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人物
2019/05/01 00:00
瀏覽1,729
迴響0
推薦109
引用0

                                  

整個安寧院包括院長、諮商師、護理師、照服員等手邊沒有急事的員工,面帶悲戚,站成兩排,齊集通往停車場的門邊。

是安寧院的慣例我們照顧過的病人走最後一程,表示感恩與哀悼,也獻上祝福。

不多久,運大體的擔架床由禮儀公司派來的職員緩緩從七號房推了出來。擔架床上躺著的邁克(非真名) 覆蓋在一張花色高雅的被單底下。這類被單是由一群我們稱之為被單天使」(Quilting Angels)的志工手製的。平時,病人如果喜歡,可以當被子蓋;他們走了之後,家屬也可以拿回家作為紀念

擔架床走近了,我強忍心中的傷悲,帶著感激,回憶起和邁克結識的經過。

七十五歲的邁克,是腮腺癌末期患者,兩個月前入住安寧院的七號房。根據資料,他一生未婚,沒有家人,訪客倒是很多。對於病人,不管背景,照護團隊一律一視同仁,除非有特殊需要,在資料上也不會有明顯的記載;病人的家世或生平也只有在他們家人或訪客主動透露時,志工才會知悉。我就是在與一位邁克的訪客閒聊時,才得知他是一位「大人物」的。

邁克入住後,在我第一次值班、卻還一直沒有機會探訪他時,有一位大約五十來歲的女士到來賓接待站登記。知道她來探訪的是邁克,我告訴她:根據護理師吩咐,邁克因為訪客很多、感到太累,正在休息。她說她可以等一陣。於是,我請她到會客室坐下,並給她咖啡以及餅乾。她滿心感激地道謝之後,笑著問我知不知道為什麼邁克有那麼多訪客;看我不作聲地搖搖頭,她指指她對面的沙發,問我有沒有興趣聽聽邁克的故事。

因為對於這位沒有家人卻訪客忒多的病人,我也有些許的好奇心,因此就坐下來,聽這位滿頭金色捲髮的瑪莉琳娓娓談出他的故事。

還好那天有這個機緣,否則,我也許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位深藏不露的「大人物」的真面目的。

原來邁克來自英國,早年學的是建築,對於音樂卻有特別的偏愛,本身也拉著一手好的小提琴,因此,他遍遊歐洲的大都市,研究音樂廳、劇院的建築與結構,獲得許多知識和心得。移民加拿大,定居在多倫多後,在某個機會應徵設計音樂廳,他脫穎而出。不只作品入選,更應聘為該項工程的負責人;完工後,他又接受了管理該音樂廳的工作在十多年的歲月中,邁克結交了許多同事、部屬與朋友。

說到這裡,瑪莉琳說:「我就是那時候在邁克手下任職的;後來就成了好朋友。」說完,她趕忙加重語氣地補充說:「不只是我,幾乎所有的人都一樣,是他的忠誠粉絲!」接著,她繼續說邁克後來被禮聘到溫哥華來,負責一座新音樂廳的設計與建築;退休後,更被舉薦,成為卑詩省娛樂業名人堂的成員。雖然他離開多倫多已經二十多年,當年邁克結交的許多友人都和他保持密切的聯絡。當他們知道邁克病得藥石罔效後,紛紛不遠千里地,前來探訪。

聽到這裡,我正想說什麼,瑪莉琳笑著說:「你想知道邁克哪裡來的『魅力』,是嗎?」被看穿心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卻索性大方地點點頭,讓她繼續說下去。

                           

「邁克長相平凡,但他可是我們大家心目中的big shot -大人物 。我們敬重他、愛戴他,因為他敬業:不只專精、高效率,更重要的,他常說:事不分大小、高低,貴在全力以赴。對人,他則是非常樂群:不論是同儕或部屬,他都友善、真心,至誠相待。如果我們在工作上有了缺失,他也從不假辭色,而只嚴肅、卻客氣地指出問題所在,確定我們明白其中道理,而不再重蹈覆轍…」聽得我心中頓時湧上無限的敬意。

瑪莉琳停了一停,繼續說道:「還不只呢!邁克一生未婚,沒有家室,因此將同事、朋友視同家人;經常邀請大家到他家作客。他也非常慷慨,說賺了錢,就該把它用在需要的用途。除了定期捐款做公益之外,我們若有急難,他也一定傾囊相助,毫不遲疑。」

看我不停地點頭,瑪莉琳說:「邁克的偉大之處,我再用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不過,由我剛剛說的,你應該不難明白為什麼一聽到他病重的消息,我們都千里迢迢地趕來探視他了。但是… 天啊 …!」也許想到邁克已經走到人生的終點,剛剛還有笑容的瑪莉琳突然飲泣起來。趕忙遞給她紙巾之外,我也坐到她身邊,輕按著她肩膀,無聲地陪伴她,讓她靜靜哀悼她即將到來的失落。

接著幾個星期,在我值班時,我有幸多次探訪邁克,有機會認識了這位瑪莉琳口中的「大人物」,學到了真正「大人物」的真諦。

幾次訪談中,我發現邁克雖然已像風中殘燭,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但是他仍然腦筋清楚,思路有條理。更重要的,他虛懷若谷的情操,叫我心折;有時當我提到他一生的成就時,他都一笑帶過,只淡淡地說那是機緣和運氣使然;他只是隨從行事罷了。至於他朋友眾多之事,他更堅持那是他們不嫌棄他的緣故。當我不忍心他因為訪客太多、妨礙他休息,而建議將訪客探視時間和人數加以限制時,他連忙說不需要,因為他要休息可以另找時間,朋友撥冗前來,不該阻止,更何況「這是我向他們道別、感謝他們和我朋友一場的最後機會。」說這句話時,他神情淡定,沒有感傷,因為他曾說過:對於死亡他並不害怕,因為他已活過無怨無悔的一生,他肉體死亡的那一刻,正是他的精神探索人生最高機密的開始;I am actually quite looking forward to it」(其實我非常期盼它的到來)。說得自在、瀟灑!

每次值班,若是邁克精神好時,我們會交換各種心得,無話不說;如果他累得睡著了,我也會坐在他床邊,心疼地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靜靜地陪他一陣子。從他身上,我感受到一位「大人物」的風範 – 生命力旺盛時,活出美麗的人生;在瀕死的病榻上,仍然不失其謙謙君子的風度,給了探訪、陪伴者許多啟示。這種將死亡一事「貢獻」出來的美德,是最難能可貴、也是讓我衷心佩服的。也因為如此,這段日子,每個禮拜到安寧院值班,自然而然地成為我一周中引頸盼望的事。有一次,我這麼告訴他時,他也說:「我也是期盼你每周的探訪的。」雖然我知道這只是客氣話,相信對其他志工,他也說這麼說,我心裡還是對他的友誼感激莫名。

「成功」或「偉大」絕非金錢、地位、地位、名譽等身外之物可以估量;我在邁克身上又再一次得到明證...。

早上本來艷陽高照的天空,現在卻陰暗了下來。莫非天地也在悲悼一位「大人物」的離去嗎?

看著邁克的大體被緩緩裝進禮車,我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地沿著雙頰流了下來…。別了,邁克!謝謝你讓我有機會認識你;更謝謝你寶貴無價的身教!願你一路好走!

                             

                                 陪伴,在 離別前 


            
由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 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返璞歸真
下一則: 心念相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