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情風味館」小說創作賞析- 下過雨後的晴空(下)
2007/04/30 18:20
瀏覽33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愛情風味館」劇本小說創作作品- 下過雨後的晴空 佳作作品

傍晚,眼鏡婷下班後,澄山和她一起走在街上,「對不起,讓你等的這麼久,是因為我今天做錯事,所以老闆罰我加班。」眼鏡婷再度戴上她的黑框眼鏡,雲淡風清的說著。

「你哪有做錯事?你今天的表現很英勇,我對你刮目相看囉!」

「小事一樁,我只是看不過去而已。」她閉起眼睛,讓長過肩的髮絲拂著她的臉龐。

為什麼……..她的聲音裡會參雜著無盡的憂傷?

「我們去哪間飲料店坐坐,我順便教你數學?」她轉過來正視著澄山,讓澄山的心跳突然加快許多。

「不了,今天已經很晩,改天再教我好嗎?」他瀟灑的轉身,表示要離開。「.......好!」她狐疑的看了澄山一眼,不明白如果他不急著這些數學問題,那為什麼特地等到她打工完呢?

看著澄山離去的背影,眼鏡婷垂下頭來,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她朝著與他背道而馳的方向走去。

澄山回到了冷清清的家裡後,把音樂開的很大聲,他倒頭就睡,突然手機聲響起,他慵懶的道:「喂?」『澄山,今天進行的如何阿?』「你說眼鏡婷阿?」『廢話,所以答案是??』「你贏了!我會請你的!」『什麼!那個眼鏡婷真的拒絕你了?』「也不是....只是覺得要更莊重一點的問她才行。」因為現在,不是個遊戲或是打賭,他是真的想,好好了解眼鏡婷這個人.....

『阿?澄山你是撞邪了嗎?你不是玩票性質的?怎麼突然認真起來了?』「哎呀!別管了!總之就這樣囉!」澄山立刻把電話掛掉,因為他現在的心情,自己也說不準,對於那個眼鏡婷,只能說有給他與其他女孩不同的感覺........

隔天下課後,天空下著傾盆大雨,有些人忘了帶傘,躲避在屋簷下等著雨停,眼鏡婷就是其中之一,這時有個雨傘遞在她的旁邊,來者是澄山,他看著她燦爛的笑著。

倆人並肩的撐著一把雨傘,走到了眼鏡婷的家,「送到這裡就好了!謝謝。」她輕輕的說著,不過表情很是凝重。

澄山覺得有些不對,便故意說:「難道不請我進去坐坐?」

「恩....當然好阿!」臉上顯的有點為難,「你先等等喔!」她先進去屋子裡,好像想先抹滅什麼一樣。

澄山抓住她的手,「我和你一起進去阿!」說著,便快速的推開她的家門,大聲的說:「打擾了!」卻沒想到,眼前的景象讓自己震驚,家中地板四處散佈著像是花瓶的碎片,還有房間裡傳來的一陣陣的吵架聲,「薪水怎麼這麼少!怎麼這麼沒用!」『還說我!你自己發傳單的錢不也一樣少!』「哼!不過還好我們有個第一名的女兒!她可真是爲我們增不少光呢!」『別把女兒掛在嘴邊,還不是只想著名利而已!』吵架的聲音此起彼落,眼鏡婷摀住耳朵不想再聽,看她這麼痛苦的樣子,澄山立刻拉著眼鏡婷離開這個地方。

他們坐在一間飲料店裡,看著外頭那不停落下的雨滴,兩人都沉默了好一會兒,眼鏡婷開始說道:「你也看到了....我家就時常這樣吵鬧打架,搞的我好煩,所以我才逃出來打工。」她看著窗外,眼神充滿著憂傷,細看之下,感覺她好像比昨天憔悴了些。

「恩....」澄山不知該說些什麼來鼓勵她,畢竟他不是當事者,有什麼痛苦他也不會了解的,他只能....像現在一樣,靜靜的在旁陪著她。

但總覺得,她好像還有什麼事瞞著自己........

離開的時候,她對自己微微一笑,那個笑,很苦。

自己等到了隔天才驚覺事情不好了,眼鏡婷一直都沒有來上課。

他立刻跑去詢問班導,班導也搖頭說不知,打去她家,也沒人接聽;而眼鏡婷在學校一直是獨來獨往,所以也沒有特別好的朋友,他心急如焚的找著,但卻都找不到,好友阿撤也幫忙尋找,結果在她抽屜裡發現了一本類似日記的本子,他立刻拿給澄山看,發現裡面寫著令人心跳停止的一句話。

【被太多的嘲諷和壓力蠶食著,現在的我,只想自由的在天空翱翔,就算.....爲此失去了性命也沒關係.....】

這句話正好寫在今天這個日期,一股不好的預感猶生,難道眼鏡婷她......,天空!翱翔!就是指能近距離看天空的地方,學校頂樓嗎!?

他順著自己的意跑到了頂樓,果然在那上面有個自己極為熟悉的身影,她坐在那頂樓的欄杆上,張開雙臂,風輕柔的捲起她的長髮,清閒自在,然而,她卻忽視腳下的危險,若是重心不穩一頭栽下去,可是會摔的粉身碎骨,這裡可是5層樓的高度!

「眼鏡婷快下來,很危險的!」澄山立刻拉住眼鏡婷的手臂,試圖將她拉下來。「你放心,我沒有要作傻事。」她平靜的說著,卻沒發現她自己眉頭一日比一日皺的更緊,眼神也一直揮不去那份哀傷,就算旁人不點破,從眼神就可以看出來,她,很無助。

她不願把她的心籠敞開,那麼就像被囚禁在牢籠裡的鳥一樣,無法得到自由,無法獲得解脫,一生一世背負著他無法想像的枷鎖。

澄山看著這樣的眼鏡婷,眼眶也開始紅了,「別這樣,眼鏡婷,我不想看到你這樣子。」他拉著她的手微微抖動,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把她從欄杆那拉下來,咬著牙像是下定了決心般道:「我來幫助你解脫吧!」

「這是什麼意思?你說這就是解脫?」現在澄山和眼鏡婷正坐在遊樂園的雲霄飛車上,眼鏡婷繫好安全帶後不解的問。

「...你不是說想自由在天空翱翔?我現在帶你來體驗那種感覺阿!」澄山露出白牙笑著說,「等等不可以閉眼,雙臂就像我一樣這樣舉平張開!你會感覺很不一樣的!」眼鏡婷雖不明白,但還是照作了,兩個人在雲霄飛車緩緩上升正準備倒數要往下衝時,旁人都拼命的尖叫,他們卻眼睛睜的大大,兩手稱開,雲霄飛車往下衝了,強烈的風打在身上,但因為兩手張開頓時感覺身體是懸空著,就好像鳥兒張開翅膀,隨著雲霄飛車往上衝時,眼鏡婷頓時覺得藍天突然變的好近,她忍不住興奮的叫了起來,「哇哇!!」看著身旁的眼鏡婷終於露出了笑靨,澄山也放心了些。

有了成就就得背負同等的代價,誰能了解第一名的背後是隱藏的多少譏諷和壓力,父母的期望、同學間的競爭、老師的期望,不知不覺,這些逐漸堆積成眼鏡婷所要背負的壓力,獨來獨往的她,有苦能對誰說?澄山真的很怕這些壓力一旦累積過多,眼鏡婷便會想不開。

玩完雲霄飛車後,澄山便帶著眼鏡婷到他已事先準備好的地點去,「怎麼?你又想讓我看什麼?」

「嘿嘿!你看著這個東西吧!」澄山走到遊樂園間裡的噴泉那裡,找出事先藏好的籠子,裡面放進了兩三隻白鴿,它們紛紛在那個狹小的籠子裡掙扎著,它們無奈自己被困在這空間裡,想展翅高飛卻苦無計策逃脫出。他把籠子擺在眼鏡婷的眼前,「來吧!由你來解放它們!」眼鏡婷則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我覺得.......它們挺像你的!」

「....」眼鏡婷默默的看著眼前的籠子,知道澄山所指的是什麼。

她輕輕的蹲下來,把籠子的小門拉開,把鴿子一個個抱出來,讓它們在自己手上展翅高飛,潔白的羽翼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耀眼,眼鏡婷在唇上揚起了一抹微笑。

「你也....願意對我解放你自己的心嗎?」澄山一臉認真的看著她,「我願意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所以你,答應嗎?」

眼鏡婷轉過頭來看著澄山,起初很是驚訝,接著,她對澄山投以一個釋懷的微笑。

「願意。」說著,她投奔向澄山的懷抱。    <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