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墨爾本的台灣人及台灣社團》系列故事 2.7
2013/03/02 22:18
瀏覽1,286
迴響3
推薦70
引用0

〈僑務委員會〉〈駐墨爾本台北經辦處〉與在墨爾本的我〈恩仇記〉 2.7

 

【〈任弘副委〉抵達〈墨爾本〉之前的社團活動籌備的風暴】

這麼多年社團義務工作磨練中,如果要我說,我有感受到〈被重視〉的時候,就是在2012年8月13日我回覆給〈吳天佐〉的電郵之後,和2012年8月16日〈任弘 副委員長〉抵達〈墨爾本〉之前的這兩天。

在2012年8月14日我收到了〈僑務委員會〉對我在2012年8月5日所發出電郵的回函;

汪慰平會長惠鑒:

台端本(101)年8月5日致本會首長信箱電子郵件敬悉。

海外凡海外僑社主動策辦之各項文化、社教活動,其倘活動性質具有傳承中華文化、宣揚我民主價值、且有助於提升我國於國際社會之能見度及僑胞於主流社會的之地位等效益果者,本會均當樂觀其成並予支持與鼓勵。

對於台端關注華僑文化事務,至深感佩,企盼賡續支持本會僑務工作,為傳承文化及推廣台灣形象共同努力,來信所陳事項,業電請駐墨爾本辦事處查告相關原委,俟該處報會後另復。

耑此,順祝  平安快樂

僑務委員會敬啟

在我受到〈吳天佐〉的指責,而我又聲明了我將會要和〈任弘〉公開討論我發信給僑委會一事之後,才收到〈僑務委員會〉的回覆,我當然會依舊很不滿,在2012年8月14日我就回覆〈僑務委員會〉如下的信函

敬覆僑委會 ;

1. 感謝僑委會〈忽然〉又想到了我,〈終於〉回覆了我的信件。

2. 細讀長官給我的回覆當中,有許多的美言和鼓勵,但只擴大了我心中對〈中華民國僑委會〉失望的確定。

 

尤其,是在我覺得我與〈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難以溝通,我在海外盡心又努力的為中華民國海外僑務,拉票支持中華民國,卻得不到〈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支持。

 

只得轉向〈僑委會〉尋找答案,卻是在墨爾本的多年老友,說我給〈僑委會〉寫信,〈攻擊鐘祕書?〉,是〈很不妥當〉的說法先傳來給我,之後才收到僑委會的回覆。

 

我無意攻擊中華民國僑委會,我也無意攻擊任何人,我愛台灣,因為台灣是我的出生地,我縶愛的家父和弟弟還有我妹妹,是仍然定居在台北。

 

說;我今天在海外略有社會成就,我覺得那也是台灣政府,在我成長接受教育的時期,奠定了我堅固的學識基礎,讓我具備了在海外吸收和打造自己的基本能力。

 

說;今天的海峽兩岸政府,在政治上仍有分岐,但在海的那一邊,我的姨娘們和舅舅,仍然是家父和他兒女們的共同牽掛。

說;在墨爾本的民間社團,分成是〈親共〉和〈親台〉兩邊,不談政治時,大家同樣都是華夏民族,炎黃子孫,血脈相連。

我個人覺得,〈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在墨爾本對社團之間的區別和做法,是原本〈親共〉的社團,就應該永遠都屬於海峽那一邊的社團,原本是〈親台〉的人,就不得接受或參與〈親共〉社團的邀約,如不遵守這〈私下法令〉,膽敢接受或參與〈親共〉社團邀約的〈親台〉人士,就人人是匪諜,個個是叛徒,全家都變得有問題!

不殺!就已經是官方政府所施的鴻恩,留你一條狗命,容後觀察。

反觀〈親共〉社團和官方的作法,

我在接任會長一職之後,增加許多和〈親共〉社團直接接觸的機會,大部份〈親共〉的社團工作人員,和我遇見的官方代表,只要知道我是〈來自台灣〉,對我都特別友善或招待,極力對我散發〈人不親土親〉的友愛。

〈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在墨爾本民間社團的交誼工作有缺陷,不廣思集益改進! ,一昧固步自封,官方自己本身都持這種態度,難怪民間社團會跟進!

我個人私下寫信給僑委會,尋求自己今後做事的方向和答案,不但不見答覆,卻引出不是我發信對象,僑界多年的老友,不關心我的意見,不垂詢及協助我意圖發揚中華文化的追求,反而在給社團工作伙伴的眾人公開信中,指責〈我不妥當〉。

〈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鍾祕書,如果曾經給過我所需要的小小協助,〈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鍾祕書,如果曾經對我適當的表達官方行事的辦法,我就不會做出〈不妥當〉的寫信之事。

既然我已經被人公開的指責,做了〈不妥當〉的事,我希望我和社團工作的同仁,還有墨爾本的僑務委員 林見松還有王桂鶯,都能看到〈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駐墨爾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對我信中的要求,會做出什麼樣的〈妥當處理〉!

海外華人社團有心出錢、出力、出人一起辦〈宣揚中華優良歷史文化〉的活動。

我在台灣的時候,是正當繳納稅金的中華民國公民,現在仍在台北的家父、弟弟和妹妹,也仍是正當繳納稅金的中華民國公民。

我覺得我是有可以要求政府官方〈妥當週全的發佈消息〉〈妥當盡力的支持社團活動〉的權力的。

謝謝!

在我發出回覆〈僑務委員會〉的信之後,神奇多多的事就又發生了,2012年8月15日〈任弘 副委員長〉抵達墨爾本的前一天,我接到了〈僑務委員 林見松〉在我離開〈台灣同鄉會〉總幹事兼祕書暨會訊主編的10多年之後,第一次給我友善的國台雙語電話。

台語〈林見松〉『ㄟ!喂!汪小姐!汝賀!汝賀!阮是林見松!僑務委員!』(翻譯:汪小姐,妳好!妳好!我是林見松!)

林見松?!你好!你好!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阿 ~ 啊!汪小姐,我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啦,在墨爾本認識這麼多年了,平常都很疏於問候』嗯 ~ … 是呀!我們好多年都沒連絡了 … 『抱歉!抱歉!今天特別給您打電話問候一下!』哦 ~!謝謝!謝謝!真不敢當!

『阿 ~ 啊!不必客氣啦!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應該的!應該的!只是平常大家都在忙,阿 ~ 妳… 最近怎樣?』很好呀!『我聽說,妳最近在協助籌備【提倡敬老和孝道】的活動?』誒,對!我有加入〈籌備委員會〉。

『阿 ~ 哇 ~!汪小姐真是… 這麼熱心僑務,真讓我感激又敬佩,謝謝!謝謝!』不必感謝啦!既是僑務,能幫得上忙,也是蠻榮幸的!『阿 ~ 啊!謝謝!謝謝!真的!真的!這僑界就是需要像妳這麼有才華又有能力的人,就是應該要多多出來幫忙大家,阿 ~汪小姐!妳的工作能力真是有目共睹,你的才能真是無人可及!』

 

謝謝林委員對我的認同,我是很願意幫大家做事的,只要我知道的話,只要我能做的,我是很樂意協助的。『是!是!是!感謝!感謝!真的很感謝!』請您明說;你今天打電話給我到底是為什麼?


『哦!是這樣子的啦!妳寫了封信去給〈僑務委員會〉,阿 ~ 明天〈任弘 副委員長〉就要來了,我是希望妳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啦!』我沒惹事呀?是〈吳天佐〉公開了我私下寫給〈僑務委員會〉的信,我又沒隱姓埋名的惡意告狀,我說的是事實,〈經辦處〉是有需要改進〈發佈社團〉消息的必要!

 

〈僑務委員會〉不通知我,讓〈經辦處〉協助我,多知道一些僑團的活動,反而把我的信公開,讓〈吳天佐〉在我同事面前說我做了〈不妥當〉的事,我當然要請〈僑務委員會〉給我一個公平的說法,一個政府單位,怎麼可以這樣子辦事!

『阿 ~是!是!是!我知道妳沒錯!我也沒有說妳有錯!我只是希望能把這件事化解掉!』化解?你是不是要我明天別去參加〈座談會〉?對僑務,我確實是有些看法的,你如果要我明天不去參加〈座談會〉,那我要考慮,考慮,你想要我怎麼做?你要我怎麼配合?請你直說吧!

 

『阿 ~沒有哦!我沒有要你明天不要去參加〈座談會〉,沒有哦!我沒有哦!我歡迎妳去參加〈座談會〉,大家有心關心僑務是好事情!絕對歡迎妳,明天請妳一定要來參加〈座談會〉』嗯 … 謝謝!那請告訴我,你想要我怎麼做?

 

『阿 ~ 就不要提呀!就當這事沒發生過!一個字都不要在〈任弘〉面前提起,等〈任弘〉走了之後,我們再來私下溝通,想辦法解決這事,這事不是大事,妳的要求,不是做不到的,你放心!有我在!我保證,我一定會處理這事!我保證!我保證!真的我保證!』好呀!既然你保證,那我也同意你的要求,在〈座談會〉中,我再不說這事!

『我們一言為定?』我們一言為定!

親愛的!故事說到這兒,我又要跟您說:我們下一篇章中再見了!

謝謝您的瀏覽!歡迎您的光臨!祝大家都平安健康又快樂!

Cheers !我們乾杯!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中華民族的端午節
2013/05/16 18:08
澳大利亞的牛奶真香
奧寶真的很美麗,就是不便宜

澳洲的牛奶香,一嗅就知道是自然的奶香,而不是添加的假奶香。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把澳洲產的牛奶倒入透明的玻璃杯中,等牛奶喝完之後,玻璃杯是會變成白色的!

我回台北時,用透明的玻璃杯喝牛奶,好像都不會有這個情形。

墨爾本宅媽 - 台灣人在墨爾本2013/05/17 11:16回覆
2樓. 陳銘
2013/04/17 23:48
心情重重的....

每次看到宅媽發到我信箱的信件.心情就會覺得重重的

又不知道能給你什麼建議

只是很清楚的知道你現在是在跟一群"官"在抗爭.如果是這樣的話.請宅媽要多留點心思.宅媽有時說話大大咧咧的.如果有些事會針對到某人.以及他是不是有過什麼見不得人事情.如果宅媽要說出來最好要有確實的證據.證據可以不拿出來.但是一定要有才能講

目前我看你有種身在其中綁住自己的感覺.其實你寫的這些東西.有幾樣會是台灣"名嘴"會喜歡的資料.

啊...宅媽大概不知道台灣這2年興起"名嘴"這個行業吧.他們是一群人.有的是教授.醫生.退役軍官.資深記者.文化圈.甚至時尚圈也有名嘴

他們在電視上在各項專門的節目評論各項事件.

比如這次澳洲國慶不準使用台灣國旗這件事.而且我方官員不爭取不反擊並"主動"要求僑民需配合.這個爆料我想他們會更感興趣

所以與其你在這一直生氣.不如乾脆有點心理準備把事情爆出去.鬧大它....

親愛的;

謝謝你的回應。

我當然知道什麼是〈名嘴〉,我雖移居國外多年,對國內某些比較流行的八卦名詞,還是知道的。

我也知道我爆台灣人在墨爾本的八卦消息,是大丟在墨爾本的台灣人的臉的事。

不過;要不是這群豬頭確實是把我給惹火了,我也不會幹這種事。

當(官) 的,又怎麼樣?

歷史上,多少皇親貴族都能被推翻,在海外當個啥本事都沒,只會搞內鬨,挑軟柿子捏,欺負僑民百姓的官,有什麼好跩的!

 再說,沒有(民)哪有(官)?

他當官,也要我 (敬) 他,他才會是個官,我若不願意敬他,當官的能唬住人嗎?

你住那麼遠,就不必為我擔心了。沒事過來拜讀我的大作時,記得按〈推薦〉給我啦!

墨爾本宅媽 - 台灣人在墨爾本2013/04/19 11:21回覆
1樓. 海朗平
2013/03/29 14:33
太極拳的藝術

呵呵呵!妳甲霸蠅蠅

明知華人圈最腐雜

還要做吃力不討好的啥會長

如果是偶的話就到處旅遊去了

別罵偶蛤!只是一個老朋友的建議

我保證,我保證,我真的保證過幾天妳就會贛角林見松了氣


我希望你能明白;

許多事情的答案都不是只有一個,能找個理由難過的人,也一定能找到快樂。

我自己覺得,我沒有做錯事。我自己覺得,在我所經歷的人生厲煉中,曾經傷害過我的人,他磨練了我的心志。

在社團工作中,曾經蓄意中傷我的人,他們砥礪也加深了我對人格的認知。

我在從欺騙我的人那邊,增進了我的智慧。

自從 ... 我決定要變成一坨狗屎,就再也沒有人 ... 敢踩在我頭上了!

 

墨爾本宅媽 - 台灣人在墨爾本2013/03/31 22:4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