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他馬的, 耍賴!
2008/04/30 05:42
瀏覽1,349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賴引爆連天怒火,據說是因為她的台獨色彩。

馬總統要藍綠一家親,替賴圓場,她「不是臺獨」、「是誤會」、「不妥」、要「更正」……。臺獨色彩,是她的胎記,她的信仰。不但一貫引以為榮,在歷次選戰廝殺中,在多年謾罵質詢里,更是爭取深綠的注冊商標,她幾曾感覺過「不妥」?蓋抹紅抹綠的「更正」,必須是涂抹之下的本色有所不同,賴幸媛的臺獨,乃是「素顏」,是其「本色」,何庸涂抹?臺獨于她是她亢奮莫名欲仙欲死地慷慨認領,「余致力于臺灣獨立,凡四十年」,本無歪曲,何來更正?馬來替她「辯誣」,反而令人錯愕,今夕何夕?這算烏龍搞笑?

馬為何「耍賴」,我們無由窺其堂奧,只知他久病脫水,慌不擇路,竟信偏方娶了水腫姑娘!“憲法忠誠”竟然變成「流體」!統獨成為「可流動通貨」,引「水腫」治「脫水」?真他馬的。

馬強調賴不支持法理台獨,說賴接受「一中各表」,而「各表」就是中華民國,與馬蕭的理念相近,而且“李登輝也表示支持”。然而賴支支吾吾的「各表一中」,顯然更與李登輝「一致」,而與阿扁以至辜寬敏也沒什么不同。請問:如果賴與馬的理念又「完全相同」,那么馬和李的大陸政策、兩岸藍圖,嗄--,原來是「一致」呀?馬英九!你322前早說啊,他馬的!

馬滿頭大汗地替賴的一中各表與扁區隔,這氣急敗壞的場景,我們不陌生,不久前阿扁「廢統」惹惱美國爸爸,又硬掰成「終統」,也是這個表情。是「廢」是「終」?到底怎么回事?大玩文字游戲,大打太極拳,這些我們都聽不懂。我們只奇怪:如果賴是因為與馬蕭「理念一致」而入選,那我們750多萬人都是跟您理念「不夠一致」而出局咯?而國民黨,“中間尚未成功,勾搭仍需努力”,所以為了眉來眼去的需要,疾風勁草靠邊站!版蕩忠貞靠邊站!

馬英九,你的大陸政策跟李「一致」,我們的大陸政策卻死也不會跟李一致,你開開我們茅塞、長長我們見聞,你跟賴「完全一致」而打算造福我們的大陸政策到底是什么?他馬的。

馬與賴理念一致是X=Y,賴與李登輝理念一致又是Y=Z,透過中介賴,我們恍然大悟,原來我們辛辛苦苦支持的是李登輝的理念發揚光大?你早說啊,我們要是能容忍李登輝認賊作父的皇民立場,用得著含垢隱忍八年?要是能忍受數典忘祖的「兩國論」、「七塊論」,我們早就加入臺聯,直接投票給李登輝的接班人了,用得著轉一大圈選你這個他馬的?

王作榮說李登輝「能忍而不能容」「睚齜必報」,審視李政壇翻滾20年的紀錄,其褊狹有過之而無不及,王的描述還嫌保守。以李登輝意志之堅強,他會容忍賴跟他理念不符而坐享臺聯肥缺?如果賴和李的理念「早就不同」,那賴是草暝仔擾雞公、小丫頭竟把老李騙了多年。如果賴和李的理念「以前」相同,「最近」才不同,那賴是被馬一席話「精誠感召」「茅塞頓開」「幡然悔悟」而背棄了李登輝路線,那是馬把李扳倒。如果賴是前者,連李老千也對她認栽,凡事「謝謝指教」的馬英九是對手么?如果賴是后者,先翁骨灰罈受辱卻只會傻笑的馬英九,有讓頑石點頭的本事么?

馬英九,范蘭欽說,“我們看你。就像兒子考進了第一志愿,真是哄也不是,罵也不是”。現在你高分考上建中了,還沒開學卻先開始吸膠,你個孽子!他馬的。

引申閱讀《 賴幸欠打 》

                       175600031609#30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春潮帶雨晚來急
上一則: 阿頤失戀了
下一則: 西門豹入聯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yichun
2012/09/22 23:00
社論-王郁琦和馬總統畫上等號之後 (2012-09-22 01:38 中國時報)

     這一次內閣改組出乎人們意料之外,但真正令人意外者,乃是馬總統親上兩岸火線最前端,結果如何雖有待觀察,但卻不能不讓人擔心,總統此一安排,可能涉及的政治風險。

     金溥聰和王郁琦的政治份量確有差異,但不能解讀為馬總統的新涉外布局是重美輕中。作為金溥聰的子弟兵、馬總統的幕僚,王郁琦出任陸委會主委,然真正的主委將是馬總統;如此,國家元首將不只是大政方針的定奪者,還將涉入政策的推動,馬總統將陸委會擁抱在懷,凸顯他極重視兩岸關係,甚至自命為戰場指揮官,金溥聰才會說:「王郁琦可和馬總統畫上等號」。然而,這也會讓台灣在兩岸的互動過程中露出破綻。

     破綻一,台灣面對大陸將失去縱深。涉外事務講究在危機與僵持中仍保有迴旋空間,所以縱深重要。保持縱深不只可以避免讓衝突一下子就激爆,還可以在平常儲蓄協商應對的籌碼,從容布局。觀察過去大陸與台灣的應對,對台發言層次分明:惠台措施由國家領導人在重大場合發布,國台辦主任王毅的發言強調的是工作方針,對台怨言則由下屬出聲。一旦「王郁琦與馬總統畫上等號」後,台灣對大陸豈不就只能有一種聲音,陸委會主委與總統無法作角色的分工,該對大陸說兩句重話時,就難說出口了。這是台灣自失籌碼。

     破綻二,馬總統自降層級。兩岸已實質進入官方與官方頻密接觸與協商的時代,總統兼任陸委會主委,在政府與政府的實質應對中,變成馬英九vs.王毅,元首的高度不見了。

     破綻三,少了防彈衣。國民黨兩岸政策的推動,需兼顧大陸的反應、台灣本土社會的支持度、深藍黨政人士與中間選民的觀感,難面面俱到,任何措施一定有罵聲。賴幸媛當陸委會主委時,深藍與深綠對大陸政策的罵聲,賴幸媛扛了很多;「王郁琦與馬總統畫上等號」之後,沒有擋子彈的人,更多的槍砲將直轟總統。

     破綻四,少了對本土社會的號召。以前輿論罵馬總統的內閣同質性太高,總統會以王如玄、賴幸媛以及他提名當監委的尤美女為例反駁。這些女性有社運經歷或群眾基礎,具相當自主性,不會只講總統講過的話,豐富了內閣也增添了美麗色彩,有助於總統展現有容乃大的格局。當「王郁琦等於馬總統」之後,在極需爭取民眾認同的兩岸政策這一區塊,內閣對本土社會的號召更弱了。

     可以精準傳達總統的訊息,是王郁琦被賦予的功能,但兩岸之間彼此該如何定位,仍在摸索,有時候訊息就是必須以創意性的模糊,為中華民國的主權開拓空間,有時候也必須藉著總統與陸委會主委的發言有所區隔,創造模糊空間。一味強調訊息精準,等於自掀底牌,讓總統站上第一線,試問:政治智慧何在?

     海基會林中森的任命說詞也讓人驚訝不已。若所謂「雖無兩岸經驗,但白紙一張,本土色彩濃厚是其優點」能成立,則台灣的地方派系、鄉鎮長是不是都可以勝任?這樣的說法,將置辜振甫、江丙坤之資歷與任命於何地?

     同樣的,以「精準傳達馬總統訊息」,來形容金溥聰與王郁琦的任命,亦有前後矛盾之嫌。難道之前的賴幸媛、袁健生都不「精準」,所以要更換?果如此,那ECFA有沒有「精準」傳達馬總統的意旨?八次江陳會算不算是馬的政績?海基會所簽的投保協定,是為誰而做?

     相較於大陸仍定義兩岸關係為敵對關係,台美關係已定型,誠如金溥聰言,以「無意外」為原則,精準傳遞訊息自然是台美外交的基本功夫,但面對重啟TIFA、加入TPP等議題,台灣需要的不只是「精準傳達訊息」這個層次而已,還要能與美方進行深度協商、反覆周旋的能力。

     從更高層次而言,此次布局,把馬總統做小了、做低了。馬總統把自己暴露在兩岸第一線,台美外交第一線,可謂自陷險境,豈是智慧之舉?提醒馬總統,別忘了國際外交界名言:如果你不能繞過它、跨過它或鑽過它,你才協商。涉外事務,思路與部署必須彎彎曲曲,以獲取最大利益,不能只是「精準傳達」的直線思考。