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心念相繫
2019/03/01 00:00
瀏覽2,187
迴響0
推薦111
引用0

   

雖然一個新的年度就快過去六分之一溫哥華的冬天卻好像遲遲不願離去似的:六、七度的氣溫,天空灰暗,纖細、綿密的雨絲飄在臉上,本應有幾分羅曼蒂克的氣氛,卻因北風頻吹,帶來了些許寒意,讓路上的行人振步疾行,希望趕快躲進建築物裡面。安寧病房裡面,因為有暖氣的緣故,幾位繁忙走動的護理師都穿著短袖的上衣,卻使人有身處盛夏的錯覺。

也許因為時間還早,滿床的病房靜悄悄的。拿到床位分配表後,我看到420號病房住的仍是愛麗絲(非真名) ,心中略略鬆了一口氣,但是看到護理站的白板標示著她的PPS (Palliative Performance Scale – 安寧病人表現指數) 只有10% 時,心中一陣悸動。

根據維多利亞安寧協會(Victoria Hospice Society) 的分類:健康情形不錯的病人,PPS100%;他們可以隨意走動,從事任何活動,自己也可以料理生活所需,飲食正常,覺知清醒。若低於30% ,病人大概已經病入膏肓,完全臥床,完全倚靠他人照顧,開始嗜睡或昏迷10% 更是離死亡不遠。根據這個指數預測病人的病情,雖然不是完全準確,卻是雖不中,亦不遠矣

愛麗絲72歲,子宮癌末期;四個星期之前入住病房。時常來陪伴她的是中年的獨生女兒喬安納(非真名) 。愛麗絲雖然病體羸弱,時常精神不繼,但是待人和氣、有禮;喬安納也是談吐高雅、得體,尤其讓我佩服的是她頗有深度的靈性修為。幾次訪談中,我更可以看出她們母女互動良好,感情甚篤;尤其對於愛麗絲不久人世一事,兩人看來都坦然處之,對生死問題甚至談笑風生,像是準備妥當,令人安心、稱羨;我也如此告訴她們母女。

上個星期我值班時,愛麗絲一直熟睡著;那天她的PPS30%。陪伴在旁的喬安納說她媽媽雖然偶而會醒來,但是非常嗜睡。說罷,她掩面低聲飲泣。我隨手給她面紙,正要安慰她時,她突然說她感到非常害怕,因為她擔心媽媽離開的時間已經不遠。為了不願意打擾熟睡中的愛麗絲,我示意喬安納到外面去。

我們一前一後地走進專為方便談話用的「靜室(Quiet Room) 。甫一坐下,喬安納的眼淚就決堤般地傾洩而下;我坐在她旁邊,一邊輕拍她的肩膀,一邊任由她哭泣。過了一陣子,她哭聲稍歇,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我點點頭,並示歉意;我告訴她我可以同理她的悲傷,請她無須在意之後,我靜靜地看著她,等待她分享她的感受。

喬安納開口了:「你一定覺得對於母親的情形我既然已經心理有所準備,為何還這麼難受,是嗎?」我說這不奇怪,因為儘管準備得再好,臨到生離死別的時刻到來時,照樣會哀傷難過的。喬安納沒有針對我的話回答,卻讓我意外地說:「其實,對媽媽日益嚴重的病情,以及迫在眉睫的死別,我是既害怕,又恐慌的。」對這番完全可以理解的,我點點頭,等她繼續說下去:「但是我怕媽媽難過、惦念,只好裝成非常灑脫的樣子;告訴她我會照顧自己,請她時候一到就安心離去。其實,其實… 她停頓了良久,才能夠再接下去,想必是相當感傷的緣故吧:「其實,我心裡非常不捨得她和我就要天人永隔的。就怕她擔心我而走不開,垂死掙扎,那才慘呢。所以我都不敢把自己真正的感受表達出來… 」講完,她又開始啜泣了。

                

喬安納講到了常見的瀕死病人家屬的兩難:既要全心照顧即將離去的親人,身心俱疲之餘,又要強作笑顏,而真正抒發感情以及療傷之事,只能在夜深人靜親人不在場時暗自飲泣。

於是,於是告訴喬安納以前我在家先慈、先嚴人生末期時,也有這種掙扎之後,我並分享了後來上課以及讀過幾位心理學專家、諮商師的著作,而得到的訊息:安定心神,集中意念調整呼吸,用細膩的觀想以及強大的心念和瀕死昏迷、甚至已經去世的親人溝通,是可行的。

聽完之後,她將信將疑地說:「可信嗎,這種說法?」「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和她分享了當年先家嚴瀕死前昏迷時,在與他溝通的當兒,我講出一件他極為痛心的事情,他眉頭突然揪結在一起,顯得非常難受。待我撫慰之後,他才舒緩了痛苦的表情雖然這個例子不完全印證心念相繫的說法,至少它證明瀕死者的心識通常都非常清明。我告訴喬安納我也在學習著藉此與已經離世的親人聯繫。我說這不一定人人都行得通,卻請她不妨試試;我並解釋了華語裡面「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成語,作為鼓勵。聽了我親身的經歷,喬安納點點頭,答應她也要試試看...。因此,今天我就急著想知道她「實驗的成果」。

420號病房房門敞開著,裡面悄然無聲。從外面可以看到拉上的床簾後面,顯然有張上頭坐著人的椅子,因為椅子的靠背剛好頂住床簾而突出,而椅子底正下有一雙腳。「應該是喬安納在陪著即將遠行的媽媽吧!」我一邊自忖著,一邊輕敲門框,嘴裡說著:「志工」。

床簾掀起處,探出頭的正是喬安納。她略顯倦容,但是「釋懷」與「淡定」清楚寫在臉上;和上星期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看到是我,她趕忙輕拉我的衣袖往外走,同時,帶著微微的笑容,輕聲說道:「I did it」(我做到了!)

還沒走到靜室」,喬安納就迫不及待地向我述說她與昏迷中的母親以心念溝通的經過。

原來,剛開始的時候,也許因為她求好心切而太過急躁,導致心神無法集中,因此,自己根本無法將要說的話,順暢、自在地傳達出去,更別談聽到母親的回答了。還好,喬安納並不氣餒,一天幾次靜坐、收心,終於在第三天和昏迷中的母親「連絡」上了。她不僅表達了對媽媽自小疼惜她、帶大她的謝意,也談述許多她們之間互動的趣事,更重要的,她傾吐了對母親的愛,同時,也毫不猶疑地告訴媽媽她對於即將失去她的恐懼與不捨。喬安納說:雖然媽媽依然昏迷如昔,她卻可以感受到她的激動。果然,媽媽的回答清楚地傳回喬安納的心;原來愛麗絲對自己即將離開人世,捨下愛女,也是萬分不願、不捨。最後,在了解她們母女之間毫無掩飾的感受與心意之後,她們又互相祝福,也互許將在天鄉相會,再敘世緣。

喬安納說這幾天來,她們之間的溝通一直持續不斷;兩人之間的愛與思念就靠著心念相繫、相牽來溝通。她並說在媽媽走後,她也會學著和已經身處另個世界的她繼續保持聯絡,一直到她自己也將前去和媽媽相會的那天為止。聽得我既感動,又為她們母女慶幸。

那天下班前,我經過420病房時,看到喬安納雙眼微閉地坐在床邊,而床上的艾麗絲雖然呼吸急促,卻神情自若。想她們母女應該又心念相連,正在道愛、道謝、道歉、道別吧?我停下腳步,在心中靜靜為她們祈福時,不經意地注意到窗外一片濛濛煙雨。生離死別之後天人之間的奧秘,似乎隱藏其中,等著人們去發掘、探索;而心念相繫」也許正是開啟這天大機秘的鑰匙之一呢...。

                                          

     陪伴,在離別前     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大人物
下一則: 走入永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