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華大櫻花雲 / 劉菲
2024/04/25 23:35
瀏覽142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過去兩年(2021年)中想像過許多次人們走出疫情那天的境況。像電影結尾的場景:人們載歌載舞鞭炮齊鳴?或者是家庭團聚掩面而泣?各式各樣轟轟烈烈的設想尚未成真,然而這日子竟悄悄地近了。

 

聽說過去疫情中的兩年華盛頓大學不鼓勵人們來賞櫻。今年情況不同,人們躍躍欲試早早地準備好去華大看著名的西雅圖櫻花。教會的姐妹三週前作了許多觀賞櫻花準備,包括集合地點,停車方式,如何拼車前往,校區方向和校園地圖等等。這一切為我們剛從芝加哥地區搬來,經歷第一個華州之春的家庭提供太多的方便。那天氣象預報是多雲到陰午後轉雨和陣雨,就像2022年三月這破碎世界的心情。

 

在華大地下停車場停車後,第一次走進華大校園。驚詫中,沒有料到建於1860年的華大校園如此古典幽雅,圖書館、教學樓林立,一色哥特式風格,那古老恢宏學府的氣派堪比東岸的杜克大學。可是杜克沒有櫻花。在一個奇妙的叫Quad 的紅磚地廣場,我們一抬頭便看到一片華大櫻花雲!在無風無雨多雲轉陰的襯托下,這粉紅微白沉默的美好,帶給樹下人們如此的驚喜、歡樂、嚮往,與精神的釋放。那天是校園學生春假結束回校的第一天,忙碌景象處處可見。校園仍接納公眾來客,歡迎人們來共享陽春櫻花盛景。在這花人交錯之中,如果你沿著Quad 廣場小道,任四通八達小徑上年輕學子穿越你而去,不由得思緒飛揚。櫻花無語,觀花人也沒有喧嘩,櫻花樹冠如雲蓋日卻迎來無聲的心潮澎湃。那些虯枝盤根錯節,地老天荒般的古老樹幹佈滿青苔,坑窪起伏蒼老根結之間,竟然也毫不吝嗇爆出幾許粉色花簇。

 

在櫻雨花雲裡漫步,吮吸櫻花的潔白高尚和聽任無法描述的眾多五重花瓣奏響心曲,尤其是2020-2021年之後,是一種偌大的奢侈。記得兩年前的早春三月,我們在中西部的森林公園枯坐,看冰凍湖面鳥獸全無,整個公園枯枝敗葉在寒風中呼嘯。我們鑽進車裡,只有期待枝杈上的綠芽再生併為疫情中的恐懼祈禱。眼前兒童們嬉笑追逐;年輕準父母在花前樹下留影祈福;老年人扶攜著柱杖在櫻樹下踱步;教會的不少家庭第一次走出Zoom的桎梏當面相聚,除去口罩在櫻花雲下露出笑容留影,那種打破毒疫封鎖的喜悅溢於言表!人們在病毒面前的恐懼淡去,信仰和科學的力量把大家重新聚集到櫻花樹下,憮今思昔感恩生命。這種微笑的渲染,靈魂的碰撞,眼神的交會,氣息的融和,和漫天鋪蓋的微紅粉白櫻花雲交織成一曲交響,一曲治癒生命的勝利

讚歌。

 

據說,華大的櫻花樹其實最早(大約1939年)種植在華盛頓植物園。1962年也就是櫻花樹樹齡超過20歲的時候,由於修建520公路浮橋的需要,這些櫻花樹被移植至

華大的Quad 廣場。如今,這些超過80歲樹齡的櫻花樹,受到極好照護健康狀況良好,預計它們可以活過百歲。想像一下,80多歲的老樹們支撐著漫天粉白雲朵,那齊開齊落的短暫絢爛,盡它們畢生之力展現最大的美好給世人。華大的櫻花攝像機還每天24小時在現場拍攝櫻花開放的景色。讓人們隨時觀看櫻花在華大校園廣場綻放的實況。之後大家還參觀了1860年後建立的第一座教學樓外觀和蘇薩羅圖書館。那哥特式建築大圖書館的二樓似大教堂一樣莊嚴肅穆,閲覽室佈滿彩繪的玻璃窗上鑲嵌著紅色的十字架。在牆邊書櫃裡我竟發現了巴金、沈從文全集!這使此次櫻花之旅更增添幾分欣喜。櫻花樹,是如此配得上華大的紅磚廣場,配得上這個恢弘學府的莊嚴與經典,高尚與尊崇。

 

在離開華大之前,我再次去Quad 略作漫步,突然看見一顆櫻樹的虯枝上飄著黃藍二色的緞帶。繫帶人沒有掛黃藍旗幟可能不想影響校園觀感,這飄帶微不足道在風裡輕輕舞動,有聲無聲擲了一塊巨石在花海雲湖裡激起浪花。沉默無語的粉白美好與這黃藍色震撼反差強烈,不由想起從未忘記的慘烈戰事。感謝這位無名氏在華大櫻花雲下繫上黃藍緞帶,以紀念生命的喪失,無言的抗爭,堅定支持英勇烏克蘭的立場,和對美麗櫻花的讚歎、可貴和平的捍衛。還有什麼能用這樣的對比與襯托來抒發對高尚櫻花的讚美、對戰爭狂人的憎惡?

 

世界在三月經歷著大流行與無休戰爭,不知道還會經歷什麼。前些時讀到華盛頓州華文筆會一位作家引用羅曼羅蘭的句子:“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這樣震撼的文字足以讓我們鼓起勇氣看世界炎涼,活出自己平淡的精采,也許短暫卻絢爛,像這片眼前的華大櫻花雲一般。

 

願人人心裡都有一片櫻花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