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里杙的故事:【八】林妹妹與「十八烘籠」黃金
2018/07/10 21:23
瀏覽58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離開小半天時,天色漸暗,我望著古戰場周邊綿密的孟宗竹看不見紅光青光,隱隱卻有螢光點點。我恍然大悟。畢竟,這一段歷史,並未曾真正遠離我們。」

7月6日,我因溪頭之旅,得便拜訪居住鹿谷的小表妹。這是我第一次來到此地,特別央請表妹婿開車帶我去小半天。本地以凍頂烏龍茶、孟宗竹、及夏夜滿山遍野的螢火蟲生態聞名,然而我來此為的是憑弔我故鄉宗人、順天盟主大元帥林爽文反清最後一役的古戰場。

《彰化縣志》記載:西元1788年1月2日,福康安攻破大里杙:「黑夜中,殺賊無算。…時爽文已挈眷由火焰山逃入內山,即分兵搜捕,截守要隘。鏟平大里杙城塹,毀其巢。」連橫《台灣通史》〈林爽文列傳〉亦說:「…爽文不敵,挈孥走集集。」林爽文守不住最後家園,只好夤夜逃入內山。他的逃亡路線,便是經火焰山—九九峰—遁入集集大山,再退至鹿谷小半天據高頑抗。

遊小半天這天,我聽到當地傳說,才知道《縣志》之「挈眷」、《通史》之「挈孥」二字大有文章。

林爽文從大里杙遁逃,攜家帶眷之外,還帶了十八個「烘籠」的黃金。集集埔、小半天連續潰敗後,他逃上大崙山,行到一處,坐騎竟然跌死。他知道大勢已去,窮途末路了。當時他的父、母、妻、弟已為小半天原住民縛獻清軍;他看看身邊還有一位妹妹,便問她:「妳要黃金還是性命?」言下之意,要黃金則無法繼續逃亡,要性命則必須拋棄黃金。沒想到妹妹說:「要黃金。」林爽文嘆息一聲,立時抽出寶劍,斬妹妹於馬下。可憐林妹妹宛轉娥眉,死於馬前;傷處竟然淌出白血,眾人駭異。林爽文掩面而泣,命餘部把黃金、寶劍、與妹妹屍身合埋於大崙山,繼續在內山逃竄,不久便在苗栗老衢街為清兵所獲。福康安將林爽文檻送北京,乾隆命於菜市口凌遲處死。

林爽文事件平息後,小半天民眾聽聞大崙山上埋有十八個烘籠的黃金,紛紛上山挖掘,雖然識得林妹妹落馬處,卻只掘出一支鏽蝕的寶劍和一些黑炭。後人把該處稱為「跋死馬」。一說處決林妹妹的是軍師貓東,寶劍是貓東的指揮劍。

告訴我這些傳說的,是我的表妹婿林君。林君生長於鹿谷鄉,年紀五十餘歲。他和大多數居民一樣,以開設茶行為業,常與客人泡茶清談,熟知當地傳說。他說他小時候,每當夜色漸濃,常看見小半天附近滿山青光紅光亂竄,居民都以紅光為土地公,而青光為孤魂野鬼,一直到當地人口漸多,青光紅光才慢慢消失。我聽了憮然。我想: 青光怕不是小半天之役死難的林爽文部眾,生前為清兵所迫,死後猶為土神所欺,英靈無恃,實堪悲憫。

我曾在台中林氏宗祠搜尋林氏各族族譜,翻查到鹿谷鄉林滔名字,名下用括弧括著「爽文造反出征」六個字,再無後代。青年林滔,也在青光之中嗎?而今安在哉?

離開小半天時,天色漸暗,我望著古戰場周邊綿密的孟宗竹看不見紅光青光,隱隱卻有螢光點點。我恍然大悟。畢竟,這一段歷史,並未曾真正遠離我們。

附錄

一、我年輕時寫的一闕詞,用來感懷林爽文大里杙敗後的故事甚為貼切:「落花夢醒紅塵黯,末路英雄嘆。沉埋金劍不堪提,回首逝騅嘶絕美人離。悲歌一曲淒何奈,蹭蹬關山隘。亂雲流水總無情,此去東西南北任飄零。」

二、乾隆《平定臺灣得勝圖》集集埔、小半天之戰題詩

「攻開大里逆潛逃,領眾追蹤布置牢。齊舉健兵涉溪險,別差精騎據峰高。有奔無路賊投水,恩并威行士飲醪。此是內山第一戰,首凶將逮釜其膏。」集集埔之戰。己酉新正上澣御筆。

曉接軍營報,攻平小半天。前稱獲眷屬,今復走凶孱。與暇近旬日,聚群至二千。層層涉持重,屢屢戒遲延。將士真宣力,領軍可謝愆。並行賞與飭,期速奏功全。福康安等奏攻剿小半天山賊匪並圍截賊首情形,詩以志事。戊申新正御筆

三、連橫《台灣通史:林爽文列傳》記集集埔、小半天之戰

清軍至集集。爽文築壘溪磡,斷木塞道,列營山上。康安遣普爾普繞山行,海蘭察亦率侍衛涉溪進,四川練兵攀援而上。爽文走小半天,匿孥番社。社丁杜敷縛其父林勸、弟林壘、母曾氏、妻黃氏以獻。清軍復逐之,爽文竄埔裏社山中。康安分汛諸軍,檄歸化土番入山搜索。」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