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百姓衷心嚮往的執政黨
2007/11/18 09:21
瀏覽742
迴響1
推薦19
引用0

           

2008年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了。

台灣2008年總統大選的戰鼓聲,越來越頻仍了。

國民黨和民進黨的競爭,也越來越白熱化了。

藍、綠陣營惡鬥的戲碼,又越來越無所不用其極了。

在這些台灣人民已經司空見慣的變質民主政治泥巴戰中‧‧‧

出現了一個唯一不同於往昔的現象,

一向沉默的,重視自身的前途、家庭的責任,社會的理想,國家的未來的社會中堅選民的聲音突然高張,而且有越來越激烈之勢。

因為,他們不甘心再被政黨的口水欺騙,他們不再願意任憑爛蘋果擺佈了。

所以,「中間選民」的議題就成為各個論壇上的熱門焦點。

於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式各樣的「專家」「學者」的口水全都出籠了‧‧‧

東說,西說,「中間選民」成了眾矢之的。

東拉,西扯,「中間選民」成了台灣的亂源。

但是,究竟什麼樣的政黨才是老百姓真心嚮往的執政黨?

大家就都莫衷一是,說不出所以然了!

說出來可笑,論壇上「專家」「學者」的口水,往往不如從一則真實的市井事件,反而容易洞穿真相,一目了然

下列這則【母忘繳費 業者空便當放字條辱學生】社會新聞報導,其實就解答了選民期盼什麼樣的執政黨的問題。

桃園縣蘆竹鄉徐姓國二生,因母親照顧兩度中風的祖母,忘了繳交兩千多元午餐費;四天前的中午,他收到業者送來午餐,便當盒裡沒有飯菜,只有一張寫著「想吃嗎?先繳錢」的羞辱性紙條。.....

從這則新聞,散客聯想到日本有一本感人肺腑的「佐賀的超級阿嬤」小說,它的時空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國在日本擲下原子彈,造成史無前例的人類浩劫時期。

故事中的昭廣,父親因為「原爆症」死亡,母親迫於生計,只好把他送到鄉下,和阿嬤住在一起。由於赤貧,平時有一頓沒一頓,就連一年一度的小學運動會當天,阿嬤也無法為他準備豐盛的便當補充體力。

當學校老師無意間發現昭廣便當裡只有梅子和薑之後,就在運動會當天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到教室,假裝肚子痛,要吃清淡的便當,堅持拿自己有炸蝦、雞蛋等豐富菜餚的便當和昭廣交換。

「佐賀的超級阿嬤」對照台灣現況,政黨惡鬥所給予人民的傷害猶如「原子彈」的浩劫;慈悲為懷的學校老師,就是老百姓衷心嚮往的執政黨

「仁義之師,民心所向」。台灣光復後,造就了空前榮景的國民黨,固然展現了「仁民」風範,但是在2000年時,仍然因為兩蔣的「獨裁原罪」而被民進黨從「義」的缺口擊潰下野。從這個事實,已經證實人民所渴望的執政黨,應該「仁」「義」兼備。

可是,下野後的國民黨,不但不知道作切中關鍵的痛定思痛檢討,反而繼續用「獨裁」的思維,大舉清算黨員,把許多資深黨員打入了所謂「中間選民」的行列,種下2004年無法從已經逐漸暴露「貪腐」本質的民進黨手中奪回政權的二度失敗惡因。

而今,民進黨倒行逆施,不仁不義,貪得無厭的本質已經暴露無遺,政黨重新輪替的契機又見曙光。可是,綜觀馬蕭陣營論壇,竟對「中間選民」極盡排斥與辱罵能事,以致選情陷入危殆。甚至於更進一步,祭出要求「中間選民」「比爛」,「含淚投票」的愚蠢文宣。

為什麼台灣的政黨始終不作自我檢討?

因為,台灣當前的「民主政治」,型若啞鈴,本質上只能算是「獨裁政治」的變體。

八年來,台灣在藍,綠分持兩極,各擁狂熱支持群眾爭奪權位的殺伐中,中間部份的小黨群眾,和無黨無派的人民,就一直都是被藍,綠分別擺弄的弱勢族群,被欺騙的犧牲者。因為,處於兩頭大、中間小”的“啞鈴型”狀態之中,強弱分化所導致的政黨意識型態對立,一直加劇,把全民都推入永無休止的兩黨鬥爭旋渦中,這個態勢,所帶給台灣的整體傷害,已經是舉世共睹的事實。

總而言之,台灣目前的“啞鈴型”政治結構,是一種病態的民主結構模式。所以,才會一再發生類此【母忘繳費業者空便當放字條辱學生】,突顯社會嚴重缺乏「仁心」、「義舉」的憾事

展望未來,台灣要走進真正民主殿堂的首要課題,就是要容許「中間選民」發揮自由意識,鼓勵他們積極投入選舉活動,以打破當前“兩極”的「啞鈴型政治」窠臼,促成“兩頭小,中間大”的「紡錘型政治」格局。

因爲,從全球視域來看,世界上成熟的民主國家都是奉行「紡錘型政治」結構,也只有這種結構,才能鑄就許多國家持續的發達和輝煌。因爲,龐大的中間選民,具有對政黨實力強弱作分化及調節的功能;對政黨之間的利益衝突,也具有較強的緩衝功能。

理想的民主社會類型,是執政黨仁民勤政,百姓衣食有餘、人人富足、共同富裕。

但是,基於人的稟賦能力差異,和社會對效率的“選擇性激勵”因素,所以,不論實力強或弱的政黨,都應該由政黨傾向中立的「中間選民」來維護它們,讓它們相對地存在,因為唯有經過制衡所體現出來的正常差異,才能推動國家社會正常進步,也才能鞭策得出,像「佐賀的超級阿嬤」故事中,慈悲為懷的老師一樣的執政黨。

***

母忘繳費 業者空便當放字條辱學生

【聯合報╱記者游文寶、潘欣中、林秀美/連線報導】

桃園縣蘆竹鄉徐姓國二生,因母親照顧兩度中風的祖母,忘了繳交兩千多元午餐費;四天前的中午,他收到業者送來午餐,便當盒裡沒有飯菜,只有一張寫著「想吃嗎?先繳錢」的羞辱性紙條。 

徐姓學生身心受創,他說「當時我只想逃出教室!」返家後,他告訴母親,再也不要看到這個曾經羞辱他的便當盒。劉母轉述,孩子現在極度排斥看到鐵製便當盒;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醫師陳正生說,徐姓學生可能有「畏懼症」傾向,應就醫診斷。 

「奇怪!今天的便當怎麼這麼輕。」徐姓學生回憶十二日中午前往領取學校外包午餐的情況說,他和三名同學一起領到便當餐盒,拿到便當時就覺得怪怪的。打開餐盒,發現是空的,裡面放了張字條,上面寫著「想吃嗎?先繳錢,不想吃也要快還錢」。 

徐姓學生表示,第一時間反應是「快要氣炸了」,簡短的兩句話,讓他有受辱感覺,「我趕緊把紙放進褲袋,兩眼瞪著空便當發呆」。 

「你的便當怎麼是空的、那張字條寫些什麼?」徐姓學生說,同學看到他的空便當訝異又好奇,他掏出紙條給同學看,同學說要把便當分給他吃,「但我只想趕快逃出教室」。

徐姓學生表示,跑出教室後,立即發簡訊向母親訴苦,回家後告訴母親,「我再也不要吃這家公司的便當了」。還說:「老闆說是引用青少年時下語調,但同學和我都認為,根本就是挑釁」。 

徐姓學生是運動好手,原本個性開朗,事情發生後,極度排斥看到鐵製便當盒。醫師陳正生說,徐姓學生顯然是自尊心受辱的情緒反應,其實他真正在乎的不是便當盒,而是便當盒裡的字條。這種感受未必會隨著時間沖淡,甚至可能一看到便當,就產生連結。

陳正生表示,曾診治過一名女子,看到毛絨絨的東西就緊張,原來女子小時候曾遭暴力攻擊,施暴工具就是毛茸茸的兔子玩具。高雄義大醫院精神科醫師李育峻也說,徐姓學生有可能是創傷反應,應提供心理輔導。

2007/11/15 聯合報】

 

 

後記:承「中間選民同盟會」專函邀請,僅以本文權作見面禮。

衷心祈望【中間選民同盟會】,能夠成功發揮「選舉時,是決定執政政黨的推手選舉後,是襄助在野政黨嚴格監督執政政黨的鞭策團體的角色。」的功能,則國家幸甚、人民幸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逍遙散客
2007/11/20 16:45
感謝電小二

感謝電小二,本文登上聯網首頁,意見評論/城邦論壇.

(連結至【中間選民同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