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問 仙 – 逍遙遊 之 4 – 心有多大 你的世界就有多大 釋放執心 自由自在
2015/11/16 07:43
瀏覽1,337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常看見一些自認小有成就的名流,在公共場合炫耀喧嘩;自認有點名氣的媒體名嘴或政客大肆批評;小到地方官員首長,大到中央高官、首長、夫人幫、甚至於親家幫、親友幫,四處擺顯官威、炫富、以權謀私,個個面目可憎,被社會大眾不恥。我想,如果古代『宋榮子』遇上這些人,一定會覺得他們不但可悲可憐,還非常幼稚可笑。莊子 逍遙遊 的第四段,就討論到一些學道者修行的層次問題,大家只要看過,一定會產生一些共鳴與認同。

 

回到修行話題。古時學道的行者,最怕的是尚未達到『悟道』層次,卻自認為已經得道。莊子在這裡,清清楚楚地描繪出『得道者的境界』;以及『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的風範。

以下是莊子原文與解譯,請慢慢品嚐其中含義。

『湯之問棘也是已。窮髮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為鯤。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

此小大之辯也。』

 

心有多大 世界就有多大

『湯問』這本書中也有過這樣的記載。有一次『商湯』請教上大夫『棘』,棘說:「在草木不生的北方有著不見邊際的大海,叫做天池。海中有一尾身長幾千里的大魚,沒人知道它的實際身長,這條魚叫做『鯤』。那裏還有一隻鳥,名叫『鵬』;它的背脊有如泰山般的巨大,翅膀就像掛在天邊的雲層;它乘駕著有如羊角般的龍捲風,衝向九萬里的高空上,穿越雲氣,背負青天往南飛,打算要到南方的天池棲息。」。小麻雀就譏笑鵬說:「它想飛到哪裡去啊?我一跳躍就可以飛起來,雖然飛個幾丈就降落,但也能翱翔蓬蒿草叢之間,這就是足以讓我感到滿意的『飛翔境界 』;而它,還妄想要怎麼個飛法呢?」。

這就是『小格局』和『大格局』的分別。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矣。而宋榮子猶然笑之。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境,斯已矣。彼其於世未數數然也。雖然,猶有未樹也。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至人不執著自我,神人不執著成就,聖人無執於名聲

    從小麻雀的格局與層次來看,即便有些人的聰明才智足以勝任一官之職,作為上能夠造福一鄉之民,德行能夠合乎一個讓全國百姓臣服的君王;都還只算達到『小麻雀的層級』而已。這些人在宋榮子的眼中,都很幼稚可笑。

    宋榮子這個人,能做到『不受外物影響』。即便全天下人對他讚美有加,他也沒有任何欣喜;全天下人批評毀謗他,他也毫無沮喪。

這個人能夠做到『明確劃定內外界線』,所以外在毀譽,已經無法干擾他的內心;他看清了『榮辱的實像』,知道榮辱都只是自己內心對外物的感受。只要心中無求,外物就無法進入,便不會有『榮辱』;宋榮子的境界,也不過只是如此而已。雖然他的功夫在世上已經達到『屈指可數的少數』,但是連『樹』都還沒看見,更別提『見林』了。

再說說『列子』這個人吧。列子有『御風飛行』的神通,飛在天上曼妙輕靈;有一飛出去十五天後才回來的本事。這種人的物欲更低,精神更充盈;在世上更是稀有的少數。但他雖能免於『步行』的勞累,卻還必須等待『起風』的時候才能飛得起來啊!

真正的高人,心中不但通曉天地間運作的規則和邏輯,更能掌握『陰』『陽』『風』『雨』『晦』『明』變化;遨遊於『無窮』之中,不受時間限制,更無需任何等待。

所以說,『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 至人混同萬物為一,無執於自我覺受。

* 神人不受外物牽絆,更不執著世間功業成就。

* 聖人無拘無束遨遊天地,完全不把塵世名望聲譽放在心上(至譽無譽)。

   

伴霞樓主 

於 新北市 新店碧潭 2015/11/16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