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空診療記:三萬英尺的緊急醫療與病人安全
2011/10/14 09:52
瀏覽1,28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格主於10月5日忙裡偷閒,搭乘華航班機前往夏威夷-檀香山(Honolulu),探視女兒一家人!

在過境東京後續飛3小時左右時,機上播音系統突然傳來,"機上如有醫護人員,請盡速與空服人員連絡"的Call for help。

因當時仍無睡意,心想助人為快樂之本,再加上如有需要ACLS的技能......;而且旅客絕大多數都是講中英日文,自認溝通應該不是問題,所以就自告奮勇,站了出來。

格主原來的座位在巨無霸機艙的二樓,但在空服員訓練有"速"的緊急引導下,直奔出現狀況的現場(接近飛機尾端Coach section的第一排左側),大約只花了一分鐘時間!

本來接獲的通知是有病人(旅客)暈倒(Fainting),旁邊有人形容" Just suddenly passed out",但到達後一看,這位32歲的夏威夷亞裔男性旅客,卻是在座位上"端正地"坐著,但臉色確實很蒼白。

根據坐在旁邊的女友敘述,她的男友因在東京遺失手機,上飛機後心情不好而與她有爭執,在用餐前曾喝過兩種不同的酒精類飲料,爾後發生嘔吐,且現在仍然想吐.....。

因病人意識清醒,且能與周邊包圍著他的人對話,格主初步判斷他不是吃壞肚子的腹痛(Colicky pain)而是喝酒所引起,所以無需進一步處理,Just  leave him alone~!

雖然空服人員已拿出急救箱,並請示詢問我,是否需要打開?看看附近的其他旅客可能都已虛驚一場。

因空服員還特別連絡夏威夷地勤的Ground doctor(可能經由Medlink?),並尋求他們的Advice,所以希望格主能配合幫「病人」做一下理學檢查,並與他們的夏威夷醫護人員用英語通話。

即使生命徵象、聽診、問診皆無特殊,但仍需做成書面報告,格主同樣也就配合華航提供個人較詳細資料,以利完成記錄。

所幸格主在觀察並陪伴這位先生20-30分鐘後,返回自己的座位,以後就安然無恙,一直到降落(約3.5小時)。真是一帆風順,所有乘客都平安沒事!

由於是義務性服務,也為了病人安全的發展,格主也順便提出對他們面臨緊急醫療求助,或求救時的SOP及急救設備,含常備用藥的清單,想做進一步了解的需求,以滿足長年推動病安的好奇心。

因為這是身為醫療人員,十分珍貴難得經驗.......。

還好在座艙長的理解及同意之下,讓我拍下了急救箱固定擺放的位置,以及關於急救箱內容的文件的幾張照片(攸關機上乘客救援,建議不應視為公司機密!),作為Blog的題材與參考資料。

個人估算,至今大概已搭過國際航線,如來回各計一次,數十年來約有400次,但僅僅碰過2次機上廣播向醫師(Doctor or anyone with medical experience)求救的情形。

第一次是三、四年前,發生在日本線的長榮客機上的Case,但格主趕到現場時,已有兩名醫師更早到,而未實際參與;此次則是由格主單獨In charge,並扛起醫師的道義責任,但其實就是超低的發生頻率。

美國的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FAA)估算,大概每1000班次才會有一次,而有名的醫療部落客作家Kevin M.D.,自稱20年內碰過15次。

因為FAA並沒要求强制通報,且要看運氣好壞,所以專業人士也是因人而異,碰上的機率差距很大。MedAire是全球60家航空公司的顧問公司,其2010年的統計數據是,機上需要緊急醫療服務的旅客共19000件,其中有442件因病情嚴重而改變航線或迫降某地,94件不幸在機上猝死。

綜觀此次異常事件,有點像是False alarm,因為陪伴友人的驚慌,難免也有些小題大作的感覺。

對平素就有緊急應變措施的民航客機而言,可視為是另一個小Case的演習而已,本來病安就是要向高信度機構(High Reliability Organization,HRO),如「飛安」學習。

這次讓格主也親眼見證,華航空服人員遵照SOP,不慌不亂並重視旅客健康(病人安全)的事實,不愧為HRO的楷模,值得肯定!

關於機上的急救配備,則是對一般人含「有醫療背景」的旅客而言,通常是一無所知,坦白說,遠比格主個人想像中齊全。

唯一最令人失望的是,華航確實在機上沒有AED(俗稱-傻瓜電擊器),格主回程另向兩位座艙長一一求證過

因為在先進國家的民航機上,相信這個基本配備已經成為CPR的常識,美國FAA自2004年,已明訂所有大型噴射客機必備AED,希望已經加入Skyteam連盟而引以為榮的華航,應該盡速與國際接軌,不要因未備AED而被追究可能「草菅人命」的責任,甚至遭遇媒體炒作成國際間的話題。

在此,寫給所有可能參與機上緊急醫療的同道們:還是要先想思考清楚一下,再去參與。

因格主先是滿腔熱血,但在事後才想到這些現實面的疑慮,僅供參考。

救人本來就是我們的天職,沒有爭議,但不能完全沒有風險管理的概念。

機上由旅客醫師提供的醫療服務純屬義務性質,當然格主獲得Many thanks(口頭),但各家航空公司處理模式不一。而每位參與的醫師可能因專長不同,不見得都有能力處理過去病史不明的各種緊急狀況。

萬一有醫(護)人員在無意中,發生處理不當或因誤判等醫療過失而挨告,惹來一身麻煩,這可是得不償失,畢竟所謂"好公民"的法條(Good Samaritan Law)或灰色地帶的爭議並不一定存在,而且你等於是在境外跨國執行醫療行為,在國內加保的醫療賠償責任險,原則上是不能適用的。總而言之,不要讓旅途不愉快,不要太輕估狀況,提供另一種看法!


<延伸閱讀>
*自動体外去顫器(AED)與病人安全
*美國人民如何重視民眾CPR與AED的使用
*美日兩國有模有樣推廣民眾熟悉CPR與AED
*Is There A Doctor On The Plane? Readers' Comments. NY Times, 5/23/2011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科學百科
自訂分類:病人安全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