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三種手溫
2010/12/28 18:50
瀏覽543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昨天有點冷,

Apple凍的直發抖,還做勢叫Dean去摸摸她手有多冰...

我也起身握一下她的手,真冰..

忽然引來她的驚呼直說"你的手怎麼那麼熱.."

雖然,我回到位子上,冷冷的回她一句"有那麼誇張嗎?"..

不過,

卻想起小時,奶奶總愛牽著我的手。

拉著我四處跟人說我的手有多溫暖。

(當然,這跟我們家Apple的皮膚好不好沒什麼關連就是..)



--------



在車上,我們沒說太多,只緊緊握著對方的手。

到了她家巷口,她下了車,道別後。

當她目送我離開時,

第一次有那麼想緊緊擁抱著她的念頭,但我沒有。

因為我知道,這只會讓她更加不捨。


----如果可以這樣緊緊握著妳的手,一直走下去。

----那是不是,我們就再也不需要,那個關於別離時的緊緊擁抱?



--------



昨晚又失眠了

萱在半夜MSN傳來句"你怎還沒睡..?"

於是,我們又小聊一會兒,

心情好多了,

這大概是我這一個多月來,最無需假裝的微笑。

從香君改名成萱,我真不習慣。

除了名字,感覺她也些改變,

那是好的,說不出來的好,也許開朗些了,也許樂觀多了。


也不知從哪聊起,

好像是說我現在寫不出以前年輕那樣的詩了,

如當初寫給她的一些些,像那般的..奮不顧身,那樣的全然投入..

她竟然說有種就貼幾篇文章在她FB,好以為舊時仰以所念。

我翻翻年輕時寫給她的一堆,才知道有文字多濫情,

但是老了後,詩句也老了就是..

然而這些都丟進美好的回憶時,

而這些,讓她想起,來了一句:

"只記得那天感冒,從世貿回來的路上,暖暖的手溫.."

沒想到,她還記得,我都快忘了...

我沒接著話題,反而換個話題繼續說起多濫情。



--------------



這三種不同的溫度,

讓我想起前些日子裡,連續三兩個月感冒不會好的日子。

如果您還記得,就是我寫下東簡書說東簡書前的那段時間,

其實我有一度發燒,但又時好時不好,

這讓我更抗拒去看醫生,

一直到最後,其實還有一度讓我右耳聽不見聲音,

當時我傻了,所幸後來有恢復。

不過當時我想,

人家梵谷也聾了一耳,能畫出如之非凡,那我是不是也會能寫出個不平凡....

但,

感冒好了,也聽的到了...

不過,有個東西,它卻一直留下來...

這事其實沒人知道,也未曾跟她、她、她提及,

就是耳嗚

每當四週安靜時,我就聽的見耳嗚的聲音。

其實這感覺糟透了。

雖然,我已經有些習慣了...



      – 張平詠 12.28.2010 – 

 

《蝕》- http://blog.udn.com/marxlai/423796

《說東簡書》 - http://blog.udn.com/marxlai/2060178

《東簡書》  - http://blog.udn.com/marxlai/1998640

《耳鳴》 - http://blog.udn.com/marxlai/2190966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上一則: 《那首歌》
下一則:  不知道吧?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