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難道只是「少無大志」?
2011/12/16 00:29
瀏覽1,874
迴響26
推薦20
引用0

        黃創夏先生寫了一篇「少無大志,英嘉配絕命死穴」,讀來頗感痛快。我和黃先生年紀相仿,也都是學工程出身,他是名嘴,我是教授。去年三月我曾和黃先生對2012的大選有番討論(請見「再論馬英九必連任」以及「與黃創夏先生的討論」)。黃先生的觀點我雖不盡同意,但是我覺得他的討論風度很好,值得敬佩。

        這一篇文章的開頭最是精彩,容我引述一段:

正因為「少無大志」,所以當失去副閣揆職位之後的蔡英文,被李遠哲、翁啟惠與何大一等人拱一拱,就以為自己可以當「生技業大亨」,樂於去當門神,順便賺一點「才一千多萬元」的「非暴利」。

    

同樣也是因為少無大志,所以卸任官職的第一時間,蔡英文想到的是她的「合法權益」,急急忙忙地去辦理「十八%優惠存款」,讓她留下了一個「領十八%,罵十八%」的污名。

何謂少無大志?就是說蔡英文也好,蘇嘉全也好,他們在民進黨執政時期,也不過是幹到行政院副院長及內政部長,排班論輩,怎麼樣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會競選正副總統,所以在位子上能佔的便宜就佔,能鑽的漏洞就鑽,心裡想到的只有眼前的利益。如果他們知道2012是他們倆個出馬,或是踏入政界時就以天下國家為己任(這麼說未免太高尚了),有一天會角逐大位,那恐怕早早就謹言慎行,修身齊家了。

黃創夏先生的這番話,證諸政壇各種古怪現象,可謂一語中的。君不見蔡英文不但卸任後馬上去辦「十八趴」,在2008年總統選舉投票前,大概知道要改朝換代了,急如星火的催促國發基金七億多要「到位」,不也是「不見來時路,只顧眼前利」嗎?蘇嘉全蓋豪華農舍,洪恆珠升官、用殘障車牌,不就是笑罵由人笑罵,嘸你每安怎?相形之下,初選差一點勝出的蘇貞昌,顯然蓄志已久,知道18%會惹人爭議,就是不拿。兩相比較,蔡蘇二人可真是「其器小哉」!

然而若是反過來想,一個人潔身自愛,有為有守,為的也只是博得好名聲,期待有助於顯赫仕途,那麼「懸格」未免也不高吧?孔子說,大德不踰矩,小德出入可也。也就是說一個人不必迂到一定要作道德上的乖寶寶,但是大原則、大方向、大是大非總得守住。社會輿論有一定的普世價值,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信念,自己認為是對的,合乎公理的,就該堅持;認為不對的,不合適的,就不該碰。以馬英九來講,他任法務部長時起訴了一千多個民意代表,在白曉燕案滿朝文武爭功諉過時毅然辭職,我相信他一定知道這不利於他的仕途,但是我也相信他當時只是認為該做的就做,自己意念不能接受的時候就不戀棧,這種人格比起功利的「少有大志」,更令人敬佩。

        所以證諸蘇蔡二人,在認為他們眼光短淺,格局不大的同時,我們更該問:你們認為在農地上蓋豪華農舍對不對?18%的退休制度是否合理?自己批准的國家投資卸任後就去幹董事長合不合適?如果你們認為是對的,合理的,沒問題的,那就大聲說出來,千萬人吾往矣;倘若是為了政治目的,或被迫捐農舍,或拿18%18%,或對宇昌生技案東閃西躲,繞著文字打迷糊仗,這未免也太虛偽,太矯情了吧?

        黃創夏先生的文章中,有一段有力的按語:這不是法律問題,絕非道德爭議,而是格局問題,是眼界問題。我倒覺得不妨加一句:這是良心定奪。一個人格局不大,眼界不高,自然不能成大事,但是矯俗干名,為的是爾後的官位權勢,自不免遭「公孫布被」之譏;就算是得到天下取到大位,也總有一天會露出狐狸尾巴,落得一世罵名,這同時更絕非百姓之福。老子說:「夫唯不居,是以不去」;弘一大師說:「執象而求,咫尺千里」。無論是否從政,是否選總統,身為一個人,我們都應該好好想一想。

田英奇

wcwang54@hotmail.co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6) :
26樓. 張爺
2012/01/12 15:54
最愚蠢的就是 企圖否認事實

連對岸百度百科都知道,時間點一清二楚:(田兄又何須矢口否認?)

「1996年12月,在李登辉的主导下,国、民两党在“国发会”上以提高工作效率和节省开支为名,达成“冻省”协议,停止“省长”、“省议员”等公职的选举,以此达到“废省”和“废宋”的目的,宋楚瑜由此成为最后一任“民选省长”。宋也因坚决反对“废省”,同李的关系迅速恶化。1996年底,宋楚瑜向国民党高层递交辞呈,被连战慰留,宋楚瑜坚辞不准后以“请辞待命”的方式做完了剩下的两年任期。」

李宋矛盾在1996年就以凍省之議而攤牌了,田兄卻硬扯到兩年之後(1998年底),經我舉出第四次修憲時點,才不得不承認早發生在1997,如今這份資料顯示,李宋鬥爭早發生在白曉燕案之前,真不知田兄如何自處?

田兄自己瞎說都不用證據~~因為根本沒證句嘛!!


哎喲,又來了,我還在想老兄是不是終於想通,這種胡攪蠻纏是很無聊的,沒想到又來了。現在扯連宋兩個人,有個啥意義?他們都走入歷史啦!

老兄譏笑我查維基,可自己查百度,也沒高明到哪裡去嘛!更重要的是,找到這些有什麼用?老兄說宋在白案中配合綠營反連,要把連戰搞下台,證據呢?這些是證據嗎?我前面就說了:

「宋在白案就參與倒連,這要證據呀,想當然耳是沒用的!」

注意呀,這是一個指控,你不能用推想的呀!這跟「連戰會不會是一個好總統」不一樣,連戰沒有當上總統,所以說他如果當了,會受李登揮擺佈,或是會把李登輝趕走,都可以推論,都可以找得到推論的理由,但那不是證據--沒發生的事情,你怎麼推論都行。但是老兄直指宋當時配合綠營趕連下台,證據呢?是宋在群眾之中,還是他的子弟兵是聯盟要角?

扯連宋恩怨,根本是失焦了,老兄最初在這裡跟我扯,先是扯白案裡馬配合綠營,宋也配合綠營,結果自己說宋幫是筆誤,後來自己又大力反駁,不知是否有點分裂?前面說過了,馬才是重點,老兄對馬的評價有:

拿白曉燕案找藉口,踩在李登輝總統和行政院長連戰臉上樹立個人形象而已!

馬英九又有甚麼理由配合綠營和宋幫逼行政院長連戰為治安個案下台呢?

請問是何種風範?~~逼自己長官和老師下台的風範?

這不是配合綠營遊行示威逼連戰下台麼?

馬英九要辭官也該以慚愧自責的態度辭官,而非以反省他人樹立清高假象的方式辭官。

他自己趕著要向政大提履歷,想回校教書,卻藉故演一場噁心的辭官秀。


這些都是跟白案有關的,表示老兄早就認定馬的為人。我只請問你,那你2008幹嘛還投給馬?

我早就說了,我對宋從無好感,2000年投票給他,只是不希望扁當選,可是老兄一再扣帽子,說我是什麼宋幫宋粉,依照你的邏輯,你再怎麼辯解,也脫不掉死忠愛馬士的事實,對吧?老兄是沒有先見之明,還是昨非今是了?

你要逞口舌之辯,用你的辯論技巧,請便,但是請先解釋這件事再說吧,否則,你的邏輯推論都是不通的!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13 01:25回覆
25樓. 張爺
2012/01/06 17:29
誰說判斷不要證據!?

凍省的法律依據是基於第四次修憲,而任何法律的增修,尤其是修憲凍省這樣的大工程,都須經過一段時間的爭論才能得到商定。

白案發生在1997年四月,馬英九辭官之前曾向連戰報告,估計在四、五月間,而連戰告訴他,到七月份再一起走,然而馬不從命也就罷了,因為進退出處是個人選擇,但他卻在五月辭職感言時說了重傷連內閣的話。

至於連戰為甚麼說七月份要一起走呢?也是因為6,7月間是第四次修憲,連戰要等到七月國民黨全會後內閣總辭。馬英九明知連內閣總辭計劃,何必踐踏長官樹立清高形象呢?

另一方面,田先生所謂1998年底是宋省長任期屆滿,也是省府虛級化的生效日,事實上1997年仲夏第四次修憲內容就確認台灣省政府虛級化,換言之沸沸揚揚的凍省或廢宋爭議,早在白案發生之前就是政治風暴中心。白案等只是倒連的藉口和助力。

所以我說,田先生的國民黨籍爸爸和田先生自己都在1997白案當時反李倒連,與當年反凍省的「宋叛」沆瀣一氣,後來又在2000投宋楚瑜,說你們是宋幫、是老宋馬前卒有啥不對?

誰說判斷不要證據!?上述這些就是證據,我只不敢保證是確切充份證據罷了!但只要有相當證據又沒有明顯的反證,這種判斷就叫可靠判斷,這種推測就叫合理推測

這與田先生大言不慚,自稱不必有證據、也拒絕一切現實反證的莫須有指控,判若雲泥!


哈哈,這些所謂的證據,都禁不起考驗。馬英九要走,是覺得羞與為伍,政務官本來就可以隨時掛冠,當時馬連兩人聲望比來如何?跟這個黑金政權說再見,我還覺得他走晚了呢!

凍省者也,照你的說法,1997年仲夏第四次修憲內容就確認台灣省政府虛級化,請問這是在白案之前,還是在白案之後呀?怎麼可以平白無故的推論,用宋楚瑜的換言之,講什麼沸沸楊楊?宋在白案就參與倒連,這要證據呀,想當然耳是沒用的!

至於你扣帽子,我已經覺得你這個人無可理喻,我投票一次給宋,居然就成了宋幫,那我在97年支持連戰下台,你又說那是綠營主導的,那我不就是綠幫?按照你這種不通的邏輯推論,不管你同不同意,你是林幫的、郝幫的,連幫的,蕭幫的,宋幫的,還是馬幫的(副總統當然要算在內)。

瞧你最後那一段,講得多心虛呀!自己主張的就可以隨意推論,別人主張的通通不合理。老兄呀,你還是去從政吧,尤其是去民進黨,他們比較買帳!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6 20:51回覆
24樓. 張爺
2012/01/06 14:48
回顧宋叛那一局棋

說你們自始(1997)就是宋幫,我沒有聲稱甚麼確切證據,而是根據相當的觀察與合理推測。

田先生父子1997已經在反李,當時凍省被宋陣營解釋為「廢宋」,因此國民黨的反李勢力為宋陣營瞬間吸納,因此反李勢力和宋陣營對李登輝欽定接班人下台,自是樂觀其成。宋要謀大位,就是從反李並鬥臭連戰開始,而黨國淵源深厚的田先生父子反李反連,自可解釋為宋的馬前卒。

不管你們怎麼認定,客觀上你們就是棋子


哎喲,這時候又變成判斷啦,別人判斷的時候你怎麼追著人拿證據啦?

你的推論真是荒謬絕倫,請去查查省是什麼時候凍的?1998年底,白案是什麼時候發生的?1997年4月!老兄下次再這樣我要跟你收費了,前後都搞不清楚,只會用自己的糨糊腦筋胡亂推想。要說宋在1997年就想藉白案趕連戰下台,證據何在?這個不能判斷,要有證據才行。當時宋可是國民黨的省長,後來票選中常委的第一名!

真是奇怪,我從來就不是國民黨員,淵源深厚不曉得從何說起,倒是依你自承的投票記錄,加上不通的邏輯,你不但是馬幫,而且是道道地地的國民黨馬前卒,哎呀,失敬呀失敬!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6 16:27回覆
23樓. 張爺
2012/01/06 14:21
荒謬

有關總統府公函是我事後自行查知,我也在您這裡做了更正,該資料與你認定的雖然相左,但不影響我從善如流的意願,我告訴田先生該資料也是投桃報李,沒想到田先生竟然無聊到質疑我的資料真實性。

我都已經從善如流,您還胡亂質疑我偽造證據,請問這是我的證據嗎?

田先生,請你搞清楚,那是你的證據:是我幫你找到一個更有公信力的證據來證明本人原先採信的資料可能有誤。

在這種情況下,田先生居然不知好歹,荒謬到質疑我幫你找到的證據,非但如此,還認為我有義務繼續幫你補強證據。


是我幫你找到一個更有公信力的證據來證明

在哪裡呀?「自己去找!」這才叫荒謬。

你試試看,說連戰到某小國開戶,宣稱有公信力的證據,但是拿不出來,看看到法院會不會輸?

不過,我這裡不是法院,拿不出來算了,就當鬼扯一回,反正搞了半天還是錯的。這本來就不是你的義務,鬼扯還要義務嗎?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6 16:05回覆
22樓. 張爺
2012/01/06 12:46
我說宋幫跟著綠營逼連戰下台其實並沒有錯

令尊和田先生都是宋幫(您自己承認2000投宋)

都認為連戰該下台

以白曉燕案逼連下台

就如同以八八水災逼劉兆玄走路

還全民運動咧!?是政客挑唆的運動 

張爺我就從不跟從這種狗屁「全民運動」


哎唷,自己都說過是筆誤疏忽了,現在又改口了,真妙!看了半天,我發覺老兄不但愛扣帽子,時間觀念還非常糊塗。投過宋楚瑜就是宋幫,這簡直是荒唐,這種強詞奪理式的說嘴,不像流氓嗎?照這個不通的邏輯,老兄承認2008投馬,原來是個馬幫的,哎呀,以今日之非證明昨日之是,佩服呀佩服!

更離譜的,是老兄把2000年宋選總統,來證明1997年宋逼連下台,哇,真是太天才了。連宋在白案時還沒翻臉,難不成當時宋就有先見之明,埋伏在群眾中打腳丫子在總統府上?當時我和我老爸也還沒投宋選總統,竟然能夠提前三年被歸類成宋幫,所以我們認為連戰該下台,就等於宋幫逼連下台?

還有,當時的518大遊行,要政府認錯道歉,是由人本基金會聯合了五百多個民間團體一起發動的。人本是綠的?這些民間團體都是綠的?你要說那是狗屁,請便。

我在這裡寫blog六年多,還從來沒有看到一個邏輯如此混亂,完全沒有時間觀念,又呶呶不休的人。建議老兄不要再出醜了,還是回去陪前女友練一練吧。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6 14:19回覆
21樓. 張爺
2012/01/05 14:53
想岳飛冤死 我可不要精忠報國

「又來了,老兄對自己講的話,可以毫不認帳,但是對於一個不存在的事實,硬就一個個人判斷要人舉證,然後東扯偽科學,西扯莫須有,就是全然忘掉自己有多少前言不對後語,邏輯不通和筆誤疏失。沒關係,反正這些對話俱在,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看看,不難發現老兄左衝又突,東拉西扯,像個無頭蒼蠅一樣,犯了那麼多毛病還洋洋得意呢!」

「看看自己的文字,邏輯都沒有問題嗎?前言真的都對後語嗎?自己摸摸良心,難道自己迴避沒有回答的,都像蔡英文講的『我已經說過了』嗎? 」

您這些攻擊我不知怎麼回應~~因為未著一點事實。這也是田先生的老毛病了,「不必舉證」的老毛病。


沒辦法回應就算了,反正這些東西會存在老長一段時間,且讓後人評說,看看誰是莫須有,誰是偽科學。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5 21:41回覆
20樓. 張爺
2012/01/05 14:34
去!再去查去!(既然是學人,在知識方面更要懂得對自己有交代)

有關陳進興等白案三犯出獄時間,我在接獲您轉介網友的查證後,已經在您這裡願意更正,時間恰好是十天前:2011/12/26 13:10,內容如下↓

謝謝你的通知。

有關白案三犯的假釋時間,維基只標明陳進興的,但其說法和媒體評論相左,且無注明出處。因此我上網搜尋,發現馬政府曾在今年年中時向自由時報澄清,他說白案三犯都是在民國80年假釋。這點我就先相信官方的公開澄清。就這件事來說對他的反感也不再那麼強。

這件事我承認自己失察就夠了,而且第一時間我就做了,如果要道歉也是向馬英九,向你道歉幹啥?田先生,您真的這麼需要道歉麼?哈~~再度讓我想起前女友啦~~

田先生對我提到的總統府公函資料胡亂質疑真是莫名其妙,該公函表示的陳進興出獄時間與shouri所稱固然不同,但我沒有反駁你的任何意思,只是善意表明:我去查了資料,發現你轉介的資料或許不盡正確,但是不影響結論。

我對馬英九因仕途受挫在白案上借題發揮始終無好評,他自己趕著要向政大提履歷,想回校教書,卻藉故演一場噁心的辭官秀,這種沽名釣譽田先生欣賞,我覺得反胃,這是個人的品味差異問題,強求不來,向您甚麼歉呢?我欠了您甚麼呢?我要欠也是欠我女朋友,不欠你田先生啊~~鑽這種牛角尖很無聊的~~

另外,你纏著公函資料不放,除了無關宏旨之外,你居然自己也不願動手查(一直到昨天為止,前後整整10天),我真的很不欣賞這種被動又耍賴的求知態度,對別人的要求粗暴而無理,對自我的要求又太低,這種不成熟態度在學術上怎麼成呢?!

結果你又查到甚麼?還不是只重複別人告訴你的維基百科!這樣就交差囉?這樣就算查證喔!我已經告訴你這麼多關鍵字眼你還查不到我說的那份公函,還好意思要我道歉,你真的該好好自我反省!


奇怪的是你吧?你的紅字部份,還是寫得不盡不實,所以我才覺得奇怪,才好意要老兄把查到的公函拿出來,大家參考參考,誰曉得你一直說什麼滿足我的求知慾啦,我找得到你也找得到啦,就死不肯把自己找到什麼公函拿出來,那我當然懷疑你在胡扯。事實上我到現在也還是覺得你在胡扯,政府部門的資料比我們詳細得多,他們居然會講錯白案三嫌假釋的日期?馬英九政府哪個部門那麼爛,還是馬自己講錯了,拿出來看看嘛!

還是那一句話,自己講的話,自己要負責,天下沒有那種自己嘩啦一句,卻要旁人找資料的道理。我給你胡攪一頓後,唯一有興趣的是白案三嫌到底是什麼時候假釋的,很不幸老兄猜錯了,我不是查維基百科,因為就如你說的,維基百科只寫了陳進興的資料。我查到資料以後,就發現你的紅字部份還是寫錯了。所以我不是在查你所謂的公函,我沒有義務為你查證,更不談什麼交差,你的最後兩段講話真像流氓!

至於道歉者也,我認為是君子風度,老兄從宋幫講錯開始,到白案三嫌假釋賴到馬英九頭上,到推連下台明明是全民運動卻說是綠營,「疏失」未免也太多了。講錯了,就該道歉,不是對誰道歉,是對所有看到這些文字的人道歉,因為你說錯了話,用錯了資料,在我看來這是起碼做人的道理。而老兄從頭到尾連一句抱歉對不起都沒有,真不曉得風度何在?

最後是馬英九的問題,老兄還是搞錯了,馬是辭官之後才向政大申請教書,何來想回學校教書搞辭官秀?我曾說過,當時的國民黨黑金橫行,官僚無不爭功諉過,肯辭官的馬英九一人而已。老兄覺得噁心,請便,只要告訴我,當時政府裡哪一個比馬還強的?去打小白球的連戰嗎?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6 01:14回覆
19樓. 張爺
2012/01/04 21:03
岳飛就是這樣死的

「我說假定連戰選上,可是連戰沒選上呀!所以我的話本來就不用,也無法舉證。」這是田先生自己說的話,卻以非焦點為由,逃避問題還指控反詰者(張爺)轉移焦點,此舉也太「英雄」了吧。

此外,田先生這些假設根本沒發生,無法驗證也無法證偽,恰好是卡爾巴柏所謂的偽科學論述。一面炮製偽科學論述,一面大言不慚的說教邏輯學,怎不令人啼笑皆非。

田子曰:「(...連戰沒選上...)所以我的話本來就不用,也無法舉證。」多麼振振有詞啊,然而,「『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這些無法證明或證偽、罔顧現實卻厚誣連戰的自圓其說,不僅讓人感覺不成熟,坦白說,已經是明顯的道德缺失。

儘管您不面對事實,但2000選後十二年來,事實就是這樣:

李登輝是連戰與擁連大老(李煥等人)等所逼下台。(因此說連戰當選總統會受制於李毫無說服力)

連戰兩岸破冰之旅塑造國共對話平台為和平開創生機。(可見其政治理念與李登輝後期路線背道而馳,因此說連戰當選總統會受制於李,根本是莫須有的栽誣)

連戰兩岸破冰之旅需要相當的智慧和勇氣。(過去宋迷說連戰無能懦弱,然而宋楚瑜若真那麼有種,有執行力和開創格局,怎不見他掉臂獨行一馬當先?而是唯恐落人之後而緊步連戰的後塵?)

扁任內,連戰並沒有任何貪腐事證被揭露,反而是馬英九在特別費案栽根頭。(把李登輝時代黑金歸罪連戰而輕饒宋楚瑜更是莫名其妙,梁柏薰是宋的密友,他在省府行庫的超貸宋楚瑜沒責任?!)

如今宋楚瑜配合李登輝的棄台保馬,12年來兩度確立「敗事有瑜」的歷史定位。(對此田先生視若無睹,居然還好意思巧誣理念主義貫徹始終的連戰,藉以合理化當年支持宋的愚行)


又來了,老兄對自己講的話,可以毫不認帳,但是對於一個不存在的事實,硬就一個個人判斷要人舉證,然後東扯偽科學,西扯莫須有,就是全然忘掉自己有多少前言不對後語,邏輯不通和筆誤疏失。沒關係,反正這些對話俱在,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看看,不難發現老兄左衝又突,東拉西扯,像個無頭蒼蠅一樣,犯了那麼多毛病還洋洋得意呢!

我對老兄挺連戰,毫無意見,就像有人挺宋一樣,都有他個人的道理。你寫的一二三點「事實」,字面上(不算括弧)都沒什麼錯(第四點比較無關,第五點只跟宋有關,但馬的特別費,根本就是民進黨的誣陷,而且判決也是無罪),但是那都是一個事件發生之後的事,就是連戰落選了,因為前提不一樣,所以這些「事實」什麼都不能證明,連戰如果當了總統會如何如何--事實上,這是無法證明的。我並不懷疑連戰有一顆中國心,我也對連戰的北大演講高度評價,但是他如果沒有落選,許多的事都可能會不一樣。我很驚訝你那麼輕視李登輝的影響力,李掌握黨國十二年,根深蒂固,當時不曉得有多少人說連戰是扶不起的阿斗,他如果被李「扶」起來了,李會真的去當牧師嗎?連若要跟大陸打交道,李不會用他的影響力反對嗎?就後來的事實來講,我們只能說,下台的連戰比上世紀台上的副總統連戰強多了(很大一部份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李登輝已經不在國民黨了)。但是拿2005年下台的連戰表現,推估一個不存在的連戰總統表現,是前提錯誤的推論,前提既然錯,推論就毫無意義了。我們只能就事實說,下台的連戰比台上的連戰好得多,這在美國副總統高爾身上也可以近似看到,但是真的讓他上台呢?抱歉,歷史沒有如果,他沒選上後的表現,絕不等於他如果選上的表現,因為前提不同。

然而更重要的是,連戰已經是歷史人物了,他的是非功過,可由後人評說,跟當今的政治已經沒有很大的關係。同樣的,宋楚瑜其實也已經走入歷史,只是死拖著不肯走而已。閣下認為自己一路投來都有道理,我毫無意見,就像我的一路投來,我也有我的道理,也不必你說嘴。閣下在此指責宋迷宋粉宋幫的言語,因為我從來就不喜歡宋,所以請找對對象。我亦沒有誣陷連戰,只是就歷史的發展做判斷。歷史是向前走的,閣下對連戰一片痴心,大可以省省了,花點時間反求諸己,看看自己的文字,邏輯都沒有問題嗎?前言真的都對後語嗎?自己摸摸良心,難道自己迴避沒有回答的,都像蔡英文講的「我已經說過了」嗎?如果這些答案都是yes,我覺得閣下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趕快去從政,那裡才是你施展拳腳的天下。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5 00:05回覆

我覺得這所有討論的源頭,還是白案那三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時候假釋的。跟老兄胡攪了半天,我還真的有點興趣,於是查了一下:

陳進興 民國七十七年
高天民 民國八十年
林春生 民國八十年

馬英九任法務部長是民國八十二年,閣下顯然是說錯了。講錯了就大方道歉,沒什麼了不起,至於閣下到底查到了什麼澄清公函,的確是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因為就算有,那也不重要了。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5 00:39回覆
18樓. 張爺
2012/01/04 14:30
田先生自我證明自己連篇廢話

田先生說:「我說假定連戰選上,可是連戰沒選上呀!所以我的話本來就不用,也無法舉證。」

很高興,田先生知道自己的話「無法舉證」。這些沒證據又根本題不出證據的話等於毫無說服力的廢話!這樣你懂了麼?


又來了,這種轉移話題的伎倆真差勁,沒發生的事情,是一種判斷,本來就不需要舉證,老兄自己講說蒐集過資料,那是已經發生的事實,拿來說嘴當然需要舉證。閣下的邏輯訓練真有問題。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4 16:07回覆
17樓. 張爺
2012/01/04 14:00

從前我有個女朋友很愛使用軟性語言暴力,這種暴力語言的模式就是:如果你不.....就是不愛我。結果我滿足了他大部分的需求,他還得寸進尺的不時玩這招。現在我對這種勒索總是一笑置之。呵呵~~與田先生聊天居然讓我想到前女友,算是題外話~輕鬆一下!!

這樣好了,我效法田先生和我女友的語言模式拷問回去:

「假定連戰選上,李登輝會不說是自己的功勞嗎?以李之狡獪手腕,還不會繼續在國民黨內翻雲覆雨嗎?」麻煩你舉證。你不舉證就是.....(哈哈~~)
如果你能舉證~~有關總統府公函我一定給你答案


老兄最剛開始的時候曾說自己很熟悉辯論的技巧,我看的確如此,不過那是我認為最不入流的技巧。什麼呢?就是轉移話題,視而不見,邏輯錯誤,還強詞奪理。我高中的時候就覺得這種辯論殊無價值,所以再也不參加辯論賽了。以老兄「拷問」(不曉得什麼意思,難道老兄和令前女友常拷問嗎?)的句子,說我的話也沒舉證。哈哈,這根本是錯誤類比,因為我說假定連戰選上,可是連戰沒選上呀!所以我的話本來就不用,也無法舉證。可是老兄說查過資料,找到所謂的官方澄清,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已經發生的事實,而且還來挑戰維基百科,可講了半天也沒說查到個什麼,那麼你的話當然會受到質疑。

我常常說,這些東西都會存在很久很久,我非常感謝聯合網棧,這些東西都會當作歷史的見證。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4 14:16回覆

此外這是老兄的話:

甲定他選上總統,權勢薰天之際,你還相信他反而甘作魁儡。

(這裡有一個錯字,一處成語運用不當,茲不改動)我有要你舉證嗎?沒有,因為這是你的判斷,不是已經發生的事實。所以我只說:

這種判斷怎麼會正確?

老兄,回去和前女友再練練吧。

田英奇

田英奇2012/01/04 14: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