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你在心口難開
2022/07/19 23:18
瀏覽753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愛你在心口難開

..

蔣阿呆將近40歲啦,還是那一句話:「婚姻乃終生大事,不可不慎重考慮。」

吳淑女心儀他很久,她喜歡呆呆的阿呆,三不五時「拎籃仔假燒金」,來他家看呆媽。呆媽雖然沒什麼好看,可是呆媽的兒子阿呆好看呀。每一次看到阿呆,打心底一種說不出來的麻酥酥的感覺,這種感覺是淑女夢寐以求的感覺,她暗戀的阿呆就具有這種特有的魅惑,見到阿呆心都醉醺醺。淑女要在愛的客棧裡享受愛的饗宴大餐,心中伴著阿呆,一口一愛,一愛一口的慢飲沉思,樂在其中,這就夠囉。

她不信阿呆不喜歡她,等,等阿呆已經五年,五年不算久,五年沒有白費青春,感覺上她是「有夫之婦」,還有可愛的孩子,都在耳朵旁叫「媽咪~」,孩子你也要像媽咪一樣慢慢等「爹地哦~」。自言自語微笑的淑女,天天享受幸福,她這樣宗教式的感覺,自己有體貼溫柔的夫君─阿呆。

阿呆呆呆的,這樣的男人使她感覺可靠,安全。她不喜歡被追求,所以拒絕很多男子,追求女性的男子不值得一顧。淑女要的是自己追求的人,阿呆。呆媽與她一聊就聊道:「阿女呀,妳幫阿呆找找看,我真操煩ㄟ,這麼大歲的人了。」呆媽呀呆媽,妳是白內障呀!沒看到我嗎?我早晚都來看妳,那是藉妳看阿呆呀。

阿呆兄像梁山伯,呆頭鵝一個,難不成叫我像祝英台一樣,露奶奶給他看,山伯看了還說一句英台ㄟ氣死的話:「賢弟呀,大奶大肚將來會當宰相唷!」

阿呆愛吃西門町張家店的胡椒餅,淑女每一次來訪的時候,都帶幾個擺桌上。不用叫他,他自己愛吃就會拿去吃,謝字不知道怎麼講,沒關係,只要阿呆會拿去吃,淑女就覺得被愛的感覺,這感受的味覺使她能夠等下去,多久沒有關係。

「啊……啊……」阿呆由喉嚨蹦出來的聲音,很急促,吞胡椒餅不小心噎住。

淑女趕緊端起茶水給他喝,那是很媽媽的口氣說:「慢慢喝ㄟ…」邊一巴掌一巴掌從胸脯往下順氣,阿呆還在抽氣,臉都紅囉,淑女一看,想起人工呼吸,摸蛤蜊兼洗褲,淑女不懂人工呼吸要觸嘴巴吹氣,趕緊離開一下再吹氣。她像情侶接吻,堵糊阿呆口鼻,阿呆本來就憋氣憋得要死啦,情不自禁推淑女一把,喉嚨裡的餅塊也噴射出來,淑女被推倒在地,在撫摸臀部,痛呀?不痛,好不容易被觸一下胸膛,怪說不出的麻酥酥感覺到愛是什麼東西,愛是感覺的到,看不到的東西,這東西不是東西,卻會使人三魂七魄碎碎去。

起來呀。不,等阿呆拉她才起來,等好久都沒有機會,今天怎可讓熟了的鴨飛走?

呆媽看淑女一下說:「妳是安怎?」蔣媽呀,我是等阿呆他扶我起來呀,結果被呆媽拉起來,咳一聲嘆,起來就起來吧!阿呆你真是呆頭鵝呀。

淑女告訴阿呆:「我要走囉…。」阿呆不理她只是「嗯…」一聲,然後慢慢的抓一小撮茶葉,靠鼻子專心品聞,再提起大壺,替茶壺淋浴後,茶葉放入小茶壺。「我說我要走囉……?」淑女大一點的「小聲」說,「走吧!」阿呆端起小杯杯說,接著又在鼻孔盤來盤去的品聞,沉醉其中。

唉呀~~你真的呆頭鵝呀你!淑女說重話了:「阿爸叫我去相親。」相親還聽不懂呀?什麼女子要半推半就?手抱琵琶半遮臉?對阿呆不管用。下決心「臉」暫時擱著不管,對你這呆頭鵝要攤開說白話:「阿呆兄,阿爸要我去嫁人哦。」

「什麼?」阿呆很訝異的站起來看淑女,歡喜死真的,淑女心想阿呆兄並不呆,知道自己一嫁人,就是人家的妻子,這一句「我要去嫁人」,真的是說在刀口上,你知道了吧?等阿呆開價。「妳有人敢娶妳呀?」阿呆沒有說錯話,淑女不但長得嬌媚楚楚動人,還是世絮公司的經理,女強人一個,誰敢娶她啊?淑女沒生氣,她對呆媽說:「蔣媽,再見~」。

呆媽問阿呆:「淑女怎麼不見囉?好久都沒來。」「才一天半…」阿呆頹喪的說。「一天半?我怎麼覺得很久啦?」阿呆在煮茶,提起開水壺,又放下開水壺。走到窗戶看看又走回來提茶壺,沒有倒水,沒有搓茶葉品聞茶香,去沙發椅躺著,又翻起來,喃喃自語:「怎麼搞的?」叫呆媽:「阿母,妳有感覺麼?咱叨有什麼敏件潘摩去?」(我們家好像丟了什麼東西)「機仔給我,歸番?(手機給我,號碼幾號?)」呆媽要打手機給淑女。「控八控控控八控─控狗利崆控控。」「你帕哇貢啦(你打,我說)~」阿呆打通電話交給呆媽,「阿女喔?妳有時間來一咧,來拿我送妳嫁安的戒子。」「阿母!妳貢啥咪?(說什麼?)」阿呆搶過手機,愣住!怎麼說呢?

聽話筒裡淑女的聲音:「蔣媽~蔣媽~」好像門外聲音,比話筒裡的聲音更大聲。「蔣媽~蔣媽~。

阿呆不呆,以「阿女啊在外面接我們的電話」的手指頭指指門外,有影摩影?呆媽趕去開門,阿呆啊趕緊躲房間。呆媽與淑女嘻嘻哈哈進客廳,淑女眼睛正在到處尋覓阿呆,手機卻通一聲響,是阿呆打的:「阿女,叫阿母進來一下。」

淑女轉話叫呆媽進去,心裡想,這一天不來,還真的不來對了,真是「穩達達,老鼠仔入牛角─你走沒去啊!」

呆媽很快喜孜孜的從房間出來:「夭壽喔~阿女啊!阿呆說他愛妳,妳有愛伊麼?」有這樣問的真是呆媽。淑女倒不好意思起來,第一次羞的臉都紅囉。「蔣媽~再見~」邊說邊走了。

阿呆怪阿母:「妳那ㄟ安呢問阿女啊?」

手機又響起來是阿女打的,只聽阿呆回話:「是,好。」關機後就打起領帶,匆忙的在鏡子面前,挺胸瞧瞧,側身瞧瞧,「阿母…安呢(這樣)好看麼?」沒來得及說好帥,阿呆已經開門出去啦。呆媽霧裡看花,霧煞煞看摩(看不懂),喃喃自語:「阿女啊走去,阿呆啊也走走去,阿女啊走去,阿呆啊也走走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貞姑娘文章
上一則: 吳媽媽拎著包袱換「家」
下一則: 等媽您「走」了我才結婚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