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今生,就等一個人(隔世六)神仙來喝咖啡
2013/12/15 14:20
瀏覽618
迴響1
推薦20
引用0

 

今生,就等一個人(隔世六)神仙來喝咖啡

 

兩人邊吃邊談,相談甚歡。張海闊面向的正前方櫃檯前,忽然浮現詭異身影:古裝、暗紅官袍、烏紗帽。「這人」先是一臉嚴肅,一個幻化,身影已在張海闊二人身旁,凝望張海闊,再看看楊昭儀,微笑,呢喃道:「喜相逢,上蒼何曾虧待你們?我陸判官看了也開心,走!報與孟婆知!」

嘿嘿嘿笑幾聲,身影倏然不見。

不見的身影方在屋內消失,立即出現屋外,這陸判官從地面冒出,站起來匆匆往外走,卻與一個白髮少年撞個滿懷。

陸判官抬頭一看,前方一對少年男女,他撞到的正是那少年,相撞的「兩人」稍一側腰立時各自站穩,這古裝男先是驚奇,繼而展顏一笑,合掌道:「真巧!這裡遇到二神騎將軍!」

少年男女相顧一眼,微笑。這二「人」正是遊化人間的地藏王菩薩坐騎將軍,一個是精於聽覺,可聽過去、現在、未來的善聽將軍。一個是善於視覺,可見過去、現在、未來的善視將軍。

白髮白衣少男,正是善聽神騎,他微笑問:「陸判不在十殿當差,來人間做甚麼?」

黑髮黑衣的美麗少女,正是地獄知名的善視神騎,她笑盈盈看著陸判官道:「多時不見,陸判官可好?」

「老陸我在十殿當差,生活規律,變化不大,橫豎公門好修行。哪像二神騎人間遊化,多采多姿,老陸我羨慕得很,告辭!」

「陸判後會有期!」美少年和美少女異口同聲說。

陸判空無一物的手稍一舉,將食指往地一點,立時不知去向。

少年善聽與少女善視微笑相視。

旋即二神騎一個幻化,已置身餐廳裡,二騎將眼光齊投向張海闊和楊昭儀。善聽微一側耳,說:「我聽到琴聲,真好聽!」

善視微微一笑,說:「看到一台好看的琴!」嘴邊讚嘆道:「真漂亮啊!」

善聽注視張海闊片刻,輕嘆:「曾經是有名的琴家,連續兩世都是,怪不得聽到好聽的琴聲。」

善視眼光在兩男女臉上穿來梭去,說:「苦命鴛鴦,兩世沒有結果,幸喜這世相遇,這就好了!」

善聽深深看善視一眼,「你我相處千年,真萬幸!」

善視似笑非笑道:「千年相處,不知會不會嫌太久?久則生厭。」

善聽一拉她手說:「好妹子多心了!」

二騎相視一眼,瞬間身影隱而不見,屋外忽然出現一黑一白兩隻漂亮的狗兒,兩狗前行,未幾逐漸隱去。

                       

無風無雨的午後,公園遊人不多,放眼望去,綠綠的樹、綠綠的草地,零落的三、兩人,四周顯得寂靜,空氣似要冷凝,零落的人漸漸離開,公園更靜了,但靜謐中突起動靜:一棵筆直的樹走進小徑中,滿身的綠葉,最下方有雙足,上方有似人的頭臉,臉上一雙烏溜溜、水盈盈明眸,正眨呀眨呀閃爍喜悅光芒。

  行走的樹兩旁,忽現一白一黑二狗,兩狗昂首闊步,目光炯炯。

  樹止步,搖身一變,是個著綠衣,髮紮綠絲巾,約九歲大的女娃。

  黑二狗隱去,白衣白髮少年、黑衣黑髮少女緩緩浮現。這少年男女正是地獄千年神犬善聽與善視。

善視看著綠衣女娃說:「樹神,換了新衣,真漂亮!

  「是嗎?」綠女娃摸摸新衣,又撫順自己頭髮道:「該不會羨慕小神吧?」

  善聽微微一笑,問:「樹神究竟要帶我二騎到哪裡去?」

  樹神綠女娃微笑道:「神騎將軍跟著小神走,馬上知道了!」

善聽看善視一眼,問:「你可知她要帶咱們哪裡去?」

善視朝綠女娃額上一看,微笑道:「樹神額頭有密密麻麻的各式衣服,去的地方必有很多衣服。」

綠女娃笑嘻嘻說:「視神騎將軍真厲害,猜著了,小神領路!」

綠女娃低頭、合掌,迅即不見。善聽、善視緩緩合掌。

在公園逐一消失的三神,卻在人來人往的路邊現身。

善聽、善視不覺深吸一口氣,同聲道:「好香啊!」循著氣味來處,微一轉身,看到一個店招牌:「雅歌咖啡」。裡面約莫五成座,善視眼一瞄,好奇道:「香味從這屋飄出來,好幾個人面前有褐黑色湯水,熱乎乎、香噴噴的。」

綠女娃笑了笑,說:「那不是湯水,是飲料,名叫咖啡。」

「咖啡麼?」善聽亦瞧一眼,說:「深褐色,跟孟婆湯差不多的顏色。」

善視和綠女娃不覺微笑著,善聽朝櫃檯一努嘴,說:「那個檯子後面就更香了!」綠女娃望一眼,說:「那是煮咖啡的地方。」

善視笑對善聽道:「那個方方的機器,冒著熱泡泡,太香了!」

善聽道:「聽著咕咕聲,那是煮沸的聲音吧,再聞這香味,很不錯的樣子!」

「小神請二位上神喝咖啡,請!」

綠女娃說著話,作手勢揖讓,只一忽兒不見了善聽、善視。綠女娃張望一下,靠中間一張四人座位置,乍看無人,其實二神騎好整以暇坐著,兩雙眼睛正溜來看去呢。綠女娃像隻蝴蝶輕盈而至,朝二騎稍一欠身,便坐位子上,手捏劍訣往櫃檯一點。櫃檯的男女服務生立刻看到她,女服務生急忙走來,看綠女娃一眼,問:「妹妹,只有你一人嗎?喝甚麼吃甚麼呢?」

「不是我一人,還有,還有他們兩位呢。」綠女娃朝善聽、善視靦腆一望。

善聽哇一聲,「她不是楊昭儀麼?她的前世是宋約文她怎麼會在這裡?」

善視朝櫃檯一望,對善聽道:「你看櫃檯那個是張海闊,他的前世是白瑞琦呢,咱們要喝這甚麼咖啡,還得先與楊昭儀結緣呢。」

「好吧,結個緣!」善聽回應罷,手捏劍訣朝她一點,這服務生果然是楊昭儀,剛來上工不久,被劍訣一點,頓時一個恍惚,訝異一看,正如綠女娃所言,在場還有兩位呢。楊昭儀朝眼前俊俏少年男女微笑點頭,深深凝目看著。

楊昭儀一身制服:白上衣、黑領結黑窄裙。秀髮束起,簡潔俐落又帥氣。

楊昭儀將餐飲單放綠女娃眼前,轉身又去櫃檯,櫃檯裡忙碌的張海闊,嘴角難掩笑意,低聲問她:「這樣跑來跑去,累不累?」

「怎麼會累呢?難道你累了嗎?」

「哪會?我精神百倍呢!」

「是嗎?我不是精神百倍,至少精力充沛吧!」拿兩份餐飲單轉身即走。

張海闊眼光追隨她,見楊昭儀將兩份餐飲單放空位前,不覺滿臉困惑。

楊昭儀笑盈盈看善視和善聽,善視見她眼光停自己臉上,忙說:「我們喝咖啡。」

「咖啡好幾種呢拿鐵卡布其諾焦糖瑪琪朵。」楊昭儀笑著說,眼仍盯緊善視。

善聽、善視齊轉臉看綠女娃,後者會意,說:「就這拿鐵好了。」

楊昭儀點頭,問綠女娃:「有好吃的三色冰淇淋,妹妹要不要吃冰淇淋?」

「我也喝咖啡,拿鐵。」綠女娃神閒氣定說。

楊昭儀眼睛深深盯善視,引來善視好奇問:「你為什麼一直看我呢?」

楊昭儀靦腆道:「你真好看呢,我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孩呢。」

善視忍不住笑了,「你也真漂亮呢,我說真話。」

「是嗎?謝謝漂亮妹妹誇獎,」眼光飄向善聽說:「三位都是兄妹吧,長得好俊呢。請稍待,咖啡馬上送來!」腳步輕盈走開了。

站櫃檯旁,告訴張海闊:「三杯拿鐵。」

卻見張海闊緊張兮兮將腦袋靠向她,問:「第幾桌?」

「第八桌,三杯拿鐵。」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雲霞
2013/12/31 08:16

有趣,神仙也喝咖啡呢。

這一世有緣得聚,讀時心情就輕鬆多了。

祝福天下有情人,也祝您新年快樂!


感謝到荻某某冷清的部落格捧場,祝雲霞新年快樂,萬事如意,我最近掉進音樂海,沉迷又快樂,所以上網時間少了,請多包涵,今夜晚了,容稍後到您那兒逛逛,我喜歡讀您的文!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2014/01/02 02:0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