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璇戀織文:《瓶中美人─致希薇亞‧普拉絲》
2006/09/26 15:20
瀏覽1,211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本文曾入圍2005年印刻文藝營散文組之創作獎。


  生命是一口氣,被命運封印裝瓶,而充塞瓶中的,除了空虛,還是空虛。

  遇見他的時候,妳以為從此以後幸福快樂,卻不料憂傷如影隨形,無論妳遇見的是天使還是魔鬼,是救贖還是毀滅,憂傷始終躲在妳的影子裡,那是自妳生命之始即獲得的禮物,妳渴望以俗世的幸福模式來擺脫它,可是它卻躲在妳的影子裡,終其一生嘲笑妳的徒勞無功。

  打從生命之始便存在的,總是會遺留到最後。

  妳以為蒼天待妳不薄,祂給了妳善良而付出的雙親,還給了妳一枝詩人的筆,妳以為可以用這枝筆功成名就榮耀雙親,卻不知隨著天賦而來的憂傷正躲在妳的影子裡暗自磨牙,隨時等待著給妳最致命的一擊。

  妳以為蒼天待妳不薄,其實祂待妳一向薄情。

  父親死亡的那一年,妳無聲無息地收下這個暗示,妳開始明白妳也只是海海人生裡的一船孤帆,蒼天並不曾因為妳的天份而有過任何一絲的憐惜,妳和其他人一樣,必須撞破頭流過血才能勉強在這個物質世界裡取得一紙居留權,即使妳美貌出眾聰明過人,亦不能因此而獲得特權。

  被哈佛大學拒絕入學的那一刻,妳驚見詩人的筆上留下一道刻痕,事到如今,連天賦都棄絕了妳,一生僅有的一切,到此都成幻滅。妳聽見父親在幽冥世界裡輕輕嘆息,妳哭泣,妳崩潰,妳渴望父親真實而溫熱的擁抱,然而真實擁抱妳的卻只有淒冷的失落而已。妳承認在才貌雙全的自信下,妳真實擁有的其實只是好強之後的無依與寂寞。妳不知道該找誰談,誰能了解蒼天待妳不薄之下所隱藏的龐大薄情呢?妳確實聽見與生俱來的憂傷正躲在妳的影子裡不停地嘲笑著,嘲笑妳在物質世界裡沉重的失敗,嘲笑妳在親情世界裡痛徹心肺的失落,即使妳才貌雙全,即使妳始終腳踏實地努力以赴,但那不保證妳可以在物質世界裡取得妳一直夢想的位置與情感。

  妳能明白的,可是妳拒絕接受。拒絕接受長久以來一直被合理化的所有規則。

  人世間的成敗有如浪濤,來來去去永無休止,可是長江後浪推前浪,誰說妳不能成為下一波的新人?是誰給了妳一枝筆,卻又綁住妳的手不許妳下筆?然而欺人最甚者莫過於生的寂寞。

  誰在等我?慘淡的青春歲月裡,妳感覺自己的美麗在凋零,妳感覺生的種種已成灰,妳感覺傷心欲絕,欲自絕。

  妳躲起來,躲在地下的某一深處,幽暗潮濕的窒悶空氣裡,妳感覺那就是妳今生的命運了。躲在妳影子裡的憂傷決定了妳的性格,妳的性格又決定了妳的命運。詩人的祖譜裡早寫下了妳的名字,亡父知道的,可惜世人卻不知道,掌握權力判生判死的前輩們也不知道。妳獨自忍苦,生的寂寥之苦與死的斷氣之苦。妳的身體出於求生本能逼迫已昏迷的妳不停地嘔吐,吐出那些違反妳生存機制的藥物,三天後,幾乎絕望的母親與弟弟在地下深處把妳拖出來,逼人的日照襲上妳的臉,妳無力舉手遮蔭,石子地板磨傷妳美麗的臉,彷彿預示了日後榮光之下必然殘破的一切,然而妳渾然不覺。

  新生之後妳在英國遇見他,妳從詩作中一眼就將他給認出來,妳知道,這就是妳今生命定的伴侶了,然而他還不知道。妳帶著矇矓的希望有如黑夜中月光消失後僅剩的一點星光,在舞會的洶洶人潮中與他相見。

  黑暗中,他對著妳笑,跳完一支舞後又是一支舞,兩個人都孩子氣地不停笑著,最後,他帶著妳的一只耳環離開。﹝最後,他帶著妳的一本詩集離開。﹞ 

  妳笑著這樣形容他:「神秘的掠奪者。」在溫暖的愛裡,妳笑著這樣說。﹝在淒冷的恨裡,妳哭著這樣說。﹞

  他承諾過會善待妳,只是承諾過,卻無能做到。妳以為這是一個二人世界,最後才明白是「第二性」的世界。妳以為真愛無敵,犧牲自我可以帶來更美好的二人世界,卻驚覺在愛的當舖典當了青春甚至天賦,最後僅剩下哭泣的幼子與異常空虛的深閨。

  「凌晨兩三點醒來後最難熬」於是妳開始依賴藥物,期待藥物能殺死那些躲在妳影子裡糾纏不斷的憂傷,妳忘了牠們與妳的天賦本是一對孿生子,當妳筆下的長詩如狂龍對著天地人龍吟不歇之時,原本躲在妳影子裡的憂傷亦牽絲蔓藤悄悄地縛緊肉身。當創作的熱潮退去,憂傷是黑夜裡最巨大的波瀾,總是才退去轉眼又來。而生命是一口氣,被命運封印裝瓶,充塞瓶中的,除了空虛,還是空虛。

  空。虛。愛是空的,氣血是虛的。滿滿的,滿滿的,都是空虛。忽然一個憂傷的浪濤朝妳無情地打過來,而妳閃避不及,就這樣滅了頂。

  在妳離開的一年後,妳的前夫出版了妳的詩集「精靈」,從此後妳聲名大噪,相異於生前的寂寥無名。妳終於證明,妳的天賦不負妳;妳的愛妳的知己不負妳。然而更瘋狂的後浪從這裡開始─女性主義拿妳當令箭,瘋狂追殺當時保守的英國社會,美國文壇怒責英國文壇謀殺了美國的天才詩人。

  他們說的是我嗎?我彷彿看見妳眼中的疑問。

  親愛的,還好泰德‧休斯不是台灣人,否則他會擁有一個歷久不衰的稱號叫做「陳世美」,也許他的文學生命就這樣給毀了,但這是台灣奇譚,和英美社會無關的。

  而我真正想知道的是:曾經哭泣狂亂的瓶中美人啊,生命的瓶子已然被妳摔碎了,但妳真的自由了嗎?會不會走出瓶子以後所面臨的卻是更廣大更深刻的空虛呢?

  啊!我忽然顫抖,當整個宇宙的空虛突然向我罩落下來時


   文/楊璇戀 94.06.2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文不載道
上一則: 璇戀織文:《天母生活》
下一則: 璇戀織文:《白蓮花》
迴響(1) :
1樓. C6HXOM
2010/04/09 14:31
中信房屋 4HUXBB
中信房屋-711房仲網,專業經營高雄買屋,賣屋,中信房屋是您最佳的選擇,歡迎光臨中信房屋-711房仲網 http://www.711house.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