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便當
2011/04/01 14:48
瀏覽4,187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進入現職公司後, 我不曾對任何同事的戀情產生過興趣。

  直至我間接涉及一段奇特的關係。

  那是她的情事。

  她大概二十六、七歲,身材高挑,那水靈的雙眼,無時無刻散發著慧黠的氣質。她是那種讓人無論如何也想多看一眼的女生。可能正因如此,她才被錄用為我VP的秘書。

  三個月前,我在偶然的機會下,發現她的戀情。那天,我需要找VP談些事情,她的座位在VP的辦公室前。而她正在低聲地用她的 iphone 講話,可能過於專注,她並沒發現我已來到她的身邊。我隱約聽見她用甜美的聲音說:「親愛的,我為你準備的便當好吃嗎?記得要吃光光喔。」最後說出對方的名字後,嘴角不其然流露出一副甜蜜滿足的笑容便掛掉電話。然後她才發現我的存在。

  當時我的表情一定相當怪異,她不禁關切地問:「你•••你•••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因為我被我所見的東西弄至目瞪口呆。

  我不是因為看到她胸前近乎走光的衣領導致魂飛魄散,而是見到電話上顯示的號碼及她所說的名字。

  能吃到她的便當的人,居然是我的上司。

  她隨著我的目光望去,發現了我的發現。她的驚嚇度不比我低。「希望你保守秘密,特別不要讓他知道。」說時,她用手指了一指身後VP的房間。「我剛進公司時,他警告我不能搞辦公室戀情。」

  我還沒完全回過神來,只能無意識地應著。

  上司他四十出頭,單身,不及我的俊朗但樣貌尙算端正。雖偶爾持著VP的虎威而張牙舞爪,無時無刻裝出目空一切的強者姿態。可是總體上為人並沒有其他令人生厭之處。除了年齡以外,不能說他們不相襯但又不能說他們郎才女貌之類的。

  更不能說我因嫉妒而這樣說。

  步出VP的房間已是午飯時份,正想與她探問多一點什麼,兩、三隻狂蜂早已圍繞著她團團轉。

  我暗忖,她和我上司的關係在公司裡果然沒人知道。我只好打消念頭,默默帶著心中最大的發現回去自己的辦公室。

  途中,經過上司的辦公室,正在吃便當的他看見我,向我點頭微笑。我忍不住試探問:「這麼難得自己弄便當?」

  「不是我啦•••」然後支支吾吾說:「女朋友弄的。」

  想不到他親口承認有女朋友,難到我跟他的關係在多年來不知不覺間已超越上司與下屬而成為交心好友?我為此感到興奮,趁機大膽的問:「你終於交女朋友了,恭喜!我認識的嗎?」

  「關你屁事?」他嗅著臉說。

  上司永遠不會跟下屬交心的。

  「不說沒關係,我去跟VP的秘書約個時間,直接和VP談談好了。」如果我敢說出口的話,我一定會在「VP的秘書」上加重語氣。

  下屬永遠不應跟上司對抗的。

  反正,我想她早晚會跟上司說。

  但出人意表,她沒有把我知道的事向他說。她的理由簡單不過:怕他氣她讓我知道。

  因此,我知道她和他交往的秘密成為她跟我的秘密。

  當時,我還有一點為此而沾沾自喜;畢竟分享著大美女的秘密。

  當然,若早知往後事態的發展,我一定不會這樣認為。

  他們在公司的表現極為低調,應該說完完全全沒有任何痕跡。除公事上的接觸外,沒有私交對談;在走廊相遇亦沒有任何曖昧的眉來眼去。若非我知情的話,壓根兒無法相信他們有任何關係。

  如果硬要指出他們近乎完美掩飾的破綻,那便是她替他準備的便當。她幾乎每天也會為他弄便當。但可能二人沒有住在一起,她把便當放在公司廚房的冰箱中,然後在不被同事看見時,體貼地在中午前放到他的桌上。有時候他有飯局的時候,她不想浪費便乾脆叫我把便當吃了。

  她的手藝相當不賴,吃得出她有用心去弄。我猜她的家裡一定有幾本「型男大主廚」之類的食譜。

  大約過了兩星期,她說有事要跟我談,我們便相約在一間會議室中踫面。

  門才一關上,她便愁眉不展道:「他被其他女生騷擾。」

  「騷擾?」我不解。

  「有一個女生纏著他,不斷打電話煩他,這幾天甚至跟蹤他。」

  不。我不是想問他怎樣被騷擾,而是問為什麼他長得那副德性,居然有女生騷擾他?

  我當然沒有説出口。她自顧地說下去:「他為此受到極大的困擾,我身為他的女朋友,我可以怎麼幫他?」

  看著她惹人憐憫的樣子,我的心忍不住抽痛著。

  「他說自己其實蠻同情她的•••他會不會為此跟我分手而跟她在一起?」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竟然答道:「我不會讓此發生的,我去跟他談談!」

  「你這樣去替我强出頭•••他會不會生氣?」

  「你放心,我只是去旁敲側擊而已。」然後剛剛的男子氣魄立刻煙消雲散說:「我有家要養,絕不亂來的。我會小心應付的。」

  可是,見到上司之後的事,我卻完全無法應付,甚至無法反應。

  那時,一踏進他的辦公室,看到他罕有地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凝視著桌上的便當。

  我一眼便認出是她準備的便當,於是問:「吃女朋友的便當,有那麼苦惱嗎?」

  「當然不會。只是•••」他邊說邊從櫃子拿出另外一個便當說:「太多了,吃不消。」語氣沒帶炫耀的感覺,倒是充滿困惑。

  「當然只吃正牌女友的那一份。」我理直氣壯道。

  「有些事,你不了解。」

  「但我明白,不管什麼理由,男人喜新厭舊,都是要不得啊!」我說得自己不是男人一樣。

  他略為想了一想,便打開她的便當。

  我見他臨危勒馬,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但不夠半秒,笑容便顯得僵硬。

  他把她的便當全部倒掉。

  「不瞞你說,最近有人每天給我送便當。還打電話留言•••你聽。」然後他操作著電話,利用擴音器播放留言。

  「親愛的,我為你準備的便當好吃嗎?記得要吃光光喔。」

   那甜美的聲音,我一聽便聽出來。

  是她的。

  我感到一陣暈眩。

  「起初我不把她當一回事,但她持續每天送便當、留言,就算我到外面吃飯,雖然便當不會出現,但我照樣接到她的電話。她人在公司裡頭,來電卻無法顯示她的號碼,想必是用自己的手機。直到前幾天,我實在受不了,於是看準她在留言時,拿起電話,婉謝她的美意,並告訴她我已有女友。想不到她在電話中飲泣起來,還怪我移情別戀,一副她才是我的女友。這幾天更變本加厲,她對我下班後的行程瞭如指掌。我懷疑她跟蹤我。我請教了心理醫生,她可能是患有妄想症的跟蹤狂。聽到這裡,我的心一直在發毛。你在公司認識比較多人,你覺得她會是誰?」

  上司永遠不該跟下屬交心的。交心的話,下屬是會不知所措的。

  「我想,你最好跟VP的秘書約個時間,直接和VP談談好了。」

  最終,她的情事像蒸氣般消失得無影無跡,跟她在公司的下場一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天台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