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情風味館」小說創作賞析-window (上)
2007/05/03 13:42
瀏覽31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愛情風味館」劇本小說創作作品- window 佳作作品

無法敞開那道又厚又重的玻璃,無法讓窗外點點翳出樹蔭的日光進入幽閉的房間之中。漆黑得看不見底色的布簾將窗口徹底封死,在這裡,似乎所有的東西,都靜止不動了,無罪卻又哀痛地了無生息。

我,蜷伏在床與牆之間的空間裡,苟延殘喘著。

牆面掛滿了油畫,觸摸著粗糙沾滿顏料的畫布,手隨著紋路滑過,也僅有在此時,我能感受到生存的快樂。我夢想著將這漆黑冷冰的房間掛滿我的畫,如此一來,一睜開眼,油畫刺鼻的氣味,可以讓我知道,我仍活著……

隔著厚重的門外,我的家,一個可憐又可笑的家庭,冷冷清清,沒有半個人,廚房裡的餐桌,有著冷冰冰的瓷器,一絲不茍地排列整齊,牆上的鐘滴滴達達,彷彿透過門,傳到房間裡來。沒有家人的小孩,哭也哭不出來,我只會躲在房間裡的廁所裡,盯著燈泡在天花板上搖搖晃晃,又是一個人的家了……。

那夜,窗外溢滿了漆黑,那股黑夾雜著颯然的風和刺人的雨,外頭,石子輕脆地敲響了窗子的玻璃,接著,那扇窗被打開了……

「好久不見呀!」他全身濕透,滿是汙泥的腳連帶著鞋,毫不客氣踏上乾淨的地板。

我瞪大著眼睛,憤恨地怒視。

「哎呀!不要這樣嘛,我只是來躲雨的呀!」小樹他嘻皮笑臉脫下鞋子,拎著它,站穩了身子,四處張望。「哇,這就是你的家呀!」他走向雪白的牆面,仔細地研究起我的畫。「你很久沒去上課了……你知道嗎?」

是嗎?我不記得了。甚至連班上同學的臉我都記不得了。

「無所謂啦,不過,學校少了你,我好無聊呀。」輕甩著頭,髮絲上的雨珠,滴落在玻璃鏡面上。

無不無聊,干我什麼事……呢?

「你家人呢?」

「……」我低下頭,看著他溼透的牛仔褲,木板地面溼了一圈。「不在。」

「又不在?那我陪你好不好呀?」笑嘻嘻地摟著我,「我早就想住你家了!放心放心!我跟我老媽說過了,所以今天收留我好不好?」

收留?我皺著眉頭,我討厭別人踏進我的領域裡。

他被其他東西吸引住了,悄然地來到靠近書櫃旁的牆邊,有一幅完全補滿慘白牆面的大畫。

那是一幅未完成的畫。畫中有一片汪洋深藍與淡藍交織的海洋,不知名的生物,閃爍著黑色的大眼珠子,清澈得似乎一眼就可以見到瞳中人。

地上有散落的油畫顏料與畫筆,雷雨把它們的影子烙印在地板上。

他咋舌,「就是……這幅了嗎?」他緩緩伸出手,觸及未乾的畫布。

「我想像著海,畫出來的,還沒完成。」我低下頭,又把目光盯著他的腳踝,他所站的地方,水滴成聚,彷若他剛從畫布裡鹹味的海洋裡徜徉過。「已經畫不出來了。」

「喂……尋啊……」

我看見了他瞳底映照著某個人的身影……

「也畫一幅那麼大的作品給我吧!」

我默不作聲,轉身,從衣櫃裡找到一條乾淨的毛巾,丟在他身上。

他笑了,在漆黑的房間裡,沒有燈光,沒有月光……不可思議地,我看見了他的笑靨。

他的笑讓我想起了初次在學校見面的場景。

那年高一的初春,剛過了雨季,天氣很好,難得的藍天。

他是轉學生,很陽光,很愛打籃球,周圍繞著許許多多的班上女同學們。

我一個人孤單的坐在座位上吃著便當,班上的壞學生,發現了我的便當,搶了去,「呦?吃這麼好的便當呀?」

順勢拎起我的衣襟,將我推到學校走廊,「喂!聽說你這次繪畫得獎了是吧?把獎金拿出來請大家喝飲料呀!」

我被推倒在地上,一言不語,那個便當,被丟棄在地上的棄嬰似的。

「聽說你老爸老媽離婚了呀?這便當不會是你自己做的吧?」教室裡有人笑了起來。

耳朵起了共鳴,我並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

有那麼好笑?教室外的天空很藍的顏色,是刺眼的深藍色,也刺傷了我的眼睛,我無法睜開眼好好看清楚的蒼穹……

當放學過後,我一個人坐在座位上,空蕩蕩的便當盒與空蕩蕩的教室……。

從鉛筆盒裡拿出美工刀,在手背上劃了一刀,隱隱約約若有似無的感覺,溫熱的液體順延流下。

他從外頭興沖沖地跑進教室,禮貌性地對我點點頭,後來,才發現了滿是血跡的便當盒和桌子,「你……你在幹嘛?!保健室!快!我帶你去保健室!」

我搖搖頭,「不要理我,這根本不會痛,我一點兒都不痛。」

「騙人!明明就很痛!」他摟著我,不知哪來的手帕,幫我壓住傷口,一股腦兒往外衝去。

* *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