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為何沒有生日(上),附台灣怪象:郭台銘與陳吉仲的蛋荒鬼打牆
2023/03/06 16:30
瀏覽2,014
迴響5
推薦74
引用0

【虎婆病中日常】

[格主身體抱恙,文筆疏略,恐不逮回覆,見諒!


嚴格檢視過重獲的記憶

纏綿病榻,躺姿是最無痛的姿勢,故爾一天24小時有20小時都躺在床上。俺明白!——這樣,是很不好的,醫生再三叮囑必須多動,可是俺不得已啊!一動即痛,所以就越發不動,越發不動,一動則更痛——如此陷入惡性循環。光起床就必須掙扎再掙扎,有時掙扎一整天而仍舊失敗、仍留在原點。可是這麼長時間躺著,人並不瞌睡呀,於是就促成腦細胞過分活動了,會想得太多太細——幸虧俺對俺的心智極為嚴厲,牢牢管控它,防止它跑得太野而溢出常軌和正軌。

應該是俺在新文盧秀燕替國興衛視的「台灣好吃驚」節目站台,OK嗎?中,偶然說到「原都是這些高級的,超高級的,在給低級外省人、本省人等洗腦,教唱仇共親美教條和咒語,不從,還給扣匪諜帽子」,寫後,詎料在病床上就突然想起俺這一輩子為何沒有生日了。

想起後,復加反複地檢視。俺很明白 The heart is a lonely hunter,我們的「ego」(自我)最最脆弱柔軟——我們的「心」成天都在尋求各種機會去滿足這個自我、保護這個自我,只要有機會,就會不遺餘力地攫獲「心」之所欲所愛,排除「心」之所懼所惡。

在這種「自我防衛機轉」的不斷操作之下,Memory就變成 a vily trickster。所以故,人類的記憶是最不可靠的玩意兒,為了滿足「自我」攫取所欲、排除所懼的生存需求,它會被改變,它會被扭曲,它的可靠度或許僅僅比咱們做的夢好一點點而已。記憶會被遺忘,而遺忘往往又並非全面的遺忘,在時間的長河裡,咱們的心受到願望和欲望的驅使,去填補記憶的漏洞,去潤飾滿足自我的記憶片段,去刪除或篡改傷害自我的記憶片段,而這些,俱是無意識或潛意識而為的,人的意識並不知道這些,會誤以為目前腦中的記憶便是過去那事情的真相。所以說,這是雙重欺騙,人心會欺騙記憶,記憶又回頭來欺騙人心。

基於俺對人類記憶的深度不信任,在想起俺為何沒有生日以後,便超級嚴格地一再質疑及檢視這些片段——現在,俺可以夠斷定這兩天所想起的,就是真相。

沒心沒肺的一家子

家中的眾多兄弟姊妹當中,唯獨俺沒有生日,父母連年份都不能確定。他們說,算算好像快到學齡常非補報戶口不可了,到了戶政事務所,就隨便填了生年月日。

俺每聽便氣得跳腳,罵說你們怎可忘了小姑奶奶,老媽就反嗆「那時候最苦!飯都沒的吃了,妳懂不懂!妳在家有沒有比別人少吃一口?妳說!妳說!從來沒虧了妳,對不對?」

這事對小時候的俺是很嚴重滴!小時候一直追根究柢問生日,答案總是「噢,左右就那兩年啦,妳是屬牛屬虎還是屬兔的? 反正是在冬天,好像進了臘月,也許還不到臘月。」聽聽,這種回答不氣死人嗎?

氣他們?小時候很氣,氣得半死,可是全家都一付無所謂的樣子,俺全家都「沒心沒肺」。小時候,曾有好一陣子大大懷疑俺不是他們親生的孩子,可是這個懷疑沒多久被推翻。姑奶奶俺,長得活像老媽的翻版,任誰一看便知咱倆是母女。

雖沒生日,家裡會給俺慶生,但慶生都像和尚掛單,掛別的兄弟姊妹——像「這次給老三買的生日蛋糕比較大,就順便也慶祝妳的生日好了」。他X的,年年如此,又沒有爸媽的辦法。俺每年過生日,都是雙壽星,全家一起唱祝你們生日快樂,祝XX和YY生日快樂,大家都理所當然。

出生地:台中川堵

咱們這輩子,有多少次填表格必須填出生地,俺不知填了多少次「出生地:台中川堵」。爸媽說俺出生在台中的川渚,哈哈,俺也同樣沒心沒肺,一直視為當然,從來沒去查台中川堵是什麼樣的城鎮。

但剛剛去查了一下,台中居然沒有川堵!

爸媽他們兩老的山東口音都極重,都狂嗜蔥薑蒜,更愛用那種超重超濃的山東口音罵小孩,見小肉球大戰爸媽夫妻合璧的蔥蒜神功。他們一直說「川堵」、「川堵」,說那裡是又窮又擠又破爛的陸軍眷村。

可是方才查不到川堵,卻查到圳堵

爸媽倆,都唸了白字嗎?「圳」應讀成「ㄗㄨㄣˋ」,他們碰到嘉南大圳都唸成「ㄗㄨㄣˋ」,後來從台中川堵搬到新店,記得幹道北新路兩旁長長一溜尤加利樹,新店的國民黨黨工眷村緊挨著一個塯公圳,爸媽也沒唸錯瑠公玔,一直唸「ㄗㄨㄣˋ」。為什麼碰到台中「圳」堵,就雙雙唸白字,唸成「川」堵了呢?

難道台中縣真有個川堵,幾十年後——滅鎮了?不管了,俺還是叫它川堵吧,太多年了,習慣叫川堵,不習慣叫圳堵。

破敗的川堵陸軍眷村

小學一年級,俺是在台北市上的,那時,咱們家已經從台中縣川堵鎮或川堵鄉搬到台北縣新店鎮的國民黨黨工眷村。

老爸退役,托人情進入國民黨任職,待遇可比陸軍好太多了!新店鎮的黨工眷村雖也破爛老舊,一排一排的日式長屋工寮,隨便摳一摳土牆,就可以清楚偷看到隔壁鄰居在幹什麼,像夫妻吵架呀,打罵小孩呀,私下講其他眷村鄰居的壞話呀——而這是咱們家小孩至高無上的樂趣!黨工眷村雖然空間不大,至少不像台中川堵那麼逼仄擁擠,室內是水泥地,至少還有能夠推拉的窗子,可以從內鎖住,防止外入入侵。

川堵的陸軍眷村地小人多,人多又口雜,擁擠得要死,大家都窮得要死,吵架打架幾乎日日可見。呃,住過那種眷村的人必知陸軍眷村打架並不限於男性,女人打架的次數可能超過男子,而且女人全武行皆來,抱呀抓呀咬呀,在地上滾來滾去呀,甚至舞擀麵杖呀,舞菜刀呀。

那些眷村女人來台灣沒多少年,在台灣無依無根,心心念念都是故鄉,所有外省人都不把台灣當家,都以為再苦幾年就能打回去,回到真正的家——大陸。大夥生活困苦的要死,大家脾氣都火爆,一言不合,就扭打得天昏地暗,再沒幾天,又可以和好如初。

川堵眷村颱風夜的毛賊

颱風夜遭小偷的事,老媽講過幾次。奇哉怪哉,陸軍眷村個個窮的要死,偏偏鬧賊頻繁,小偷很愛來偷眷村。

她說,那年颱風夜,在川堵,老爸值勤不在家,咱們家就只有她一個女人。室內的地都是泥土地,沒鋪水泥,所謂廚房並不是隔間,只在室內一角堆著煤球爐、鍋鏟、碗櫉、水桶等等。那廚房一角有個小窗子,那種眷村簡陋至極,在土牆挖個四方小洞就算窗戶。人住進去,自個兒負責釘上四五根木條權充防護,哪有紗窗呀,室內蟲蛇多的很!

山東人,非吃麵不可,托父母皆天主教徒之福,咱們家麵粉不缺,都是從天主教堂扛回來的免費美國麵粉。愛吃麵食,必有擀麵板,擀麵板當然不會太小,緊抵著小窗而設,很方便老媽一邊做麵食一邊跟路過的鄰居太太聊天。

那年的那個颱風夜,老媽站在擀麵板前,並非做麵食,晚飯老早就吃過了,她在燙衣服。沒錯,擀麵板也充作燙衣板。她燙著燙著,一抬頭,哇呀呀,有個男子正用鐵器在撬她面前木窗縫的鐵釘。男女面對面,相隔僅僅一尺,她抬頭看到他時,他已經撬掉一根木條。

颱風夜,室外狂風呼嘯,暴雨如注,樹枝狂搖,一整個眷村聽不到人聲犬吠,只聽到這吵得要死的颱風怒吼。她想叫人,但叫人,約略是叫不來任何人,她比不上颱風的聲響,

老媽說,她一抬頭,瞧見那狗賊在撬窗子木條,她與男子面對面,男人盯著她,信心滿滿,竟還大膽地衝她一笑。事隔多年,老媽忘不了他那一笑,說「他還笑!」、「他還笑!」。

那怎麼辦呢?老媽最大的武器就是她的擀麵棍,她第一個反應便是放下蒸氣熨斗,去抓牆邊斜倚著擀麵板的擀麵棍。

說時遲,那時快,還沒等到她抓到擀麵棍,只聽得嬰兒突地高聲狂哭,就算在颱風夜,那哭聲也足以驚天動、泣鬼神,而那哭聲嚇走毛賊的娃兒就是區區不才俺。

眷村的女人養孩子,哪稱得上細膩用心,她們都粗枝大葉,流個血,破個皮,有個傷口算什麼,孩子自己找藥去塗去擦,找不到就用口水抹一抹。老媽是極度粗心的女人,她在燙衣服,為了省事,竟把不到半歲、還不會爬不會坐的俺擱在麵板上,和燙衣服的熨斗並排放著。燙衣服時,偶爾必須放下熨斗,她還能小心防著熨斗燙到嬰兒。但——她急著找擀麵棍打小偷,就隨便拋下手上的熨斗,而熨斗和俺的小屁股作出最親密的接觸。

那種痛可能痛徹心肺——如果嬰兒有心有肺的話。小偷應該沒看到擀麵板邊邊上有嬰兒,被突然而發的巨聲狂哭嚇掉魂,立刻逃之夭夭。

在川堵的這事老媽講過幾次,因為俺對俺屁股上的大疤超級不爽,每逮到機會就狠嗆她一下。

*後續:我為何沒有生日(下),附台灣怪象:國民黨夥同共產黨欺騙台灣人民


陳吉仲與郭台銘的蛋荒鬼打牆

鬼打牆,指他們的想法。

蛋荒就蛋荒唄,怎麼這兩人的想法、說法總繞圈子繞不出任何苗頭來,弄得在原地打轉,而人民依舊蛋荒,從前年開始就蛋荒,今年春節更蛋荒,到今日,荒到無蛋境界,俺這小老百姓已接近兩週在超市架上看不到雞蛋了——一個也看不到,貴的便宜的都看不到!

陳吉仲是農委會主委,農委會管的是民生大計,民以食為天,他任內缺蔥缺蒜缺雞肉缺雞蛋,真不明白他到底在民進黨有什麼後台,幹得這麼爛都不下台,好像全台灣就只有他一個農牧專家。

老共那邊老愛封鎖台灣農產品,陳吉仲每次都對媒體說要去WTO抗議,但事實證明他一次都沒去抗議。早就在前年發生蛋荒了,陳吉仲的農委會一直說台灣沒有禽流感,不理會學者專家的憂慮,搞到現在,終於不得不承認台灣有禽流感,見文章荒蛋陳吉仲

至於郭台銘,他心裡在想什麼呀。陳吉仲和郭台銘他們,可能不吃蛋不買蛋,與正常人的生活脫節?  蛋荒不是這個月或上個月才發生的事。

郭台銘才說過剩蛋快樂,見郭台銘:今天你「剩蛋快樂」嗎?(2023-02-22)。  鴻海(2317)創辦人郭台銘昨(21)日抨擊,全台鬧蛋荒看不到盡頭,民進黨只做大內宣希望取得社會諒解,至今沒能找到有效的調控作為。

才兩天,郭台銘又大拍陳吉仲的馬屁,見郭台銘再發文!肯定陳吉仲為「缺蛋」道歉 讚「行動內閣、苦民所苦」(2023/02/24)。以郭的身份地位,實在沒有必要拍馬逢迎,但「行動內閣,苦民所苦;蛋荒問題,果決行動!」與蛋荒事實不符,講得還太過離譜,每個有眼睛的台灣人都能看清楚郭台銘這兩天後的話並不是事實,而且他這話說得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

事實是一拖再拖,不苦民之所苦,直到再拖也不能拖了,就花人民血汗錢去埴補自己昏昧無能的漏洞。

真搞不懂郭台銘腦子是怎麼想的!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Celine_公私兩忙暫離
2023/12/21 20:32

肉球姐姐,請多保重身體 閃

我因為臗部受傷醫囑需溫和運動復健,跟過幾位 Youtuber 做運動,強度都太高。後來找到 April & Aiko 母女檔的頻道 yes2next,在家中跟著做了幾週,沒有再度受傷,肌肉質量也都改善。

在家中運動的好處是不受天氣限制,也可隨時休息。祝福您 閃

4樓. PeterNJ(擁擠與便利)
2023/03/20 05:51

唉呀!我現在覺得妳有沒有生日已經不重要了!小時候慶生都借用兄弟姊妹的蛋糕也別介意了啦!

現在最重要的是一動卽痛,越發不動,惡性循環該怎麼辦?會不會是坐骨神經痛啊?UDN需要你啊!別,別···去平行宇宙啊!

中風的後遺症: 曾經很勤勞地復健六個月, 後來失去耐心.  右上肢恢復算相當完美, 本來使用筷子都有很大的困難, 拼命之下, 現在算OK, 打字僅僅慢了許多, 至少能夠打出來了.  右下肢的問題比較嚴重, 拼命努力走路 -- 每走就痛啊.  

生日: 臥病期間, 想出為何沒有生日的正確答案, 已足夠歡喜!  原來如此!  這一生, 膈應的要死, 全因為一直沒有答案.

小肉球2023/03/22 11:08回覆
3樓. grrerzc0
2023/03/13 17:18
我為何沒有生日

感謝分享~

veja 小白鞋 veja 鞋 veja  mlb 帽子

You're welcome! 小肉球2023/03/17 16:54回覆
2樓. ellen chou 童山已濯濯
2023/03/08 00:04

我們眷村沒那麽慘

不過,也是從挑井水吃、用溪水洗衣、到排隊在村頭接自來水⋯⋯

終至家家接上自來水

土牆剝落,年年用麵粉煮ㄧ鍋漿糊用白報紙糊上就算過年了

眷村小孩用彈弓打群架、到後山里長家的果園偷採生澀的芭樂⋯⋯

反正,我們都長大了⋯⋯


啊,想起以前要挑水!沒錯,忘了過年要煮漿糊!偷農夫的蘿蔔做蘿蔔燈,想起裡頭蠟燭燒蘿蔔皮的香味。

以前,可真苦呢,爸媽吵架都為錢。小肉球小時候最痛恨兩件事:

1. 老媽經常欠帳,柴米油鹽什貨都在巷口本省人開的商店購買,月月欠錢,幾乎每次都賒帳,就算欠帳還是需要賖帳呀,但父母每次都派咱們小孩去巷口商店賖帳取貨。

2. 小孩長高,搭公車必須買兒童票,不能免費了,但父母每次都不買,上車後會爭執半天,能爭嬴最好,實不得已才給買兒童票。 然後,身材還會再長高,必須從兒童票換成成人票,父母又耍這一招——好丟臉啊!

小肉球2023/03/10 12:47回覆
1樓. 人間
2023/03/07 10:22

年紀大了難免這裡痛那裏痛的.總還是得忍著過.多過了一天就可少過一天啦.我都這樣想心裡開一些.

看到文中被熨斗親吻.心裡蠻酸的...

到這年紀,努力活下去啊!大笑   以現在的狀況,寫文章可累死小肉球了。

高級外省人沒經歷過逃難,遷台後日子過得好的很,雖然不及在大陸時的耀武揚威,但在台灣也夠跩的。苦的是小肉球出身的這種低級眷村,他們男的女的都逃難逃到台灣,人人都被人世間的苦難整得如同一隻隻的阿米巴原蟲,沒有物資,沒有祖產,沒有根,有的只有生存本能。

在眷村的所謂夫婦多湊合而成,什麼婚姻登記啊,誰還有證件啊,彼此湊合著報上去就變成合法夫妻了。像俺老爸,在山東是有妻有子的,那才是他的髮妻。

小孩子受個傷,在眷村沒什麼的,反正死不了。開心

小肉球2023/03/07 12: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