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傾頹中的泰國?!
2010/05/08 13:46
瀏覽4,024
迴響3
推薦2
引用0

傾頹中的泰國?!

從三月中旬開始,迄今五月上旬,進兩個半月的時間裡。當泰國紅衫軍由泰國各地據點,開始有計劃性的往首都曼谷進擊,展開了這七十天來昏暗低迷的政治抗爭活動。MSN即時通及騰訊QQ上,逐漸有人關切並詢問我泰國的局勢如何?到了四月初,電子郵件信箱裡開始出現往來的大陸朋友以及台灣朋友們的關切信函。前者,我通常會詼諧搞笑的告訴朋友們:整個泰國都處於『舞照跳,酒照喝,泰國浴照洗的局面』。然而,後者的來函卻是一種警訊!因為,這些多數都屬於有商務往來關係的朋友們,大多數都是依賴當地電子或平面媒體,或是網路新聞、網路論壇之類的管道來取得泰國的種種資訊。

而當某一天,我打開原本屬於裝飾性質的電視機,意外的當天的頻道是在CCTV4,恰巧當天看到該駐地台記者,在曼谷街頭做街頭採訪。次日又在鳳凰衛視的頻道裡,看到該台的駐地記者的即時連線採訪。我不知道這些記者是否具有泰語的溝通能力?但畫面裡看不到翻譯人員的身影出現。但從他們的報導的內容,讓我深深瞭解為何大陸及台灣的朋友們會那樣的緊張與憂慮。而當我在台灣的各大平面報的網站裡瀏覽時,看到最多的新聞來源是中央社的新聞稿,間或有些來自西方媒體。

為此,在某日回應大陸朋友的信函裡,忍不住建議他們在這段時間裡,不要把前述這兩家電視台的泰國新聞當一回事!因為,恰好個人所看到播出的新聞裡,記者根本搞不清楚受訪民眾在說些什麼?或是他根本就已經預設了一個基調?還是依據一些粗略的背景資料擬妥了新聞稿之後,把街頭現場當作一個背景來報導罷了?無辜的閱聽大眾,在有限的管道裡擷取了這些資訊,然後把它當作下一步工商活動的依據。

也有些朋友與個人並無商務往來關係,也會很認真急迫的來函探詢。他們通常是接到當地往來的華人(台灣人大陸人等等)的通知,表示他們間的商務活動障礙受到泰國的政治活動衝擊。有人說出不了貨是因為泰國官方的交通管制所致,有人說生產延宕來自勞工們都跑去參加抗議了,形形色色的藉口讓人嘆為觀止!

事實上,在這波泰國政治紛爭中,是否出現了對泰國工商活動的衝擊?

有!這是不爭的事實。

只是,沒有離譜到泰國勞工們不工作,也沒有荒謬到被交通管制到出不了貨!而事實上,它的衝擊是有局限性的。譬如,銀根緊縮。因為大環境的不確定性增加了,銀行在信用狀的質押審查上會趨向更嚴格,或是在擔保品的要求上會因個案出現調升的求況。其他的部份,來自於泰國以外的地區或國家,對泰國局勢的憂慮所引發的緊縮措施。一如先前的格文裡提到泰國觀光業,因為這波長達七十餘天,同時感覺上遙無止期的抗爭。讓全球三十幾個國家,在四月二十二日的捷運爆炸案發生後,把泰國由原本建議避免前往首都曼谷,一下子提升建議避免到泰國全境旅行的最高警示狀態!

觀光業之於泰國雖然僅佔泰國百分之八的GDP,但它所衝擊的範疇卻是既深又廣。而且,即便泰國總理在沒有提出解散國會的確切日期的前提下,宣示將在今年十一月十四日舉行大選。即便這個讓許多產官學媒與紅衫軍不滿意的決策成真,泰國觀光業也必需要耗費六個月以上,甚至更長的時間來挽回外籍旅客的信心。一如泰國觀光協會會長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泰國向來標榜為『微笑的國度』,而今官民對壘長達七八十天,期間還連續發生傷亡事件,他們面對國外市場時,將要以什麼樣的說詞去說服,泰國還是一個和善又歡樂的旅遊勝地?

此外,以個人從三月初到四月底,整整六十天裡,我因各種因素在泰國各旅行範圍,橫跨了泰國西部、東部、東北部、北部,以及先後被發佈為緊急狀態及戒嚴地區,被外界視為高危險範圍的京畿地區。在這六十天裡的駕車跋涉了近十萬公里,幅員超過半個泰國。旅途中,有遇到奉命技術性阻擋紅衫軍進京,而嚴格執行路檢的軍警,也遇過貨真價實的『西瓜軍』與『蕃茄警』。被徹底翻遍了隨車行李,以及從各地採集來的鐵、錳、銻礦,或螢石、碳酸鈣、硫酸鋇等等的礦樣。而我幾乎蓋滿了出入境章的加頁護照,以及封面磨損到幾乎看不太出姓名的國際駕照,往往是截停後跟軍警搭訕哈拉的話引子。

故而,我在給某位來信探詢泰國工商出口活動的朋友的回信時,僅僅把我的旅行經歷概略寫了給他。至於他的供應商杜撰的出貨障礙是否屬實,就不是個人所願意置喙批評的事了。

數日前,一位老朋友從台灣來信問候。我感慨的告訴他:不知是否巧合,近年來兩次重要推案的關鍵時刻,竟分別遇上了泰國黃衫軍與紅衫軍舉事。黃衫軍攻佔機場當時,一個重要客戶的班機恰好抵泰降落,客人二話不說回頭搭機離開,同時次日將所有的訂單協議撤銷!而今,兩個重要的案子又因為紅衫軍與軍方,在四月十日的衝突延期或擱置。

但不論如何,個人還是堅信泰國並非如外界所質疑的,局勢是否會無法控制?是否會影響或衝擊到工商出口活動?如那位信口開合的台灣同胞,給客戶一個荒謬到家的藉口,『泰國官方管制交通無法出貨』!?泰國數以百萬計的勞工,也不會全然的支持紅衫軍。事實上,泰國紅衫軍雖然把這場抗爭活動,定義為『貧民』與『貴族』間的戰爭。但就整體實際情況來看,紅衫軍自視為貧民有點言過其實。執政黨也把紅衫軍自視為【SERF】是一種謬論,執政黨及其支持者引經據典的指出;泰國在拉瑪五世朱拉隆功(電影國王與我片中的大王子)時期,就已經廢除了奴隸制度等等言論來反駁紅衫軍的說法。

而泰國紅衫軍在七十餘天抗爭的發展,從原本以大量動員載運來自偏遠外地的一般民眾為基礎,逐漸蘊釀發酵到今天,現場的抗議群眾基礎已經開始轉型為在曼谷工作或定居的各省人口,而這些之持群眾廣泛的含蓋了各個設會階層。但是,普遍的黃衫軍成員與其領袖們,以及反對紅衫軍的群眾,對紅衫軍的觀感與批判確又是那樣的充滿了階級意識!他們在其媒體或集會場合,乃至faeckbooktwitter等網路社群裡,公然的把紅衫軍謂之為: the Reds as dirty, ugly, vulgar, low, inferior people who belong to the “bannok” (rural). (  พูดถึงคนเสื้อแดงอย่างเปิดเผยว่า เป็นพวกสกปรก น่าเกลียด ถ่อย ต่ำ ด้อย บ้านนอก )  一位泰國媒體記者這樣評論:這些充滿攻擊性的言論,把紅衫軍描述得有如泰國B級影片裡的大老粗。而在反紅衫軍的示威活動裡,有人高舉着【Rural folks Get Out!】(พวกบ้านนอกออกไป )這樣充滿歧視性的牌子!

假如從這些角度來看,泰國似乎已經呈現嚴重分裂的景象!是的,假如我們僅僅從這些充滿政治狂熱色彩的事件裡來判讀泰國局勢,她似乎已經陷入了一個極度動盪不安的情境。但請不要忘了,這樣的肆無忌憚的顯性行為,並非無節制的蔓延到了泰國全境。在我身邊周遭的許多泰國朋友,他(她)們大多也都各有立場,但先天的宗教影響與種族特性,並沒有像前些年的台灣社會,因為藍綠色彩而彼此仇視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這是在觀察泰國社會時,所不能忽視的一個重要課題!

在泰國總理APISIK發表電視談話,拋出了五點解決當前困境的方針(ROAD MAP)後。前民主黨主席川,這位可謂為APISIK在政治生涯裡的導師與伯樂,兼APISIK之所以能當上總理的重要推手之一,對記者詢及PISIK是否曾經與他討論過有關解散國會等等的決策時,很清楚並果決的表示沒有亦不贊成這個決定。

因此,當我們看或咀嚼APISIK所拋出的五點方針裡,最受眾人注目的有關重新舉行大選的時程時,千萬不要忽略了他並沒有先提出解散國會的確切日程!就他對紅衫軍與媒體及社會上的回應說法,各界可以按泰國的選舉法去推算,解散國會的日程就在舉行大選日(2010/11/14)前30~60天內!這樣的決策方式與回應內容,充滿了不確定又詭譎意味!是否顯示在這個議題上,或在這個節骨眼上,APISIK已經嚴重的跛腳了!?

更令人值得觀察與思考的另一個問題,APISIK在現階段所作的各種承諾,包括重新舉行大選等等重大政策。假若民主黨在近期內,在解散國會並重新舉行大選前,被憲法法庭宣告違法並予以解散的裁定。則民主黨內的七十幾名中執委,包括總理APISIK在內都會被處以五年不得參政的政治監。而前主席川卻不在現今的中執委名單內,那以當前整個反塔信陣營裡的要角們,最具有持續扛起反塔信大纛的人物,當首推川一人,其次則新政治黨New Politics Party( NPP) 領袖林明達(SONTHI)。而當民主黨被解散後,繼起回鍋擔任主席的川,會願意遵守並執行APISIK的政治承諾嗎?磨刀霍霍年餘的NPP林明達,又是否能接受呢?

因此,昨日紅衫軍核心領袖之一的納塔兀(NATHAWOUK),在集會場接受VOICE TV的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願意有條件接受APISIK的ROAD MAPS。當APISIK明確並公開的提出解散國會日程後,紅衫軍將即刻解散回家。但紅衫軍也表示有關民主黨與黃衫軍(NPP)間的歧見,或與NPP及其他如Bhumjaithai Party( BJT )等政黨,或其支持群眾的溝通協商等等事務,不能成為與紅衫軍間的協商包袱或條件。而紅衫軍也強調,紅衫軍將會在全泰各地持續的舉行各種和平的政治集會與相關活動,不會因為未來與執政黨達成共識,就放棄他們的政治奮鬥目標。

談了這麼多的泰國現狀,我不確定那些大陸的朋友們是否能理解民主政治下的社會,必須要能開闊的接納各種社會上不同意見的聲音。而台灣的朋友們,當我們觀察泰國的政局發展與變遷時,又是怎樣的一個心態呢?是否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不論如何,當東協加三要啟動前,泰國局勢的未來發展,不論是從地理位置,或是社會結構等等各種條件下來看,都不是一個我們可以忽視的話題。但也不必要把浮誇的媒體言論,當作是你未來的商務決策!

參考資料:

Thongchai Winichakul on the Red “germs” 

 เชื้อร้าย: เมื่อร่างกายทางการเมืองไทยติดเชื้อแดง

VOICE TV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2010/05/16 21:54
泰國是微笑的國家

很喜歡泰國這個國家

06年到台國自助行時也遇上政爭和禽流感

家人一直要我回台

可是就算待曼谷也沒遇上麻煩

只能說記者總是把消息放太大

我的泰國朋友打電話來說:姐姐現在來泰國正是時候

開始打包行李啦~~

是啊!我也是這麼告訴我的朋友,這個時間點確實是到泰國檢便宜的好機! alexdeng2010/05/17 22:29回覆
2樓. B.B.Q
2010/05/14 11:55
对極了

搞來搞去就是四面佛那几條街,「 那差達披色」洗澡堂應照做生意,

覌光客一下機通常本來就往海邊送, 最後一天太陽下山後才回曼谷,

隔天走人, 祇要不搞机場就好,

泰國很大, 很大, 对台灣來說, 日子好混的很, 不太挑剔的話,

我有信心, 差不多該結束了, 兄台对泰國的了解功力, 代表處

都不如你, 是真的,

看來B.B.Q.兄對泰國也些當熟悉!
駐曼谷代表處有他的功能,我不敢自謬比他們專業,你過獎了。
泰國人對外籍人士驚恐於泰國現在的局面很不能理解,前日一位本地的朋友跟我連繫工作,對於中國的客戶因為泰國局面動盪而對案子採取暫緩的決定,覺得外國人大驚小怪?!
從電視新聞的畫面來看,曼谷市區好像遍地烽火,新聞畫面裡又是突擊步槍,又是MP79榴彈發射器,還有最震攝兩岸三地華人的坦克與裝甲運兵車開上街頭!但是,誠如B.B.Q.兄所言的,在看這些新聞時,先調整一下我們的心態:泰國國土面積54萬平方公里(是台灣的14.5倍),六千三百萬的人口(台灣的2.6倍),曼谷市1,056平方公里(台北市的3.8倍),1,000萬人口(3.3倍)。
從曼谷到各個觀光景點,最近的水上市場175公里,芭堤雅185公里,華欣280公里,清邁760公里,普吉800公里,.........
對於中國大陸的朋友們來說,他們看待泰國局勢的角度不一樣,這是因為國家體制的差異所致。
而台灣呢?我們走過來了!雖然當年的台灣街頭抗爭沒有像泰國一樣出現槍彈,但汽油彈與棍棒橫飛的場面,其激烈的程度較之泰國今日的街頭衝突毫不遜色!
泰國的局面是否已經走到了一個『中止點』,記得喔是『中止點』不是終點!泰國政治要走出困境,需要的時間不是短期的數年或一二十年!如泰國法政大學的一位教授所指,綜合泰國人的民族特性宗教與社會結構生態等等因素,泰國的民主政治走到成熟的階段,也許需要一兩百年的歲月!
泰國這個微妙的社會,在近年來政治活動裡的種種糾葛,相當的複雜又紊亂,其中有許多特殊的人事在這不便公開觸及討論。
alexdeng2010/05/15 14:19回覆
1樓. Dicky
2010/05/09 08:18
我相信
我相信你說的,即便這段期間我不在泰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