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時間的咬痕 / 邱瀟君
2024/04/25 05:04
瀏覽140
迴響1
推薦16
引用0

 那幾天媽媽生病住院,兩個女兒接到消息就從外州飛回來陪外婆。我懸吊的心,終於有了依靠。

 

沒想到生活另有起浮。 

女兒好友傑瑞兄弟領養了一隻哈士奇狗,帶回家卻遭他們老媽威脅:「狗進門,媽媽就出門。」

兩個男孩在車上陪狗狗住了三天,無計可施,向女兒求救。

我們家已經有一隻伯恩山犬華生,媽媽正躺在醫院病床,家裡多一隻狗要照顧,實在是負擔,但我不忍掃女兒的興,就硬著頭皮答應收留狗兒。

 狗狗到我們門口,一點都不認生就進了院子,而且還和華生玩了起來。女兒和朋友們都放心了。

我想,這樣也好,讓女兒們在憂心外婆身體的當兒,有一點喘息的機會。

狗狗出奇的馴順,不吠不鬧,跟在華生後面亦步亦趨。像個新進門的小媳婦。

 

當晚,我從醫院回家,看到牠和華生並頭睡著,突然想到卡夫卡說的:所有的知識,全部的問題與答案,都在狗狗身上。

我摸摸牠的耳朵,想問,這個時候你到我們家,想告訴我什麼答案嗎?

狗狗沉沉地睡著,似乎已經在這個家住慣了。

 我們為牠起了個名字——傑森。

 

傑森進門的第二天,是媽媽從醫院回家的日子,醫生推斷媽媽只剩三個禮拜的生命。媽媽愛熱鬧,我們把病床安置在客廳,就任由兩隻大狗在病床前圍圍繞繞的擠著。

 

老天爺總愛胡亂敲門。

 媽媽病後從未露面的哥哥弟弟,居然同時按門鈴。家中多了人,兩隻狗開始不安吵鬧。管家看我煩躁,丟了一塊餅乾到院子,想把狗引到院子。

沒想到狗狗爭食,彼此吠叫攀咬了起來。小女兒衝出去想分開牠們,傑森用力吠叫時一口咬在小女兒的右臂,頓時血流如注。

大女兒立刻開車帶著妹妹往急診室衝。

 

兩隻狗惹了麻煩,安靜下來趴在地上。傑瑞兄弟趕來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眼看媽媽在鬼門關前徘徊,耳聴車庫中哥哥弟弟彼此的推諉謾罵,心急女兒在醫院生死不明,實在沒有餘力再多想什麼,我告訴傑瑞兄弟:「打電話給動物收容所吧。」

 

收容所的人進門時,傑森乖乖地任由他鎖住,那人說:「看來牠非常習慣這種情況。」

聽見這句話,我心裡一震!習慣什麼?習慣被拋棄?還是習慣被帶回收容所,等待21天後未知的命運?

 

臨上車,傑森對著我輕輕叫了一聲,分不清楚牠眼睛中是哀求還是道別。對不起,傑森,對不起。你是此刻我身邊唯一流轉的良善,我卻無法留你。原來我們的緣分只有一個晚上。我終於哭了出來。

 

後來,媽媽的病慢慢好了,女兒的手臂縫了幾針也終於復原。兄弟之間的情誼沒有改進。有些事情我們改得了,有些事我們改不了。

每次想到那個早晨,我心中就有股懊惱,如果那是個風清鳥鳴,家和人順的早上,就算傑森不小心在女兒手臂上留下傷口,我是不是就會留下牠,開始我們長長的緣分?

生命沒給我答案,只是在我心中留下一道時間的咬痕,時時痛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邱瀟君的文章
下一則: 咪咪姐的飯友團 / 邱瀟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知風草聯合網
2024/04/26 05:40

好可憐的狗,多麼無辜,被生下來,卻何處是家的過著,不知後來下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