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碧波劍緣(三)
2007/07/29 22:26
瀏覽28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羅大鵬和鄭通沒捱上兩日都死了,言清月為此又被兄長怒罵一番,畢竟這兩人並非普通長隨,而是言逵為了讓妹子早日熟悉幫務運作特地派到她身邊的老手,抽調時已感肉痛,更何況現在連人都死了。言清月忍淚上過香,瑟縮的望了一眼兩旁的家屬們,儘管她再如何不識事,也看得見家屬眼中的怨恨與憤怒。沒錯,是自己害死了他倆,是自己不該隨意與旁人耍著玩,以致於讓賊人有機可趁,言清月長這麼大,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痛,以前的那些愁苦,不過是傷春悲秋罷了,像這樣又憤怒又無力又痛心的悲傷,是她從前所想像不到的,然而她更想像不到的是那些家人痛失所愛的悲傷。如果死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小芙小原呢?她想都不敢想。她也試著回憶父母死的那時候的自己,實在沒辦法相比!畢竟她和父母一年也見不上幾次面,她十八年來一直被鎖在離幫派甚遠的江南別莊之中,生活裡只有一干侍候她的僕人,以及一個個來來去去被聘來教導她的武師。

       而且都是一些很老的武師,聽小芙說,是因為自己武學天分太高了,稍微年輕一點的,別說武藝了,就算一些武學原理也沒有辦法教她些什麼,但小原說,肯定是老爺子把關,怕小姐耐不住寂寞和來的武師搞上了。言清月倒覺得沒什麼不好,雖然老武師年老力衰,但是他們見識了大江南北,隨便揀幾樣小事說說,都可以讓她樂上幾天。

        言清月一邊走,一邊呆呆的讓自己的思緒在從前和當下之間來回奔馳,她想起孤獨的歲月,想起終於發現自己和小芙他們不一樣時的寂寞,想起和武師談天時的?羨,一邊又苦惱著如果早知江湖是如此景樣,也許在別莊孤獨終生也好過現在的痛苦,而她也隱隱有一種預感,這種痛苦,只是開端。

         她望著腳下清澈的河水,望著水面上流淚的自己,然後想起那個大眼的女子以及她手中那把散著青光的劍,她覺得心中升起一股憤怒,而這也是十八年來她鮮少感覺到的一股憤怒,但不知為什麼,她覺得非常熟悉,彷彿這股憤怒已隱藏在她心中很久很久,久到像是與生俱來一般,她拭去眼淚,勉強的向河面做出一副猙獰的表情,她突然覺得她跟大哥長的真像。

---

沒有計畫的亂寫,只是想用一個故事兩個名字排遣生活的閒暇,記一些難言的感受,謝謝看文和推薦的人。

全站分類:創作 武俠奇幻
自訂分類:太監
上一則: 碧波劍緣(四)
下一則: 碧波劍緣(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