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兒子職訓的最後一哩
2018/11/18 11:44
瀏覽1,184
迴響3
推薦40
引用0

整理電郵檔案,看到去年小兒子寄來,要我幫忙修改的一份文件,那是他要申請運動醫學訓練學程(Fellowship for Sports Medicine)的申請函。

重讀那份函件,想到今年六月,我們去參加他住院醫師訓練的結業典禮。過了幾個禮拜,全家又聚集度假,也幫他搬家,從維州到隔鄰的北卡州,繼續他醫學訓練的最後一程,也是他最喜愛的。

再回想更早,他進入小學時,相對於哥哥的敏捷靈活,他是十足的慢啼慢飛型。

哥哥那年該唸四年級,可是一個月後,導師就要他跳到五年級。大兒子是比較聰明,但並非特別高智商。我想老師只是覺得煩,不想一直回答他的提問;再者,課堂上他總是很快完成交代的功課,然後無所是事,老師看在眼裡,面對還有一些需要教導的學生,無暇去管他,讓他跳班,大概是最好的安排。

學校不大,每個年級只有三班,每班二十多到將近三十個學生。全校學生都來自附近幾個社區。學校未曾有過學生越級就讀,哥哥很快就在社區裡有一點名氣。幸好弟弟是那樣的懵懵懂懂 [D 是個很糟糕的成績嗎?],否則也許給他帶來壓力?

哥哥精力無窮,步調快速,從一個項目換到另一個,家裡儲藏室堆滿他的一些半成品。弟弟慢條斯理,好整以暇,專心作他眼前該作的,直到完成。

哥哥的志向,每幾年就換一個。從小學時的環保,到初中時的法律,高中時的電機,到大學剛開始的政治,後來的物流與商業管理,總算在生產流程管理,他找到自己喜歡的,也成為他日後的工作。

弟弟除了熱衷看各種球賽,一直沒有其他明顯的喜好。然後,八年級時,有一天,他邊吃飯,邊翻著一本運動雜誌,頭也不抬的說:「我知道以後要作什麼了!我要從事運動醫學!」

餐桌上,我和先生對看一眼,聳聳肩。已經去上大學的哥哥,那時正在為是否轉系而苦惱著,所以少年孩子的話,聽聽就是。在美國,習醫是漫長辛苦而昂貴的選項,如果他不是認真,我們也無需當真。

高中時他開始參加田徑賽,長跑,短跑,跳低欄;不時腿部擦傷,腳踝扭傷,手肘挫傷,手腕骨折,指骨破裂,他還是樂此不疲。

讀他的申請函,回溯他選擇運動醫學的初衷,所經歷的一些運動受傷、醫療、復健,加深他的心志:「我對運動的熱情與體驗這種傷害的治療過程相結合,是我研究運動醫學領域的火花」(My passion for sports combined with experiencing the healing process from this injury was the spark that led me to examine the field of sports medicine.)

大學畢業時,他稍有旁騖,但很快又回到他追求的路徑。路程非暢通無阻,而是有些顛簸。沒有進入他想去的醫學院,但進入的讓他得到更合適的訓練。

他敘述著:「我能夠練習整骨療法操作技能,用我的雙手來診斷和治療各種肌肉骨骼傷害,包括一個橄欖球隊長的頸部拉傷,以及日常跑步者的足底筋膜炎。藉著我的雙手診斷各種肌肉骨骼問題,這技能增強我對人體解剖學的認識,建立患者對我的信任,並為我提供未來另一種治療運動員的工具。」(…I practice my osteopathic manipulation skills. In my practice, I have used my hands to diagnose and treat a variety of musculoskeletal ailments including the starting quarterback’s neck strain to the everyday runner’s plantar fasciitis. By using my hands to diagnose various musculoskeletal ailments, it enhances my knowledge of the human anatomy, builds trust with the patient and gives me another tool to treat my future athletes.)

他提到為何進入運動醫學訓練之前,先去接受家庭醫學的訓練。因為運動醫療也應該是全方位的,不是治療局部性傷口而已。

他描述在南卡大學的一場女子籃球賽,一個明星球員起跳時不小心落地,看她滿臉驚恐和懊喪,而他目睹在場的醫生不僅設法診斷她扭傷的膝蓋,而且儘量以溫和語氣安撫那個球員,要她放鬆安心。在緊張時刻,他不僅治療她當時的問題,也顧及她全人的心思。藉著與這位受過家庭醫學訓練的醫生合作,他意識到要成為運動醫學醫生的夢想也要藉助家庭醫學。(…the doctor managed to not only diagnose her with a sprain knee, but stayed relaxed and provided reassurance to calm the player. In this manner, he not only treated her acute musculoskeletal problem, but also built trust with her in a tense moment to care for her entire well-being. By working with this family medicine trained physician, I realized my dream of becoming a sports medicine doctor was through family medicine.)

三年的住院醫生訓練期間,他除了醫院的輪值,也儘可能參與各種運動比賽的醫療志工服務。我們常取笑他:「你是喜歡看比賽,還是真的想去服務啊?」

可能兩者都有吧!能去到和醫院氣氛不一樣的運動場,也是讓他舒解忙碌的訓練壓力?

但是他也很認真。在一場高中生的大型校際田徑比賽,當醫生忙著照顧前來求助的運動員,他也沒有閒著,極力幫忙處理問題比較輕微的孩子,例如中暑,脫水,膝蓋或腳踝扭傷。

他寫著:「利用我已有的知識和培訓,我迅速而有效地穩定每位患者,同時向擔憂的父母提供保證。我與每位患者和父母建立的關係,以及在短時間內做出決定的能力,使我相信初步保健運動醫學是我的命定。」(Using the knowledge and training I had acquired, I quickly and effectively stabilized each patient while providing reassurance to worried parents. The rapport I built with each patient and parent along with the ability to make decisions in a short amount of time gave me confidence that primary care sports medicine was my destiny.)

他也提到,醫學是一個充滿選擇和挑戰的職業。要成為一名初步關顧的運動醫學醫生,是這個領域的第一線。他的計劃是運動醫學受訓之後,要用學習的技能來治療大學或高中的運動族群,同時仍保持他的家庭醫學基礎,以提供患者整全的護理。(Medicine is a career filled with choices and challenges. To be a primary care sports medicine physician is to be on the frontline of the sports medicine world….. After fellowship, I plan to utilize those skills to treat a predominantly athletic population in the collegiate or high school setting while still maintaining my family medicine foundation to provide whole patient care.)

申請函最後他敘述自己的期望:「我為生命的下一章感到興奮,希望藉著處理醫療問題,倡導減少傷害的預防保健,能對我的患者和運動員產生積極影響;也希望日後能導引未來的醫生,如同我過去得到導引那樣。」(I am excited for this next chapter in my life and hope to be a positive influence on my patients and athletes by treating their health care needs, advocate for preventive health to decrease injuries, and potentially mentor future physicians as I have been mentored myself.)

相對於家庭醫學住院訓練的繁瑣緊湊,加上有些部門不是他很喜愛,卻也是必須輪值學習。運動醫學的每個項目都讓他學得興高采烈的,即使白天的工作結束,晚上和週末還是有不少賽事要去服務,不再是志工性質,而是擔當主要醫療職責,他也是興致昂然的。

我們跟他開玩笑:「嘿!你看球賽時,會不會特別支持哪一隊呢?如果另一隊的關鍵球員受傷來就醫,你是不是就隨便弄弄呢?」「對啊!就告訴他,安靜坐在這裡吧!不要再上場了,等到比賽結束!」

玩笑歸玩笑,我們知道他總是會戮力而為,盡其職務。

很欣慰他在年少時,意識到自己想要的,然後一路堅持忍耐的往前走。能免費看他喜愛的各樣運動比賽,又能滿懷熱忱地服務受傷、需要幫助的運動員,對他而言,的確是個理想工作(dream job)。

[在維州時,每年聖誕節前,參加在Busch Gardens的賽跑]

[穿戴琳琅衣裝上場。他後來說,那些燈飾好重,拖慢他的成績]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家庭親子
自訂分類:親子互動
上一則: 大兒子售屋記
下一則: 珍惜兒女受教的時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3) :
3樓. 新天新地
2018/12/08 11:02
是biology老師,我老大說也許是他在課堂上表現出對生物的興趣,然後又是最高分數!
後來我兒子說他不想再讀八年書去當復健師,因為讀書對他而言是件苦差事!
2樓. 新天新地
2018/11/20 13:29
看這篇時想到我的老大,在他讀高中時,老師曾經鼓勵他進入復健師的領域,但老大說: 無法經常看見人受傷的痛苦!

自從當了媽媽以後,從我孩子及他們的朋友成長中看見: 對於自己的興趣,有些年輕人很容易有答案,有些年輕人又很難找到答案,而大多年輕人是隨大流,就是人家做,我也做!

貞吟多年在此分享親子互動的心得,我是受益者!
我已經把這篇分享給我老大,看他有甚麼感受沒有!

那個高中老師為什麼鼓勵他進入復健的領域?是因為看到他的某些特質,適合從事這個工作,或者只因為那是一個有很多工作機會的職場?

如果是因為他的特質,那麼你也要鼓勵他善用神造他時,賦予他的那些特性,如此不但成全他受造時神的心意,也幫助其他人。而且不要只看到人受傷的痛苦,也要看到人得到醫療,復健之後健康的喜樂。

另外,我還想到的是,父母和兒女討論志向時,即使他們的志向,興趣,變來變去,但可以探討那些不同的志向在表面之下是否有共同的特性。因為我的老大在成長期雖然有那些興趣的轉變,但基本上仍然有一致性,符合他個性的特質和傾向。

客旅貞吟2018/11/21 05:04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18/11/19 10:28

能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遠比會讀書功課好還重要!

令郎既找到興趣又能堅持邁向理想,由衷祝賀他,也恭喜你們。

passion,是我在台灣求學過程中一直沒有體會到的。我可以考試,拿好的成績,但我對於唸書,唸教科書,根本沒有passion。即使後來進入第一志願的大學科系,也是沒有passion。

相對於此,看到我的小兒子對於其志向的passion,我是羨慕的。他真的熱衷於各種運動項目,願意嘗試,現在又能在運動環境裡去服務有需要的人,我覺得他很有福氣。

可是如果他在台灣,我不確定他是否能走得出這條路?因為他很不會考試,也不是急智反應靈敏型的人。而在台灣,要唸醫學院,多半要很聰明,很會考試。

客旅貞吟2018/11/21 05:1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