子》裡面的台北地名,像已經消失的舒蘭街與舒蘭河,

「經過了一條小河,大概是舒蘭街那邊吧,我把那隻破箱子往河裡一扔,心裡想

」這段是吳敏哀怨地向李青他們說,還有就是李青與弟娃到舒蘭街的小河邊挖泥鰍,如此典雅的中國式街名。吳敏的抱養者張先生住的光武新村,也讓我了解台北某時期的建築發展史

《荒人手記》一個沒有故事情節的「小說」讓少年時期的長弘吃足了苦頭,想說是經典的同志文學便拿來看,但······的確跟我剛翻閱時心情一樣,「這是小說?」

「朱天文甚至用一整頁來描寫顏色!」


張亦絢的《性意思史》被來自高雄的小柯說就是在寫打炮的啊!直白的評論好氣又好笑,裡面有許多關於性的妙喻,例如第161頁:

這是一個悲哀而近乎宿命的發現,關於性慾,沒有誰是完全的自己。

性欲會翻臉無情。雖然它也可能鐵樹開花,或者,有時也能讓,水往高處流。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我的雪是否無聲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