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悲壯哉!豫讓
2009/08/28 12:22
瀏覽1,205
迴響1
推薦22
引用0

趙簡子趙鞅死後,趙毋恤繼任,是為趙襄子。

當時晉國的執政卿中只剩智(知)氏、趙氏、韓氏、魏氏,而以智氏權力最大。智伯(智瑤)向韓氏、魏氏要求土地,韓虎、魏駒忍氣吞聲,分別割讓了萬戶人家的城池給智伯。智伯食髓知味,也向趙氏要求割讓土地。

趙毋恤當太子(繼承人)時,就受過智伯的侮辱,智伯還曾經勸毋恤的父親趙鞅廢掉毋恤,因此拒絕。智伯大怒,率領韓、魏攻打趙氏,趙毋恤逃到趙氏的根據地晉陽﹝山西省太原市﹞,智伯所率的三家聯軍包圍晉陽,決開汾水灌城,大水與城牆頭只有三塊築牆木板的差距,險象環生。

趙毋恤派了張孟談夜裡偷偷出城,私下會見韓虎、魏駒,約定同盟,於是趙氏從城內殺出,韓魏兩軍倒戈,三軍聯合滅了智氏,瓜分了智氏的土地。趙毋恤深恨智伯,將智伯的頭割下,塗上漆,當作盛酒的酒器。

豫讓曾經侍奉過范氏、中行氏,都不受重用;後來侍奉智伯,智伯對他甚為尊敬寵信。這時智氏被滅,豫讓躲藏到山中,說:「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如今智伯對我有知遇之恩,我就算死也必定為他報仇,則我的魂魄也沒有甚麼可慚愧了。」

於是豫讓改名換姓,裝成一個被判刑服役的罪人,到趙襄子的宮中去塗抹廁所的牆,暗中挾帶著匕首,準備刺殺襄子。

趙襄子來上廁所的時候,突然心中一動,派人將塗廁所的罪人抓起來審問,發現是豫讓,懷裡持刀,宣稱「要為智伯報仇!」襄子左右的人準備要殺他。

趙襄子說:「他是個有義之人,我小心謹慎防備他就是了。況且智伯被滅之後連個後人也沒有,而他的臣子裡有人要替他報仇,這乃是天下的賢人。」於是釋放了豫讓。

過了不久,豫讓又以漆塗在身上使身上看起來像長了惡瘡一般,又吞炭把自己的聲音便嘶啞,使自己的樣子變得誰也認不出來,在街上討飯,連他的妻子都認不出來。

豫讓在路上遇見一位朋友,朋友認出他,說:「你不是豫讓嗎?」豫讓說:「我是。」

朋友為他流下淚來,說:「以你的才幹,如果去為襄子效力,襄子必定會親近重用你。他親近你,那時你想幹甚麼不就很容易了嗎?何苦這樣毀壞自己的身體?你想這樣向趙襄子報仇,不是很困難嗎?」

豫讓說:「既然已經去效力,卻又想殺人家,這是懷著二心去侍奉君主。我知道我這種做法是很難的。我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讓後世天底下那些懷著二心侍奉君主的人感到羞愧。」

豫讓和朋友分別後,不久聽說趙襄子要出門,就藏在襄子所要經過的橋下。

趙襄子來到橋上,馬忽然受驚,襄子說:「這一定是豫讓。」派人下去查問,果然是豫讓。

襄子就責備豫讓說:「你不也曾經侍奉范氏、中行氏嗎?智伯把他們滅了,你不替他們報仇,反而去侍奉智伯。現在智伯死了,你為何卻獨獨賣力替他報仇呢?」

豫讓說:「我替范氏、中行氏效力時,他們像對待一般人一樣對待我,因此我也像對待一般人那樣對待他們;而智伯以國士之禮對待我,因此我也以國士的方式報答他。」

趙襄子喟然嘆息流下淚來,說:「唉呀,豫讓先生(豫子)!你為智伯所做的這些事,已經成全了你的義名,而我寬赦過你一次,也就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我不能再放你了!」派兵圍住豫讓。

豫讓說:「我聽說賢明的君主不會埋沒別人的美名,而忠臣會為了道義獻身。之前您已經寬赦過我,天下人莫不稱頌您的賢明。今天之事,我固然該死,但是希望請求讓我在您的衣上砍幾刀,這樣也就算讓我報了仇,則我雖死也沒有遺憾了。」

趙襄子認為他很有大義,便脫下一件衣服,讓人遞給豫讓。豫讓拔出劍來,三次跳躍後砍擊衣服,然後說:「我可以到地下去見智伯了!」於是伏劍自殺。

豫讓死的那天,趙國有正義感之士聽了,都為他流淚涕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其他
自訂分類:歷史文化
上一則: 古代的刺客(一)
下一則: 程嬰與公孫杵臼(二)
迴響(1) :
1樓. 北方望
2016/01/17 18:34

三毒之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