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曾經的學生(一)下
2022/07/23 07:55
瀏覽1,836
迴響7
推薦168
引用0

看來胖子的媽媽對兒子也沒多少了解,他哪會在乎媽媽拿出多少賠償金,那又不是他的辛苦血汗,他是半點痛癢都沒有。

學期末的休業式,他夥同兩位三年級的學長,用童軍椅痛揍本班的胖蘇,兇徒被抓進訓導處,傷者送去健康中心,經護士阿姨檢查,幸好只是皮肉傷,消毒、擦藥、貼紗布,護士阿姨告訴火速趕來的胖蘇爸爸,還是去醫院進一步檢查,主要傷在頭部,唯恐有腦震盪之虞。胖子的媽媽騎著腳踏車衝進學校,看到我一語不發。我望著她前往訓導處的背影,心想這回她的口袋裝了多少錢。

幸好我已無胖子的管轄權,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我一概不知,若要紀錄進我那本筆記本,…,過完寒假再說吧!

前事為後事之師,這個道理在胖子的腦袋從來不存在,所以他不停地惹事生非,事後又振振有詞,好像這個世界任他拿捏,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第四節課結束,回到導師室,我訂的便當已經擺在辦公桌上,我正想先扒兩口飯再去教室看看。一位好事的同事衝了進來,誇張地叫道:「胖子殺人了,你還有心情吃飯!」我有點生氣,氣她的唯恐天下不亂的看戲態度。這時班長進來,報告剛剛美術課發生的驚恐事件。

美術課的銅雕課程已經接近收尾,同學們紛紛離座上前交出作品,胖子把雕刻刀倒插鄰座同學的椅子上,那位同學一屁股坐下,慘叫聲震驚全場。

我趕到健康中心,裡面除了訓導人員,胖子的媽媽和胖子縮在角落,受傷同學的媽媽哭紅了眼,受傷同學趴在床上,他略帶笑意對我說:「老師!放心,我沒事。」護士阿姨說他受傷的部位不適合躺臥,只能趴著。生教組長憤怒說道:「他差點殺死人,你知道嗎?雕刻刀沿著睪丸旁邊斜插上去,…」我看一眼胖子的媽媽,暗自嘆息。

突然,衝進一位暴怒的男人,他朝胖子又吼又叫:「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常常欺負他?今天還想殺他,你以為他是無父無母的孤兒,沒人為他討公道嗎?」說著,就要朝胖子揮拳。胖子的媽媽擋在胖子面前,尖聲叫道:「你不要打他,不要打他,…」訓導人員快速上前拉住他的手,受傷學生的媽媽哽咽道:「你不要打他,打又有何用?先把兒子送去醫院吧!」他是受傷同學的爸爸,壯碩身形不下於胖子。

胖子的媽媽是否想過,別人要打她兒子,她挺身相護,那些胖子拳下的受害者,當場卻是孤獨無靠,難道他們的父母不會難過嗎?

接下來當然是賠償事宜,胖子的媽媽已輕車熟路的,口袋早放了一筆錢。只是她對訓導處的「帶回家管訓」的懲處不能接受,她說她天天有忙不完的義工活動,沒時間在家看管胖子。於是,「帶回家管訓」變成天天去訓導處報到,由訓導人員負責。

過了一個漫長的暑假,迎來三年級時光,我懷著沉重心情走入教室,胖子由打人到幾乎殺人,這個國中最後一年,他還能有何創舉?然而,胖子笑嘻嘻走到我面前,說道:「老師,我會改過,我不會再去打人,不會欺負同學。」我全身壟罩懷疑,問道:「真的嗎?你能做到嗎?」他用力點點頭,說道:「真的,我能做到,我一定要拿畢業證書。」是的,兩年來,他一次次的挑釁校規,懲處將滿三大過,只要再犯錯,鐵定只能拿修業證書。

他還真的下定決心,不但很少離開教室,也會主動幫助同學,他的玩伴偶而會來找他,他聊了幾句,便把他們趕走。訓導處的衛生組長需要小幫手,利用午休時間清除校園垃圾或除草,他主動請纓,而且認真盡責,組長一樂,記上小功一支,讓他有銷過機會。

去年的露營事件,他已被禁止參加三年級的畢業旅行。溫文儒雅的訓導主任被他的改過向善決心感動,特許他參加畢業旅行,我把好消息告訴胖子,胖子卻說他不想去。我再聯絡胖子媽媽,她笑著說:「我已經把旅費給他了,去不去隨他,如果不去,那也是他的零用錢。」他還是沒參加畢業旅行,三天都乖乖到校自習,守規守分。

當他從我手中領取畢業證書,笑著說一聲「謝謝」,我是百感交集。老實說,這三年裡,他不曾對我怒目相視,不曾惡言相向,被我罵急了,也只是半撒嬌半扭捏地說:「老師,我又不是故意的。」或者說:「好啦!我會改啦!」我不曾真的討厭他,排斥他,只是那個當下,他的確帶給我無止無盡的困擾,甚至懷疑教師這碗飯,我是否端得起端得正。

幾年後,我遇到一位在台電上班的學生,國中時期,他可沒少挨胖子的拳頭。閒聊中,他突然說道:「胖子死了,國中畢業後兩年就已經病死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我曾經的學生(一)中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端木豪
2022/09/02 11:51

最後的結果真讓人驚訝

才國二怎麼就病死了?

不是國二,是高二。

據說毫無節制的吃食而病死。

冬寒2022/09/02 16:44回覆
6樓. 陳重嘉
2022/08/08 00:04
後來開始有自制力改過,一定有原因,胖子學生有跟您說原因嗎?

或許胖子惹出的血光之禍,讓他的父母有所感悟,晚上或假日,二人輪流待在家裡陪陪胖子,偶而胖子的母親也會帶他參加義工活動。

親子間的溝通,讓胖子感受家庭溫暖,不再需要外求友情填補。

誠如訓導主任說的,他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只是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

冬寒2022/08/10 10:04回覆
5樓. 福 到
2022/08/05 08:03
看完了這三篇
我又要沉思一番了

胖子的短暫一生,讓我記起馮夢龍的一篇故事,前世欠債,今生來要回。

若以宿命論來解讀,或許感慨要少些吧!

冬寒2022/08/06 23:11回覆
4樓. 秉源
2022/07/30 23:53
慶幸
母親和太太都曾是老師,很慶幸他們沒遇到與胖子類似的故事。母親擔任老師的時代,師長教訓學生是當然的行為,體罰也不為過。太太擔任老師時,任何同學間甚至師生間的軟硬霸凌是不被允許的,也算是全民的認知。 台灣仍然有這種現象,算是民智未開吧?國家社會仍需繼續宣導。這就如同新冠流行期間,老人仍然聚眾下棋,有的甚至不戴口罩。真是無知害死人。

所有的規章都是衝著老師而來,老師不能打學生、不能罵學生,凡是讓學生不愉快的言語都在限制之列。但是,對於學生的任何違規行為,卻毫無限制,記過處罰根本不痛不癢,反助長他們的氣焰,惡者恆惡。

有位老師在管教學生時挨了一拳,他一怒之下上法院提出傷害告訴,最後還是在各方勸說下撤訴。他灰心之餘,離開教職,移民國外。

冬寒2022/08/02 17:18回覆
3樓. 葉子~
2022/07/28 22:39
有教無類,不容易。

身為老師必須做到有教無類,但是過程只能用「辛苦」二字形容。

每次送出學生,長吁一口氣,好像任務完成了,但是接著還有新任務呢!

冬寒2022/08/02 17:07回覆
2樓. 阿丙0.6
2022/07/28 08:25

桃李佈滿天下,人生意義在此,

職場談及回憶,酸甜苦辣如是。

是呀!胖子始終是我難忘懷的學生,我同情他的成長過程缺乏屬於精神層面的家庭關愛。

唉!不知該怎麼說。我記憶中的他,始終面帶微笑,他應該是個暖心的孩子,卻遺憾未能留給同學們太好印象。

冬寒2022/08/02 17:00回覆
1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22/07/24 08:00
My two cents worth ?
「曾經滄海難為水」。

https://classic-blog.udn.com/091b7215/175908003?raid=9103168#rep9103168

想什麼

懇請不吝賜教?

感謝光臨!

冬寒2022/07/24 21:3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