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07/03/07 14:28
瀏覽314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我只是想要一個說法,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告訴我,這樣就夠了,不要說其他。」雨下的很大,我用吼的把話說出來,眼淚掉著,隨著雨一起放肆,他披散著髮,眼眶很紅,或許也留著淚吧,我們都只有在這種時候,可以否認自己流淚的時候才會在人前掉淚。

但是他仍然不說話,我想他很想逃走,就像我一樣,但是這已經是窮途末路了,這次再逃,就再也沒有機會面對,就要永遠失去。我盯著他的眼睛,卻呆不久,垂下目光,盯著他握緊的拳頭,我覺得自己不斷往外蒸發,忽然希望自己留的不是短髮,而是像他一樣的長髮,那樣看起來很安全,被與打濕的頭髮會緊緊的纏繞著自己,讓我不至於發散著自己,也許我真正想的是他可以抱住我吧。其實這樣反而容易,但是不行,這次我要的是承諾,是不是,好不好,看是讓我笑,還是把我一搥打死,沒有中間,沒有灰色地帶。

我忽然覺得好笑,於是我又補了一句:「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跑去自殺。」就算死也不會讓你知道,我自嘲的笑。這次我看見了,那道眼淚,真真切切的從他的眼角溢出、流下,即使隨即被雨水打散,我知道那是他的淚,忽然心裡釋然了,至少他為我流淚了,這樣夠了,真的很夠了,不想再逼迫誰,我覺得腳上輕了,可以走了,因為由他的淚,我已經知道答案是什麼。

天濛濛的亮,遠處雞鳴,冷意由四面八方襲來,身旁的鐵門發出喀的一聲,他有些驚慌的轉頭,我邁出步,不再回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混沌
上一則: 關於罪惡的自我論辯
下一則: 拔劍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