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道別 / 林良姿
2022/08/12 23:46
瀏覽495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一個萬籟無聲的寂靜深夜裡,爸爸悄然的回到了我們位於台北龍江路的家中。

  看到久違的父親,我心中有幾分歡喜,幾分訝異,還有些淡淡的哀愁。

  我不敢問他去了哪裡,過得好不好,也不敢問他為什麼回來。我們只是裝作若無其事般的閒話家常。

  似乎說了許多話,又好像什麼都沒有說,彼此卻都了然於心。

  後來,爸爸看看牆上的鐘,他說:「很晚了,我該走了」,我只好依依不捨的目送他去搭49路公車離去。

  爸爸,我最親愛的爸爸,何時才能再見到您?……..

  我從夢中哭醒過來,淚眼婆娑,涕泗縱橫,想到和父親已天人永別,就心痛如絞,對他的思念如潮水般涌來。

  父親是個溫和良善的人,幾乎從沒對我疾言令色過。雖然他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也沒有傲人的事業;卻是個特別愛家的好丈夫、好爸爸。他時刻以妻兒為念,每次出門都惦念著我們愛吃什麼,大包小包的拎回來。退休後,每天上市場買菜,最喜歡作菜給家人吃。雖然家中平常都是由母親發號施令,父親向來沉默寡言,但他對我們的照拂,卻如春雨般潤物細無聲,那份愛綿綿不息,深植於我們心中。

  十年前父親因肺癌離世,每個深夜我都因思念父親而偷偷哭泣,哭了三年,心中的悲傷才漸漸淡去。這才明白,為何古時候父母過世,要守孝三年。真的是要三年的時間,才能走出失去親人的傷痛。

  但這個多年前的夢,一直在我心頭縈繞不去,我懷疑那是不是父親來向我道別,他的靈魂是不是要去什麼地方?

  其實在外婆過世後,我也作過類似的夢。

  我夢到外婆告訴我,她明天要搬到另一個地方,我在幫她收拾房中的物品,準備搬家。那小小的房間,散亂著打包的物品,在夢中是如此的真切。

  因為母親是獨生女,她婚後外婆就一直住在我們家。父母平日忙於開店作生意掙錢,外婆便在家中幫我們燒飯洗衣,照料我們,宛如保姆。六十多歲時她得了三叉神經痛,那種疼痛一發作非常厲害,仿如針刺、刀割、觸電一般,必需吃止痛藥才能稍解。服用了十多年的止痛藥,腎臟受損,終於導致腎衰竭而逝。

  當時我在美國工作,一年只有兩週休假。知道她將不久於人世,為了將休假留用於參加她的喪禮,在她病危住院的時候,我並沒有回去看她。後來才聽說,當時只要有人去醫院看她,她都以為是我,知道不是我後,她就非常失望。沒能回去見外婆最後一面,成為我心中很大的一個遺憾。 

  我常在想,夢中的外婆是要搬去哪裡?她也是來向我告別嗎? 

  身為海外遊子,最害怕的就是半夜接到家人打來的越洋電話,要不是情況危急,不會半夜打來。最痛心的就是父母、長輩生病,卻不能隨侍在側,親恩難報。儘管多年過去,每每想到,我仍然感到非常悲傷無奈。

  當逝去的親人入夢來,一切似真似幻。我不知道人過世後靈魂會去哪裡,也不明白這些印象清晰的夢,到底是有什麼寓意,他們是來向我道別嗎?

  也許是夢只是夢,日有所思,才會夜有所夢。但我寧願相信,這些至親們,已脫離了肉體的病痛,息了世上的勞苦,他們要去的地方,必是一個更美好的所在。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林良姿的文章
上一則: 不朽的星光 / 林良姿
下一則: 真假新娘 / 林良姿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