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鬢邊不是海棠紅裡令人流連的鏡頭故事
2020/05/04 09:21
瀏覽460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這部戲有許多精彩的鏡頭運用,導演們運鏡說故事的同時,賦予鏡頭許多期待。這裡我想舉幾個很有韻味的鏡頭,說說它們的構成和對戲感堆疊的助力。

之前提到商細蕊這個角色提供了一種思考性別的通路,一面是通往任其真實追求情感境界的男性載體,一面是通往女性透過耽美陰柔男性角色協商更大社會空間的投射。商細蕊又男又女,也少年嬌、也大爺氣。(請參考_從戲劇與人生的思辯到一種性別通路。)如何請出這樣一個情感豐富又有社會力道的角色,導演們是用心用力的。

(仿間傳言商細蕊城牆頭唱虞姬,氣勢狙退曹司令。曹司令說,我要活虞姬!這個鏡頭只有幾秒鐘,尹正全程演出,這考驗了拍片現場調度和鋼絲、救援技術支援。)

這個鏡頭有趣了!許多重要的事都必須發生在牆頭屋頂,或說現在的天台。孫悟空上路取經前,必須在牆頭用至尊寶的身分向彷若紫霞仙子的少女擁吻,以告別過去!魏無羨和藍湛必須在深夜屋頂互試身手,攻防彼此心中的理想,於魏是自在逍遙,於藍是堅守禮法。無間道最經典一幕,也在天台交換警察臥底和黑道反臥底背後的真實心聲。商細蕊站在牆頭高唱,唱出美人堅定心志,選擇自己歸途;底下軍隊為之停踏,軍閥首領細細揚聲要活人。這短短幾個鏡頭有軍馬停煞的荒謬喜感,軍閥變態強奪的誇張描繪,(其實曹司令還挺有個性的,演員選得很好!)以一種極其誇大的仿間之言迎出這位,如若不需時時顧及班底成員生計,便會不顧一切、追求自己心中理想,又不知如何追求情感平靜的一代名伶,那是一種獨特的聲音,也是一道絕美的身影!黑白致敬洗禮後,我們卻又能發現,商細蕊毫不介意和風月女子掐架、對劇團成員摔筷發脾氣,對戲服繡仿挑剔苛求,吃起東西活像個大孩子,為了不平師姐選擇婚姻拋棄他對戲曲改良的理想而不斷暴怒,頻找機會公開株心師姐。再看一次上面這劇照,拿著虞姬身影的絕美大義,黑白煙霧的浪漫禮讚,一群男人牆下、裙下遙望的曠野傳奇,是要迎來一位真真實實,有著許多缺點、許多對社會不適,對人情不通,對愛尚且不懂的少年心氣!這一幕,不是要迷惑,不是要謬讚,也不是嘻笑。而是煙霧彈後,一切情理節度之後,我們還能不能看見商細蕊這樣一個絕不完美,不聽話,也不時時討人歡心的人物,所要堅持的生命角度!

再一次,淒美牆頭的濾鏡下,千古美人的絕唱,迎出一位活脫脫自由任性的少年郎,這個鏡頭或許是要告別某種過去對梨園的偏見,或許是要預示自由與禮法攻防後的知心相遇,也或許是想要攤開人物心底真正卻尚未察覺的忠實情感。我喜歡這一幕的故作認真,內裡幽默,喜歡這一幕所要揭開的表裡不一,認同不一後,才能真正去了解人物心底的種種樣貌!

(台上一齣戲,台下一齣戲。這個鏡頭很有意境!台上是改寫長生殿的商細蕊,給了楊貴妃更主動決定命運的唱詞。台下是程鳳台對決上前潑水砸場的混混,拳腳間意外掛彩。這是男主角第一次邂逅商細蕊。)

台上宮女環伺的豪華場景,圍繞著商細蕊獨一無二的青衣魅力,他在戲裡不得不面對楊玉環的人生謝幕,企圖從改詞改戲給予這個女性角色勇敢決絕,與當時的君王體制站在一線,呈現女子的積極參與。只是,讓楊玉環主動請纓自盡,而不是史書所說被逼自盡,到底能說明多少正義?還是只要君王面前,就只能有大義,沒有正義?商細蕊的執著總有著格局上的盲點。但是,程鳳台眼中這一切,全然是商細蕊跳脫千古悲情,從戲劇中淬出自己聲韻的一道絕美身影!(像母親一樣美的聲影!)在人治與流言的時代,努力保留自己想要的樣子,決定自己的未來。如何進入這場戲?如何進入戲中人的人生?程鳳台從樓上包廂走下樓,在台下上演英雄救美!即使稍後,商細蕊便找機會告訴程鳳台,他並不是美,他自己就是英雄!

這一幕,台上千古悲情粉面下的勇敢創新,台下親身浴血投入的勇敢向前,程鳳台於是走近商細蕊的戲台,走入了商細蕊的人生!程鳳台一步步,透過意外的情感生成,卸下自己不知何時便一層層撲上的妝。戲裡戲外,妝裡妝外,更自在的自己,到底還是在更不自由的與他人牽繫中,彼此成為人生。不論悲喜。

這一幕,已是一台戲。

(這場涼亭中的對談拍得非常好,戲白也很動人。商細蕊忘情陳述,程二悄然轉變,直到白雪飄落晚天。黃曉明的表演非常細膩,尹正的揣摩獨到、有趣。)

亭中對談,白雪無聲冷靜的底蘊,可不是春來前的幽微冷冽?釀造著這兩人對情感如何形成的最初認識。情感對程鳳台來說是一種幼時對家庭信念的延續,對家、國禮法的尊崇,一切必須有法有度,有倫理。對孤兒商細蕊來說是一種同盟的形成,他和師姐之間的兒時戲言,一起研究戲曲的心智同盟,成了他最初對歸屬的構想。一個自以為充滿禮教,一個一廂情願拒絕改變,擁有理智的卻悄悄軟了心腸,開始讓商細蕊不完全理性的抱怨一聲聲進入耳中,改變自己原本對禮制法度的依傍。這一幕是很動人的,這不是要講理的,是要講情的。

戲曲打開了兩個交會的人生和情感空間,耽美劇中女性觀眾想要認同那個充滿感受和才華的男性角色,並且從那個勇於注視和主動保護的男性角色身上得到滿足。男性觀眾從角色主動注視的情商流動中,靜靜走入無法簡單歸結理智的情感生成、走向。當然這不是簡單二元,每人心中認同多少社會性別(男女)規範,千人千面(再十次方)。這一幕,投射著兩性(男男/女女/男女)最深度渴望的終極互動_真的傾聽。

千古城下,迎出令人驚喜的戲中之人,一道真情注視走入戲台人生,一耳傾聽留住一台人生裡的戲,不管是知己,陪伴,靈魂相交,導演們都給出了很有誠意的紮實戲感,藉著演員豐富層次的演譯,說了一個令人流連的故事。

ps. 對表演藝術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特別觀察海棠紅裡金士傑的表演,看他如何善用所有拍攝技術,鏡頭、燈光、補光、走位、其他演員位置、道具位置、戲白、斷句、呼吸等等等,加上他個人獨到的肢體設計,我認為他將所有現場資源,變成能夠幫助他塑造角色戲感的加分要件,他沒有浪費任何一個鏡頭,每一個動作、唸白都有功夫。有機會一定要專章研究他!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Sir Norton 妙腿如仙
2020/05/06 17:10
這位導演的手法,像是雜炊(選擇力偏弱)。我看到的機會有幾個,您看法呢?
非常願意交流,請賜教!雜炊是很棒的形容,聽起來應該有很多好吃的!:) 文瑜~2020/05/06 23:1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