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將台灣客家人驅趕至貧瘠的丘陵地
2009/09/01 17:39
瀏覽19,186
迴響0
推薦6
引用1
>>福建如果跟數典忘祖鏈接,這樣不但把林則徐、林覺民都一竿子掃落水,連朱熹、嚴復、鄧拓也跟著遭殃。不用說現在在美國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福州幫都是主力。他們飄洋過海,是另一種形式的《闖關東》,在美東美西廣式唐人街中華會館改講普通話,還是被跳碼頭越聚越多的福州人所攻陷的。...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里除了廣東人就屬福建人多,你看看YST寫海軍,里面提到的閩系,福州水師事實上在國共兩造都是海軍的靈魂。

閣下所列舉的這些例子,均屬福建地區的大陸人,與台灣地區的的閩客人士大不相同!幾乎是兩碼子事。原因將列舉如下;同時,小弟也大力支持樂透彩秘笈前輩的文章內容,較能反應出台灣四百年以來所造就出來的閩客人士的“真相”,與大陸福建本土人士去之千里矣!


>> 三張圖里可見客人居桃竹苗、屏東美濃,等內陸丘陵地,埔里國姓等山地,因搶不到平原肥沃水田、被迫窩居丘陵地,窮則變,往技術性農業發展,如製茶。


非也!而是台灣客族原先擁有的平原肥沃水田地,卻為台灣閩族集體仗著人多勢眾,持械將客族趕出平原肥沃地!


● 引用市長大作節錄:台灣是沒有希望的

根據歷史,十九世紀以前移民到台灣的人本來就是一些窮困潦倒、在家鄉活不下去的下階層人民、非法分子和宵小之徒。所以早期台灣移民的主要分子就是刁民、愚民、海盜、無賴、和罪犯。台灣人缺乏正義感、也缺乏領導人才是很自然的。


你以為客家人是自動從肥沃的平原搬到貧瘠的丘陵地嗎?


十八世紀移居台灣的閩南羅漢腳人數過多,民風強悍鴨霸與先來後到的土地分配衝突。如灌溉水權、爭取墾地、建屋蓋廟等等。俗稱「羅漢腳」:指渡黑水溝來台的閩南人,嫖賭摸竊,無宅無妻子,不士不農,不工不賣,不負載道路,械鬥樹旗,靡所不為。曷言乎羅漢腳也?謂其單身遊食四方,隨處結黨;且衫褲不全,赤腳終生也。

★★★ 你以為客家人是自動從肥沃的平原搬到貧瘠的丘陵地嗎? ★★★
(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台灣客家人驅趕至瘠的丘陵地。)

許多人誤以為漢人移民台灣之後,就是泉州人分佈在沿海地區,漳州人居於平原內側,客家人分佈於丘陵台地,從而解釋其原因,認為泉州人先來,故先佔最好的濱海平原,漳州人次來,乃取得內陸平原,客家人最晚到,只得到丘陵台地去開發;也有人認為泉州人在大陸原鄉本來就住在海岸邊,漳州人住在平原,客家人住在丘陵,因此他們渡台時,也依照大陸原鄉的生活方式在台居住。其實漳州、泉州部有內山和濱海縣分,也有不少客家人住在閩、粵濱海地區。台灣在開發初期泉、漳、客和原住民也都呈現雜居狀態,經過長期械鬥之後,各語群發生大遷徙,同語群聚居一處,才出現比較明顯各分畛域的現象。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台灣客家人驅趕至瘠的丘陵地。)

康熙、雍正和乾隆初期,客家人和福佬人不相上下,乾隆中期以後,則福佬人口多於客家人,福佬人中,又分化成泉州人、漳州人以「府」籍認同的兩大集團,甚至在某些地區,還更細分形成「縣」籍認同、宗族認同等集團。各大小不同的集團間一旦產生利害衝突,便容易演成集團和集團之間的分類械鬥。
這些台灣的閩南羅漢腳「遊民」,民風強悍鴨霸與先來後到的土地分配衝突。如灌溉水權、爭取墾地、建屋蓋廟等等。灣的閩南羅漢腳許多是由中國大陸偷渡來台的單身漢「羅漢腳」,他們無家室、無恆產、無固定工作,隻身一人謀生。這群人在社會的夾縫中生存,尚未生根,成為社會的邊緣人
 在長期艱苦中自然培養出社會學所說的「層級意識」(level cons-ciousness),彼此感染,成為「原始的反叛者」。羅漢腳與羅漢腳之間,因同境相憐,無形中發展出特殊感情,於是歃血為盟,結拜兄弟(台灣社會結拜風氣很盛,有其歷史背景)。結拜後類似血親的關係,成為台灣社會中一股力量所以,這種集結一氣的遊民,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構成台灣民變的主導力量。台灣淪入滿清統治的37年後(1721年)的朱一貴事件,其參與的份子中,就有80%都是遊民。俗稱「羅漢腳」:指渡黑水溝來台的閩南人,嫖賭摸竊,無宅無妻子,不士不農,不工不賣,不負載道路,械鬥樹旗,靡所不為。曷言乎羅漢腳也?謂其單身遊食四方,隨處結黨;且衫褲不全,赤腳終生也。

分類械鬥的類型中,以福、客械鬥與漳、泉械鬥最為常見。其中前者又稱為閩粵械鬥,這是因為一般概稱福佬人為福建人,客家人為廣東人的結果,然而事實上客家人並不全然來自廣東,福建的汀州府有不少客家人,俗稱「汀州客」,漳州的一些縣也有客家人;而廣東的潮州府,則住著不少福佬人,這是我們必須注意的。福客械鬥最初多發生在南部的屏東地區,這可能是因為當地很早就已經形成地緣分明的福、客地盤,同時,屏東的客家人本身在康熙六十年(1721)時,即結合成強有力的武裝團練組織(即六堆),在福客械鬥中屢占上風,福佬人不分漳泉,團結一致才能對抗客家人。此外在嘉慶二年(1797)宜蘭地區曾發生泉客械鬥,道光二十四年(1844)的彰化地區曾發生漳客械鬥,亦可視為福客械鬥的一種類型。
臺灣閩、客械鬥,促成屏東平原客家「六堆」的形成。

漳泉械鬥常發生於福佬人勢強的地區,如道光年間,住在台北盆地的客家人搬走後,漳、泉就開始械鬥,士林的漳泉械鬥,使當地的漳州人一度躲到芝山巖小山上的惠濟宮絕水絕糧;新店安坑漳州人的太平宮,在一次漳泉械鬥中毀於大坪林泉州人之手;板橋漳州人與艋舺泉州人多次的械鬥,使得板橋林家要建造板橋城自衛,創辦大觀義學來調和漳泉衝突;內湖與松山的漳泉械鬥,則打到日本時代還難分難解。有時候漳泉械鬥不只是漳州人和泉州人雙方的事,像是乾隆年間的彰化地區,由於泉州人勢強,漳州人便結合客家人與泉州人互鬥;嘉慶年間的噶瑪蘭地區,泉州人與漳州人爭不過土地,便結合客家人、原住民與漳州人械鬥,演成多角關係。

1751年閩粵(客家)械鬥

1769年閩粵岡山汛(岡山)械鬥

● 1777年閩粵(客家)械鬥 閩粵兩族群爭樹林,粵(客家)人落敗遷竹塹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台灣客家人驅趕至瘠的丘陵地。)
● 1826年漳粵彰化嘉義械鬥

住在員林的客家人被迫遷徙至桃園埔心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台灣客家人驅趕至瘠的丘陵地。)

● 1834年閩粵(客家)人台北新竹械鬥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台灣客家人驅趕至瘠的丘陵地。)

● 1840年新莊閩粵械鬥 促使客家人移居桃園新竹死者被奉祀在新莊大眾廟

(台灣福佬閩南惡霸 台灣客家人驅趕至瘠的丘陵地。)

文武大眾爺典故

所謂「文武大眾爺」,「武大眾爺」指的是因戰亂、械鬥殉身的亡魂。「文大眾爺」則是指那些並未參加戰爭、械鬥而在市鎮、道路不幸因貧病過世的死者。

道光廿年(1840年),閩客械鬥於新莊一帶,閩南人勝利,客家人遠走桃園新竹,這次械鬥陣亡的死者,被納入「武大眾爺」奉祀於新莊地藏庵。

1854年中壢閩粵(客家)械鬥

1883年閩粵(客家)鳳山械鬥


 由陳雲林訪台的暴力流血圍城事件 看現代版的台灣人「羅漢腳」街頭運動 


獨派團體在陳雲林訪台期間天天鬧事,理由是保護台灣主權。但一月六日的「馬陳會」既已證明馬英九守住了國格這關,海基海協簽署的經貿協定也無出賣主權之虞,民進黨大遊行為何反而失控?民進黨宣稱議會路線已無法發揮監督制衡,只好訴諸街頭運動。但如果街頭運動是意指對付陳雲林、張銘清之類不負責的嘯聚(土匪)行徑,台灣民眾的羅漢腳街頭運動。


羅漢腳街頭運動是前清台灣人的一頁醜史。羅漢腳如同今日遊民無產者、社會邊綠人,但由於清代對台灣有海禁,台灣移民社會又有分類分姓械鬥,羅漢腳就成了最特殊的傭兵,到處參與滋事打鬥,賴此維生,過著一種沒有明天,靠動亂苟活,希望社會愈亂愈好的人生。也正由於羅漢腳的大量參與,分類械鬥變成無比殘忍嗜殺,清代台灣社會也號稱「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而且所有動亂都是逞快一時或私人恩怨的盲動。因此清廷稱台灣民變為「任征不平,任反不成」,最後乾脆送給日本了事。


「抓共匪」如出草遊戲 

台灣移民子孫確實有羅漢腳遺傳,容易盲動及被煽動,情緒勝於理性,一切「爽就好」,即使有了好不容易爭到的民主,也不珍惜民主的明天
例如近年新的統獨對抗,就是以不惜犧牲民主,與統派玉石俱焚為條件,大家是不是同一條船上的國民都不顧了。看看民進黨公職人員及其他獨派團體,拚命煽動「打共匪」、「抓共匪」,領著一群莫名其妙的盲從者推擠張銘清、包圍陳雲林,哪一點像是民主社會公民?簡直是丟臉丟到國外的亂民!你們如果真有種「打共匪」、「抓共匪」,去大陸幹一票或參與西藏人抗暴運動好了。在台灣對付政府及學術團體以禮邀請的客人,又算什麼英雄,算什麼好漢!不過是一群孬種、羅漢腳罷了!


更可惡的是,打了白髮老人張銘清的人不認錯,還在民進黨內受到安慰,被視為英雄。民進黨如此作法,顯然是鼓勵繼續「打共匪」、「抓共匪」,玩全世界最落伍的部落出草遊戲。陳雲林見識到的那些亂象,不過就是張銘清案的續集而已,是羅漢腳街頭運動的續攤而已! 

誠然,陳雲林抵台頭兩天,馬政府反應過度緊張,以致警察執法過當。這也激起許多非羅漢腳公民的義憤,包括「社會良心」學生的靜坐。但對只想搞羅漢腳街頭運動的民進黨而言,這些靜坐學生及義憤民眾都不是你們的同道。他們是反對警察國家行為,反對政府違反人權,不是與你們相同的「打共匪」、「抓共匪」。同時民進黨不要忘了,馬英九被你們指為賣台的「一國兩區」說法,是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如果馬英九是賣台,那制定此法的前總統李登輝及部分修改此法卻未修改「統一」及「一國兩區」提法的前總統陳水扁正是元兇。

民進黨執政時不敢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不願修《集遊法》,現在才來罵馬英九賣台,罵《集遊法》製造警察國家,搞羅漢腳街頭運動。民進黨真的太超過了。全國人民都可以罵馬英九這些,唯獨執政過的政黨沒資格罵!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