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邁講古;包公鍘美案
2009/10/31 13:19
瀏覽12,300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不論正史野史或虛構、過去戲劇裡常演的戲曲、京戲或任何地方戲劇、總是少不了的、忠奸分明、善惡有報、玆將陳世美之妻命運多難的女人、含辛茹苦、受盡煎熬、陳世美狼心似鐵、竟然不敬孝道、拋棄糟糠之妻、困苦艱難、當然陳世美的下場也就不會好了。

    大家人所熟知的包公鍘美案、鍘美案、就是秦香蓮夫婿陳世美、因陳世美進京赴考、為妻子的秦香蓮依依相送、並誓言永不相忘、家中父母雙親二老、及愛妻及子女、中舉是否都要還鄉、共渡患難與共、可是陳世美赴京多日、音信全無、陳世美此去應考、亦巳高中、並且皇家招為駙馬、享受榮華富貴、老天作弄那陳世美家鄉、時正荒年、陳世美的父母被活活的餓死、其妻秦香蓮、鄰居相助盤纏攜帶了一子一女、身穿重孝、千里尋夫下落、沿途就靠一把琵琶樂器、賣唱度日、路途之中終於到達了京城、找了一個小客棧住宿、以賣唱為生、客棧店家看到秦香蓮身穿重孝、秦香蓮將公婆餓死情形告知、因此到京城尋夫、店家問其夫姓名、秦香蓮流淚告訴店家、夫婿乃是陳世美、因進京赴考、音信全無、故而到京尋夫下落、並請店家代為打聽陳世美之人。

    店家聽了之後、瞭解了情形、也就把新科狀元陳世美、並被招為駙馬、是不是妳的丈夫、秦香蓮聽了打聽之下、確是秦香蓮之夫、這時秦香蓮帶著子女、到駙馬府相認、陳世美得知妻子兒女前來尋找到府、陳世美非但不認、反而將妻子兒女轟了出去、秦香蓮帶了兒女回到客棧、店家得知情形、指點她有相爺王延齡、每日乘轎經過、妳可向相爺攔轎申告。

    於是秦香蓮準備了狀文、次日相爺坐轎經過、秦香蓮攔轎告狀、相爺王延齡收下了狀紙、瞭解了情形、同時也正好陳世美即將誕辰、邀請相爺過府飲宴、飲宴之時相爺故意說、飲宴太過無聊、街坊有一女子賣唱、何不叫來彈唱一些小曲、也好助興、陳世美說也好、派人去找賣唱女子、相爺回說不要去找、就叫家僕隨員去找就在附近、其實相爺早已安排好了。

    此時秦香蓮帶了琵琶進了駙馬府、陳世美一看 是秦香蓮、非常尬尷、相爺就叫僕人般張凳子、就叫秦香蓮坐在廊簷下、唱出家鄉小曲、秦香蓮把陳世美家中之事、一一唱了出來、公婆如何餓死、如何安葬等、把陳世美的身世完全的唱了給陳世美聽、希望打動他的心 、將妻子及子女認下、陳世美聽了無動於衷、此時相爺完全看在眼裡了、就在一傍勸導陳世美將妻子兒女認下、皇上如有降罪、犯了欺君之罪、由老夫擔當、陳世美非但不領情、反而諷語譏嘲相爺、並說相爺喜歡就帶回府內、侍候相爺、亦可收為小妾、每日唱小曲給相爺聽、有何不可、相爺一聽口出此言、氣沖牛斗、立即起身返回相府。

    陳世美真是狼心負心漢、不認也就罷了、秦香蓮將帶子女返鄉、心灰意冷、此時陳世美指派心腹之人、韓琦半途攔堵、意欲加害、殺人滅口、韓琦追上了秦香蓮、正要下手殺害、韓琦於心何忍、秦香蓮跪地哀哀求饒、只要放了子女二人、將我殺了去向駙馬爺交差吧。

    韓琦聽了秦香蓮苦求、於心更加難過、心中也在想、駙馬爺如此心狠手辣、為了貪圖榮華富貴、連結髮夫妻及子女都不承認、枉為人也、真是禽獸不如、如不殺害、回去如何覆命、要是殺了、於心不忍、良心不安、正在猶豫不決、心中一想跟隨駙馬爺當差、有何天理、不如自行刎頸自盡、也好留下陰德。

    那韓琦騙說、妳看後面有人來了、秦香蓮信以為真、回轉頭看後面是否真的有人來、說時遲、那時快、韓琦立即將鋼刀刎頸自盡、秦香蓮的子女嚇得大哭喊叫、秦香蓮回頭一看、也是嚇得痛哭流淚、此時韓琦尚有一口氣在、講了幾句囑咐的話、叫秦香蓮將血刀包好、去找相爺協助向包大人報案申冤、韓琦嚥下最後一口氣就地而亡、秦香蓮並率同子女向韓琦跪拜不殺之恩、不知如何報答。

    秦香蓮女流之輩、無力埋葬韓琦、只有將韓琦屍體搬移隱藏路旁暗處、再將血刀用衣服包好直奔相爺府、將韓琦追殺情形向相爺稟告、相爺聽了之後、非常動亂、立即將手中扇子一把交與秦香蓮去開封府、擊鼓鳴冤、並將扇子交與包大人、包大人看了扇子就知道、是相爺的扇子、不敢怠慢、將陳世美繩之以法、秉公辦理、應得之罪、難逃法網。

 秦香蓮寫好狀紙、連同血刀證據、向開封府而去、擊鼓鳴冤、衙役看有人擊鼓、問有何冤情前來擊鼓告狀、秦香蓮將狀紙連同相爺的扇子、交由衙役呈上包大人、包大人接了相爺的扇子一看、確是相爺所用的扇子、驚動相爺知道案情非同小可、再將狀紙上狀告陳世美不認糟糠之妻及子女、反而派人追殺滅口、現有鋼刀在此罪證確鑿、包大人看了狀紙及血刀、確實為難、相爺是包公的恩師、又有手扇在此等同交辦此案。

    於是包公派人邀請駙馬過府、陳世美正好亦去開封府報案、說韓琦遭響馬殺害、(響馬)就是土匪、向包公報稱響馬亦已逮捕、請包大人法辦、響馬又是誰呢?包大人一看乃是護衛王朝並以繩索捆綁、包大人叫立即鬆綁、陳世美言道、鬆綁了響馬脫逃、怎何處理、包公對陳世美說此乃是我府內護衛、不是響馬、真正的響馬亦已到案、而且還對陳世美說:現在已經有人將駙馬告到本府來了、陳世美一聽大吃一驚、回問雖告了本駙馬、包大人說秦香蓮是也。

    此刻陳世美一看苗頭不對、起身就要回去、包公立即將陳世美攔下、不讓回去、陳世美說要去上朝見皇上、包公說先打官司後上朝、陳世美無奈、派隨從進宮請太后及皇姑、速來救援、等到太后及皇姑到達、瞭解了案情、太后對包公言道:乃是皇家家務事、不必審理、包公正在為難、看在太后情面、就放陳世美一馬算了。

    包公分咐護衛到庫房取三百兩紋銀、對秦香蓮說拿回家去度饑寒、好好教育子女、長大成人後千萬莫進官場當官、秦香蓮聽了包大人的話後、非常的難受、三百銀子究竟拿還是不拿呢、如果拿了對不起餓死的公婆、更對不起自刎的韓琦、等於將丈夫出賣、心已堅定不拿此銀、最後秦香蓮撂下了一句話說;人人都說包大人辦案公正亷明、沒有想到包大人也是官官相護的人、以後再也不打官司了、立即就走。

   包大人聽了秦香蓮這句話後、包公本來臉就黑的、一生氣臉上馬上面孔鐵青、阻止秦香蓮出府、並將頭戴烏紗拿下放置公案上、並說寧可不做皇家的官、本案也有辦到底、立即下令護衛張龍趙虎王朝馬漢、剝去駙馬官服頭上冠戴、龍頭鍘侍侯、升堂審案、此時太后皇姑也無法阻撓辦案、龍頭鍘抬出等於皇上親審、審理罪證確鑿、罪大惡極、罪無可逭、令牌一出叫開鍘、陳世美下場、就此了結、秦香蓮也說了這才是青天大老爺包青天、秦香蓮謝過包大人、也就一路賣唱走回家鄉去了。

龍頭鍘;是對皇親國戚而用。

虎頭鍘:是對貪贓枉法官員臣子而用。

狗頭鍘:是對作姦犯科的人而使用。

也有一說陳世美是用狗頭鍘被鍘、可是陳世美乃是駙馬身份、也算是皇家之人、既是皇家之人、也理所當然的皇親國戚、用龍頭鍘、才合正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老邁講古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