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家的美術課
2023/11/24 15:18
瀏覽808
迴響1
推薦61
引用0

住家附近,常造訪的一家義大利麵店牆上,掛著幾幅奧地利畫家克林姆的複製畫,在等待上菜的時間,我問兒子:「知道那是誰的畫嗎?」曾陪孩子玩過幾本名畫貼紙簿,想試探一下他對畫作的記憶。「三個字。」老公得意地插嘴暗示。

孩子一臉迷惑,轉動眼球努力召喚靈感,還在尋思之間....老公已按捺不住地脫口而出 :「馬諦斯!」

本以為每次看畫展總愛迴避的爸比突然開了竅,結果卻是個大烏龍。

「雷諾瓦!」兒子不落人後,緊跟著也拋出一個「三個字」的答案。「嗯,一種奶粉的廠牌……。」我只好試著用諧音字暗示。父子倆在「三個字的」奶粉品牌中苦苦推敲……「克林姆!」兒子興奮大喊。讓兒子搶得先機,老爸不甘心嘟噥:「克寧奶粉,明明就是兩個字。」

克林姆式、帶有東方色彩的錦繡拼貼,和澄黃義大利麵輝映相照。猜對謎題的孩子鼓著滿意的腮幫子,嚼著芬芳的麵條。

「畢卡索畫得很醜。」某個下午,兒子一邊拼圖,一邊說。那是一幅女性頭像拼圖,用手支著臉頰的女人名叫朵拉。不知道蘇富比拍賣會對孩子的無知做何感想?但我也開始好奇這幅畫「醜」在哪裡。醜在女子鼻頭上一大片污漬般的綠色顏料?醜在寬闊的臉龐不合比例地膨脹?醜在不符合九歲孩童認識的美?其實她也不符合成人所習慣的真人的、寫實的美。

她不「美麗」,尤其對我們這些缺乏美學鍛鍊的眼睛。但它詭譎令人好奇,好像容納著拆下來又拼組回去的,不能同時存在的多面表情、多個時間。

因為覺得自己也能這樣胡亂塗抹,兒子對畢卡索立體派風格毫無敬意。「就是醜。」孩子對名畫做了堅定的結論。

也許正處探索事物具體形貌與意義的啓蒙期,寫實的掌握更讓九歲孩童嚮往吧!

曾以巴黎之旅作為孩子國小畢業禮物,龐畢度中心展出賈柯梅蒂的雕塑「行走的人」,我大腦波濤洶湧,想翻出一些賈柯梅蒂的人生故事和兒子分享,兒子卻轉向一旁展示櫃裡一隻枯骨嶙峋的手掌,讚許那陰森的手骨惟妙惟肖,若能取來扮妝,定能在萬聖節奪魁。

法國作家紀德說:「讓一切情緒對你變成一種陶醉,如果你所吃的不曾使你心醉,那是因為你並不十分飢餓。」如果看不到美,那可能是對美不曾飢腸轆轆嗎?一次從奧賽美術館走出來,我和兒子鑽進美術館旁一家小餐館,正窮追不捨問孩子對印象派可有心得。「印象派?是鹹肉派嗎?」迎著熱騰騰的上菜,兒子快樂地揮舞刀叉,他唇角淌出義大利餃子濃稠的奶油,輕易打敗有美術癖的媽媽。看著浸潤於甜美滋味的孩子,吃得如此心醉神馳,那肯定真的十分十分飢餓了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隨筆
上一則: A片現場
下一則: 灰色喜劇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向陽春
2023/11/27 10:46

本來「美」與「醜」都如同個人的喜好,非常主觀的,能發現其特點,感受與眾不同處才能體驗「美」之所在吧!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每個人不同的審美觀,才能造成繽紛多彩的文化元素,是否?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