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王立軍事件、重慶模式與「烏坎村」的意義
2012/03/06 22:48
瀏覽998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重慶王立軍的事情,在大陸與海外都鬧的沸沸揚揚,但在台灣和聯合報的論壇好像無聲無息,討論的人很少。不知是什麼緣故?在「天下」城市,終於有佟湘玉網友的文章,出來挺「重慶模式」,引來「無知者無畏」網友的憂慮。開始有點辯論了。這是好事,就像現在的中國,本來就該有各種不同的思維與勢力,相互競逐辯駁。

    關於「重慶模式」,我也在網上看了不少的討論,正反兩面意見都有;大家關心的並不是它具體做了些什麼(重慶又不是小山村,在重慶發生了什麼?那麼大的地方,那麼多的人,這事不難了解),而是它所代表的方向、未來可能的走向,也就是路線問題。

        有人擔心這是重回「左」的老路,甚至回到「反資」與「個人崇拜」,(如「無知者無畏」網友所看到的訊息。)我個人對此較不擔心。最主要的理由,在於中國的發展大勢。

        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歷史哲學家王船山曾經指出,世界上的力量,無非「理」與「勢」。「理」這部分我們姑且按下不表,且看「勢」。坦白說,任何人都很難逆勢而動。所謂「時勢造英雄」,英雄也必須「乘勢而起」,就算「偉大」如毛澤東,如果沒有國際共產運動這個「勢」,恐怕也難「藉勢而起」。說句題外話,君不見現代的天才兒童多為數理天才,古代的天才兒童卻是吟詩作對的文學天才;請問古代的數理天才與現在的文學天才到那兒去了?曰:無此環境,只好被埋沒。環境就是「勢」。當然,英雄亦可造時勢,但那必須是他先乘勢而起成了英雄之後;而且,若所造之勢有違現實的趨向,則必然是在封閉的環境中容易些,在開放的環境中則不可能(只要看北韓與三十年前之中國大陸,便可思過半矣!)

        所以,薄熙來與其他的政治人物,他們心中想什麼,其實並不重要;他們個人品格操守如何?其實也不重要(想想掌權之前的蔣經國),他們憑藉著不同的做法而爬上來,只因為他們迎合了目前中國的某一種「勢」;也就是說,他們的做法或者有一定的群眾基礎,或者有一定的傳統基礎,總之是代表了某種社會力量。他們將來要繼續發展,也得迎合某一種「勢」,所謂「形勢比人強」,他們的個人意圖所能產生的作用,恐怕沒有想像中的大。(我曾為文分析過,隨便馬英九內心想什麼,其實都無關緊要。也是同一思路。)

        有人擔心薄熙來太左,若得勢,會把中國帶往錯誤的道路。問題是,現在的中國,還是某個人能「帶」大家走的時代嗎?左或右,都是「改革開放」這個大勢中的小勢;改革開放已不可能走回頭路,若是薄重拾「階級鬥爭」的老調,今天支持他的人,絕大多數就不會再支持他了,(這個判斷請問那位網友會反對?)於是他也就立馬「失勢」了。薄是個這麼笨的人嗎?

    在我看來,烏坎村、重慶事件,對中國的長遠發展來講,都是好事。烏坎村的重點,不在於「民主投票」,而在於「官方面對民眾能夠妥協」。重慶事件的重點,不在於吸引人的內幕,而在於網路的開放。這都但代表了社會的彈性,代表「人民內部矛盾」在一個有彈性、有包容力的社會中,自然會有比「鬥爭」更好的解決方式;雖然這個「方式」還在尋找摸索之中,但顯然它是在走向理性與開放。

    最後,關於「無知者無畏」網友提到的「外逃資金」,就算它是真的好了(雖然我不太相信),這也如同九七之前的香港外逃者,「驚弓之鳥」其情可憫,「昧於大勢」其智可悲。坦白說,海內外論壇上那些極端份子互相抹對方為「極左」與「極右」的論調,才是真正的「文革餘孽」,還活在舊時代的恐懼、仇恨與對立之中;比起中國大陸的多數民眾,反而是落伍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hullo
2012/03/08 22:28
怎样的大势所趋?
卜算子兄说的很对,广东和重庆的事件有着重要的意义,其根本就是将来中国大陆改革的手术刀要割向那里,广东是割向外来打工者,无论是上层的“腾笼换鸟”,还是乌坎的基层民主,最终都会割向在那里辛辛苦苦干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外来打工者;而重庆则是将刀砍向中间阶层,也就是减少中间阶层的盘剥,使得上层统治者和下层民众都能得到好处。

正如卜算子兄说的,民主在台湾是本省人向外省人夺权的工具,而在中国大陆,民主将是地方分离势力和区域既得利益谋求权力与利益的工具。

中共的政权,一开始是牺牲地主和资本家的利益,然后是牺牲知识分子的利益,再后是牺牲官僚和知青的利益,改革开放后首先是减少对外的援助和减少军事开支和科研支出,然后是牺牲下岗职工的利益,再后是牺牲农民工的利益,将来会牺牲谁的利益?广东与重庆,将是两种选择,也是未来的两种趋势,一个向右,一个向左,一个是上层联合中间阶层继续盘剥下层(主要是外来的下层),一个是上层联合下层减少寄生的中层。

广东的做法,不过是台湾和香港的翻版,是劳动力输入地的典型做法,而重庆则是劳动力输出地的非典型做法。到底哪种做法能够成势,关键要看中央的权威,中央集权式微,则广东成势,中央集权加强,则重庆的作为成势,从中央加大保障房建设和事业单位退休制度改革来看,是想在走重庆之路,因为作为中央,并没有外来的下层可以继续盘剥,但从大多地方普遍的排斥来看,是想在走广东之路。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