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親情
2018/09/01 00:00
瀏覽1,999
迴響0
推薦105
引用0

                    

由床位分配表,我發現300病房的男性病人安德魯(非真名)只有29歲,患的是末期血癌。由他的姓看來,他應該是華人無疑。

一般說來,末期病人以年長者居多;每次遇到有年輕人入住病房時,都會讓我特別心疼,感慨多多;不捨這些本來應該精力充沛、為遠大前程打拼的社會棟樑,卻奄奄一息地一步一步走向與死神的約會!

當我輕輕敲了半掩的300房門後,從門後探出一位男士的頭,有些詫異地望著我。我一邊自我介紹,並問他有否我可以效勞之處,一邊偷偷往病床看去。在稍嫌陰暗中我依稀看到一個龐大的身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兒。當這位男士說他們不需要我為他們做什麼之後,我就道謝著離開。

後來,我在廚房將洗碗機洗畢的杯盤、碗碟歸位時,有位東方面孔的中年女士進到與廚房相連的小餐廳來,坐在餐桌邊,開始講電話。在電話裡,她像是在向親友報告一位病人的病情似的。她邊講邊哭,狀似傷心。因為當天病房裡只有一位東方人病患,我斷定她就是安德魯的家人,因此,等她有個空檔,我就趨前自我介紹;原來她正是安德魯的母親,全家來自上海,移民來此已有十幾年。她並說兒子三個月前才被診出患有白血病,想不到正在做血液配對、以便進行骨髓移殖的當兒,病情卻越變越猛,癌症醫師判定他已不適合做骨髓移殖之後,半年前還生龍活虎般的他,終於被送進安寧病房。說完,我還來不及回答,她就擺擺手,匆匆趕回病房,留下我呆在那兒,心裡對年輕病人有無盡的不捨,對生命也有忒多的無奈。

當我把廚房整理好之後,突然聽到呼叫護理師的鈴聲響起,我正想著是哪位病人求助時,不久,馬上看到護理師蓓珊妮急著往300病房走去。啊,是安德魯!於是,我也尾隨著她進去。

進到房裡,眼前所見頓時讓我怔在那兒,吃驚得有些不知所措:原先見到的那個龐大身軀,我看清楚了原來是因浮腫所至;他的呼吸急促得根本就是上氣接不了下氣。他全身正不停地左右掙扎、狀似痛苦地扭動著,就好像在尋找一個舒適的姿勢,而兩手也在空中胡亂揮舞,像要抓住救生圈,以便有口氣可以暫時延續他的生命似的。同時,他也因身體轉動而衣不蔽體,讓我看到布滿全身的處處紫斑。最慘不忍睹的還是他已經脹得變形的臉:兩隻已經浮腫得像大銅鈴般突出的眼睛、半張開、正在氣吁吁急喘著的嘴,。安德魯看來像是一條離水太久的魚,正在奮力做垂死前的掙扎。其狀之慘,讓我的眼淚不自主地沿著面頰流了下來。我轉過頭去看正為安德魯打針的蓓珊妮,發現她也眼眶泛紅,強忍著就要滴下的淚水。

也許我是少見多怪,不過,一般瀕死病人,大多骨瘦如材,臉無血色,不是沉沉昏睡,就是奄奄待斃,靜靜地走上那條必須一個人獨行的不歸路。像安德魯形狀之慘,掙扎之烈的,在我十年安寧志工的經驗裡,尚屬僅見。由蓓珊妮的反應,我猜想安德魯的情形,為一般經驗豐富的護理師來說,也不多見。

                     

病床兩邊,分坐著安德魯的媽媽和也許是病人父親的男士。他們都是滿臉焦急,卻也束手無策地坐著,一面試著要拉住兒子的手,一面頻頻拭淚。

趁著蓓珊妮為病人處理完畢,準備離去的時候,我向安德魯的家人打了個招呼,就隨著走出房外。

蓓珊妮走得很快,我卻注意到她也是邊走邊擦眼睛的。我快步向前,追上了她後,先開口說:真慘!幾乎是我平生僅見沒說完,我哽咽得無法接下去。聽我這麼說,蓓珊妮想回答,但她的眼淚終於像決堤的洪水,傾瀉而下。我趕快從護理站的紙巾盒抽出幾張紙巾遞給她,自己也藉機擦乾滾在眼眶的淚水。

停了一陣,蓓珊妮終於可以說話了:真沒想到安德魯的病情變化得那麼快;簡直讓人措手不及。說完,她重重嘆了一口氣。

我想了想,有些詫異地問道:「他受到這麼多的苦,難道他的家屬不知道可以選擇使用醫療性昏迷,減少他的痛苦嗎?

醫療性昏迷一般使用於腦部受重創的病人,以便他們腦部得以休息而增加康復的機會。醫師可以根據需要而用藥,以決定病人昏迷時間的長短;藥效一過,病人就會醒來。然而,為末期病人來說,施用醫療性昏迷,就會讓病人沒有痛苦地昏睡,等到他們時辰一到,就會在昏迷中走完人生。所以,這作法雖不同於安樂死,其實也是等於將會天人永別的意思。

聽我這麼問,蓓珊妮又嘆了口氣說:「有啊,醫師曾經提議過,可是他母親覺得她還沒有就這樣讓孩子走的心理準備;畢竟他是他們的獨子。」說完,她聳聳肩,兩手一攤,無可奈何地接著說:「我們都心痛、不捨安德魯臨走前還要受如此悲慘的煎熬,但是家屬的意見我們還是要尊重的。」說罷,擦乾眼淚,向我擺擺手,就急步離開。

專業人士也會哭泣,但是卻也得馬上收起悲情,畢竟,還有別的病人等著她去照顧呢。

我在那兒怔了好一陣子,方才慢慢移動腳步,剛才驚心動魄的那一幕,卻仍清晰地在腦子裡徘徊,久久不去

我雖然可以同理安德魯母親不捨兒子離開的親情,但是,如果為了讓他多清醒一陣子,兒子必須付出如此慘烈的代價的話,做母親的是否應該三思呢?

親情是包括人類的所有動物最可貴的感情,它傳播了親人之間的愛,也維繫了家屬之間的情,但是,運用不得當的話,其造成的損害卻也可能是無法挽回的。

                      

                           陪伴,在 離別前 


            
由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 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本份與界限
下一則: 感恩的緣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