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另一種霸凌
2011/01/13 17:33
瀏覽400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純樸的年代,純樸的鄉鎮,一則很無奈的故事發生在山谷裡的平溪國中,民國70年左右,

霸凌兩個字尚未出現,學生的生態強弱分明,少有打架(只有打人的與被打的),故事與此無關,升旗典禮,樂隊吹奏著水準不高的進行曲,教導樂隊的老師聽出來今早少了鈸聲,典禮結束後問打鼓的,人跑哪去了?問班導,也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前一天放學後發生啥事,我也不知道那位敲鈸學長大名,只知他很矮,鈸很大,他每天早晚都很賣力........

前一天放學後,他媽媽一時沒零錢,拿5百塊要他上街買醬油(那時的5百對一個小孩來說是天文數字),還沒到柑仔店就被人揪去賭骰子,不小心就輸光了,5百塊,爸要在坑裡挖好久才有這些錢,回去會被打死,他遲遲不敢回去,想到身上有一條童軍繩,又想到童軍課老師教的簡單環結,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5千塊若能買頭牛,5百呢?買條無知的小生命,父母的希望,5百塊就結帳了,校長惦量著喪家的經濟狀況,發動樂捐並指派學校樂隊在出殯那天充當西索米,這下樂隊指導老師頭大了,雖然他也很傷心,可是一群小毛頭,能吹什麼呢?望春風嗎?對喪家來說,吹什麼都不重要了..........

據吹小號的學長轉述,當他們吹起驪歌,敲鈸學長的父母淚流,哀號......我想這與樂隊無關,與驪歌也無關,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霸凌,無情環境對生命的霸凌,就像魯冰花裡的那個爸爸,燒了那些沒用的獎狀,而敲鈸學長父母親燒的,是一條童軍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魯肉飯的故事
下一則: 憶母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