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我坦白(一)
2007/07/13 00:08
瀏覽3,348
迴響8
推薦82
引用1

(終於能好好定下心寫一篇文章了)

盧梭著『懺悔錄』坦白他的人生,那是文藝復興時期一次大膽的告白。有時候,我會不斷反覆回想著我的過往,我愛的人、我傷害過的人、我每一次的腹緋,我想反擊的不公,我的偉大,我的愚蠢,我的挫折與失敗。

我可能明天就會離開這世界,可能會因為科技而延續我的壽命直至百年。我永遠不曉得我能活多久,而生命的軌道我永遠不曉得怎麼修正,才能抵達我嚮往的彼方。

於是,現在我坦白,我曾經有過的想法。

只有一個要求:先別急著評斷對錯。

曾經在一次的國文課【正氣歌】,我身旁的同學冷不防冒出一句:我覺得文天祥很迂腐,他幹嘛堅持這麼多?如果是我,我寧願像馮道一樣,逢迎諂媚一輩子,無須憂憤,逍遙一世。

這樣的言論是充滿挑戰意味的。我原先難以苟同,之後我轉念一想,假使輪迴並不存在,在世苦短,我大可只顧自己活得快樂,只因瞑目後,後人對我的言論並無法影響我在世時的喜樂與悲哀。難道不是這樣嗎?自私的人往往活得比較快樂,負責任的人卻備受煎熬。

如果這麼說很抽象,我舉一個我高一時的親身經歷。高一時我加入了學校的某個大社,上了幾次社課之後,便察覺內容並沒有原先所料想的有趣,於是我成了不折不扣的幽靈社員。學校通常會在社課時間另外邀請專業人士來校演講,我為了逃避社課,忠心耿耿的報名了每一次的演講。

之後,問題來了。高一下,按照往例要舉辦成果發表。我雖然是幽靈社員,但實在不好意思說我不想做費時費力的成果發表。最終我只得硬著頭皮加入了生物組,內容大抵是討論基因改造的原理。

成員包括我有六個。一個說奶奶生病,沒空!一個說他得去清華大學上先修課程。另外兩個得補習。一個則是從頭至尾不曾出現,連編個理由都嫌麻煩。於是我這隻恰好沒補習奶奶又體態甚安偏偏又沒有這個資質去上清大先修課程的幽靈,只好默默的上網查資料,排版,把列印下來的紙一張一張的剪出字,在一張一張的黏上。

做到最後幾天,我忍受不了,幾乎是要崩潰了,我跑到那些同學的班級,然後再放縱他們再一次拒絕我。我想去跟學姐抱怨:老‧娘‧我‧不‧幹‧了!卻又礙於學姐們要升高三壓力很大,我不想把個人的困擾帶給他人。

最後一天,我八點抵達學校,開始做美工和勞作。下午四點,當我看著並不怎麼完美的成果時,我未多做留戀的離開了學校。我不奢求成就感,我只期盼一切趕快過去,還我一個正常的高中生活。

不過我還是得說句公道話,有三位同學在最後幾天亦有加入製作的行列,他們並不是從頭到尾都缺席的。

這次經驗,讓我對於"團體合作"產生了疑慮。我自問:以後如果有類似的工作,我是要擺爛樂得輕鬆好呢,還是要負責任到底呢?畢竟團體不比個人,成就是要共享的。我並不是服膺個人英雄主義,只是單純的感到納悶,假若什麼都不做也能得到同樣的報酬,那我為什麼不成為那個什麼都不做的人呢?

當然,這樣的思考模式,套一句老話:如果每個人都這樣想,世界就要大亂了。

但很慶幸的是,在這世界上願意當負責任的傻瓜還真是不少!

我真正在思考的環節是:我要從痛苦的傻瓜跳槽到快樂的自私鬼嗎?既然天塌下來了一定還有別的人扛,我的人生又只有這麼一回,我何苦虐待自己去成全他人。我要自私!我要逃避責任!我要帶給別人痛苦!

之後,很快地,我的機會來了。

高二的音樂課,音樂劇的演出是音樂分數的全部指標,所有成敗,集於一場演出。

這實在是實驗我新觀念的好時機。

但,過程中一個環節卻"出了差錯"。我遇到一群比我更有責任感的同學。

於是我開始做我原先很鄙視的工作。我與音樂總監時常討論細節到晚上十一、十二點,每一首歌曲的選排我都仔細篩選,不時交換意見,十六首歌的歌詞我就寫了十四首。小型彩排的次數不勝枚舉,大型彩排至少五、六次。以當時課業壓力的環境下,這樣的次數是很驚人的!

同時,我還猛操可憐的男(別懷疑,當然是女生扮演)女演員。唱一遍不滿意,再唱,唱到眾人點頭,才勉強放他們快要破掉的嗓子,一點休息的空間。

之後,我的音樂成績拿到了九十九分。

然而我內心卻仍不時蠢蠢欲動著,或許,哪一天,如果我再次遇到一群不願意負責任的人,我會選擇負責,還是選擇同流合汙呢?

我坦白,我很期待如果我選擇後者,我會得到的報酬或者報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沒大腦系列
上一則: 。我將遠行
下一則: 甜蜜的故事『垃圾丟垃圾』
迴響(8) :
8樓. 旋律^節奏^籃球
2007/08/22 21:33
嗯......

的確,每一次只要分組做報告總有這種困擾

永遠都會有人什麼也沒做,但是分數卻跟你一樣

天哪!很不平衡!

我還為此被我爸媽罵過......"你幹麻每次都搶著扛責任?搶著出風頭啊?"

事實上並不是這樣,而是其他人可以不要分數,但我只想做好該做的事情

我也想選選你說的後者,可惜我沒這個膽:P

因為這通常就是全組拿零分的開始吧?

7樓.
2007/08/03 11:56
關於文天祥的作文...
看見自己學校名字出現,實在有種奇妙的感覺...:P
--

對於文天祥和馮道,我們有我們的解讀。
我很同意樓下某位的說法,這些都是生命的選擇,是自己的選擇。

文天祥的犧牲,或許挽救不了南宋的頹勢,卻成為後人的典範。
馮道在當時的當權者中周旋,除了保全自己,也能夠在亂世稍微幫助百姓。
對於生命的抉擇,沒有標準的好或不好。我們不是處在單一思想或文字獄的時代,我很慶幸。

如果以單一人生來看文天祥白白送死(侯文詠的小說實在很好笑)當然沒有意義,可是我們不能阻止-他把南宋朝廷和文人的風骨看的比生命都還重要的觀念。
如果從這點來看他對後世的人民或許是有貢獻的,讓官員在花天酒地之餘還會想想人民而做點事。
當然也可能依然花天酒地,管他人民去死。
不過一個國家要是沒有幾個像文天祥這樣的人,歷史就不太精采又有點可悲了。
文天祥三個字就和三隻小豬一樣,字面上的意義其實遠不及背後的故事。

其實不只文天祥,有不少人都在朝廷覆亡之時選擇白白送死,只是他們沒文天祥那麼有名罷了。
歡迎來清華大學聽張元的歷史課,不必掙扎自己到底要不要送死,而只是輕鬆的聽課,聊天,談思想,就像三國演義開卷詞的那些白髮漁樵江堵上,是人生至樂也。

至於在分組時要不要擺爛,這實在是個大哉問。
6樓. 好宅豬大叔
2007/07/28 10:08
......

要正氣凜然,只要被抓去砍頭就好了.

但是,馮道真是逢迎諂媚過一輩子嗎?他難道沒作過什麼正經事嗎?

人可以只分死人跟活人,但是,未必能夠"純粹"的區分為好人和壞人.

5樓. 自在的羊
2007/07/22 23:40
如果選擇後者
我不覺得對珊瑚蟲是個解脫......
自在的羊,自在的我
4樓. HenryYee
2007/07/19 22:09
出了社會
其實還是會遇到這樣的狀況,不過其他人是有眼睛的,所以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吧。
3樓. 走過
2007/07/16 19:41
哈囉
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只能看到事情膚淺的那面

畢竟我們是人 不是仙

也許不是所有作家都該樂觀吧

但對於人生

我喜歡用更多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它

只是你好像忽略了你在那美麗又錯誤的過程中得到的寶藏

而且是你獨享..

文天祥確實可以不用那麼堅持

我們的國文課本裡也可以就這樣缺了那幾頁正氣凜然

並不需要他用那麼壯烈的犧牲來換取

只是我們不是他

他的人生軌道不是由我們決定

他的彼方更不需要迎合我們的胃口

他只是做了一個他自己的決定

並且出乎意料地發現

他超越時空地活到了現在

而且將一直下去

也許在人世間

用最實質的角度去看他所做的貢獻

微乎其微

也許只換得看似微薄的世人的怦然和眼淚

朝廷一樣被吸進蒙古包

但如果你聽過蝴蝶效應

我會告訴你

我相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是蒙古人的原因
2樓. 野口女
2007/07/14 02:43
定不下心

定不下心   那前面寫的都是支離破碎囉   那我們看到的是斷簡殘篇嗎

只有疲憊的時候   才想要當那個最輕鬆成事的人

其實這是不甘心   自己的努力成就了別人


最喜歡從折射裡 看你的不小心
1樓.
2007/07/13 11:07
自私的人往往活得比較快樂,負責任的人卻備受煎熬。==>看來的確如此。

妳假設的好,「假使輪迴並不存在」,順著妳的假設繼續想,即使輪迴並不存在,

但,既有地理,便有天理。天,絕不欺人;人,自欺欺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