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景線 (一)
2014/04/25 21:27
瀏覽2,667
迴響7
推薦45
引用0

1

我在四月初飛抵台北,待了三週後飛回到舊金山。回美國的感覺很好,飛機早到了半小時,大夥在飛機上坐著,等海關上班。

一班飛機300人左右,多是台灣的旅客。

我心裡不禁奇想,如果現是在桃園機場,一群台灣旅客在少睡缺食地飛行十數小時後,如果被告知不能下飛機,因為海關還沒有上班,那一定是暴動抗爭,反政府,罵馬英九,甚至佔領禁食運動的導火線。

可是,這群台灣旅客坐在美國飛機上卻是馴服的羔羊式的,並沒有開罵幹譙,為什麼呢?

我說回到美國的感覺良好,因為我這次在台灣感覺不好。

我退休後開始,每一年或兩年回台灣看看親人朋友,這次回去,失去了前幾次的驚艷,驕傲,與讚賞。我只看到負面,只看到愚蠢,只看到落伍。

捷運排隊與博愛坐等,無法遮掩下水道陰溝慢出的惡臭。公共建設的進步,無法遮掩人們的愚昧與混茫。大多數人安居樂業,無法遮掩少數人的激進,理盲,暴力,與暴凌。

無論藍綠,所有的朋友齊罵馬英九,無法遮掩民粹的氾濫與是非混淆。

我回到台北時,不知是大陸吹來的霧霾,還是低氣壓的天氣,首先感覺到的是比往年嚴重的空氣污染,所以也入籍隨俗,買了個口罩戴著,一面也嚐嚐當洪家人的滋味,把自己隱藏在面具後面,冷冷地觀察這個社會,除了聞到自己一直不願承認的口臭,也看到了一些台北人看不到的地方。

我回美國進關以後,不再戴口罩,因為我怕成了是唯一在美國機場或飛機上戴口罩的人了。相對新鮮的空氣也不在刺激我的口腔與氣管。相對的,許多美國人都注射流感預防針,良好的國民教育,使他們不會在公眾場所打噴嚏或不掩嘴咳嗽(也不掩嘴笑,也不當眾打嗝,也不一面吃東西一面講話,也不插斷別人說話),似乎戴口罩的才是怪物。

在機場買了營養早餐和咖啡(我有糖尿病,台式早餐對我而言,多是毒藥)一個亞裔的店員,並沒說台腔“光臨”,倒是給了我幾張真正的,real size餐巾紙,提醒我回到了台灣人愛罵的“美帝”領土。在等轉機時,順便去了一個大號,平日最討厭的旅館或機場等地廁所的衛生紙,都讓我感動了幾秒。

我感動是因為台灣有世界上最小的餐巾紙(從小攤到餐價不凡的名店),與世界上最小的衛生紙,台灣真是一個小而美的國家。

可是台灣的最美,據說是人。人是台灣最美的風景線。

我下面寫的就是,三週遊台,躲在口罩後,我看到的“風景線”。

2

在台北居留期間,我完全沒有開過電視機,所以不必像那位王續醫師一樣地跟電視辯論,結果住進精神病房。全世界的政客,除了傻傻的馬英九,其他或多或少都是騙子。他們的職業就是騙選票,當選以後很少能夠兌現諾言的。當然。許多客觀的條件,不允許他們說到做到,執政最大的障礙就是民主政治本身。民主政治缺乏效率,民主政治是一種妥協,而不是絕對的道德。

政客雖然是騙子居多,可是台灣社會,最可惡的卻是媒體,因為他們本來不需要以騙人為生,可是卻被少數人掌握,(聽說所有一百多台電視台,都只是在三,四個大老闆掌握中)少數幾個編輯(多數反馬)利用22k的小記者們,4999台幣通告費的民嘴們,在顛倒是非,唯恐天下不亂。

世界上哪一個國家,哪一個社會,(除了北韓,古巴)沒有激進分子,那一天沒有示威抗爭?可是在台灣媒體的炒作下,台灣的暴民居然成了學運,法治居然成了“國家暴力”。

這只說明台灣媒體是禍源,同時也說明台灣的人民大部分是愚人,被所謂的媒體,教授,文藝界人士,騙得團團轉。

我走在台北街頭,看到的風景線,心想其中許多是鄉愿,無知,愚蠢的傻人與惡人。

台灣的“風景線”美嗎?只有大愛,沒有理性的人,不美!

3

台灣人很隨性,很自由,不似美國人有許多無形的社會規範。

美國人常常會問或自問,我的行為適當嗎(appropriate)?

有一次在台北捷運上看一個人在梳頭。怪不得我們的網球一姐會在locker room做面膜,有人問她在幹什麼(what are you doing? 意思是妳有毛病嗎? 她在臉書上還洋洋自得,笑外國人傻。

在來回的飛機上,許多台灣人在走道集結,練拍打功。回來的班機上,有位大師在廁所前面打起太極拳,真是虎虎生風,台灣之光。

4

好友從德州來,我們倆個時差觀光客,常大早去逛四四南村,101大樓,松山文創區,誠品店等地。一路互相照相,偶爾找路人幫忙為我們合照,可是只有一半的人願意替我們照相,另外一半有的搖手,有的以為我們有痲瘋病。

我們統計的結果是百分之五十的人拒絕我們的請求,有幾個人甚至粗魯無禮。

這在國外,是不可能發生的百分比,氣得我們以後幾天逢人便道。有個在台灣的朋友說,可能他們以為你們是陸客吧!

哪有傳說中的,最美的風景線?

5

我到處走逛,只看到淡江城中部建築的牆壁,曾經油漆過。所以,你看不見台北有賣油漆的店?台灣可能是買賣油漆最少的一個國家。

不知曾幾何時,台北的建築物,成了西方建築的翻版(我指內外地翻)。在美國幾乎浴室廚房都愛用瓷磚,可是台北的半新不舊的建築,反過來,把瓷磚貼在外面。

許多的建築,從落成後即不見任何外部保養,任由風吹雨打,舊痕斑駁。

或者是在等都更吧?

台北市的外貌,是典型的duality,新區如東區101附近,嶄新美麗,令人驚艷。老區,通常就在高架公路捷運兩側,還強迫你矚目,不能不看。可看到只是防盜窗,防盜窗,防盜窗。屋頂上只見閃亮的水塔,水塔,水塔。

令人更沮喪的是離開北市,鄉下四處,許許多多的鐵皮屋。

有的觀光景點,修建成西式城堡風車等歐式建築,我可以不必去歐洲就可以欣賞到的風格,倒是可憐的歐洲人要跑那麼遠來看這些嗎?

 

(未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詩文
上一則: 風景線 (二)
下一則: 我參加保釣遊行的回憶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襄樊散人
2014/04/27 20:04

台湾很多人不知道是对于自身个人与直接小家庭以外的事情既没有认识,也没有兴趣要知道一点点。

于是,不知道他们是井蛙呢,还是极为缺乏自知之明。

每次回到台湾,铁路和高速路旁的老旧破败,似乎说明了这是一个曾经在1980s中期到1990年代中期风光过的地方。

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

OldMan - 風景線2014/04/27 23:43回覆
6樓. Den
2014/04/27 09:20
5.
台灣地區多層樓建築外牆貼磁磚在地震時很危險,會掉落打到行人。
多層建築外部保養需要大家出錢。有一住戶不出錢就有問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住在裡面也看不到外面,眼不見為淨。

市民更不會種些花草在門外窗外,給他人觀賞。通常就像鴕鳥一樣,去逛逛誠品店,就覺得台北是個“美麗”的城?對於環境的無序醜陋,也就絲毫無感,渾然度日了。

OldMan - 風景線2014/04/27 19:39回覆
5樓. 甜水窩蜂鳥
2014/04/26 21:54

因為你不是金髮碧眼歪國人,風景線不必給自己人看~~~

花影領!!!

說的也是,洋人愛看落後為開發的地區,懷舊。 OldMan - 風景線2014/04/26 22:32回覆
4樓. 戴金生
2014/04/26 20:14
比你早一個月回去,也有類似之感!也被讓座、被叫阿公、被認為是陸客,天氣也是霾霾的,偶爾聞到臭溝味。不想看報,不想看新聞,雖然無知的學生,有意的政客在鬧,沈默的大多數平安過日子!飯店(除了那些人過路處)門庭若市,上下班捷運擁擠!這次沒去百貨公司逛,所以沒聽到「廣令」!看到那些不中不西不知叫那一式的建築,也只能嘆息而已!
有個朋友最近退休回台,每週去做做志工,保持與人接觸,一日滿以為與某女士來電,可以發展友誼,於是留了Email,誰知回去打開inbox,該女稱他為“爺爺”,她深為“爺爺”的服務精神感動! OldMan - 風景線2014/04/26 22:35回覆
3樓. KittiO
2014/04/26 11:22

老頭寫這個實話等著挨罵了。誰理你

不好意思,歡迎廣令。

OldMan - 風景線2014/04/26 17:43回覆
2樓.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2014/04/26 11:18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
霧裡看花且忘本,

己身何所出 ?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只見魔障, 便是魔道.


金剛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當修行到一定程度時,漸漸減少兩元的對立,對一切外境不再起分別與執著,知道萬物都是暫時的形象,只是眾生肉眼所觀之六塵現象,而非真正的實像。
因此有「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感觸,但這還是偏於一邊,最究竟的境界還是【隨緣不變 不變隨緣】,所以最終又是回到「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但已非最初執著山、水的分別心了。



阿密特 A-mit (張惠妹) - 開門見山
1樓. ST60
2014/04/26 05:56

Welcome back! 學長

半年前我回台灣,雖然沒有學生佔領立法院,有天路過總統府,看到廣場停了幾輛遊覽車大卡車樹著大布條,穿同色外套戴同樣帽子的人群,高分貝擴音器震耳欲聾的喊叫聲,四週圍著拒馬鐵絲網,大群戴頭盔提盾牌穿防彈衣的警察,給我印象深刻的台北風景線。

建築新舊混雜很不協調,是長久老問題,因為沒有類似美國城市Zoning Board管理制度,無法統一建築格式,最絕的是騎樓走道高高低低,家家佔用,沒人清理,這是另一個風景線。

人行道雖是統一鋪設,可是缺乏維護,磚裂片破,機車雜物,地面積水,髒不臘蹋,又是個美麗風景線。

建築外表馬賽克,很多脫落,髒的和從不清洗的浴室差不多,陳舊老公寓水泥外牆則長滿黑黴,台灣不但沒有油漆店,也沒Pressure Clean這門行業。

除鄉下四處許許多多的鐵皮屋,城市有更多的露台樓頂加蓋鐵皮屋。

狗貓街頭巷尾到處走,沒Animal Control Department?

台北的流浪狗有改善,可是出了台北,則是另一個國度,尤其是我坐在路邊享受休息時,長滿癩瘡的流浪狗在腳下磨蹭,我幾乎噁心地吐了出來。

台北醜陋的外觀,實在是eye sore。市政府與文化部,應該邀請藝術系的師生競圖,設計一些facede類,把高架路旁的廁所似建築美化一下。

我看新的公寓大樓,已無防盜窗,冷氣機,及閃亮刺眼的水箱,可是不知能保持多久。

我避免經過立院附近,一日公車行經只見都是台獨標語旗幟,絕對無法說服我這時自發性,反黑箱,反服貿的“學生運動”。只有台灣的媒體,及一些台灣人會自我感覺良好,認為是民主政治活躍表現。

太陽花 my butt!

OldMan - 風景線2014/04/26 17: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