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吝惜與虛擲
2009/07/09 22:33
瀏覽410
迴響1
推薦38
引用0


仍面對 Lesson 137。昨晚臨睡前仍感混亂,彷佛草草了事般。心中不踏實。今晨索性告訴自己:我沒什麼要趕。沒修練好也沒關係。而 J 在 Workbook 前幾課中半哄半騙敦促用語,又浮上心頭:如果實在修練不下,別硬來。先放下再說。

於是隨手拿來 Kenneth Wapnick 的小書 Christian Psychology ( 基督徒心理學 ) 來翻閱。光讀序言,即感到這人足為導師。他平靜冷靜理性,很合吾調性。唯一缺憾:自恃並非他筆下所謂的恪遵教會訓誨、勉力效仿基督的「虔誠基督徒」 (sincere Christians)。或許畢竟是華人,傳統基督信仰觀有些應屬重要關鍵的「信念」,甚早即感大惑。從小浸染於教會氛圍,固然始終鍾情嚮往於基督信仰中所強調的「愛」,且也深深感念感召於曾親炙過的不少愛的風範,對「原罪」說 (sin),以及隨之而來的贖罪犧牲之說,卻早就隱隱有著不滿。而捫心自問,實在並非妄自尊大。

如今 ACIM 強調自性之清白無罪 (sinlessness) 及人心之妄執致謬 (mistaken, errors);經過好一番折騰,漸感理當如此且本來如是。畢竟,ACIM 中所謂「罪咎」(guilt),不論從 Jung 或從 Freud 來看,皆說得通。立基於身體的存在,的確常以其他「身體」(不論動植物)的犧牲為代價。於是生命(立基於身體的生命)乃有所待有所賴,於是有所缺與憾乃深植吾人意識底層,成為人間諸多悲喜劇的源頭和動力。

Wapnick 也談到象徵符號與語言。ACIM 不能不有其象徵性,乃因遷就吾人生命經驗所能達致的理解而然。Wapnick 以此談及自己的工作和撰述:不能不思考閱聽對象,不能不善用其所熟悉能解的象徵和語言。而他自言十分明白其所欲傳達者,遠在其所能使用的象徵符號之上。

寫到這兒,吾心稍感安頓。其實隨著 ACIM 的修練,自感愈來愈珍視從小即有幸親炙的基督信仰。對基督教會中一些重要象徵符號和隱喻神話等等,也愈來愈能品出趣味與意蘊。基督信仰無疑為成長於台灣鄉間如吾,開拓了人性與生命的視野。其實問題並不在於信仰本身,而是信仰重要象徵符號的理解與詮釋。為此一直深深感謝 ACIM。


困頓既不來自「虔誠」,怎麼連一課  Lesson 137 都面對不了?怎麼又為此挫折萬端?哎。找到適性的課程,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或許自己把 J 在此課的要求想得太嚴重,於是常感修得不好不夠甚或不對。其實,何必成就什麼?又沒在追逐什麼。自問趕什麼路嗎?沒有呀!猶記老友 W 回台時與之見面,談及專程回來主持一連串研習活動,籌備過程中的紊亂及各種考量等等,有句話一直迴盪在心:總以參加者的方便和需要為考量,這樣,即使很難事先規劃得週詳且合乎經濟效益,但一定較合乎研習的目的。……所以即使因思慮似乎欠週而後來「真的」搞砸,也沒關係…

什麼時候老友已悄悄學會了放手,讓出空間?看得出來,這些年來其專注投入終究不枉費。如非一番透悟,豈能有此「本事」(應該說,是「生命智慧」)?

於是放下 Wapnick 再臨 Lesson 137。試著思索療癒與得癒的奧秘。那奧祕,基本上不是立基於身體的生命信念所能享有或透悟的,畢竟完全無關乎「咎」或「罪」(guilt or sin)。不過一談到療癒與得癒,便暗示了「咎」或「罪」的牽累。無怪乎 J 說:

So healing, never needed by the truth,
must demonstrate that sickness is not real.
Healing might thus be called a counter-dream,
which cancels out the dream of sickness in the name of truth,
but not in truth itself….
療癒從非真理所需,卻須演示疾病非真

因而療癒算是一場抗衡之夢,
它只是奉真理之名,祛除疾病的夢魘
卻非真理本身。…
 

這一課中, J 並沒要求什麼困難的東東。不過邀吾試著表達願與弟兄同享共融,朝合一 (Oneness) 邁進而已。「我願弟兄分享療癒」、「我祝福他們皆同享療癒」。就這麼簡單的思維,且只不過冥想個十分鐘。怎麼搞的老辨不到?本以為簡單的一課,怎麼竟連搞三天?

也罷。三天就三天。自知向來是個吝惜時間的傢伙。常容易斤斤計較時間,覺得「備受」時間驅趕。但如今,卻覺得時間如此用,並不虛擲。吾心甘情願、樂意受教也。何來虛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ACIM 修持舊札
上一則: 提點與交鋒
下一則: 選擇與玩心
迴響(1) :
1樓. 水 羚
2009/07/11 03:12
象徵符號

宇宙間本就存在著無盡的符號在維繫著人類  

而人類在此符號背後   無論時間或空間上

都在探索著真實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無論任何宗教都一樣

尋求的答案也都相同

  水 羚祝福

感謝水羚吾友。謝謝這朵蓮花。

我們都沒法不借重自己所熟悉的事物和象徵符號,
來表達我們的思想情感心得。

不同的象徵符號、不同的詞彙、不同的語句,
卻都訴說同樣的夢想與心聲。

很可惜,「觀指為月」也是人類的通病。
所以我們常常困在不同的詞彙或象徵符號中,
玩得很熱鬧。

沈潛謹自勉以此為戒。

沉潛2009/07/11 17: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