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夜鳴曲 × 回憶
2008/06/01 16:27
瀏覽703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我說過會抓到你的,怪物。」邪惡的笑容,醜陋的人類下一刻被狄薩爾撕的粉碎。

  「主人!」黑兔慌張的抱起迷亞,血不斷地從胸口湧出。

  感覺力量正快速流逝當中,這就是死亡?迷亞半瞇著眼,還來不及說什麼就失去意識。

 

  ──有可能沉睡不起。

  ──傷勢太嚴重了。

  

  好痛,胸口似在燃燒侵蝕著身體。迷亞縮成一團,想讓自己舒服點,手不自覺地想抓住胸口,卻被一條藤蔓給制止住。

  「醒醒,迷亞,睜開眼睛。」翠兒輕柔的聲音呼喚著她。

 

  在外頭的狄薩爾等人,望著被藤蔓包覆的迷亞,而在胸口處的傷口,翠兒正緊急治療中。

  「迷亞的心,被拿走了。」翠兒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她拒絕清醒。」

  以常理來說,沒有心臟的人類哪還會在這昏迷,偏偏迷亞就不是普通的人類,況且體內的血緣可不希望因此死亡。

  狄薩爾沉默的看著迷亞,『只有這個辦法了。』說完,雙眼瞬間變成火紅色,一股強大的靈力不斷冒出,包覆著狄薩爾。不斷地壓縮著這股靈力,這時,一顆靈石漂浮在狄薩爾頭上。

  「靈石?」黑兔第一次看見狄薩爾凝結靈石出來,這也表示,牠必須付出一半的靈力當做代價。

  「光有靈石是不夠的。」翠兒對著狄薩爾搖頭,看著牠堅定的眼神,明白了牠的意思。

  翠兒的本體發出綠光,與靈石產生共鳴,白兔這時了解翠兒想做什麼時,卻已經阻止不了。翠兒的身影消失,本體的綠光被靈石吸走後,只留下一顆綠色寶石躺在沙地上,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小翠!」白兔衝上前撿起寶石,略灌入一些靈力穩住它的生命。

  「還需要什麼嗎?」黑兔抱起迷亞,看著正在變化的靈石。

  『把靈石放進去。』

  黑兔伸手抓住靈石,慢慢放進迷亞的傷口處,代替了原本的心臟。而傷也因此快速復原。

  白兔眼框泛紅。「這樣您...不就無法幻化了?」失去了一半的靈力,等於失去一半以上的能力和道行。

  『無所謂。』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去,狄薩爾虛弱地倒下。

  迷亞的眼角滑下一滴淚,睜開眼,黑兔擔憂的臉印入眼簾。

  「主人,您終於醒了。」黑兔略放下心,將迷亞扶起。白兔檢查一下狄薩爾的狀況,看來只是釋放過多靈力體力不支而已。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撫摸著狄薩爾的頭,迷亞哭了出來。

  

  只是想要活下去,想要有個屬於自己的地方,什麼都不求,只想要跟家人在一起,這到底錯在哪理?

  何必趕盡殺絕?何必一定要我死?只要我死,就能解決了嗎?就能停止不斷流浪的旅程嗎?

  

  「不是妳的錯。」翠兒的聲音停止了迷亞的瘋狂,原本即將湧出的恨意突然地被制止。

  「我們不是要妳自責,所有的事情我們都看在眼底,沒有誰一定對的,一定是錯的。我們只是還未找到屬於我們的地方。」

  「命運不會告訴妳方向,從一開始妳就不是孤單一人,妳找到我們,我們遇到妳,就算發生什麼事情,也不需要妳一個人面對。」

  聽著翠兒的聲音,迷亞漸漸平靜下來。

  「迷亞,原諒我必須沉睡,原諒我這是最後一次與妳談話,請記住,別把所有過錯都自己扛。」說完,寶石黯淡了下來。

  「睡吧,翠。當妳再次清醒,就是到我們的家。」輕吻了一下寶石,將寶石收進懷裡。

 

 

  我們沒有方向,沒有終止的旅程,抓緊胸口,感覺那顆靈石變成的心臟不斷跳動。

  『迷亞,有座城。』狄薩爾停下腳步,看著前方不遠的城鎮。

  「走近一點看看。」拍了拍狄薩爾的頸部,看著越來越接近的城鎮。

  費希特亞?迷亞四處看看,有點猶豫該不該進去。

  像似看出迷亞的猶豫,黑兔開口說:「主人,不想進去我們可以換其他地方。」

  繼續流浪?不,不能這樣。迷亞搖搖頭。

  「這裡,是我們最後的家。」像似下了一個決定,累了,真的想好好休息一下。

 

--之後,在此定居。

   夜嵐軒

  黑兔將早餐放在桌上,抬頭看見翠兒搖晃著雙腳坐在欄杆上。

  「早安。」白兔走出房間,坐到沙發上,向翠兒道聲早。

  迷亞打開了門,首先看見的是一臉笑意的翠兒,走下樓梯是黑兔和白兔坐在沙發上,眼睛在屋子裡轉了一圈,然後坐到沙發上。

  『找我嗎?』狄薩爾輕笑地出現在迷亞面前,搖一搖尾巴,伏趴在地毯上。

  「主人,你還好吧?」像是察覺迷亞不太對勁,黑兔放下手中的杯子問道。

  「沒事的…」迷亞勾起一抹微笑。

  終於,不必再流浪。

               End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夜鳴曲
上一則: 夜鳴曲【6】
下一則: 夜鳴曲 × 雙胞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