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回憶我家東山上的田地歲月
2024/05/13 21:44
瀏覽572
迴響3
推薦48
引用0

在遙遠的年代歲月之中.島上的農稼也很熱絡.那是一個純樸的時代.民國60年代上下.我們的東山上有幾區田地.記憶當中有三塊田地是種植番薯以及花生.都是特定的時間去採收與種植.那麼隔著一條小徑.兩旁是岩石堆砌的田野.每當春夏二季的時分那種綠色的蚱蜢壟罩著整處小徑道路.青綠的野草都駐著綠色的蚱蜢.其實綠色蚱蜢彰化八卦山俺也常見.只是還有特大號一整群的紅色蚱蜢.我們稱為蚱蜢扣.可說飛天走石般的來去自如.其龐大的一群真叫人嘆為觀止

那麼低處底下三塊農田又往上爬上去有三塊農地.大致上我看我母親都是種植一些蔬菜.像大頭菜.高麗菜..芹菜.大黃瓜.玉米.等等.那麼田地的外邊又有一口井.據說是我們的祖先來此開墾農地所挖掘的一口井.井是圓形的造型.常在井中的不規則岩石石縫中長出野草.也有蛇類盤踞在井裡的岩石上.常探頭出來.如果要打水必須放下水桶然後緩緩的拉上來.在倒入鐵桶內.挑到田地澆水.有一次我的二姊當時還小.大概是小學生時代.因為到田裡工作.打水不小心把水桶掉入井內.這下子可棘手了.

因為井內的蛇常常探頭出來.不潦了下去井裡撿水桶肯定回家必被我母親挨罵.只好硬著頭皮往下去撿那一個水桶上來.還好蛇類也乖乖地躲入井裡的石縫中.順利救援上了水桶.以免被罵其實.我也常去東山上的田地看蔬菜的成長.只有這樣而已.而仰觀四面八方蟲鳴鳥叫.南邊是大海.遠遠望去是望安島.前面有有一個山頭.上中有一個碉堡.常常聽見鳥在鳴啼.都是來自他鄉的過客鳥類.形狀樣子很美麗.幾乎很少見的保護禽鳥.我站在井邊往上觀賞.一大堆的植物生長.卻沒有大樹這般的龐大.也見不著大樹生得怎麼樣.還好有一片的樹仔森林.這些樹枝較粗的可以用來當釣竿釣石斑魚或是燒火煮飯.當時沒有瓦斯都必須用樹枝或是乾草乾柴來煮飯燒水炒菜煮魚燉肉等等.那是大灶的年代.反觀今年哪有什麼大灶的存在呢我家的大灶變成了一間廚房新式建築.那是因為颱風大浪沖斷了舊的廚房角落.只好重建.那是西吉島遷村時候的日子歲月所建築

我站在小徑的井邊往著前面的覽澆花.這是台語的稱呼.其實八卦山我也曾看過此花.就叫做覽澆花.這一處田地據說是阿嬌他們家的田地所自然生長的花.大概是他們的田地有吉地蔭福因素.所以她的父親也很長壽.應該也快要100歲了.而觀賞這片草綠色林蔭的青青之地.可以感受到一股說不出的悠閒與先進的感覺.畢竟阿嬌沒來田地就是在進步悠閒之中.緩緩擺脫農事不幹.專為自己的理想邁進.那大概是文明的驅使.而致農田荒廢了.過不久她也嫁到台灣去了.至今音訊全無

站在井邊久了又往下走來小路.剛好旁邊有一個小池塘.水源清澈.沒有汙染.順手捧起一坨的清水來喝就是所謂的喝生水.其實喝了也沒事.畢竟沒有汙染.水中有蝌蚪和青蛙遨遊.青苔長滿池塘。走回家的路經過一條小溪.我曾捕捉到淡水蝦.這是千真萬確.是我嬸嬸告訴我說那一條小溪有淡水蝦.我才貿然地去探個究竟.真是無誤.被我捕抓到了.還有很少在做大水.畢竟雨水很難去說有或沒有.有一年大水導致水源滾滾的流向海邊.小溪滾滾的大水可見一班.裡頭的蝌蚪可說數千數萬隻數不完的.優柔的水中草被水沖得流水向東傾斜.如女生頭髮般的柔順.水中全是綠色植物。

走回家的路又遇到一塊大岩石.中間有一個洞.原來是二次大戰美軍轟炸日軍的鐵證.從軍艦上發射的砲彈鑽進了岩石.導致出現一個砲彈孔的化石.我以為小時候出生是從這一塊岩石生出來的.愛說笑因為我父親剛號名叫石頭.好了走回家的路還很長.如今這一條山中的路已經變成荒煙漫草.沒有人走過這條路了.他們從海岸上又另外開闢一條新路.可以騎摩托車來回整個島嶼.反而我走過的山路已經封閉.在那麼年代生長的人們有些已經凋零.有些已經移居馬公市或台灣定居.徒留下回憶.每當回鄉走到這地方我就回抬頭望望山上的田地.回想已經是很遙遠.往事只能回味。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kiwoj94661
2024/05/27 12:27
台南東山好地方. 鴨頭也好吃.不過差不多二十年沒去了
https://bph.poxet.tw
吉安康2024/05/27 21:46回覆
2樓. 謎謎-天空交響樂
2024/05/18 15:36
適時光
如今閑適時光,最易勾起陳年往事,無論昔日環境、故人故事,沉澱下來的都是淳樸與溫暖。
吉安康2024/05/18 20:55回覆
1樓. 米若思
2024/05/15 19:18
往事回憶起來總是那麼溫馨感人,那也是生命的一部分。
吉安康2024/05/15 19: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