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情風味館」小說創作賞析- window(下)
2007/05/07 10:57
瀏覽33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愛情風味館」劇本小說創作作品- window 佳作作品

坐在學校階梯上,睜開眼睛,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可是

沒想到他還沒走。他站著,盯著我瞧。

「老師們都走了啦,放心,有我在,我可以幫你拿書包。」他牽著腳踏車,車籃裡有他的籃球。

坐上他的腳踏車,十分不穩地往前進著,「你很會畫畫對不對?」他問道。

「還好。」我只是把我想像的一切,表達在畫中罷了。

「那你會不會畫油畫?我高三的時候,推甄想推藝術大學,可是我不會畫油畫,教我好不好?」他轉過頭來,燦爛的笑著。「會畫油畫的人超厲害的!可以向你拜師學藝嗎?」

他的熱情讓我無法招架,「我……不會教。」

「沒關係啦,教過就會教了。」他的笑,不禁讓我懷疑世上沒人能笑得如此率真了吧?「我們來等價交換吧,中午我就自製愛的便當請你吃好啦。如何?不錯的獎品吧?」

路上的田野、樹林、陽光……一切莫名的閃亮,天氣回溫。

「夏天好像要到了。」

「夏天快要到了!耶!暑假也不遠了!」他很適合夏天,「一起去墾丁海邊玩呀?夏天就是要去海邊玩。我一直很想把那裡的海,用油畫畫出來,」

「漂亮嗎?」

「超級漂亮,」他看著我,滿滿自信,「看一次就會愛上它。終生難忘。」

我也很想看看那樣子的海洋呀……雖然這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的約定,不過,今年,我們已經高三了,海洋仍舊離我們很遠。

* * *

家裡的客廳裡,出乎意料之外的,母親雙手環胸,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令人害怕。家裡仍舊是靜得連遠方的鐘聲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回來了呀?」她輕道。「去把行李收一收,」

……」我緊緊抓著書包的背帶,手背上的那個傷疤宛如仍在,反而傷口好了,疼入骨子裡了。

「杵在那兒幹什麼?快點去收拾,我們明天移民去歐洲。」母親咕噥著,我的耳鳴又開始發作,胸口悶著。

……」衝進廁所裡,把門反了鎖,不管母親如何敲打,我抱著頭,蹲在角落裡。走開!不要這時候才來找我!

「小尋!小尋開門啊!」她用力拍打著門,「你是不是不想去?不想去就會一個人留在這裡,倒不如跟我一起到歐洲!」

我不要!我不要!走開!走開!我隨手拿了個硬物,往廁所門板扔了去。

母親的聲響瞬息靜下,門上的小小霧面玻璃窗,映射著她的影子,「跟我走有那麼困難嗎?還是你跟你爸一樣,都瘋了?」

瘋了?是這樣的嗎?頭很疼,想不出來,廁所裡天花板上,小燈莫名晃動著,暗淡的燈光,年久失修一般。

直到外頭沒有了人,家裡再次陷入真空狀態。

* * *

那一夜,躺在房間裡的地板上,手裡關關開開著兩年前傷過我的美工刀。

毫不猶豫,又劃在相同受傷的地方……。

黑漆的窗外,再熟悉不過的石子打著玻璃,窗子被打了開。他發現了躺在地上的我,「尋……?!」

「啊?」我茫無頭緒地握著美工刀。

「不要再這樣了!我帶你去看醫生好不好?」他低吼著。「幸好我今天有來!不然沒人救你該怎麼辦?」

沒人救的話會怎麼樣呢?「……」

他翻開我躲藏在身後的手,「幸好只是破了皮……擦擦藥就沒事了吧?」

我不安的盯著那幅未完成的畫,也許根本沒有那樣子的海洋……我才會無法再畫下去。所有的事都跟這幅畫一般的殘缺。

「還沒完成啊?」他緩緩地坐在木地板上,「是因為還沒見到墾丁海的原因嗎?」

說不定這輩子也畫不了了,我這個乾涸的身體,何時會死在自己手裡呢?我撇過頭,坐在他身邊,兩個人靠著,注視著死氣沉沉的油畫。

彷彿下定決心,他掏出口袋裡的所有錢,「我現在有兩千塊,你呢?」

我木訥地看著他,「有一些……」

「現在走吧?去墾丁,看海,」

「看海?!」

「對!走吧,不眠不休的到墾丁吧!在今年夏天結束之前,一定要看到海!」

他走向窗前,一口氣把窗帘敞開,剎那間,我看見了比畫布中更美的東西……那就是沐浴在金色晨光之中的他。

豔陽穿透了布簾的縫隙,將窗櫺旁的蒲公英身影拉得長又長。

他抓住了我的手,往外衝了去。

那真是非常晴朗的好天氣,天空藍得誰也學不來,唯有大海可以包容天空的一切。

電塔旁,飛翔著想要登天的風箏,一個、兩個、三個……

隔著通往南國的公車,外頭是沉靜的一片田野,安安穩穩,他倒在一旁聽著隨身聽,熟睡。我拿著DV偷拍。

無法無天,潛向蔚藍,穿著夾角拖鞋踏上海邊的國度,騎著腳踏車來到海邊,水是冰的,他的手是熱的,DV裡的片子,仍舊跑著,它將水面的波紋全都錄了下來。

徬徨的夏天,都在水中慢慢融化,也將要把我一滴不剩地全都溶入海中。

他在我耳邊,說了這句話:「活得下去的。」

無力的我,哭了出來。

一發不可收拾,掏心掏肺,哽咽不已。原本以為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想拋開被限定的界線,想被摧毀得煙消雲散。

「手還很痛嗎?」他問著我。

「一點……都不痛!」我連一句話都不能好好地說出來。淚流滿面。

「那幅一直沒辦法完成的畫,應該就可以好好的完成了!」他看著很遙遠的天與海之臨界線,輕道。「我很期待哦。」

「嗯……。」停不下來,不斷地哭泣著,肩負不斷地顫抖著。

「不要哭嘛,是海耶,」他笑著,「瞪大眼睛看著呀!一切都會沒事的,」

萬物如此美麗,那真是非常晴朗的好天氣。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