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命運的前夜
2011/01/12 12:03
瀏覽1,193
迴響4
推薦237
引用0

--「處境」後記

 

1.

    漢語詩歌的歷史,源遠流長,代有才人,詩人的氣質本來就是

「常懷千歲憂」,自胡適等人推動新文學革命以來,新詩至今雖

僅僅八九十年,又要到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台灣,紀弦組成了「現代詩派」,

余光中等創辦了「藍星」,洛夫、張默、瘂三巨頭成立「創世紀」,

各路英雄紛紛崛起,創作出若干傳頌至今的詩作後,才算初步成熟

--這是我多年來一貫的看法--卻也隨著一日千里的時代脈動,

產生極大變化!

    僅就個人而言,過去,一個詩人的風格之形成,每每需耗大半生的

時光追索,是一輩子的志業,還不一定有成;既使成熟以後,其變化

也鮮少像李後主那樣的截然迴異,前後分明;總是順著自身的氣質、

感遇、了悟,以及心境的不同轉化,而更形深刻自得。

    唐詩宋詞,在古代無數位大師的耕耘下,風流千年的餘韻至今未了,

光芒依舊燦爛,可謂越沉越香;那時的一世是三十載,一種格律可通行

數百年,而今呢﹖

    從二十世紀的八十年代,台灣的新世代詩人踏入江湖以來,九十

年代以降的人間啊,不過短短的十幾年,已然出現了X世代、Y世代、

Z世代、乃至e世代;少年人亦有新人類、新新人類、新新新人類諸多

名目之稱‧‧‧當代的步調如此,活在其中的我輩,自也不免受到影響。

 

    只是一個風格的建立,一種文體的形成,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

    可嘆的是,在磁場近乎失控失速的引動下,年輕的詩人每每尚未

找到適合自已的表達方式,走出一條屬於自已的詩歌之路,寫出具有

獨創性的作品,往往就被新近流行的詩風、新近眩目的技巧語彙,照得

目迷五色,失去自我--坦白說,紅塵的誘餌最能吸引純淨青嫩的心靈;

強烈的感受性是生命賦于的特點,但也不免像寓言中的少年,面對爍爍

珠華,一路信手採擷的走來,到頭卻是空入寶山!

    此一現象,在新世代詩人身上,更形明顯。

 

    台灣如此,大陸亦然。

    大陸七十年代出現的朦朧詩派,前承五四,旁受歐美和台灣五六

十年代部份詩人的影響,到八十年代中期展露頭角的第三代,略有如

台灣的新世代詩人,以先鋒精神、都會性格和新語法為時尚,待進入

九十年代,又有第四代、第五代、及晚生代之別,其每愛強調詩的技巧、

時髦題材、和印刷趣味。

    四五年前,隨著台灣正式邁入電腦的網路紀元,「文學之死」的說法

也得以峰迴路轉,使新新人子日夜投入虛擬天地而樂不彼此!

    觀點引導程式,程式撞擊出觀點,再結合多媒藝術的想像空間,

以動態的、立體的、多元方式呈現,和傳統經由紙媒發表的詩歌相較,

可說是開千古未有的新貌,進而邁入另一形態的藝術次元。

    可喜者在此,可憂者亦在此。

 

    昔日的詩人曾經迷信文字,自許為「文字魔術師」,亦有「詩止於

文字」的說法;二十世紀後半葉以來,情況越發明顯,可稱主流意識。

    其實,無論是強調文字、技巧、某類主題、在紙上玩弄印刷遊戲,

或透過電媒創作出的動態詩歌,都只反映出時代外貌,詩藝的表象,

每每令多數書寫者不自覺的陷入思維窄門而不自知。

    也許現在還不到時候,我相信,不消數年,以現當代細分化的趨向,

為了區別傳統詩(不僅包括古典詩詞、新詩、也包括目前貼在網上的

大部份現代詩 ),必會為「網路詩」「電腦詩」「動態詩」「多媒體詩」

「網路詩人」「網路詩藝家」「數位詩藝工作者」等等,這類新型詩歌

和創作者,找到更適當的名稱、位置、乃至獎項,並列入新的藝術領域

裡。

    詩人,本是古典的名詞,自然具有古典的精神和定義。

 

    幾年前,在「後現代」一詞喧騰當道並推出「新詩之死」的說法時,

我不相信,也不坦心;在「網路一族」日益眾多,貼在網路上的詩作

超過紙上發表的今日,我也不相信,傳統的新詩 / 新詩人,會被取代,

成為真正的恐龍--這一點,由依然蓬勃的報業未被電視界取代,出版

雜誌業未被電腦 / 網路打入邊疆,圴可得到有力旁証。

    自古以來,真能摧毀詩人 / 詩歌的,只有詩人自已!

    當詩人自囚於文學迷宮,一昧的躲在象牙塔中雕琢文字,拒絕伸張

雙臂、擁抱人世,透過真情的一支筆、一顆心、一雙腿,走入紅塵中心,

走入時代中心,走入靈魂中心,走入天地萬物中心,發出感動千千萬萬

顆心靈的呼聲,詩歌一旦成為貧血的口號 / 謎語 / 夢魘時,詩人自也

不免隨季來去,秋葉般凋零了!

    近數十年來,城市擴大而山林減少,社會的節奏快了,生活的壓力

重了,人性基調並沒有任何改變!自瀆帶來的快感只是一時的,意味著

感情的貧乏與淺薄;詩人本身的表現,和讀者的距離日遠,以致受到

一落千丈式的冷待,便是最令人痛心的實証。

    從古至今,所有能夠感動我們的一百篇詩作中,也許有三五首來自

感官 / 臆想的純詩,在能夠感動我們的一百個詩人中,至少九十九位

都是生活者,了解生命的精義所在,最多只有一個,半個,在生命的

某一段歲月,不食人間煙火。

    藝術本來就是反映人生萬象的產品,詩人 / 詩歌千年來,則被

賦于了更大使命( 像扮演先知 ),更多要求(像詩言志以載道而詞以境界

為上 ),更高期許( 像開創文風帶動時潮提昇性靈 ),這是詩人之所以

為詩人的獨特之處。

    古昔,詩人理所當然的如此,在詩歌邊緣化,漸漸成為弱勢中的

次次文化一支的此際,有心的詩人,更該燃起一盞清明的燈,指出盲點,

發聲疾呼!

    是的,希望在未來的歲月裡,無論在街頭在報章在網路,我們能夠

遇見越來越多的生活詩人,而不是文字詩人

 

2.

    自上世紀的七十年代接近文學 / 詩歌以來,有很長一段時日,我

刻意的讓自已處于社會邊緣,城市邊緣,乃至詩壇( 一個半虛擬的字眼 )

邊緣,主要是想以較從容的心態去面對自已、面對詩歌、面對天宇下的

萬事萬物,天宇外的萬千奧秘,生活簡單、悠閒、容易滿足,多有自得

之樂。

    近年,隨著機緣流動,涉世漸多,所慮漸深,了解一滴水原是海洋

的一部份,每個個體都是整体的一部份,懷小我而思大宇,生命自有

不同的感悟與經驗。

    此刻,在迎風挺立的此刻,漫漫長夜伴著一點星光,我真實的體驗 /

感知到自已正站在生命的轉折點上,世界也處在世紀交會的轉折點上;

這個有趣又有點沉重的巧合,不免讓我靜心思慮,所有夢想的、理念的、

切身的、重視和輕忽的各種問題‧‧‧

    也許夢只是夢、未來充滿太多變數而誰也無法掌控命運--無論

成敗悲喜得失,一條河流向那裡?我們都不能忘了自已是誰?生命的

本質為何?我們置身的地球,當今的生態如何?人類今日的處境如何?

無視今日,明日又會如何?

    --這一切全是活在這個星球、踏著這片土地的我們所關切的,

也是寫詩、愛詩的我們,必需面對的!

 

    這部小小詩集,主要意義是在提醒,而非見証;是展示,而非宣示;

是紀錄,而非預言。

    過去出版詩集是一種心情、一個風貌,這部詩集又是一種心情、

一個風貌,相信來日亦會有新的心情、風貌--而種種心情、風貌不外

是成長的歷程,是人間的百態,是芸芸蒼生的一抹‧‧‧

 

3.

    生而有涯,一個人所能做的固然有限,大家一起來的力量,就足以

撼天動地了!

是為記。

 

2001.2.16.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環保
上一則: 安魂曲
下一則: 與你,分享月光下的寂寞
迴響(4) :
4樓. 大支魚
2011/02/14 21:09
欣賞一首詩

在煩忙的工作之后能夠欣賞一首詩

讓現在忙亂的我喘口氣幻想一下詩詞中的意境再來一杯高山茶

只有一個字 

寫詩的人除了本身的文學底子要夠硬外,人生的歷練也昇華詩詞的重要因素

謝謝

其實

青春本身才是最輝煌的生命花園啊

^^

一襲白衣2011/02/15 08:34回覆
3樓. 蘇子涵
2011/02/13 23:15
自然天成

我愛將 詩人 和 劍俠 視為同類。

靈性是 詩人的筆,器量是劍俠的劍。

佳文傳世,都是自然天成之作。

您說得好

我亦有同感

事實上

李白是詩仙

亦是劍俠

正是吾輩的正字標記

一襲白衣2011/02/14 18:32回覆
2樓.
2011/01/14 03:04
佳文
謝謝這篇對詩詞流轉的介紹,我喜歡詩詞但僅止於欣賞。應該說更偏愛古詩詞,尤其唐宋期間傳送至今的千古佳作。。。

我也是

還寫了不少這方面的詩

稱之為

新古典風格

以後我會多貼幾首

請您賞評

^^

一襲白衣2011/01/14 12:26回覆
1樓. 暱稱者無
2011/01/14 02:04
不曉得詩人靈魂的重量如何

詩人的確是文字的魔術師

同樣的文字在不同詩人的手上

重量就是不同

感動人心的程度也不同

但不曉得詩人靈魂的重量如何

會比咖啡香重嗎

ㄏㄏ

說的妙

那要看那個詩人喝過多少咖啡歐

^^

一襲白衣2011/01/14 12: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