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理智與感情之爭
2017/09/01 00:00
瀏覽2,084
迴響0
推薦108
引用0

                                                                

                  

一走進安寧院的門,一陣剛出爐的巧克力餅乾的香味撲鼻而來,雖然我才吃過午飯不久,卻頓時感到飢腸轆轆。我知道一定是廚師雅琳又在施展手藝,為病人烘焙點心了。

這個安寧院,除了供應三餐之外,咖啡、茶,加上餅乾、杯糕或馬芬等小點心,都放置於廚房與餐廳之間的櫃台上,以便病人或訪客隨時取用。幾位廚師中,菲裔的雅琳上全職,週一到週五值班,週末則有兩位兼職的輪班。她們的廚藝都是相當好,所作的食物與點心都讓病人讚不絕口。相信病人們在生命末期還有機會嚐到如此人間美味,一定相當滿足與感恩吧?我還記得有一位入住了兩個多月的病人,曾半開玩笑地說:「這裡的食物真好!這也是我遲遲不願意離去的原因。」由她這句話來為我們幾位廚師的手藝做註解,雖不中亦不遠矣!

有本中文譯成「讓日子多一點生命」,副標是「安寧病房的美味大廚」  (Den Tagen mehr Leben geben - 朵特 . 席珀著;唐薇譯;時報文化出版)的書,內容描寫一位曾經任職於米其林等五星級餐廳的大廚,毅然放棄平步青雲的前程,而甘心獻身為安寧病人服務。他在許多感人的體驗裡,終於找到了身為廚師的真義所在。

為常人來說,廚師的工作也許只是用來圖個溫飽而已,但是從雅琳做餐點時事事全力以赴的敬業精神,以及她與病人互動時所展現的那份愛心,我可以了解她也許沒有那位米其林大廚的本領,她把廚藝與安寧照護連結的那份用心,的確也是不遑多讓的。

看到我,雅琳笑著問我等下如果有空的話,能不能為四號房的病人送去餐盤,因為一個鐘頭前的午餐時間,他睡得正酣熟。我一邊應說沒問題,一邊想起幾個星期來與這位病人互動的經過。

根據紀錄,八十九歲的安東尼(非真名) ,肺癌末期。雖然年歲相當大,而且病入膏肓,卻絲毫不減其帥氣,酷似加拿大老牌男演員 Christopher Plummer:一頭略稀的銀髮,和藹的眼神,挺直的鼻樑…;尤其是他高貴不凡的氣質,讓人不禁心生好感。

幾次陪伴晤談之後,我知道安東尼是成就頗高的微生物學者,取得加拿大著名的昆士大學(Queen’s University)博士學位後,曾任教於美國哈佛、史丹佛等頂尖學府凡數十載,退休後回到加拿大頤養天年;與夫人莉莉安納(非真名)或者相偕出外旅遊,或者一起栽種花卉,伉儷之間互敬互愛,一團和氣。

讓我欽佩的是他除了專業知識高深、歷練見聞廣闊之外,為人謙虛、隨和,對於生死也看得豁達。我們都同意人生最高境界應該是「活得精彩璀璨;走得安詳自在」(Live a good life and die a good death) 每次與他談話,都讓我得益匪淺。所以,阿琳讓我端去晚餐,我當然求之不得地欣然答應。更重要的,上個星期,我下班前莉莉安納對我講的一番話,讓我更想了解安東尼的近況。

我本來都以為安東尼已然全面接受他的命運的,至少,他給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如此開朗。然而,那天他夫人告訴我他活得相當「鬱卒」,由於他下半身完全動彈不得,經常臥在床上,吃、喝、拉、撒都在那兒。即使想坐輪椅去兜兜風,也需要他人將他從床上抱起,再協助他在輪椅上坐好、扣上安全帶,才推他四處走動的…,可以說一切均仰賴他人,因此常常長吁短嘆,也常問老天為什麼還不讓他痛痛快快地早日離開?

                

我聽了之後,也不禁為他的處境與心態感到難過萬分。也許他對我信任度不足,無法將心裡的苦況據實相告;抑或他的理智與感情正發生嚴重的爭戰 理智告訴他要安然接受病況,等待時候到來,感情上卻無法承受乖舛的命運加諸他身上的「酷刑」

這類理智與感情交戰的經驗,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就常有;更何況是末期病人?理智告訴他們要安詳、自在地接受不可避免的命運,以及上天的安排;然而,另一方面,在感情上,他們或者就會因為牽掛與不捨,而奢想多活一陣子。為安東尼來說,則是因為不堪折磨,而盼望可以早日脫離苦海。雖然安樂死在加拿大已經合法化,是一個選項,但身為天主教徒,他就曾在聊天裡對我表示過他不贊成的態度,就這樣,安東尼內心的爭戰就更劇烈、也更無解了。想到這,真令人不捨!

端著上面裝有一片牛排、幾樣蔬菜、牛奶、一小塊蛋糕和咖啡的餐盤,我輕輕敲了敲四號房的門,聽到裡面回應後,我推開房門而入。

因為窗簾拉下,只有一盞床頭燈亮著,整個房間略嫌陰暗。安東尼正半坐在床邊,看來有些疲憊,茫然的眼神也失去平時的睿智和瀟灑。一見到我,雖然臉上立刻堆滿笑容地招呼說:「啊,真高興又看到你!」可是接著的那句話卻叫我傻眼了:「你今天做的早餐特別合我胃口:荷包蛋的熟度剛剛是我所喜歡的。」他把我當成是廚師了!怔了一怔之後,我轉頭望著坐在床邊的莉莉安納。她笑了笑,對我眨眨眼;反倒顯得異常淡定。這下,我更糊塗了。

心想這其中必有文章,但是我當下沒說什麼;對他說的,支吾帶過之後,只把餐盤放在帶輪的小桌上,再把小桌子推向他面前,調整高度之後,他滿意地點頭道謝。我祝他用餐愉快,並告訴他我稍後再來看他。看他用刀切下一片牛排,放入口中,瞇起眼睛,細細地咀嚼著,一臉滿足相我再看了看床邊深情款款地注視著安東尼一動一靜的莉莉安納,才無言地悄悄地退出房間。

就在我滿腦狐疑、慢慢走回訪客接待站的途中,莉莉安納不知何時也從安東尼的房間出來,更大步趕上了我。

看我停下腳步,她對我充滿歉意地說:「把你給弄糊塗了,抱歉!」接著,她示意我們到客廳去。

不等我坐下,莉莉安納就急急地說:「安東尼的病情惡化了!」我「哦?」尚未出口,她就緊接著說:「他的腦筋已經不管用了;剛剛還說我是他的女兒呢。」因為我剛剛自己被他誤認為廚師的親身經歷,對於莉莉安納的話我反倒一點都沒感到驚奇,而只是輕輕地拉住她的手,表達我的關懷。停了一下,她接著說:「醫師說:這也許是癌細胞已經入侵到腦部,或者是他的大限將屆…。」說到這裡,她頓時變得感傷而飲泣起來。除了趕快從桌上的面紙盒抽了張面紙遞給她之外,我把握著她的手加了點力,無語地陪著她。

一陣子過後,莉莉安納突然停止哭泣,看來有些安心地看著我說:「記得我上星期告訴你他說他已經活得不耐煩了嗎?」看我點點頭,她繼續下去:「也許因為他開始糊塗,所以這兩天他反而不再怨聲載道地希望早日離開,而安靜了下來…。這樣說來,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想到他即將與我們永別…」沒說完,又失聲地哭了起來。我可以了解莉莉安納內心的掙扎:一方面不忍心夫婿心中的天人交戰,另一方面卻感傷他臨行在即。

一邊陪在莉莉安納身邊,讓她盡情哭泣的當兒,我一邊也自我警惕:在平時我們就要努力學習在理智與感情之間取得相當的平衡以便在那時刻來臨時,可以勇敢、果斷地做出明智且必要的抉擇…。

                           

   陪伴,在離別前     由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撫傷伴行
下一則: 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