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紅燭未殘人已逝--悼厲勝男
2007/01/20 23:00
瀏覽1,10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一直被性格決定命運的論點拉著走
厲勝男豈非如此?金世遺豈非如此?
厲勝男因慘遭滅門 自小漂泊江湖 養成如今性格 要做到的事
不問過程不惜後果一定要辦到
費盡心機也要取孟神通首級
寧遭金世遺之恨也要完成親之願
不理天下人唾罵只圖為師門爭一口氣

這些她都做到了 代價卻是如此沉重 不只是死亡 而是她心靈所受的痛苦
從厲勝男射出最後一箭之後 我便止不住流淚
她逼金世遺下跪 逼金世遺成親
江南的大罵 李沁梅的暗諷 金世遺的敷衍.... 句句話都刺在我心上...
直到厲勝男終於知道金世遺對他有情的那一刻 我忍受不住 終於把書摔在床上
不是書寫的不好 而是那一股傷心 已經不是流淚可以阻擋

我似乎深刻的感受到厲勝男的傷痛 多麼深...
她隨著金世遺做的那些好事 難道真的只是為了取悅金世遺?
她的本性難道便壞了? 她果真要變成孟神通那樣的大魔頭?
儘管她只是為了成為天下第一而上門找各人比武 與從前的金世遺豈有兩樣?
更何況她只是為了一個誓約?
古往今來的俠者最重然諾 但我第一次在武俠小說中 看見這麼一個恪守然諾的女子
為了誓約 她可以拋棄生命 甚至愛情

而為了愛情 這樣一個傲氣的女子 連尊嚴都拋棄 只為了一個形式上的心願!

其實回頭想想 難道沒有別的法子?
厲勝男暨得秘笈 練兩年便如此成就 再練他十年 或者便可打敗唐
她要成親 死前向金世遺吐露衷曲 豈非可令他甘心情願
也不用受金世遺言語上的折磨

但厲勝男的性格便是如此 她便是無法軟語哀求 只能用逼迫的法子
而仇人在前 她便不能等 一定要以最快的法子做到
毫無轉圜 厲勝男就是這樣一個人

不得不提孟神通 名利對他難道真如此重要? 連女兒都可拋棄?
看到後來 我已不做如此想 明知勝算不大 孟神通仍要赴會
為的是什麼 還不是一口氣而已?
要他向別人道歉 女兒還有話說 旁人是決計不能的
知己必死 寧要加速死亡也要把自己所受的屈辱一一還清
就算死前的一刻也不要厲勝男如願親手報仇 寧自取首級!

江湖人物的個性鮮明 然而性格有否轉圜之處常是命運的關鍵
厲勝男沒有 她選擇了死亡
孟神通沒有 他選擇了自裁
金世遺雖然是特立獨行的人物 遇上了谷之華便願意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
願意改變任意妄為的邪氣作風
其實從前的他與厲勝男又相差多遠? 不同的只是他沒有背負那麼多的仇恨與誓約!

厲勝男是如此孤單
金世遺便彷彿是他的對比 金世遺有事沒事便埋怨沒人了解的了他
能入他眼裡的只有冰川天女 呂四娘 谷之華等人
但最了解他的 卻是厲勝男
然而有誰瞭解厲勝男 沒有人
直到她死去之後 金世遺大吼著我認你這個妻子了 但是他已經聽不見
她生前最快樂的一刻 難道不是金世遺親吻她的一刻
當她知道金原來還是有點喜歡她的一刻
就這樣小小的情分 足以讓她擺脫從前所有的痛苦與憤恨 終於笑的像綻開的玫瑰
那樣純粹的美麗 而不再懾人

厲勝男就這樣孤單的死去了
她的親人早已死絕 也不會有什麼後人或旁支了
梁羽生小說有一個著名的特點 就是愛牽拖
每部小說之間總有相承關係
後部小說的主要人物群通常是前部小說主人翁們的親戚 傳人等(尤其天山系列)
因此一部小說結束之後 主要人物們常常便還活躍在其他的小說中 
至少也會有這麼一句
***的劍法是OOO(通常是前某部小說主角)一脈,最為XXXX

厲勝男就這樣孤單的死去了 像斷子絕孫一樣 只會出現在雲海玉弓緣裡
其他再尋不到她的身影
據聞 梁羽生另部小說中 安排金世遺與谷之華合好了
感覺上 厲勝男當真是死絕死盡了 梁羽生彷彿孟神通一般 對她趕盡殺絕
連個守住她墓碑的人都沒了
我彷彿已經見到雜草叢生中那一方刻著厲勝男的墓碑 終於經不起歲月的折磨
碰的一聲倒在草叢中 一點塵埃也沒激起......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空洞
上一則: 0.5公分 18↑
下一則: 什麼都看不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