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緬甸反動政府對果敢特區開戰的看法(2009年10月8日)
2009/10/10 17:10
瀏覽80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關於緬甸反動政府對果敢特區開戰的看法


(2009108)





  緬甸撣邦第一特區(果敢特區)在88日被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以“藏毒”理由,要求特區政府讓軍政府的軍隊進入果敢進行“搜查”,有關軍政府得到準許進行“搜查”後沒有發現任何毒品,轉而向其槍械修理廠進行包圍,指中國某部長說中緬邊境槍械管理不當並流入了中國新疆,兩軍互相對峙而發生八·八事件,最後軍政府代表在特區政府代表帶領下檢查沒發現,向特區政府道歉。事件發生後,果敢各族人民和當地中國工人、商人受局勢緊張影響,產生不安情緒並逃難到中國雲南。特區政府與軍政府在事件發生後互相進行磋商,軍政府在11日撤離該地援和局勢,特區政府領導在街頭呼籲逃難人民回到果敢特區。


  直到24日,果敢特區副司令白所成為主等人對主席彭家聲為主等人發動叛變並投靠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軍政府籍此向果敢特區進軍,對果敢特區的民族民主同盟軍進行戰鬥,
和果敢特區同屬緬甸和平民主陣線的撣邦第二特區(佤邦特區)在
27日派出佤邦聯合軍支援民族民主同盟軍反抗軍政府,大量當地人民和當地中國工人、商人再次逃難到中國雲南,民族民主同盟軍在29日下午在彈盡糧絕下不敵軍政府軍隊撤離到中國和佤邦特區,軍政府在30日公開宣佈“戰事結束”並完全控制果敢特區,彭家聲在“戰事結束”後向《重慶晨報》聲言民族民主同盟軍沒有向反動軍政府投降。


  國內輿論對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對果
敢特區開戰的看法,主要分為兩種。第一種認為這是緬甸對自身地方民族政權進行統一的內政,無論軍政府統一地方民族政權是否採取了民族壓迫,不主張出兵援助
果敢抵抗,甚至主張一面倒支持軍政府採取了民族壓迫統一地方民族政權;第二種認為這是軍政府對果敢的民族壓迫,指軍政府採取大緬族主義壓迫非緬族,把非緬
族視為二等公民,主張出兵援助果敢抵抗,甚至主張出兵對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進行民族報復。前者大多是站於走資派當局的立場,後者是站於民族主義者
的立場,甚至是站於大中華主義者或大漢族主義者的立場。鑒於,這件事件在輿論上缺少了共產主義者立場對此事的分析,因此寫了此文來分析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
級軍政府與果敢特區之間的民族問題,和其民族問題的本質。


  大家知道,果敢特區在歷史上是民族混戰的地
區,自英帝國主義對緬甸進行殖民並控制其政治和經濟後,英帝國主義為阻止反抗便透過製造民族對立手段來保障自身利益。到日帝國主義殖民時,一方面利用民族
資產階級思想以個人主義主導的妥協性,以“解放亞洲”的宣傳支持其獨立的手段使其投靠日帝國主義來達到控制緬甸政治和經濟目的,另一方面防止緬甸民族資產
階級利用日帝國主義支持的手段來達到緬甸政治和經濟獨立目的,製造了民族對立來阻止其民族資產階級取得了緬甸政治和經濟的獨立,以及阻些無產階級反抗。


  緬甸民族資產階級取得獨立後,無論吳努的“
民選”政府或奈溫的軍政府,為了保障自身利益分別製造了民族對立來阻止阻些無產階級反抗,其民族對立使其他民族受壓迫組織武裝對其進行反抗,一些民族武裝
如克欽獨立組織則與緬甸共產黨建立民族統一戰線,另一些民族武裝如果敢、佤邦等民族武裝更接受了緬甸共產黨及其人民軍的領導和收編。


  當時,中國為了打破美帝國主義和蘇聯社會帝
國主義包圍,透過與緬甸民族資產階級所統治的“民選”政府及其後軍政府建立外交關係來保障自身,同時為了支持緬甸無產階級取得人民民主革命的勝利,從中支
持其民族資產階級軍政府與緬甸共產黨進行和談,透過和談確日後緬甸無產階級的人民民主革命得到勝利,中國與緬甸民族資產階級軍政府的關係直至其民族資產階
級單方面破壞和談和打壓緬甸各族左派為止而告終。


  直到,中國走資派發動政變奪取無產階級政權
後,由於中國走資派代表的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利益與東南亞、全球各共產黨代表的無產階級利益不同,中國走資派為免東南亞、全球各共產黨威脅本身利益,不援助
革命力量之餘,還要求東南亞的共產黨放棄武裝走無原則的“和平路線”,除了菲律賓共產黨繼續進行武裝起義,泰國共產黨和馬來西亞共產黨接受了解散其武裝。
緬甸共產黨在沒有得到援助後便以種毒、製毒作為經濟基礎,而其黨內部思想指導混亂,政治上黨缺乏了群眾監督,對種毒、製毒等生產的經濟方面處理不當,大部
分幹部專注於種毒、製毒等生產的經濟方面上,使其黨內之間發生個人主義、拋棄階級鬥爭等思想腐化破壞了其政治,產生宗派利益鬥爭。最終,彭家聲、鮑有祥、
林明賢等先後分別帶領果敢、佤邦、勐拉的根據地脫離緬甸共產黨控制,緬甸共產黨除了一小部分以小型組織活動外,大部分黨組織都走向消亡。


  中國走資派在1980
代與緬甸民族資產階級軍政府重新建立外交關係來保障自身免受緬甸共產黨的威脅,同時協助美帝國主義扶殖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從民族資產階級軍政府內部發動
政變奪取政權,建立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加上,美帝國主義成功利用緬甸民族資產階級的精神以個人主義主導,並透過國際上對其的經濟封鎖及物質收賣來重
奪其政治和經濟控制,最終使緬甸民族資產階級不得不依附帝國主義並脫變為買辦官僚資產階級,對緬甸發動反動軍事政變並建立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一方面
利用政治問題繼續進行經濟封鎖來徹底清除潛服於政府內的民族資產階級,另一方面繞過經濟封鎖對能源、礦物進行投資去控制其經濟,而逐步完全控制其政治。


  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製造民族對立來確保從
無產階級中剝削勞動力獲剩餘價值,同時為防非緬族武裝反抗其壓迫威脅其統治權,而果敢、佤邦、勐拉的前緬甸共產黨根據地為了保留自身武裝來確保爭取民族地
位平等,同時為防買辦官僚資產階級以民族對立消滅其的武裝威脅其生存,各自透過簽訂停戰協議並成立政治和經濟高度自治特區的手段來達到保護自身統治的目
的。


  撣邦三個特區在脫離緬甸共產黨及其人民軍
後,各自另建特區的政黨和軍隊,各特區仍重犯了緬甸共產黨對政治的思想指導混亂對經濟方面處理不當,產生個人主義、拋棄階級鬥爭等思想腐化破壞了其政治所
引發宗派利益鬥爭的問題,軍政府利用撣邦三個各特區存在思想腐化問題,在特區之間進行分化來達到阻止其聯合並奪取其統治的目的。果敢特區在
1992年曾發生楊茂良向彭家聲的叛變,佤邦特區因彭家聲與坤沙有利益關係並與坤沙有利益衝突而派兵支持楊茂良,勐拉特區因主席林明賢是彭家聲的女婿而派兵支持其,在楊茂良管治惡化及軍政府支持其在果敢統治,佤邦特區最後倒戈支持彭家聲重奪政權。


  撣邦三個特區在事件完結後,為了防範軍政府進行分化來達到阻止其聯合並奪取其統治的目的,果敢和勐拉在1995年加入了佤邦在1989年未所成立的緬甸和平民主陣線,接受進行民族統一戰線來保障其之間爭取民族地位平等不受破壞,以和平民主路線、經濟建設為中心、提高特區各族人民生活水平、維護緬甸和平穩定、促進各民族大團結為綱領。


  然而,緬甸和平民主陣線成立後又再不幸地重
犯了緬甸共產黨對政治的思想指導混亂對經濟方面處理不當,產生個人主義、拋棄階級鬥爭等思想腐化破壞了其政治所引發宗派利益鬥爭的問題。在撣邦三個特區
中,只有佤邦強調實行軍民合一政策外,果敢、勐拉沒有實行軍民合一政策,這使群眾防範顛覆意識低,撣邦三個特區共同點是重於經濟發展,沒有以階級鬥爭為思
想的指導,群眾沒有透過民主參與其社會的經濟和政治建設,緬甸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利用撣邦三個特區存在了缺乏了群眾民主參與導致思想腐化問題對其幹部
人員進行收賣,這必然導致了白所成等對彭家聲進行叛變並投靠軍政府等等的事件發生。


  那麼,我們怎樣看待緬甸和平民主陣線呢?有
人把他們視為“軍閥”,也有人把他們視為“民族武裝”。的確,他們有反動一面,經濟上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市場經濟體制來進行,政治上沒有實行人民民主並由官
僚掌握,但對外方面沒有軍事侵犯緬甸各族人民和不同武裝,唯一對外戰爭是佤邦與軍政府進行“合作”消滅坤沙部隊,收復坤沙在佤邦脫離緬甸共產黨時所佔領的
原有佤邦南部根據地,而緬甸和平民主陣線長年遵守與軍政府簽訂的停戰協議,不像軍閥那樣經常侵犯不同武裝,應把他們作為民族武裝來看待。


  現在,美帝國主義成功完全控制緬甸的經濟,
並成功利用政治問題繼續進行經濟封鎖來徹底清除潛服於政府內的民族資產階級,準備進行修憲把軍政府轉變為“民選”政府來完全控制緬甸的政治,美帝國主義在
修憲實行前“重新”建立與其的正常外交交往,其修憲內容是要把非緬族所統治的特區政府及其武裝編入買辦官僚資產階級所統治的政府及其武裝,由於買辦官僚資
產階級過去長期利用製造大緬族主義的民族對立來轉移無產階級反抗的視線,並對多個非緬族所統治的特區政府製造分化來企圖奪取其統治,大多數非緬族所統治的
特區政府及其武裝在修憲公投或會談中都反對其修憲,買辦官僚資產階級最後先破壞了停戰協議對果敢特區開戰奪取其控制,並企圖進一步奪取其控制非緬族所統治
的特區政府的政權。


  我們作為共產主義者必須反對緬甸買辦官僚資
產階級在政治和經濟方面壓迫緬甸各族無產階級,反對其買辦官僚資產階級透過修憲剝奪非緬族所統治的特區的民族地位平等的權利,反對其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製造
大緬族主義的民族對立來轉移無產階級反抗的視線。支持緬甸各族無產階級對美帝國主義及其扶殖的買辦官僚資產階級進行革命,支持緬甸非緬族所統治的特區以自
身武裝抵抗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入侵來維護民族地位平等權利。同時,支持緬甸各族無產階級革命組織與緬甸各愛國組織及各非緬族民族組織建立民族統一戰
線,並以無產階級革命組織領導其民族統一戰線進行革命。


  如果,緬甸和平民主陣線繼續不以階級鬥爭為
思想指導政治前提的話,我本人很肯定其會最發生叛變事件,反動的買辦官僚資產階級軍政府必然有機可乘,剝奪了其民族地位平等的權利。無論如何,任何各非緬
族民族組織沒參與無產階級革命組織領導的民族統一戰線,那談不上有能力爭取民族地位平等。民族問題的本質是階級問題,是資產階級為保障自身統治地位而製造
了階級問題所表現的假象來掩蓋了階級問題所表現的真象及其現象的本質,爭取民族地位平等的目的是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否則資產階級仍繼續製造民族問題來保障
自身統治地位。





李國亮


2009108






參考資料:


《果敢戰事起因》作者:司馬徵


《緬甸撣邦第一特區(果敢)關於“09.8.8事件”聲明》作者:
撣邦第一特區行政管理委員會


《佤邦聯合軍加入果敢軍 緬甸可能爆發全面的內戰》作者:環球時報


《緬甸戰事激烈 果敢士兵逃入中國》作者:BBC中文網


《緬甸果敢部分同盟軍投靠佤邦 主席下落成謎》作者:星島環球網


《緬甸政府軍控制口岸 彭家聲否認投降》作者:重慶晨報


《緬甸共產黨簡史》作者:未知


《克欽獨立軍》作者:維基百科


《向老一輩學習辦外交—看毛主席怎樣處理中緬關係》作者:浮圖


《彭家聲、楊茂良鬥法及緬甸政府軍進入果敢》作者:未知


《美國參議員韋伯到訪緬甸後緬甸政府就出兵果敢》作者:全球軍事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