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杜蘭朵(普契尼歌劇)的故事由來與音樂分析
2019/01/08 12:17
瀏覽2,032
迴響8
推薦68
引用0

「杜蘭朵」或稱「杜蘭朵公主」,衛武營即將上演,故事來自一千零一日。

杜蘭朵的劇本,可能是改編自義大利作家勾齊(Count Carlo Gozzi)的劇作「杜蘭朵」(1762),而勾齊很明顯的是以50年前出版的波斯童話「一千零一日」中「卡拉富王子和中國公主」(Histoire du prince Calaf et de la princesse de la Chine)為基礎。不過此童話也受到另一本中東童話「一千零一夜」的影響,就是鼎鼎大名的天方夜譚。

一千零一日」由於已少人提及,現在像是「一千零一夜」的"山寨版",但當然不是啦,據說「一千零一夜」是以對女性反感的王子的觀點去寫的,而「一千零一日」是以對男性反感的公主觀點去寫的,那杜蘭朵出現在其中就不足為奇了。

「一千零一夜」中的"九十九個人頭下的問答"(844夜)與"鑽石王子的華麗故事"(904夜)也與杜蘭朵的故事有關。"九十九個人頭下的問答"的故事是一位落難王子,向一位公主求婚,這位公主喜歡向求婚者出題,若答對可娶她,答錯就得被斬首,先前已經有九十九個人被斬了,王子正確的回答了十二個謎題,他反問公主關於自己身世的謎題,公主無法回答,最後只好和王子結婚,這故事已經和杜蘭朵很相像,雖然那時公主沒"杜蘭朵"之名。

另外一個"鑽石王子的華麗故事"也是個王子向公主求婚的故事,而幫主王子解開謎題的,是位名叫"珊瑚枝"的奴婢,不禁有點聯想到"杜蘭朵"中的奴婢"柳兒"... 這類的故事其實在許多波斯或阿拉伯民間都有,流傳已久。所以在欣賞"杜蘭朵"之際,也可欣賞到這種淵遠流長的傳統,依據榮格的理論,這類童話可視為人類集體潛意識的原型,對了解我們深層的心靈結構,有相當的幫助,這也是"杜蘭朵"的精彩之處。

杜蘭朵Turandot的"Turan"不是"都蘭",而是"土耳其斯坦",可能是歐洲人對中亞一帶的泛稱,現代伊朗,土耳其還是有一堆姓"都蘭"的,"杜蘭朵"有杜蘭人的女性"之意,雖然歐洲人可能以杜蘭這樣的詞稱為中亞,甚至衍伸到更東邊的中國,但杜蘭朵真的是中國公主嗎?讓人存疑。不過從「卡拉富王子和中國公主」的皇帝被稱為Altoun-Khan(顎圖可汗)看來,那杜蘭朵難道是元朝的公主?那杜蘭朵也可稱為中國公主,恰好元朝的首都也是北京,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啦(在1843年的一千零一日新版,杜蘭朵被標記為波斯薩珊朝的公主,大約在七世紀,搞的更為混亂)。

普契尼的歌劇"杜蘭朵"的劇作家有兩位,一位是已幫他寫過"燕子"與"修女安潔莉卡"的阿達密,另一位是到過中國的西莫尼,後者可能提供了相當多中國的實際情形。但寫作過程一波三折,中間竟然想要放棄,很大原因是出在第三幕~杜蘭朵要回心轉意與王子結婚,必須要有讓人信服的文辭。這齣歌劇最後沒能完成,除了普契尼生病去世外,想必和這一點也很有關係,他寫到第三幕柳兒自盡的部分,之後就只有草稿。

普契尼的兒子委託作曲家Franco Alfano完成,他也才完成了一部印度風格的歌劇"La leggenda di Sakuntala"(Sakuntala的傳說),而且滿受歡迎。他參考了許多手稿與他人的建議,完成了最後一幕,其實最聰明的方法~就是讓普契尼自己寫的音樂再現,結尾又聽到名曲"公主徹夜未眠"的旋律,怎能不感動呢。

這完成的版本在普契尼去世後兩年,一九二六年首演,指揮是有名的托斯卡尼尼,他在指揮到第三幕柳兒自盡的地方時,宣布:「大師在此絕筆!」隨後把幕拉下,隔夜才又演出Alfano的完成部分,據說他對這部分不是那麼滿意,先前就要求Alfano刪了一大堆,以至於有第一版與第二版的差異,現存的演出大致是以第二版為主,這篇文也是如此。

見上面影片,這是由著名男高音阿藍尼亞領銜,在奧朗日古羅馬劇場的名演。第一幕開始就是一個音程古怪的連續下行音階(2:52),其中帶有不祥的增四度音程,還一再強調,隨後是一堆好像砍頭的斷音,木琴打出神秘的音型(3:17),命官(男中音)宣布公主杜蘭朵要出三個謎題給求婚者,若答錯將處斬,剛剛來的波斯王子在月亮升起時就要被處死了,還帶著中國鑼的聲音。

圍觀的群眾合唱,大聲吆喝"死亡",並叫著三位大臣~平龐彭的名字,甚為變態。 在這一片混亂中,一位老人跌倒(5:30),奴婢柳兒希望有人來幫忙,她的唱腔及配樂都讓人覺得淒楚及苦難。但此時來了位年輕人(5:56),夾雜衛兵大叫:「退後!」的聲音(5:58),他發現這就是失散多年的父王帖木兒,原來父王被叛變落難至此。

帖木兒王說著自己如何輸掉戰爭,配著小鼓的聲音(7:24),王子又問柳兒:「妳是誰(8:04)?為何忠心耿耿跟著老父落難?」柳兒說:「只因為您有對著我微笑(8:29)...」(背景有催促磨刀石的聲音8:23)

隨著之前木琴的旋律加快,眾人催促磨石的聲音更激烈了(8:45),「只要有杜蘭朵,不愁沒工作做」,這段大都用五聲音階。大家大叫:「火光(10:28)!上油!鮮血!」 開頭的行刑式音樂又出現(11:08),大家等月亮出來快不耐煩了,手癢了想殺人了...豎笛吹出的這段(12:11)不免讓人想起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金雞",事實上這齣劇的詭異與荒誕氣氛和"金雞"滿有類似處,兩齣歌劇剛好都是兩位作曲家的天鵝之歌...

然後群眾開心月亮升起了(14:10),可以殺了。在呼叫三位大臣~平龐彭的名字後。兒童唱著茉莉花的"曲調"(15:10),這裡似乎是要為人唱安魂曲送終...茉莉花本來都是五聲音階,沒半音的,但卻出現了一個半音(15:48),那似乎是表現將死王子的魂魄,「一千個聲音低語著,公主,降臨我這裡...

眾人看到膾子手登場,反而希望波斯王子能被赦免了,但卡拉富覺得這位公主實在太殘忍(17:32),公主在"茉莉花"的旋律中現身, 沒想到卡拉富王子看到公主,驚為天人(19:54),公主在下令砍頭後就走了,送終的官員唱(20:46):「偉哉孔子,靈魂所往」。這好像是把孔子當成神來看?

帖木兒對卡拉富的反應大驚失色(21:24),要是愛上這公主,那就...不妙了,小命難保。但卡拉富還是堅持,當他大喊杜蘭朵時,"茉莉花"又出現了(22:31)。然後卻是另一個人叫"杜蘭朵"的聲音(22:39),那是被砍頭前哀叫的波斯王子。 隨後是三位大臣的重唱(23:05),他們勸卡拉富不要向公主求婚,珍惜生命快走開,也算好心人了,但王子只是一直要他們走開。

此時杜蘭朵的仕女們注意到王子了(25:13),要他不要大聲喧嘩擾公主清夢。隨後是鬼魂的合唱(女聲,27:31),那都是在此被殺的。但卡拉富怎麼勸就是不肯聽,三位大臣嘲笑(28:54):「白癡,這就是愛情!」

柳兒也十分傷悲(29:39),都認為王子死定了。柳兒這首詠嘆調幾乎全為五聲音階,最後那段豎琴伴奏十分微妙,「我們會死去,也再無喜悅,我無法承受了!」。 王子要柳兒好好照顧父親(32:56),柳兒與帖木兒怎麼勸也無用,還不時聽到三位大臣大罵「傻瓜」的聲音(35:57),柳兒則唱:「可憐我們吧!」(36:29)王子大叫:「杜蘭朵!」柳兒則唱:「死亡(36:58)」跟他唱反調。大鑼敲下(37:08),一切已然決定。

第二幕的布景像個中國庭園,有涼亭與凳子,還有燈籠,三個大臣上場,這算是全劇最有中國情調的段落了。剛開始也是下降三次的音階(38:34),讓人想起第一幕的開頭。他們其實只是閒聊與抱怨,先是平出場表示他們在忙,然後是龐要準備婚禮(39:09),彭要準備喪禮(39:12)的對比,相當有趣。平突然感嘆中國混亂,不知何時才回安靜(39:55),這禍首...就是杜蘭朵(40:33)!「前幾年死了好多人,今年更慘,已經是第十三個(41:24.注意十三是西洋不吉祥的數字)。而如今我們竟要監斬!」這裡的音樂和開頭膾子手們說有杜蘭朵就有事做的音樂很像(41:39)...

一堆木管,鋼片琴,豎琴蕩漾,演奏出中國南方湖邊與綠竹的情景(42:06),這裡是湖南,平的家鄉,普契尼以突然降半音,表現一種無法再現,只能追憶的氣氛(42:19)。

他感嘆自己想罷官回鄉,「讀聖賢書,所學何事(42:51)?我們不是來砍人頭的啊~好想回到家鄉」... 他們又感嘆世上怎有那麼瘋狂的人(45:41),為了一個公主不顧一切,一堆人因此被殺,因為主要是一堆中東王子,所以反而有中東風味的音樂(46:33),又出現一堆「有杜蘭朵就有事做」的吆喝聲... 三位大臣向愛情說再見(47:45),並用高達十一度的大跳音程(48:19),向皇室道別。

不過還是得繼續幹活。他們衷心希望(49:25),公主這次可以嫁掉了,也為中國帶來和平喜樂。但他們聽到有人走動(51:08),做夢該醒了,這裡用到了木魚(但樂器標示是Tamburo di legno)。 隨後響出裝弱音器的號角聲(51:20),似乎有點諷刺,還有鼓聲,腳步聲,看來皇室要有典禮了。隨後的音樂普契尼盡情展開幻想,有些地方甚至是爵士音樂形式的。

場景轉到皇宮前廣場,有令人矚目的八位智者,手捧卷軸,寫著杜蘭朵猜謎的謎底,群眾讚嘆他們(52:38)。隨著熟悉的號角聲(53:47),燦爛的表現皇室的光輝,夾雜著陰暗的壯麗(54:17),讓人戰慄,個人認為這是音樂史上最絕妙的和弦之一,低音長號與定音鼓的降b(還滾奏),與長號的降ag形成不和諧的關係,似乎有意在間隔五度上強調,這稱頌皇帝的合唱,在終曲會再出現:

這樣的音響與民眾頌讚皇帝到來的五聲音階形成強烈對比,更增皇朝的高深莫測,還帶著"茉莉花"的回響(55:20)。威嚴的號角聲又響起(55:39),皇帝出現了(56:03),唱著五聲音階,他不希望再流血了,希望王子快走。王子也用五聲音階回答他,「我要挑戰!」皇帝也無法,他已痛恨自己的皇宮染血了。

又是稱頌皇帝的旋律(58:54),然而很快全劇剛開始那砍頭的斷音(1:00:23),木琴打出神秘的音型又出現,命官又宣布答對與答錯謎題的下場,合唱稱頌杜蘭朵的光輝(1:01:17),用的是"茉莉花"的旋律,杜蘭朵終於出場了,她的旋律與皇帝的相反,充滿半音階。她說在幾千年前,有一位羅玉玲公主,被外邦人(韃靼人)擄去的故事,所以她痛恨外邦人,她自視為羅玉玲的化身。看來她出這些謎題不是真的想結婚,是挖個洞給外邦人跳罷了..."沒人能得到我(1:05:59)"

卡拉富不懼公主"謎題有三個,人只能死一次(1:07:30)"的威脅,反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公主開始出題了(1:09:04),她出三次題用的旋律都是迂迴向上,王子也是,聽請來很像在搏命...

王子也一一答對,智者們則重複王子的答案,打開卷軸,三題的答案分別是希望(1:11:02),(1:13:17,這公主最愛),與杜蘭朵(1:16:10)。 全部答對了,眾人以茉莉花的旋律歡呼(1:16:26),每個人都欣喜若狂,包括皇帝,他要女兒嚴守規則,嫁吧嫁吧~杜蘭朵還想賴帳(1:17:33),不願委身下嫁,在她抵抗最強烈時,奏的是茉莉花的旋律(1:19:55),到此可確定,茉莉花在這齣劇的象徵就是她的冰清玉潔,不容侵犯。

王子見狀也不想勉強她(1:20:22),換他來出謎題(又是那迂迴向上的搏命旋律),就說:「如果在清晨以前,妳知道我名字的話(1:21:43,超熟悉的旋律),那我就欣然赴死,不用嫁了。」公主欣喜若狂同意,皇帝祝福卡拉富(1:22:40),希望他平安無事,做他的駙馬與兒子。這幕在眾人稱頌皇帝中落幕。

第三幕剛開始神奇的表現了在夜晚,皇城(紫禁城)緊張的情景(0:10),衛兵得到了杜蘭朵的指令,大家都不准睡(1:04),一定要找出王子的名字,她不想嫁,聖旨由衛兵一道一道傳遞,整個皇城迴盪著他們叫喊的聲音...

由小提琴+短笛的高音形成的鬼魅音響一再出現(2:44),呼應了舞台指示說的:王子覺得自己好像在另一個世界。隨後睡不著的王子(3:40),唱了名曲:「公主徹夜未眠」,旋律是剛剛第二幕就出現過了,不過調號雖是在d小調,卻常有降b降e,以致聽來像g小調,有一層薄霧之感。

在唱到「但祕密深藏在我心中」時(4:26),才正式轉為D大調,這樣的轉調有人認為很意外,有人覺得絕妙,當然也有人認為是"拚裝"出來的,反正就是要故意放一首受歡迎的詠嘆調進入此劇中,不管其前後的接合關係,或風格與全劇統不統一... 不過聽眾不會想那麼多,他們等待男高音慢慢唱出深情的旋律,表現他對公主的愛與心中不安,女聲合唱加以應和,甚至連結尾的鼓掌,都在等待之列。

三位大臣上來破壞了此夢幻情境(7:10),他們開始用各種方法要王子放棄公主,包括美女,財富,王子堅定的說"不"(8:39)(9:08),這段的情節與音樂總讓我想起史特勞斯的莎樂美...

他們只好要王子滾的越遠越好(9:20),不然公主怪罪下來,可是會血流成河。王子最後堅定的說「我就是要杜蘭朵!」(10:37),這裡更像莎樂美。結果另一群人把柳兒及他父親帖木兒抓來拷問(10:54),這下糟了。"茉莉花"響起(11:21),冰清玉潔的公主出現,第一幕那表現帖木兒及柳兒落難悽慘的旋律又來了(12:12),就知道他們將滿悽慘...柳兒不忍老人家帖木兒遭刑求,說王子的名字,只有自己知道(12:59)...好了,普契尼常見的賺人熱淚女角在此誕生了。

雖然王子一再強調「她不知道我的名字」,但仍無用,柳兒遭到刑求,她寧願死也不說(15:10),公主問妳哪來那麼大的勇氣?她說是因為"愛"(15:36)。讓我願意把他給妳,而我失去一切!裝弱音器的小提琴獨奏,始終在旁伴奏,最後那聲高音且力道弱的降b音("這是我最大的犧牲",17:43),是相當需要表現力的。普契尼所寫的總譜似乎就到此為止(18:07)。

但這樣沒喚起公主任何同情,反而加強拷問(18:33 可怕的筷子手動機)。柳兒唱出最後的詠嘆調(19:22),說:「公主妳究竟會愛上他,而我已閉上雙眼(20:22),再也不能看到他。」隨後她把刀刺向自己,自盡而死,而群眾還大喊(22:04):「說吧說吧!他的名字!」雖然殘酷,但大家都很怕接下來會有可怕的懲罰...王子與帖木兒悲痛萬分,「殘酷的罪刑!我們都要付出代價!她的靈魂會報復!」(23:48)眾人也害怕受到報復,帖木兒悲痛地跟著被抬出去的柳兒屍體,連三位大臣也覺得無法忍受,最後的短笛高音淒涼萬分(28:09)。 王子激烈指責杜蘭朵,在「妳給我掀起面紗(28:56)」這段用了增四度。但公主仍覺得沒做錯事,自己不是凡夫俗子,是天上仙女,是冰清玉潔,你們沒資格指責她。

但王子以吻(31:44),突破了她的偽裝,公主不知所措(32:08),在少女的合唱中,王子唱著(32:27):「我早晨的花朵(注意豎琴的唯美),我感覺到妳胸前百合花的氣息...」杜蘭朵感受到王子的愛,終於放下矜持,她問(32:26):「你是怎麼贏的?」合唱唱著(34:47):「天亮了,天亮了!」 也就是提醒,時間要到了,公主你乖乖地嫁吧!...

公主雖怨嘆自己的榮耀已遠去,但也只能屈服於王子的愛之下了,即使是愛與恨交織(36:37)...但公主要他帶著"秘密"走(38:22)...也就是「你若不說你的名字,就走吧。」 王子說:「我叫做卡拉富(38:48)!」這下好了,還沒天亮,王子的名字就被套出來了,公主這時如果下令要殺王子,是可以的,局勢又緊張起來... 公主叫著卡拉富的名字(39:48),音樂整個激昂瘋狂起來,帶著短笛的毛骨悚然顫音,是否王子的命將不保? 還好頌讚皇帝的音樂再響起(40:26),看來是沒問題了,杜蘭朵說(42:12):「父皇殿下,我現在終於知道這外邦人的名字了,他的名字是"愛"(42:36)」!眾人以「公主徹夜未眠」的旋律,頌讚愛情,結束全劇。

杜蘭朵的中國風味,不只是裝飾而已,而是有結構性的,帶來的是殘忍(第一幕),隱遁,厭世(第二幕),以及超脫(第三幕)...除了戲劇性外,也讓人感受到這最後天鵝之歌的不尋常意涵。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牛仔3號
2019/01/31 00:45

說起杜蘭朵就會想起一直被老公拷問的那三個問題

甚麼血啊 晚上才出現啊 腳的問題啦

烤了好多年

變成一種笑話般地熟悉了杜蘭朵

也是一絕吧大笑

三個問題有其古老的傳統,很多神話故事都有,但我第一次聽杜蘭朵時的感覺是~這些是啥無聊問題啦...後來覺得,這可能是要別人認識她的通關密語吧。祝新年快樂喔~ 夏爾克2019/02/01 12:18回覆
7樓. 千汩
2019/01/15 22:40
我是來歪頭的得意
然後給你無數個讚..................^^
妳來就是歪頭了(誰叫妳照片就是歪頭奸笑)~謝謝啦。 夏爾克2019/01/16 10:32回覆
6樓. 環保阿嬤
2019/01/15 20:30
晚安
而是懂得發現生命中的小美好,
阿嬤早安,謝謝來訪問候喔。 夏爾克2019/01/16 10:28回覆
5樓. 愛馬
2019/01/14 09:10

忘了說,我也是來歪樓的大笑

樓越歪越可愛啦~ 夏爾克2019/01/14 14:30回覆
4樓. 愛馬
2019/01/14 03:40

當我在賭城拉斯維加斯看到這中文名爲金元寶的餐廳,差點兒沒尖叫尖叫

老闆是華裔,不知是否也是普西尼的粉絲。五光十色的賭場中,沒想到會有低調的古典音樂元素在其中。

普西尼若看到三位王公大臣成了賭場餐飲王牌,不知是何心情?

祝夏爾克新年快樂,佳文源源!

啊~這個太絕了,杜蘭朵算是滿多華人熟悉的歌劇,因為在北京也盛大演出過,這三位可是劇中最大的中國風味人物,都是大臣也代表權勢與財富,還有一種中國式的功名與利祿,當然還有歸隱。普契尼如果看到應該會很開心,因為華人認同他的作品吧。愛馬姐新年快樂,今年會繼續努力的,也期待妳的新文喔。 夏爾克2019/01/14 14:29回覆
3樓. 環保阿嬤
2019/01/09 16:53
晚安
的確很精彩
謝謝阿嬤的來訪,早安愉快喔。 夏爾克2019/01/10 08:39回覆
2樓. 四妹
2019/01/09 13:52
外國人以為貼那個翹鬍子就會像中國人了啊??哈哈 每次我看了都覺得好好笑~~哎呦,我又歪樓了!哩

姊妹再怎麼歪樓也沒關係的啦~我也覺得裡面的外國人滿有意思,要不是這齣歌劇,,他們一生大概都不會做這樣的打扮,當假中國人一回,所以僅憑這樣就該感謝普契尼啦(他也讓別人要做日本人一回)。

夏爾克2019/01/09 15:12回覆
1樓. lillian
2019/01/08 13:53

說得真精彩......謝謝。

我會想起卡拉絲.....哈!
卡拉絲1957年杜蘭朵的錄音精彩,唱功一流,情感也超級豐沛。 夏爾克2019/01/09 15:0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