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9旬畫家詹錦川 「以物易物」不賣畫
2014/05/26 05:10
瀏覽1,621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寫在前面

這一系列台灣當代藝術家群像,是過去我與魅麗雜誌安德昇藝術公司合作採訪的內容。這些藝術家都有各自的氣質與生命力,可能就在你我身邊,但我們卻毫無所悉。我想把這些文章拉出來,可以有機會讓更多人看到台灣的當代藝術家

詹錦川先生已於4月10日籌辦回顧展期間辭世,
《 Le Petit Prince 不老浪漫 詹錦川90回顧展即將於5月28日起在桃園縣文化局展出,可前往觀賞,一同與這位不老頑童神遊繪畫世界。

----

宇宙

今年夏天熱得異常,上午十點不到,氣溫就可飆破35度,頂著赤炎炎的烈陽,走進安德昇藝術中心那一刻馬上降了溫。不是冷氣超涼,也不是女主人珊旭備了什麼無敵冰品,而是眼前一幅一幅藍色調幽靜的油畫,讓人打從心底透涼了上來。

「我原本不喜歡藍色,但最近很愛大海,看到詹老師的畫,更讓我喜歡這種藍,它有種奇妙的神秘又讓人有安定感,他的人也是這樣安安靜靜地很少說話。愛藍色的人,內心會特別寧靜和平。」剛從澎湖無人島東嶼坪回來的珊旭,對於這種藍的感覺特別強烈。

詹錦川的畫常常流露一股童心,他喜歡以貓、鳥、小孩等為主要畫作內容,而且素人出身的他,沒有技法包袱,珊旭特別喜歡這類創作,「有人技法很厲害,一畫就會讓你知道,但真正有功夫的早就化為無形,不會張揚讓你看到。」

1926年生於新竹縣新埔鎮的詹錦川,是客家子弟,祖先是清朝秀才,父親是地主,據新埔國小同學回憶(日據時代為新埔公學校):「一般學生上學時,穿著簡便、赤腳、書本、便當用大手帕包著,而錦川同學是穿著鞋子,上學背著書包令人羨慕不已,班上他年紀比較小,長得一副可愛面容,人緣良好獲歷任老師疼愛,同學間亦相處融洽,學科成績優秀外,對圖畫頗有獨到天份,常常得甲上。」

由此可知他自小就愛畫畫,儘管家世背景良好,但無驕縱之氣。不過學業上他倒是有自己的堅持,除了英文,其他只要求過關,這樣不費力地唸書,卻依然進了台大法商學院就讀商業專科(台灣大學商學院前身)。畢業後學以致用的他,進入茶葉公司負責拓展業務,經營十多年後不景氣,公司解散的同時,正好讓他重新有機會思考:是不是該回到真正喜愛的藝術領域?自此,他捲起袖子作畫,從商人變成藝術家。

整體而言,詹錦川的背景和多數藝術家相較之下,也許是較為優渥,他不用為經濟狀況擔太多的心。但若非他真誠面對自己的喜好,或者他希望在別的商業領域中重整江山,我們也就可能錯失了一位精彩的畫家。

儘管素人畫家不少,為藝術而藝術的人也不勝枚舉,但是很多畫作常常會讓觀者不得其門而入,但是詹錦川的畫卻沒有這些問題。珊旭導覽詹錦川的畫作:「我一開始以為這是國外大師的作品,有點像米羅,因為他的畫有抽象、有具象。」詹錦川的顏料使用不像一般油畫那樣厚重,他的顏色有點像小孩子在牆上塗鴉,清清淡淡,還會帶著點不均勻的粉彩感覺,這在視覺上反而有種童趣感受。

以「純淨」這幅畫作來說,畫面元素相當簡單,兩隻鳥、三座山和一輪月亮,顏色也僅有黑、白、藍、紅去變化,可是整幅作品卻在這樣簡單的元素中呈現一股與世無爭、安然自在、無染純一的靜謐。一般人都會照著既定目標前進,而日本當代藝術家奈良美智曾形容自己總是在繞遠路,珊旭認為這正是奈良美智吸引人的地方,從他的創作可以看到不急功近利的無為放鬆特性,詹錦川的畫也帶給人同樣的感覺:「他雖然是個八十八歲的老人,但是內心純淨得像個小孩!」

一幅好的畫作,構圖需要達到平衡卻又不重複,素人出身的詹錦川,雖然沒有熟稔的技法,但是從他畫面的安排,善用幾何圖形,把生活中的事物簡化成線條和色塊之間的對話,已經達到很高的藝術性。這在珊旭看來,創作者的內心一定要達到極度和諧的狀態,而且有愛和溫度,畫作才能感動人:「我愛的藝術家就是要有這兩項特質,然後把愛和溫度這種能量轉換到作品上,就會打動人心。」

也許這聽起來很玄、很抽象,但是靜下心來去看看詹錦川的每一幅畫,不管是「星空下」、「飛翔的鷹」、「天空」、「白貓月夜」還是「藍牛仔裙」,就能理解這種沒有衝突、和諧共存的美好是什麼。

珊旭和詹錦川認識將近二十年,不管珊旭怎麼央求,始終沒能「稱心如意」買下他的畫作,詹錦川告訴珊旭:「等我死了以後吧,我會交待我的孩子,再看他要不要賣妳。」雖然截至目前為止,珊旭尚未如願收藏詹錦川的作品,但也對這個有所堅持的老先生感到敬佩。

喜愛古董文物的詹錦川,畫作只有跟人「以物易物」過,其他時候都是非賣品,由此可見,詹錦川的創作完全不是為了名利,這也許跟他早年已在商場上閱歷無數的經驗有關,此刻的他,真的是為畫而畫,因此作品絕對純粹無暇。

小學同學形容詹錦川長得可愛,他明顯的長下巴倒有幾分神似台語老牌演員小戽斗,瘦長身型加上略帶喜感的相貌,讓人一眼就記得。和多數畫家一樣,詹錦川也會讓自己成為創作題材之一,不只是自畫像,有時候畫裡會有個人幫襯主題,那就是他自己上場的時候。

他曾說過:「繪畫是我的生命,我從繪畫中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從商界轉入藝術創作,娓娓道來這樣的心境,更令人感到真誠,所以隨著他的畫筆和色彩,淨淨地去欣賞女人、花朵、黑貓白貓、或者靜物、風景,都能深刻感覺得到繁華落儘後的純樸面貌。不管是在台北中山北路鬧區裡的畫室,或者是龍潭的幽靜透天工作室,詹錦川永遠都像個隱士,寧靜地待在一隅,持續創作。

(原文刊登於2013年9月,魅麗雜誌)


看月亮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